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四百九十八章 意义
    整个计划舒尔卡都没有向集团军指挥部报告。

    甚至除了第82步兵团指的几个人之外都没有其它人知道,他们得到的命令就是坚守医院和学校。

    “我们会遭到敌人的两面夹击!”米哈依尔维奇少校对士兵叫道:“你们知道的,马马耶夫岗失守了,所以我们需要在另一个方向再构筑一道防线!”

    “可是我们兵力不足,少校!”有士兵问:“我们怎么才能打败两个方向的敌人!”

    事实上第82步兵团要对付的不仅仅只是两个方向的敌人,他们已经被德军包围在医院和学校两处,敌人可以从任何一个方向进攻。

    “别担心这个,小伙子!”米哈依尔维奇少校回答:“这样我们就能得到双倍的胜利了!”

    苏军士兵纷纷笑了起来。

    苏联人就是这样的情况,指挥官对将要到来的危险越是轻描淡写,士兵也就越不将它们放在心上。

    不过这只是其中一部份。

    舒尔卡躺在用炮弹箱架起的一铺简易床上休息。

    自从第82步兵团进入医院和学校以来,舒尔卡已经两天没合眼了。

    第82步兵团的士兵们也是。

    确切的说,他们是在战斗的间隙靠在什么地方眯上眼睛睡一会儿。

    据说在一营还发生过这样一件事:两名战士躺在废墟中睡着了,结果德军士兵以为他们是死人。

    当时的情况他们也的确像是死人,浑身沾着血污和灰尘,旁边还有几具尸体。

    再加上天色正好在傍晚灰蒙蒙的……其实在灰蒙蒙时最容易看错,因为看又能看见一些,打手电似乎又没必要。

    否则,如果是在黑夜用手电筒往脸上一照,很快就能发现问题了。

    总之,就是十几名德军士兵占领了其身后的一堵墙并构筑了一道防线。

    因此,就连苏军士兵也以为这两名战友完了。

    接着,枪声和爆炸声将他们惊醒,他们睁开眼睛一看……马上就认识到不对劲,枪声在后方,而且是朝另一个方向射击。

    等了一会儿后,发现呼喊又是德语,偶尔还有几个德军士兵跑来跑去。

    于是不用说了,他们抓起步枪来冲着德军士兵就是一阵乱打……他们装备的是步枪,这也可以说是一种运气,因为德国人没把步枪放在眼里所以不去检查,如果是冲锋枪就不一样了。

    黑暗中的德军士兵当场就被打懵了,他们甚至不明白子弹是从哪射来的,大喊一声掉头就跑。

    两名苏军战士追着敌人又是一阵射击,结果只有两名德军士兵逃走,其它人全都被当场击毙。

    当然,有几个是被击伤后来再补上一枪。

    这只能说是一种运气。

    由此也可知第82步兵团的士兵累到什么程度……两天的时间虽说不长,但在这种高强度的战场上精神高度紧张,每个人都有如散架了一般。

    不过战场就是这样,每人个在休息的时候都感觉自己最后一丝力气都已经被耗尽了,哪怕动上一根指头都无能为力,但只要一有险情,马上就会像被针扎似的跳了起来再次生龙活虎的投入战斗。

    这或许就是人的潜力,在死亡的威胁下最后一点潜力都会被挖掘出来。

    此时的舒尔卡就是前者,他躺在床上连抬下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但却无法入睡。

    阿基莫维奇走了过来,靠在墙上给舒尔卡递上了一根烟,说道:“知道士兵们在怎么讨论你吗?”

    “这不是我需要关心的事,阿基莫维奇同志!”舒尔卡回答。

    “我以为你想知道!”

    “不,我不想知道!”舒尔卡回答:“或许你也应该学会这一点,别对没有意义的事保持过多的好奇心!”

    “但我认为这并非没有意义!”阿基莫维奇说:“这关系到他们是否支持你、相信你,乃至毫不置疑的执行你的命令!”

    “这就是没有意义的事!”舒尔卡回答:“因为我相信他们,也就是说……我早就知道答案了!”

    舒尔卡接过阿基莫维奇已经点燃的烟,深深的抽了几口然后吐出烟雾并看着它们在眼前散开。

    有时候,舒尔卡都希望这是某种魔术的烟雾,能让自己这一瞬间就摆脱这一切。

    “好吧!”阿基莫维奇说:“但我认为还是应该告诉你。他们在讨论被敌人两面夹击的事,有些人担心我们会被包围死在这里,你知道的……如果进入地下通道的入口被敌人封锁的话,的确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但你猜他们怎么说?”

    顿了下,阿基莫维奇就自问自答:“他们说,别担心,同志,知道我们副团长是谁吗?他可是舒尔卡,是‘突围英雄’!他会带我们跳出敌人的包围圈的!”

    “我就说了!”舒尔卡笑了笑:“这没有意义!”

    “不,舒尔卡!”阿基莫维奇苦笑着说:“我只是想向你表达我对你的羡慕,确切的说是嫉妒……是的,用嫉妒更合适,因为我希望他们讨论的那个人是我!”

    “所以你才千方百计的带领观摩连?”舒尔卡反问。

    “可以这么说吧!”阿基莫维奇回答:“我以为,当我学会你的本领然后把这些本领教会其它人的时候,我就能像你一样……但我渐渐意识到这几乎不可能!”

    “有两个方面!”阿基莫维奇接着说:“一是我发现自己不可能学会你所有的本领,尽管你什么都不隐瞒,因为你的本领有相当一部份是‘想法’,而这些‘想法’是别人学不会的,比如公墓!”

    “另一个!”阿基莫维奇笑了起来:“就算我教会了别人,别人也会说……瞧,那些都是舒尔卡总结出来的,他真聪明,会想出这些方法,他救了我们的命,救了斯大林格勒!”

    “你需要在战场多呆一段时间,阿基莫维奇同志!”舒尔卡说。

    “为什么?”阿基莫维奇说:“这与战场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舒尔卡揉了揉生疼、干涩的眼睛:“因为那时你就知道这些都是没意义的,你只想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