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五百三十三章 换防
    德军的攻势很快就在付出大量的伤亡之后崩溃。

    以至于埃德蒙德中校在与埃里希少校通话时质问:“为什么停止进攻?”

    埃里希少校的回答是:“不,中校,我们从未停止进攻!只不过他们都已经牺牲在进攻的路上了!”

    短短的半个多小时,德军新增的两个步兵营就在进攻的战斗中消耗怠尽。

    这使埃德蒙德中校意识到战斗不能这样继续下去,因为再这么打的话,马马耶夫岗没能夺回来,德第6集团军就会因为大量的伤亡而崩溃了。

    “我认为!”鲍尔中校建议道:“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恐固自己的防线!”

    埃德蒙德中校无奈的点了点头。

    在天黑前打下反斜面已是不可能的事,那么德军就应该准备应付天色入黑后敌人从两翼的突破。

    否则,被彻底赶出马马耶夫岗的就不是苏军,而是德军。

    另一面,见战局稳定下来,巴维尔科夫就兴奋的说道:“今晚,就是我们收复马马耶夫岗的时候,没有什么能阻挡我们了!”

    “不,上校!”舒尔卡回答:“我认为我们应该保持现在这种状态!”

    “为什么?”巴维尔科夫疑惑的问:“我们完全有能力收复正斜面,就像之前一样,在两翼的炮火掩护下进攻!”

    “是的!”舒尔卡反问:“然后呢?”

    闻言巴维尔科夫上校就愣住了。

    这个问题值得深思,然后呢?

    第二天,就算德军不发起反攻苏军也不得不从正斜面撤出来,也就是终归还是要放弃正斜面。

    “如果敌人的指挥官是个聪明人!”舒尔卡说:“我认为他就会在入夜时将主力从正斜面撤至山脚。这样一来,我军就会消耗大量的炮弹并在地雷下付出一定的伤亡夺取正斜面,然后第二天还是要把它交出去!这对我们没有任何意义!”

    其实不仅没有意义,对斯大林格勒还是个负担,因为被德军半封锁的斯大林格勒任何军需品都是宝贵的战略物资,炮弹当然也不例外。

    巴维尔科夫上校点了点头,回答:“说得对,上尉!我们需要的只是保证德国人无法在马马耶夫岗上架起大门封锁河面和港口!”

    这一直都是苏军与德军争夺马马耶夫岗的战略目标。

    如果能达到这个战略目标,那么把正斜面丢给德国人又有何妨?

    苏联指挥官总是打着打着就忘了为什么打这场仗,巴维尔科夫上校也不例外,不过他最终还是明白了。

    于是,马马耶夫岗这个战略要地就在一连串的拉锯战中平息下来。

    德军占领正斜面,苏军占领反斜面,彼此谁也奈何不了谁。

    表面看似乎是打了平手,但从战略目标来说,德军始终也没能通过马马耶夫岗封锁伏尔加河,所以毫无疑问输了这场战役。

    第82步兵团一直在反斜面守到了天色入黑,到了夜里九点才与近卫步兵第9团换防。(注:斯大林格勒4月份7点半左右天黑)

    换防撤下来的第82步兵团一个个都跟野人似的,包括舒尔卡和米哈依尔维奇少校在内全都是满面漆黑浑身泥污,甚至身上还散发着焦臭味和硝烟味……那是炮弹炸及燃烧废旧轮胎造成的。

    尽管如此,但是战士们却一个个精神抖擞,虽然他们中许多人已连续几天没能好好睡上一觉了。

    为什么会这样就不用多说了,他们首次尝到了打败敌人的感觉,而且还是在一连串的恶战中战胜了敌人,并最终活了下来。

    一开始战士们还没怎么表现出来,或许是因为还没从战场的那种紧张和戒备的状态放松下来。

    直到他们走下马马耶夫岗走在前往“红色十月”冶金厂的路上,才有人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问:

    “我们这几天都做了什么?”

    “我们真的打败敌人了?”

    ……

    他们甚至不敢相信这些是真的,所有一切都恍如梦里。

    接着就暴发出一阵欢呼,而这时甚至还有炮弹呼啸着从他们头顶越过。

    “团长同志!”瓦列里激动的问着米哈依尔维奇:“现在,我们不会再被当作‘逃跑部队’了吧!”

    “当然,瓦列里同志!”米哈依尔维奇少校重重的搂着瓦列里的肩膀,说:“我们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勇气,证明了第82团所有人都是好样的,你们都是英雄!”

    周围的战士们发出了自豪的笑声。

    “现在你最想做什么,瓦列里同志?”安德里安卡问。

    “我……”瓦列里想了想,就回答:“我最想给我妈妈写一封信,告诉她这个好消息,她一定会以我为豪的!”

    所有人都沉默了,这勾起了他们的心病……他们其实都想这么做。

    当然,除了让家人感到自豪之外,另一个意思就是让他们放心,他们不会再被当作“准叛徒”的家属时刻担心着受冷眼、被审问,甚至送往西伯利亚的危险了。

    “知道我最想什么吗?”沉默了一会儿,安德里安卡就将目光投往舒尔卡,然后郑重的说道:“感谢你,舒尔卡同志!如果不是你,我相信不会有现在的第82团!”

    周围的士兵们纷纷点头,并朝舒尔卡投来感激和钦佩的目光。

    这一刻,舒尔卡知道自己又彻底的收服了一支部队。

    而且这“收服”指的是军心,也就是在关键时刻他们甚至会毫无原则的站在自己一边。

    从以往的经验来看这似乎并不是好事,所以舒尔卡也很无奈,他并不想得到这个结果。

    第82团被安排到了“红色十月”冶金厂一个地下仓库休息。

    这里足够安全,同时还准备了双份的伏特加和黑面包。

    虽然战士们都饥肠辘辘,但几乎无一例外的都是举着装有伏特加的水壶仰头一阵牛饮……对苏联人来说,空腹喝酒伤胃这种情况是不存在的,尤其是在他们感到累的时候,他们会希望用酒精让自己感觉不到累而不是休息。

    舒尔卡则没有这样的习惯,他扯了一块硬得像石头一样的黑面包狼吞虎咽的咽下肚,然后往地上一倒,就什么也不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