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五百五十一章 左右为难
    “自己人?什么自己人?”米哈依尔维奇少校奇怪的问。

    “他们中大多是第七‘惩戒营’的,有几个是第九‘惩戒营’的!另外还有几个逃兵……他们说想见见您,舒尔卡同志!”安德里安卡回答。

    米哈依尔维奇和舒尔卡对望了下,都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这虽然是意料之外但却也在意料之中。

    说意料之外是因为在自己部队中出现这种逃跑、投靠的情况让人有些匪夷所思,因为逃来逃去都是同一支部队同一个体系和制度,说起来应该是完全没必要才对。

    说意料之中,是因为舒尔卡知道,虽然表面上看其它部队的“惩戒营”表面也在实施第五步兵连相似的制度,但实质却并非如此。

    而且不难想像,这就是其它“惩戒营”的士兵和逃兵前来投靠第82步兵团的原因。

    果然,当舒尔卡和米哈依尔维奇赶往二线做为临时收容处的职工宿舍……“红色十月”新村本身就是冶金厂职工居住区,这里有一些是大宿舍,里头密集的摆满了上下层的床位,供给单身职工居住。

    它因为空间开阔而且床位多,所以很适合作为收容所或是临时医院等。

    一共有五十三名衣衫褴褛的苏军士兵聚集在其中,有些有枪有些没枪。

    这说明警卫没有对他们实施缴械,他们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些士兵……

    说他们不是逃兵吧,事实是他们从原部队逃走了。

    说他们是逃兵吧,他们又是逃到自己人的部队。

    所以缴械也不是,不缴械也不是。

    舒尔卡走进收容所,开始士兵们还没什么反应,不久其中有几个人认出舒尔卡并小声说:“那就是舒尔卡,‘突围英雄’!”

    然后,原本像一潭死水的士兵们突然就热闹了起来,他们“呼啦”一下就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说道:

    “很高兴见到您,舒尔卡同志!”

    “我们是来加入第五步兵连的!”

    “我们有资格加入,不是吗?”

    ……

    他们的确有资格,因为如果在港口排查出来要被枪毙的的逃兵都有资格加入第五步兵连的话,他们这些人当然更有资格。

    但这却让舒尔卡很为难。

    因为他们隶属于其它部队的“惩戒营”,比如第7“惩戒营”就是步兵第十七军的部队。

    如果第82步兵团将他们收编……这不仅不符合军规还直接得罪了友军。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米哈依尔维奇少校上前解围道:“我听说,你们的部队同样在实施与第五步兵连一样的政策。你们呆在原部队一样能得到重视……”

    “算了吧,少校!”有人打断了米哈依尔维奇少校的话:

    “那只是句谎言,在那之前我们已经死光了!”

    “事实上,我们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但依旧看不到希望。我们还是分配到‘死亡任务’!”

    “是的,没有任何希望!因为他们不准我们撤退,尽管阵地已没有防守的必要!”

    ……

    舒尔卡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制度和政策是一回事,实施起来又是另一回事。

    以苏军指挥官的惯性思维,他们是不可能突然间就转变自己对逃兵的歧视,当然也不可能上级一声令下就做到像舒尔卡这样对“惩戒营”一视同仁。

    他们甚至没有这样的基础,因为彼此之间不信任,依旧互相猜忌,信任的结果往往就是给“惩戒营”造反、投敌的机会。

    舒尔卡说了几句安抚他们的话,然后就与米哈依尔维奇走到了一边。

    “怎么处理?”米哈依尔维奇少校问。

    “很简单!”舒尔卡回答:“向上级报告!”

    米哈依尔维奇少校“哈”的一声:“好主意!”

    该踢皮球的时候还是得踢的,尤其是像这种涉及到部队之间而第82步兵团还只是一个团的时候。

    在这时候,他们做的任何决定都超出了自己的权限。

    于是,这个烫手的山芋很快就被丢到戈利科夫手里。

    戈利科夫和克雷洛夫听到这事的时候不由目瞪口呆……

    “其它部队不是一样在实行第五步兵连的制度吗?”戈利科夫问。

    “没人能做到,戈利科夫同志!”阿基莫维奇少校回答:“我的意思是,没人能做到像舒尔卡同志那样……我们以为很简单,只要给他们更多的食物、弹药和装备,还有希望,就能让那些逃兵洗心革面重新回到英勇反抗侵略者的队伍中来!但实际操作起来却出现许多问题。”

    如果对世界各队的风格进行大概的分析的话……欧美军队更讲究精神、利益共同体和制度;苏联的军队更注重高压政策和思想指导;亚洲懦家文化圈的军队则更讲究感情。

    事实证明偏向感情治军的军队往往才是最难对付的,因为他们在战场上常常会发挥出令人难以想像同时也不可思议的战斗力,也就是欧美军队认为已无法改变战局可以选择投降的时候,懦家文化圈的军队则更多会选择“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此时的苏联军队当然不明白舒尔卡这种以感情治军的思想,更不明白“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那一套,于是就算全面实行了第五步兵连的政策和制度,也仅仅只是学了表面而没学会本质。

    “我们该怎么回答他们?”阿基莫维奇少校问:“让他们保有这些‘逃兵’?”

    “不!”克雷洛夫反对道:“如果这么做的话,其它部队的‘惩戒营’下一秒就会全都逃跑投奔第82步兵团了!”

    “那就命令他们回原部队!”阿基莫维奇少校说。

    “也不行!”戈利科夫皱着眉头:“这么做的话,其实就是逼着其它部队的‘惩戒营’先逃往港口,然后再通过港口编入第82步兵团!”

    克雷洛夫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如果,其它部队“惩戒营”的士兵发现他们没有生存的机会和希望的话,当然愿意拼死一搏。

    戈利科夫和克雷洛夫没想到的是,舒尔卡这家伙别出心裁的带好一个“惩戒连”,直接撼动了整个制度使其濒临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