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五百零五章 增援
    埃德蒙德脸色死灰的望着公路中央几辆燃起大火的坦克,一言不发。

    “中校!”副官说“我马上再派几辆坦克上去!”

    “不!”埃德蒙德摇了摇头“不会有用的,他们可以在坟地里隐藏一批火箭筒射手,就可以隐藏另一批。直到我们的坦克被炸光为止……”

    埃德蒙德中校说的没错,舒尔卡一共隐藏了三批,每批十人。

    之所以隐藏三批,是因为隐藏太多而无法发挥作用的话那就是浪费。

    隐藏少了,德军再派坦克上来就没办法应付了。

    三批不多也不少,第29摩步师总共也只有二十辆坦克(原本三十辆,进攻马马耶夫岗损失了十辆)。

    如果再上来三批被炸三次,差不多也就炸光了。

    至于突击炮……舒尔卡根本就不担心这个。

    突击炮的炮塔无法旋转,它们在开阔地上进攻较大、较明显的目标还能起到作用,比如敌人碉堡、火力点、战壕等。

    如果把它们用在公墓这种到处都是墓碑而且士兵还可以迅速转移的地方,那就力有未逮了……坦克炮塔可以旋转,所以对目标可以做出较快的反应,突击炮要瞄准目标就必须依靠车身,这是很困难而且耗时较长的过程,等其好不容易瞄准目标时,苏军士兵早就转移到别处了。

    “那么……”副官望向埃德蒙德,眼神里透着些无奈,他从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战术,此时已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其实不只是副官,埃德蒙德也无可奈何。

    但埃德蒙德又知道进攻不能就这样停止,否则费尽千辛万苦争夺到手的马马耶夫岗就会再次落入敌人手里。

    想了想,埃德蒙德就对副官说道“马上请求增援,我们需要更多的部队,是步兵!”

    “步兵?”

    “是的!”埃德蒙德回答“让他们派更多的步兵,不需要坦克!”

    埃德蒙德此时已意识到,像这样的战斗只能抛开飞机、坦克甚至大炮,而应该用步兵与敌人步兵进行战斗。

    这种想法是正确的。

    因为在这种特殊的地形下,如果还拘泥于往常的步坦协同作战,那只能说是给自己绑上手脚……坦克无法在这样的地形下发挥多大的作用,它们甚至还会成为步兵的累赘,因为步兵要保护坦克,从而使步兵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第29摩步师师长安德里亚斯虽然不知道前线发生了什么,但他很相信埃德蒙德的判断。

    这是德军高素质指挥官的一种体现,他们总是给前线指挥官充分的自由。

    事实上,战斗初期希特勒也是如此,这使德军的作战很灵活,他们总是会根据前线情况的变化而随机应变及时做出最佳选择。

    直到希特勒越来越不相信国防军对他的忠诚,同时一而再再而三的将前线的失败归咎于前线指挥官……

    其实这才是希特勒失去国防军高级指挥官支持的原因。

    几乎所有指挥官都明白进攻莫斯科的战斗中是因为希特勒刚愎自用不听劝告。

    比如希特勒执意包围基辅使中央集团军失去了将近一个月的进攻莫斯科的时间。

    又比如进攻斯大林格勒希特勒坚持将南方集团军分裂成两个集团军分兵进攻高加索和斯大林格勒,这其中甚至出现一个完全没有必要的低级错误……先把属于b集团军的霍特第四装甲集团军分配给a集团军进攻高加索,接着发现b集团军实力不足,又把第四装甲集团军调回b集团军。

    这使德军一整个装甲集团军,就在高加索和斯大林格勒两地之间毫无意义的来回机动。

    如果在其它时候或许算不上什么,但这却是在德军补给紧缺、兵力紧缺的情况下做的调动,可想而知这浪费了多少补给错失了多少战机。

    德军高级指挥官都不是傻瓜,他们对希特勒犯下的这些错误心知肚明。

    但希特勒又将这些错误全推给前线指挥官。

    这使国防军将领感觉受到了侮辱、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但他们又有苦难言,因为只要反抗就会被撤职或者送上军事法庭。

    于是,矛盾就不可避免的产生了。

    这是之后“刺杀希特勒”事件的原因之一,如果不是国防军将领对希特勒心存不满的话,这个刺杀组织只怕都成不了气候。

    此时的希特勒虽然已过多干涉,但德军前线的作战依旧保持着给予前线指挥员足够自由、权力的传统。

    于是,安德里亚斯少将没有多想,马上就把第86摩步团派去增援埃德蒙德中校并交由他指挥……埃德蒙德中校是第87摩步团团长,原本没有指挥第86摩步团的权力的。

    但因为熟悉战场的原则,安德里亚斯少将临时赋予了他指挥权。

    第86摩步团的动作很快,不过二十几分钟就赶到了公墓。

    之所以需要二十几分钟,是因为医院和学校几乎已经被炸烂了,甚至就连边三轮都无法从中通过,于是他们干脆一路急行军赶到了公墓。

    “鲍尔中校!”埃德蒙德摊开地图对新刚赶到的第86摩步团团长说道“你看到的就是这片区域,一片墓地……我们必须穿过它并增援马马耶夫岗。你知道那里战情紧急,我们必须尽快做到这一点!”

    “公墓的敌人很棘手是吗?”鲍尔中校问。

    “是的!”埃德蒙德中校回答“我们死伤惨重,却连他们的影子都摸不到!”

    “这很正常,埃德蒙德中校!”鲍尔中校回答“因为我们不久前确定了这批敌人的身份!”

    “他们的身份?”埃德蒙德中校不解的望着鲍尔中校,问“他们是支精锐部队?”

    “不,恰恰相反!”鲍尔中校回答“他们是支类似惩戒营的杂牌部队,组建只有几个月!”

    这让埃德蒙德中校十分尴尬,因为这也就意味着他的无能。

    鲍尔中校安尉道“不过你完全没必要以为这是你的错,因为你不知道是谁在指挥他们!”

    顿了下,鲍尔中校就揭开了谜底“是‘突围英雄’,中校,你面对的是‘突围英雄’。曼施坦因元帅都没能击败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