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四百六十六章 方向
    最终,上校在米哈依尔维奇少校等人“胁迫”下,无奈的向斯大林格勒方面军指挥部打了个电话以证明他的身份。

    “是的!”电话里回答:“卡普拉诺夫上校是我们的参谋,我们派他去请舒尔卡同志,戈尔多夫中将希望能与舒尔卡同志谈谈!”

    于是米哈依尔维奇少校就放心了。

    但他还是面带不满的对卡普拉诺夫上校说道:“上校,你这样子可不像是来请人的!”

    “你应该知道现在战局有多紧张!”卡普拉诺夫上校没有好脸色的回答:“我们不能浪费任何一点时间!”

    “那你更应该准备好文件以及上级的命令!”米哈依尔维奇少校说:“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以为随随便便开一辆车凭一身军服就能把我们的副团长带走!”

    卡普拉诺夫上校似乎不想再与米哈依尔维奇少校纠缠下去,他不耐烦的问:“那么,我现在可以把人带走了吗?”

    “当然可以!”舒尔卡走进指挥部,他已经乘这个时间换回军装。

    “上校!”舒尔卡说:“你需要绑上我的手吗?”

    卡普拉诺夫上校没说话,只是“哼”了一声就走出房门。

    舒尔卡和米哈依尔维奇少校不由相视而笑。

    斯大林格勒方面军指挥部距离斯大林格勒有三十几公里,舒尔卡也不知道是在哪,只知道吉普车在公路上左拐右拐,然后再拐进一片森林,接着就在一座碉堡前停下。

    几个人跳下车,走进入口才发现那应该是个地下仓库而不是碉堡。

    仓库里到处都是往来奔走的士兵,他们正在忙着将弹药装载在汽车上然后一批批运走。

    这种情况舒尔卡已经屡见不鲜了,因为斯大林格勒也在发生着同样的事。

    甚至斯大林格勒的场面比这还要混乱……在听到战争的风声之后,百姓们都争相逃离这座城市赶往伏尔加河东岸,于是车站、码头到处都是来来往往的人群,而军人则一批批的进出。

    “戈尔多夫同志!”卡普拉诺夫走到一名中将面前挺身敬礼。

    中将正与一众将军围着炮弹箱上的地图讨论着什么,听到声音就抬起头转过身,眼神冷冷的扫了舒尔卡一眼就转向了身边一名少将。

    “舒尔卡同志!”少将迎了上来,说道:“很高兴见到你!”

    “将军!”舒尔卡挺身敬礼。

    “也许你不记得我了!”少将说:“我叫菲利波维奇,曾经是罗科索夫斯基同志的参谋,那时我还是名上校!”

    舒尔卡“哦”了一声,似乎猜到是怎么回事了……他曾经跟罗科索夫斯基配合过一段时间,菲利波维奇上校就是在那时认识了自己。

    现如今,被调到斯大林格勒方面军的菲利波维奇上校,确切的说应该是少将,在面对斯大林格勒防御战一愁莫展的时候,就想到了舒尔卡。

    于是,他就向戈尔多夫推荐了自己。

    这也是戈尔多夫中将对自己表现冷淡的原因……他根本就不相信一个上尉而且还是被调到“炮灰团”的上尉能有什么好办法。

    “这是戈尔多夫中将!”菲利波维奇少将介绍道:“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司令,同时也是两个方面军的总指挥!”

    “将军同志!”舒尔卡挺身敬礼。

    戈尔多夫中将点了点头,然后就指着面前的地图说道:“看看这个吧,舒尔卡同志,你需要先了解下现在的战局!”

    菲利波维奇少将指着地图解释道:“德国人已经占领了卡拉奇,并将防线扩展到顿河一线,从北到南分别是第44步兵师、第60摩托化师、第14装甲军,第71步兵师……我们无法在顿河西岸阻止他们!”

    这些舒尔卡已经从地图上大致看出来了。

    斯大林格勒之所以重要,不仅仅是因为这座城市是以斯大林命名的,也不仅是因为它是苏联的重要工业基地,更因为它有着重要的战略地位。

    在斯大林格勒附近有两条主要的河流,一条是顿河,另一条是伏尔加河。

    顿河在中部自然形成一个像鱼勾似的大弯部,与伏尔加河形成一个最窄只有100公里的狭窄通道。

    斯大林格勒就座落在这个狭窄通道上,而且背靠伏尔加河。

    可以想像,这两条河就差不多是斯大林格勒的护城河,敌人除了渡河作战外就只能从两翼进攻……这也是苏军将两个方面军一北一南的摆在斯大林格勒两翼的原因之一。

    “问题在哪呢?”舒尔卡看了一会儿后就问了声,同时把目光投往菲利波维奇少将。

    舒尔卡知道,肯定是有什么问题很难解决,所以才会想到他。

    没有人回答,军官们脸上露出些不自然的神色。

    “没什么问题!”菲利波维奇少将回答:“我们只是……想听听你的意见,比如兵力布署或是其它方面!”

    听到这舒尔卡就明白了。

    他们其实是被德军打得失去了信心。

    这似乎不奇怪,之前苏军也是信心满满的以为能占领哈尔科夫甚至是包围德军,谁想只几天的时间就被德军反包围损失了几十万精锐。

    因此,他们从上到下都不相信还有什么能挡住德军的进攻,尽管他们拥有天险。

    不过事实也的确如此,主要原因是集结起来的这些部队大多是残兵败将,他们一没有多少战斗经验二与这些指挥官一样不相信自己能取得胜利。

    于是,没过多久德军就突破苏军防线兵临斯大林格勒城下。

    这不是兵力布署的问题,而是士气和兵员素质的问题,前者或许还可以用某种方式激励,后者就不是临时抱佛脚能抱得出来的。

    而如果士兵一触即溃的话,表面看起来再坚固的防线也是空的。

    “你有什么想法吗?”菲利波维奇少将问。

    想了想,舒尔卡就回答道:“首先,是敌人有可能的进攻方向的问题。我认为敌人更有可能从南面进攻而不是北面!”

    戈尔多夫中将闻言不由猛地抬头,吃惊的望向舒尔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