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四百四十六章 整顿
    第二天,舒尔卡就发现整顿部队对第82步兵团只是个美好的愿望。

    第82步兵团虽说是一个团,但总兵力只有一千多人,这其中还有一些是老弱病残。

    “我们怎么会有这样的兵?”舒尔卡问。

    其中至少有一百多名士兵已经有五十几岁了,这种岁数的兵在近卫坦克第1旅只可能存在于非战斗部队,比如当司机的阿列克大叔。

    但在第82步兵团却是战斗部队。

    其它的还有些注名曾经负伤。

    原本负伤重返部队算不了什么,部队有许多负伤后又返回部队的情况,但舒尔卡看了下档案,发现这负伤大多都是会影响战斗的。

    比如腿部负伤一瘸一拐的影响行走,再比如眼睛只剩下一支,还有手指被打断的……舒尔卡相信这些手指被打断的有一部份是有意被打断。

    就像之前所说的,有些士兵在战斗中会因为害怕而将手伸出战壕,德军士兵很乐意帮忙用子弹打断他们几根手指。

    手指断了之后就无法扣动扳机了,于是他们就以为能逃过这场战争。

    但很不幸,他们被丢到了第82步兵团。

    “你知道的!”团长无奈的耸了下肩:“我们就是这样一支部队,上级对我们的战斗力不抱希望。我不知道将来我们会执行什么任务,但是……如果只是冲锋的话,那么就算无法扣扳机也所谓!”

    舒尔卡的心不由沉了下来。

    沉默了一会儿,舒尔卡就问了声:“我们能自由召募吗?我是说,上级允许我们召募新兵吗?”

    “当然,当然允许!”

    “那么问题在哪呢?”

    “我们要能召得到!”团长回答:“没人会愿意编入第82步兵团,另外……我们也没有那么多的食物,武器和装备!难道我们让他们进来饿肚子吗?”

    于是舒尔卡就明白了。

    重要的是上级给第82步兵团的补给太少了。

    舒尔卡想大慨的了解下情况,于是召集士兵们检阅了下。

    真实情况比文件里描述的还要糟,那是一群饭都吃不饱的士兵,步枪里也没有几发子弹,几门82MM迫击炮就算是团里的重装备了,而且每门备弹只有十几发。

    “我们负责乌留平斯克的治安!”团长说:“每周会有一个营在乌留平斯克巡逻,一营营长我想你已经见过了!”

    “什么?”

    “瓦列里!”团长解释道:“他向我做了报告,并再次向你表示歉意!”

    舒尔卡“哦”了一声,就是那个把他当作间谍差点拉到街上枪毙的那个鸭舌帽。

    他居然是营长?!

    一个营长居然没有军装!

    这让舒尔卡误以为他们是民兵。

    舒尔卡笑了笑,应付了团长几句就回到属于自己的木屋里休息了。

    不过舒尔卡当然不是休息。

    而是他放弃了,就像安德里安卡说的那样,这是一支被抛弃的部队,他们没有任何希望,只等着有一天被送上战场然后毫无意义的死亡。

    如果说有什么意义的话,那就是消耗一些德军的弹药,或是踩几枚地雷,要么就是侦察出敌人的火力位置。

    舒尔卡有些不明白最高统帅部为什么会把他派到这支部队,毕竟自己是个可以鼓舞士气的“突围英雄”不是吗?自己的存在对苏联有利对战局显然是有利的。

    想了想,舒尔卡认为这很可能是最高统帅部对目前的战局出现严重的误判。

    他们很可能以为现在形势一片大好,苏联不需要多少时间就能将德军赶出苏联并取得最终的胜利了。所以他们认为根本不需要像舒尔卡这样的小人物或是塑造一个英雄。

    另一方面,德国人在前线对舒尔卡的宣传,比如称舒尔卡是英雄,并借舒尔卡挑起苏军内部的矛盾,这些显然已经使最高统帅部对舒尔卡起了疑心。

    于是,舒尔卡就被安排到了这里。

    如果有一天,舒尔卡在战场上被当作炮灰阵亡了,那时他们才能真正的放心。

    想到这,躺在床上的舒尔卡只能发出一声苦笑,这么看来问题会比他之前想像的要严重得多。

    曼施坦因这招离间计可以算是成功了,至少舒尔卡现在的境况就是他所希望的。

    门外传来了几声敲门声,接着就响起了安德里安卡的声音:“我可以和您谈谈吗,舒尔卡同志?”

    “当然!”舒尔卡从床上坐起,然后打开了门。

    安德里安卡随手拿过一张椅子坐下,然后说道:“让人绝望,是吗?”

    “你是说部队?”舒尔卡不忍心骗安德里安卡,他点了点头,回答:“是的!”

    “我知道!”安德里安卡点了点头:“我其实一直都没抱希望,但是……米哈依尔维奇同志却一直没有放弃!”

    米哈依尔维奇就是团长。

    舒尔卡“哦”了一声,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这不是放弃不放弃的问题,而是上级从一开始就给这支部队定性了。

    历史上的布良斯克方面军也是没有希望的,因为不久后这个重新组建起来的方面军会再次因为在战场上遭受惨重的损失而被撤销,之后再次重新组建。

    只不过,到再一次组建的时候,都不知道有多少人还能活着了。

    “米哈依尔维奇同志是原部队的幸存者!”安德里安卡给舒尔卡递上了一根烟,说道:“他受伤后被几个农民藏在了谷仓里,直到我们在一个月打回去才发现他!”

    “他很坚强!”舒尔卡说。

    他知道这种感觉,在敌后呆了半年左右过着偷偷摸摸的生活……这在身体上虽然算不了什么,但心理上却是巨大的煎熬。

    “是的!”安德里安卡说:“这也是他升任少校并成为第82步兵团团长的原因。他一直都没有放弃,现在也是如此!”

    “你想说什么呢?安德里安卡同志?”舒尔卡问。

    安德里安卡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他对您抱有很大的希望,舒尔卡同志!我是说,米哈依尔维奇同志已经快撑不住了,他希望你的到来会有所改变!希望你能找到改变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