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五百五十三章 标准
    这的确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首先是第82步兵团确切的说是第五步兵连的样榜作用依旧存在,甚至不仅存在还被进一步巩固。

    其次,就是各部队的“惩戒营”士气的提升……原本没有任何希望,就算在战场上立功也只能算是“用鲜血洗涮耻辱”,别说得到什么奖励了,没有被继续当作祖国的叛徒就算好了。

    但是现在,他们立功后至少还有一条路,也就是有进入第82步兵团成为正常部队的机会。

    这一条有些讽刺,因为名义上其实部队也有类似第五步兵连这样的一支“正常部队”,但只有第82步兵团的这支“正常部队”才被“惩戒营”相信和接受。

    虽然这很难做到,但至少有一丝希望。

    完全没有希望、看不到希望,与尚存一丝希望相比,就是从无到有的差别。

    于是可以想像这个政策肯定能得到“惩戒营”的欢迎。

    最后,就是各部队也拥护这种政策。

    因为在之前的情况下,各部队需要耗更多的精力去控制、去压制“惩戒营”执行高危任务,甚至还要时刻提防着“惩戒营”造反。

    在执行这个政策后,不说完全杜绝了这种现像,至少这方面的压力不会像之前一样重,因为“惩戒营”或多或少的都会有些主观能动性。

    果然,戈利科夫将命令面向全军一公布,马上就得到全军的拥护几乎没有反对的声音。

    如果说有疑议的话,那就是对“功劳”的凭价。

    也就是多大的“功劳”才够一名“惩戒营”士兵被认定为“受信任”进而可以进入第82步兵团。

    “这标准不能太高!”克雷洛夫说:“因为如果太高的话,‘惩戒营’的士兵会直接放弃,甚至以为这是我们愚弄、欺骗他们,不仅起不到任何作用还会起到反作用!”

    戈利科夫点了点头:“当然也不能太低,否则就意味着没有门槛,他们全都可以轻松的进入第82步兵团!”

    想了想,克雷洛夫就说道:“要不,我们就以至少杀死一名敌人为限!”

    “杀死一名敌人?”

    “是的!”克雷洛夫说:“要么用自己的鲜血,要么就用敌人的鲜血洗涮耻辱……他们至少在参加一次完整的战斗并成功击毙一名敌人,就可以成为‘受信任’士兵并进入第82步兵团!”

    克雷洛夫不愧是老奸巨滑的参谋长,“杀死一名敌人”看似简单,但其实这就决定了必须走上战场最前线也就是最危险的地方,否则根本看不到敌人又怎么杀死敌人。

    而如果“惩戒营”士兵能主动的走上战场并致力于“杀死一名敌人”,这其实已经基本达到苏军对“惩戒营”的要求了。

    克雷洛夫没有强调的是,走上战场正常参加一场战斗后,就没有多少人还能活着回来。

    另一方面,如果“惩戒营”每人都能杀死一名敌人,那对苏军来说当然是稳赚不赔……苏军对德军的伤亡比往往能达到三比一甚至更高,一个“惩戒营”士兵如果能杀死一名敌人,就算让他成为正常士兵又何妨?!

    同样,没有人对这个标准有意见。

    于是,“惩戒营”中很快就流传了克雷洛夫说的那句话:“要么用自己的鲜血,要么就用敌人的鲜血洗涮耻辱!”

    其结果就是整个第62集团军就像打了一针强心剂似的,个个争先恐后的上战场,尤其是“惩戒营”。

    第82步兵团这边,首先就是那些逃跑并来“投靠”的士兵一声欢呼……他们之前或多或少的都担心自己这样的行为会受到责罚,直到现在才彻底放心了。

    接着很自然的,舒尔卡就将这些人编入了第五步兵连。

    对于这一点米哈依尔维奇原本有不同意见。

    “我认为第五步兵连人数太多不便指挥!”米哈依尔维奇少校将统计数字递到舒尔卡面前,说道:“他们还有172人,加上这一批又回到两百多人加强连的规模。我们为什么不将他们分成两个连?”

    “我们可以将他们分成两个连,但我认为不是现在,米哈依尔维奇同志!”舒尔卡回答。

    “为什么?你是说以后再分?”米哈依尔维奇少校疑惑的问:“可是这有什么区别?”

    “区别在于他们是否感受到了第五步兵连的那种氛围!”

    舒尔卡这么一说,米哈依尔维奇少校就明白了。

    要收服一支部队并彼此信任不容易,这也是其它部队空有制度却无法成功复制第五步兵连的主要原因。

    现在,如果将新投靠来的“逃兵”编成一支新部队,那么这支新部队又需要舒尔卡去收服一次。

    但如果将他们先编入第五步兵连,与第五步兵连一起训练,那么很快就会了解到第五步兵连的成长史以及每个人的感受。

    尤其是第五步兵连不成文的规定:私刑。

    时间一久,这些新兵很快就会被第五兵连的模式及风气同化……他们同属“逃兵”,同属行走在死亡边缘、被抛弃边缘的沦落者,所以肯定有很多的共同语言当然也有类似的人生感受,于是会互相影响是肯定的。

    这其实就是一支部队的精神、信仰,或者也可以说是传承和军魂。

    有一天,当他们已经被第五步兵连同化之后,那时再将他们分编成两个连队就没有多大的问题了。

    他们甚至还可以带着这种风格继续去影响其它人。

    “所以!”舒尔卡说:“我们不但要将他们编在一起,还要让他们在战场上打几场仗!”

    米哈依尔维奇赞同的点了点头。

    训练是一回事,打仗又是另一回事。

    训练有点像是只说不做,也就是随便将要求提高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甚至有时还允许吹吹牛以激励士气。

    而在战场上,那就是“是驴子是马拉出来遛遛”,新兵们就会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第五步兵连的战士们是在战场上怎样作战的,也知道他们之前所说的都是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