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五百零四章 隐藏
    推荐一本朋友的书长风著《密战无痕》,一本谍战类的小说……长风神原本是战争的,最近迷上谍战了。

    罐头盒“咣铛”一响,马上就暴露了德军士兵的位置,于是不出意外的,又是几枚手榴弹从头顶上飞掷过来。

    偶尔有几名德军士兵闯过这一重重手榴弹和迫击炮弹幕的封锁继续上前,但很快随着几声枪响就被打倒在地。

    苏军士兵在单兵掩体中等着他们。

    这是舒尔卡的另一个布置……所有人在进入墓地后会想当然的以为对手会利用墓碑做掩体,因为那就是一个天然的掩体。

    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如果在两个墓碑之间挖一个掩体,再躲进一名经过精心伪装的冲锋枪手……其实也用不着多“精心”,只需要将脸涂黑,用黑色的破布做着斗蓬将钢盔和后背一包也就差不多了,然后往单兵掩体里一趴,马上就与地面融为一体,就算空中亮着照明弹也不一定能发现那里就趴着一个人。

    其实这些冲锋枪手有相当一部份是由狙击手。

    原因是他们更擅长伪装也更有耐心,与之前的区别只是将他们手中的步枪换成了冲锋枪……狙击手并不是说任何时候都使用射程远的狙击步枪,比如这时候,射程远的步枪几乎无法发挥作用,而冲锋枪却有容弹量大火力持续性强的特点,如果顽固不化依旧选择狙击枪那就是跟自己的小命过不去了。

    德军士兵当然不知道这些布置,所以几乎可以说是迎着枪口跃进而不自知。

    不过这其中也有些意外发生。

    由于墓碑林立四通八达,而且德军士兵行动十分迅速,所以有时即便是狙击手在单兵掩体里全神贯注的盯着前方也来不及反应……这种情况其实是德军士兵也没发现狙击手,德军士兵是想迅速跃进,于是冷不防一脚踏空就摔进了单兵掩体里。

    敌我双方似乎在那一霎那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德军士兵的军事素质,普通人这样莫明其妙的摔了一跤只怕好一段时间都是搞不清状况一脸懵逼的,但德军士兵却能在那一刻马上就做出反应。

    苏军士兵及时反应倒是正常的。

    一来他是狙击手,反应速度本来就应该更快,二来他是趴在地上“守株待兔”的,虽然是意外但很快就能想明白是怎么回事。

    于是两人马上就翻滚扭打在一起。

    类似这样的意外还不是一处两处,不过大多都是苏军士兵取胜,原因是他们的军刺就放在触手可及的位置,黑暗中往那一摸,手里就有了一样能致敌于死地的利器了。

    近身肉搏,什么步枪什么冲锋枪都不顶用,缺的其实就是一把军刺。

    埃德蒙德中校意识到战况不容乐观,于是赶忙通过无线电向坦克呼叫“干点什么,别像个傻子似的呆在那!”

    坦克还真像是几个傻子似的呆在公路中央,因为他们根本就分不清那些在墓碑里晃动的身影哪些是敌人哪些是自己人。

    但在命令下它们也不得不做些什么。

    几发照明弹升到空中,过了好一会儿他们才隐约发现几处目标……那几个位置恰好甩出了手榴弹。

    于是一声令下,机枪就“哒哒哒”的朝可疑位置打去。

    然而他们很快就发现机枪根本就不起作用,子弹大多都被其它墓碑挡住了,能命中目标墓碑的子弹都少得可怜,更别说是打中躲在其后的人了。

    接着坦克炮就“轰”的一声打出炮弹……但至少偏离目标二十几米。

    这不是炮手不行,而是这时代的坦克夜战能达到这精度已经相当不错了,更何况目标在一群几乎全是相同的墓碑之中,怎么看都是一样,刚才还知道目标位置一眨眼马上就丢失了。

    这状况让埃德蒙德大发雷霆,他不是坦克兵出身,所以不是很清楚坦克的困难。

    “你们这些混蛋!”埃德蒙德怒吼道“你们这是在浪费炮弹,明白吗?它们甚至只有两百米远,两百米!”

    这时候当然不是坦克辩解的时候,它们慌忙调整诸元再次瞄准目标。

    但很快他们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因为两侧墓碑后突然闪出几门火箭筒,对准坦克稍加瞄准,接着一扣扳机……“啾”的几声,火箭弹就接二连三的飞往坦克。

    这些火箭筒射手其实是一早就埋伏在公路两侧的。

    相比起狙击手的单兵掩体,火箭筒射手的埋伏就要隐秘得多。

    事实上,他们就是躲在棺材里把坟地往下挖,在棺材上开个口,把里头的尸体拖出来然后钻进去,外头再加个盖子铺上土做好伪装……就算德军士兵踩在上头也发现不了什么。

    对此安德里安卡有点意见“这么做是不是有点……”

    “有点什么?”米哈依尔维奇说“不尊重死者?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安德里安卡同志,如果不这么做,我们就可能成为死者,而且还是新鲜的死者,那到时他们是不是更该尊重我们?”

    “不要担心这个!”阿基莫维奇说“我们这么做是为了将侵略者赶出去,是为了保卫斯大林格勒保卫我们的祖国,所以,它们能理解的!”

    于是这就不是问题了,其实原本就不算是什么问题。

    和平时代在乎这些情有可原,战争时代尤其在斯大林格勒这每天都有几千人丧命的地方还在乎这也就只有安德里安卡这种相对感性的人才会有想法了。

    火箭筒射手一直藏在其中等待时机,直到舒尔卡通过电话一声令下,他们才推开盖子从棺子里钻出来,给公路中央的坦克来个突然袭击。

    德军哪里会想到这些火箭筒射手会从地下钻出来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火箭弹已直奔坦克而去。

    只听“轰轰”一阵爆响,几辆坦克当场就被击毁冒起了大火,其中还有辆坦克发生殉爆,炸得周围的德军士兵纷纷躲避乱成一团。

    而苏军紧接着又抛出几枚手榴弹,使德军在爆炸声中无可奈何的看着他们逃进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