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590章 麻烦
    舒尔卡将计划分为两步走。

    对德军雷达的压制方面由阿基莫维奇少校负责。

    阿基莫维奇少校在集团军任参谋时负责情报收集这一块,执行这任务也可以说是恰到好处。

    原因是收集情报原本就是需要在敌后安插眼线、间谍,甚至组织游击队。

    压制德军雷达显然无法用正规战斗实现……苏正规军如果能穿过德军防线准确的攻击其内部,那也就意味着苏军能随时打败德军了,这显然不可能。

    另一方面,就像阿基莫维奇说的,德军很可能会使用车载雷达可以随时转移,所以用正规军突破德军防线突袭不可能也不现实。

    这方面舒尔卡就放手让阿基莫维奇少校去做,因为他没有资源,更重要的还是舒尔卡对压制德军雷达是抱着一种可有可无的态度……能摧毁德军地面雷达最好,如果不能摧毁那也没什么关系,舒尔卡对此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舒尔卡主要是将精力集中在搭建浮桥上。

    搭建浮桥的确不难,首先是大批量的将油桶密封。

    这工作简单易行,原因是油桶本身就有密封盖,只需要将密封盖固定在油箱上就可以了。

    难点就在于它不能用电焊……油桶用电焊很容易出问题,原因是油桶内往往有少量的汽油残存,这些汽油挥发着气态汽油并与空气混合,只要有一点火星就可能将其点燃并发生爆炸。

    解决的方法就是使用胶水将油桶盖粘上而不是电焊。

    再将木板往油箱上一绑,然后就完成了。

    事实上这工作是在河边完成的,原因是绑好木板的油箱不方便运输。

    于是,一车车的油箱、胶水、木板、铁丝、绳索等工具就被运往伏尔加河边。

    斯大林格勒的百姓也被组织起来……他们大多都是没来得及撤走的工人,当然也有被临时调来的士兵。

    然后现场制作完就直接丢到水里。

    木板加铁桶在岸上还有重量搬运不便,丢到水里就是浮在水面上的小木筏,用一根绳索拖着就可以轻松的将它拖到目的地,甚至还有人在岸边就多连接几个这样的小木筏,然后几个人跳上去,拿着桨像划船似的将它带到木桥尽头拼接。

    能做到这些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伏尔加河水流平缓……它总长692公里,落差却只有190米。

    因为水流平缓所以河中央才会形成那么多、那么长的沙洲,当然这也给搭建浮桥带来了方便。

    搭建速度快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中央有沙洲。

    这对于斯大林格勒的运输原本是个缺点,正因为有这些沙洲,东岸的运输船只能通过一个狭窄的河道往西岸,也正因为有这些沙洲,才使假的两栖登陆船无法跨越而出问题。

    但是……

    对于“浮桥计划”来说,这些沙洲却绝对是优点。

    因为它使浮桥可以同时从四个基点同时搭建:东西岸各一个,沙洲两个。

    也就是说,其搭建速度至少要快上一倍。

    于是,不过两小时的工夫,伏尔加河上就搭建起了五座浮桥……搭建浮桥与挖坑道有些相似,把所有人手集中在一处同时搭建一座浮桥往往并不能加快多少速度,如果把人手分开同时进行,就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搭建起尽可能多的浮桥。

    第一座浮桥接合时,好消息马上就传到了正在岸边指挥及统筹分配的第82步兵团指挥部。

    “三号桥合龙了!”守着电话的安德里安卡兴奋的向米哈依尔维奇少校报告。

    “太好了!”米哈依尔维奇少校下令:“马上开始运输!”

    此时的德军为了节省弹药而采取“突然袭击”的策略,所以对苏军在黑夜里搭建浮桥的计划竟一无所知。

    直到一小时后弗雷德在侦察机的协同下,指挥一个大队的战机实施突袭时发现问题。

    “上校!”飞行员吃惊的向弗雷德上校报告道:“他们在河面上搭起了几座浮桥!”

    “几座?怎么可能有几座?”弗雷德上校反问:“现在距离天黑不过三小时!”

    弗雷德上校的意思,是敌人离开德军的视线不过几小时,而这几小时内居然能搭起几座浮桥……这速度就像是把建好的浮桥直接拖到伏尔加河上似的。

    “我确定没看错,上校!”飞行员坚持道:“的确有几座浮桥,他们甚至已经利用这些浮桥运输,我看到那上面似乎有人……”

    之所以用“似乎”,是因为在飞机上往下看,而且还要借助照明弹的光线很难看清什么。

    “你问怎么办?”弗雷德有些气愤的回答:“你除了摧毁它们还有其它选择吗?!”

    “是,上校!”

    于是,照明弹一发一发的在浮桥上空亮起,就像是节日里绽放的一个个焰火。

    这些照明弹除了为战机俯冲提供视线外,还为其它战斗机指示目标的方位。

    于是,一架架战机很快就从各个方向赶来,然后在一阵阵刺耳的尖啸声中俯冲下来。

    这一回,飞行员们意识自己带错弹药了。

    之前对付两栖登陆船的时候,显然是机枪和机炮更有用,因为一梭子弹下来很容易就能击穿船体打坏发动机或是别的什么东西使其发生故障。

    但是现在,一梭子弹打在浮桥上就像是石牛入海一样根本没什么动静。

    如果说有什么动静的话,就是那些在浮桥上排着队形运输补给的士兵被一梭梭子弹击中并跌倒在河里。

    然而,这显然不是德军飞行员想要的。

    同时苏军也不在乎这些人员伤亡,尤其这些人员还大多来自东岸。

    轰炸机俯冲下来冲浮桥投弹,但因为浮桥并不大,所以想要命中目标十分困难。

    更神奇的还是,即便是被轰炸机炸成了几截,河面上早就准备好的一节节木筏很快就会顺流而下补充上这些缺口,就像是一条能自愈的长蛇一样不久又恢复了运输。

    当飞行员将这一切向弗雷德报告时,弗雷德马上就向保卢斯汇报:“我们碰到麻烦了,将军!”

    sript>();/s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