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五百二十七章 山顶阵地
    科莱因少校第一时间就组织部队突围。

    他这么做没有丝毫犹豫,因为科莱因少校明白一点,如果指挥部和自己都没有考虑到这一点,也就是正斜面会突然被敌人主力部队穿插的话,这就意味着他们已经掉进了敌人精心布置的陷阱。

    因此,科莱因少校就知道马马耶夫岗肯定是守不住了。

    科莱因少校也想过另一种可能,那就是他努力守住自己的阵地然后与团主力对正斜面的敌人实施两面夹击同时为自己解围。

    但这个方案很快就被他自己推翻了。

    正斜面的战壕及工事都是面向团主力的,这意味着团主力想要快速突破俄军几乎不可能。

    而他手里的突击炮营……主力已经被正面的敌人拖住无法分身,无力在固守阵地的同时夹击敌人,尤其这还是在夜里,德军很难在这种情况下有力的协同并击败敌人。

    考虑到这些,科莱因少校就没有犹豫,他第一时间就命令预备队抢占山顶阵地。

    此时的山顶阵地无疑是敌我双方的必争之地。

    如果山顶阵地落入俄军之手,那么科莱因少校的部队就会遭到前后夹击并失去退路。

    反之如果德军控制了山顶阵地,就可以依托其火力掩护为主力杀开一条突围之路。

    预备队是第一步兵连。

    能做为预备队就说明他们是战斗力最强的部队,因为在战场上预备队指的就是哪里有危险就在哪里补上并有把握将敌人击退的部队,所以总是执行最危险、最困难的任务。

    连长弗里克斯上尉是个从军校毕业的年轻人,参加过进攻法国的战役,并从少尉排长一步步走到了上尉连长,可以说作战经验丰富而且锐气正盛。

    弗里克斯上尉一接到命令,马上就命令第一步兵排增援山顶阵地。

    这是弗里克斯上尉常用的战术。

    他认为像这种增援前线危急区域的战斗通常分为两个层面:

    一是战机。

    二是部队的准备。

    两者都很重要,但同时它们又是互相冲突的。

    如果要把握战机,就要第一时间将整个连队投入到相关区域,于是部队的准备时间就可能不足,有时部下甚至连作战任务以及自己可能会面临什么情况都不知道。

    而如果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则等连队上前之后已坐失战机就算赶到也无力回天了。

    因此,弗里克斯上尉习惯于做两手准备。

    让第一步兵排任何时候都做好充分的准备,一接到命令马上增援。与此同时,弗里克斯上尉就将任务、形势甚至一排增援后提供的信息告知其余部队,然后再增援。

    这种战术很有效,因为他可以做到有的放矢并对将要面对的战斗有心理准备,不至于出现误判一上来就被打懵了然后毫无还手之力。

    就比如这一回……

    “这也许是我们面临的最困难的一场战斗!”弗里克斯上尉对部下说道:“敌人的进攻十分猛烈,而我们必须守住山顶阵地,直到主力部队暂时将敌人打退并得以抽身,否则我们就得全都死在这里,明白了吗?”

    “明白,长官!”部下们接二连三的应着。

    “出发!”

    一声令下,第一步兵连的士兵就猫着腰沿着交通壕增援山顶阵地。

    还没赶到山顶阵地他们就发现山顶阵地的战斗比他们想像的还要惨烈得多。

    那里已经是一阵阵的爆炸和烟雾。

    有爆炸和烟雾不算可怕,但有经验的他们很容易就看出来那是手榴弹爆炸的火光……它会比炮弹发出的响声和火光要小得多,但烟雾却一点也不少。

    这就说明一点,敌人已经冲到了很近的位置并到了手榴弹互掷的阶段。

    “就地防御!”费里克斯上尉下令。

    因为他知道,如果这时还硬顶上去,更多的是被敌人一通手榴弹炸得死伤惨重。

    他们在距离山顶阵地只三十几米的位置埋伏下来,没有开枪也没有开炮,甚至就连敌人的炮弹和手榴弹甩在身边爆炸他们也不还击。

    于是,俄军根本不知道黑暗中还潜伏着这样一支部队

    接着,又是一通手榴弹过后,俄军高喊一声就挺着刺刀朝山顶阵地发起了冲锋。

    就在这时,弗里克斯上尉才大声下令:“上刺刀,前进,士兵!”

    敌我两支部队就像两道相向涌来的潮水似的狠狠撞在一起,一阵刀光剑影彼此绞杀在一起。

    此时的舒尔卡正趴在距离山顶阵地只有一百米远的位置举着望远镜观察着战场。

    他在心里暗赞了一声,这名德军指挥官还是颇有头脑的,在肉搏战时突然间从后方增援上来打苏军一个措手不及,于是很轻松的就占了上风。

    “我们应该再增援一支部队上去!”趴在身边的阿基莫维奇说。

    “不!”舒尔卡摇了摇头:“我们已经分不清敌我了,继续增援对我们没有好处!”

    阿基莫维奇沉默了一下,然后问:“这是第十课吗?”

    “算是吧!”舒尔卡回答:“如果我方占据优势,不要在敌我不分的情况下轻易投入部队,因为这对人多的一方没有好处!”

    阿基莫维奇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这很容易理解,打成一场乱战,兵力多的一方发生误伤的机率显然更大。

    沉默了一会儿,阿基莫维奇又问了声:“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做?我的意思是说,碰到这种情况而我们又无法增援!”

    “等!”舒尔卡回答:“乘着这时候做好战斗准备,然后等他们分出胜负,发起另一波进攻!”

    阿基莫维奇朝舒尔卡投来震惊的目光。

    他能听明白舒尔卡这话的意思,事实上这些话并不难理解。

    问题在于,这么做也就意味着眼睁睁的看着这波冲锋的士兵在山顶阵地与敌人消耗怠尽。

    “有问题吗?”舒尔卡问。

    “不,没问题!”阿基莫维奇回答:“你是对的。因为那时,敌人就算取得了胜利,也已经精疲力尽了!”

    “是的!”舒尔卡冷冷的回答:“你学得很快!”

    这里的“学”,指的是身为一名指挥官绝不能感情用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