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都市小说 > 黑土地情事 > 路遇劫匪 005妯娌间的矛盾
    不知过了多久,小兰仰躺在单志刚的怀里,手摸着他长满短须的下巴,幽幽地说:“我有一个想法,已经好久了,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单志刚“哦?”地一声,问道:“有什么想法,你尽管说吧?”小兰想了想,说:“我想和哥哥嫂子分开过,在一起矛盾多,日子还不见富裕,与其这样,还不如分开,你说呢?”单志刚低下头想了想,又若有所思地问道:“那分开了,爹妈和奶奶怎么办?”小兰说:“如果他们愿意,就跟我们一起过,你放心吧,我会对他们好的!”单志刚满意地点了点头:“嗯,其实你说的这些话我不是没有想过,只是怕爹妈和奶奶那里通不过,等找个合适的机会,我征求一下他们的意见,看看他们有什么想法?”小兰嗯地答应了一声,嘴里说道:“如果真的分开过,我想只要我们两个勤劳肯干,那日子一定会好起来的。”志刚听了,也蛮有信心地将小兰搂得更紧。

    其实,关于分家的事情,即便是小兰不提,那么在这个家里有一个人也早有了考虑,她就是单奶奶,老太太并非等闲人物,她早就看出来这个家庭矛盾多多,再这么支撑下去恐怕不是办法,还不如趁早分开。其实打心眼里老太太是不愿意将这个家分开的,毕竟这个家是她辛辛苦苦一点点支撑起来的,如今几十年过去了,儿孙们相继娶妻生子、长大成人,单家也逐渐发展壮大起来,却没想到家业大了,矛盾也随之多了起来。老太太终于想明白了,所谓“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大抵就是一种规律罢,过日子也是如此,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人口多了,自然就需要分出一些人去,独自支撑门户单过。

    所以当单志刚欲言又止地向单奶奶提出了这个想法时,老太太竟然一点都不惊讶,她叼着大烟袋,一边吧嗒吧嗒地抽烟沉思,一边问单志刚道:“那你说说,究竟怎么样分法才好?”单志刚试探着说:“究竟怎样分我还没有想好,不过请奶奶放心,我想爹妈和奶奶与我们一起过,我一定会好好地养你们老!”老太太满是赞许地看了孙子一眼,继续问道:“那家产呢,怎么分法?”单志刚想了想说:“还是分三份吧,大哥二哥各一份,我一份。”老太太问:“那你不觉得自己有些亏?”单志刚惊讶地问:“亏什么啊?”老太太说:“你想啊,你养了我们三个老人,却只拿三分之一,够干什么用?我们年岁大了,今后看病抓药的都是不小的开销。”单志刚听奶奶这么一说,低下头来说道:“我还真没想那么多,只要能和爹妈、奶奶生活在一起,多得点少得点无所谓,遇到困难挺一挺腰板都会过去的,好日子一定会来的。”老太太听了,目光中充满了对单志刚的赞许。

    老太太觉得是时候了,终于召开了单家关于分家的正式会议。这一日,全家大大小小12口人全部聚集在了东屋,老太太端坐在炕中央,把所有人等环视了一遍,然后慢吞吞地发了言:“孩子们,今年我都七十三岁了,如今一把老骨头已经入土半截,照理我早就不该再当这个家,可没有办法,想当年你爷爷死的早,这些年如果没有我硬撑着,咱家也不会有今天。”说到这里,老太太叹了一口气,竟泪眼婆娑。稍稍停顿了一下,老太太继续说道:“如今你们都大了,个个翅膀都硬了,我也不想把你们都拴在身边,看你们都有心另起炉灶过日子,今天就特意把你们都召集在一起,商量一下分家的事情……”

    老太太的话还没说完,家里就炸开了锅,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了起来。尤其大嫂和二嫂,更是在惊讶之余各怀鬼胎,冲着自己的男人挤眉弄眼,叽叽喳喳地不知在小声嘟囔个什么。

    老太太没有搭理她们,直接对老大志江说:“志江,你是大哥,这个家怎么分法,你先说说?”那单志江是一个老实的人,看奶奶这样问自己,支支吾吾地说:“我……我也没有什么想法,一切听奶奶安排的……就是了。”他的话音还没落,大嫂在旁边就沉不住气了,不住地用手掐他,好像在暗示着什么。单奶奶看到后,随口问道:“大媳妇,难道你有什么话要说?”大嫂听奶奶问她,有些不好意思了,笑嘻嘻地回答道:“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说到这里,大嫂四下里瞅了瞅,看了看大家的表情,然后继续补充道:“只是……我想如果分家,像我们家有两个孩子的,是不是该多分些?我们人多,吃饭的嘴也多呀。”

    大嫂刚说完,二嫂不干了,她那快嘴立马就接着话茬说道:“啊!人多就该多分些啊?那要照这么说,我现在的肚子里还怀着一个呢,是不是也该多分一些啊?”

    大嫂在旁边一听二嫂这话明显是冲她去的,立即不满意起来,撇着嘴说:“本来我们就该多分些,我和志江结婚早,这些年没少为这个家做贡献,多挨了多少累,多受了多少苦!”还没等大嫂的话说完,二嫂的下句又接了过来:“谁没为这个家做贡献啊,这几年里里外外,大事小情的,不都是我们志海在跑吗,要说这贡献啊,我们也不比别人的少……”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互不相让的争吵起来,大有愈吵愈烈的架势。老太太受不了了,将那烟袋锅使劲敲了敲烟盆子,发出了丁丁当当的响声:“都不要吵了!”老太太这么一喊,大家都安静下来。老太太将目光对准了小兰,嘴里说道:“还是听小兰说说吧。”小兰一直坐在角落里,默默地观察着大家的态度,现在奶奶要她发言,她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红着脸说:“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嗯……我过门的时间晚,对这个家也没有什么贡献,所以分多分少我都没有意见。”

    单奶奶听小兰讲完,将手里的烟袋锅熄灭,然后又在炕沿处磕了磕,表情严肃地说:“听到没,不是我夸小兰,咱们都是一家人,就该有个谦让的精神,想当初我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你们拉扯大,就是希望你们能团结起来,把咱单家的日子过好,可如今倒好,你们什么事情都要争,咋就不像是一奶同胞的亲兄弟,反倒跟冤家似的……”老太太说到这里,声音哽咽起来,她长叹了一声,继续说道:“唉——不过我也想通了,这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居家过日子也是如此,分家是迟早的事情,我和你爹妈已经研究好了,毕竟我们也不能陪你们一辈子,分了家以后,希望你们都能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兄弟之间不比外人,以后你们要和和气气的相处,遇事都互相帮一把,不要让外人看了笑话。”老太太说到这里,竟然情不能自已,两行伤心的泪水自眼角潸然落下。

    单宝老汉看自己的老母亲居然流下了伤心的眼泪,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颤抖着声音说道:“这些年咱们家多亏了有你奶奶在,你们这些当小的就让她少操点心吧,这分家的事情她老人家说怎么办就怎么办,谁也不能说个不字!”

    单宝老汉的语气斩钉截铁,说完之后,他又将头转过来,很孝顺地对单奶奶说:“娘,您就说句公道话吧,这个家怎么分,孩子们都听您的。”志江和志海也在旁边附和道:“是的奶奶,我们都听您的。”

    老太太再次环视了一下屋子里的所有人,缓了缓语气说道:“关于分家的事情,志刚曾经跟我谈过一次,他说要把这个家平均分成三份,你们哥仨儿一人一份,我们三个老人归他养,可我没有同意,道理很简单,咱们家只有东西两个屋,分三份没法分,再说我和你爹妈都老筋巴骨的了,谁养都是个累赘,单单拖累志刚我也于心不忍。所以想来想去,这家只能这样分法:谁要是养活我,就住东屋;养活你爹你妈的,就住西屋;另外一个不养活老人的,只能搬出去另过,不过咱也不能太亏了他,咱家还有100多元钱,就把这100元钱给他当安家费。”

    奶奶的话音刚落,那议论声又响了起来,尤其大嫂和二嫂表示了强烈不满,说这样分不合理,至于是哪里不合理,她们又说不好。其实她们的本意是只想要房子,不想养活老人,可奶奶的这种分法显然让她们的如意算盘落了空。

    单奶奶看出大嫂二嫂对这种分法有些不太满意,便直接问道:“大媳妇、二媳妇,有啥不满意的?如果你们不愿意养活我们,可以搬出去住,我说话算数,就是借钱也给你们一人100元,怎么选择由着你们自己!”老太太的一句话,仿若一盆冷水泼到了她们的头上,顿时将两个人的嚣张气焰给打压了下去。的确,道理在这明摆着呢,如果不养活老人,可以搬出去住啊,可单靠那区区100元钱,似乎根本就不够干啥。大嫂和二嫂低着头、闷着脸,半天不吭声,显然她们一时半会儿也拿不定主意。

    老太太看出她们很犯难的样子,适时地补充了一句:“好吧,今天先到这儿,你们都各自回屋研究一下,明天早上想好了再决定,如果没有别的意见,明天再把李福队长找来,让他做个见证人,这事情就这么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