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职场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千二十七章 月姑娘
    三里屯,啤客。

    三里屯这边有很多娱乐场所,也有很多酒吧。啤客就是新开的一家酒吧,这里面专卖啤酒,他们号称全世界只要是上市售卖的啤酒,他们这儿全都有。

    这里倒是挺适合喜欢喝啤酒的人聚会的,酒吧的环境也偏向于文静,大厅里面放着悠扬的音乐,幽静的灯光下坐着几个闲聊的好友,挺不错的一个地方。

    何向东和宁跃也在这里,他们俩选择了一个靠窗的后排位置,两人要了几瓶酒,慢慢喝着。

    这家小酒吧生意还不错,现在就坐了不少客人了,不过大家还都比较安静,小店的氛围很好。

    店里的灯光很暗,很有情调,大家也都没发现这家酒吧里面坐着何向东这样一位大明星。

    何向东也在跟宁跃轻声交谈着。

    宁跃脸上挂着轻松的笑意,这段时间为了扳倒江一生他可也是费了很大心力的,别看计谋说起来那么轻松写意,做起来可难太多了,这又是一环扣一环的,只要有一个地方出问题,那就全盘皆输,他可真的给累坏了。

    宁跃拿着酒瓶子喝了一口,问何向东:“何老师,下个节目您真不参加了?”

    宁跃他们公司当初规划的是四档喜剧综艺节目,何向东参加了三档,现在第四档节目,何向东不打算再参加了。

    何向东笑着摇摇头:“算了,过犹不及。人呀,要学会知足,老在喜剧节目上混着,观众该厌烦我了。”

    宁跃道:“怎么会呢,观众可喜欢你呢。”

    何向东却道:“我是一个相声演员,主业是说相声的,其他的都是副业。这两年相声说的少了,副业跑的多了,有些本末倒置了。也趁着现在行情好,多说说相声吧。”

    见何向东都这么说了,宁跃也就不再相劝了,他举杯:“来,何老师,我敬您一杯。”

    何向东也举杯,何向东手上这杯是店里调的蜂蜜啤酒,两人碰杯,何向东轻轻饮了一口。

    何向东放下杯子,眼睛看着窗外。

    宁跃瞧了一眼手机,然后问何向东:“何老师,您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何向东没回头,就说:“说相声呗,还能干嘛。今年恰好也是我们向文社成立二十周年,今年可有的忙了,商演排的很满,全世界跑啊。”

    宁跃点了点头,说道:“挺好,今年过去相声也能彻底火起来了吧,何老师,您多年的心愿也该实现了吧。”

    何向东回头看他,笑道:“那也得多谢您啊,没您的那几档现象级的综艺,相声也没有这么好的市场。”

    宁跃却很谦虚,他稍稍摆手:“在商言商,我们做节目也是为了追求商业利益罢了。”

    何向东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他问道:“那你们接下来的打算呢,这次把恒洋娱乐弄垮了,能捞不少吧?”

    宁跃脸上露出感慨的神色,他说:“捞多少也算不上,商场就是战场,很多时候容不得我们心慈手软。结了仇,我们容不下他们,他们也容不下我们。很多时候,很多事情,不是人能控制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何向东疑惑问道:“宁总,为什么发出这样的感慨?”

    宁跃怅然地笑道:“只是想到了一些人,还有一些事情罢了。因为有些人就算做成功了这件事情,她也不会开心的。不成功,自然更不开心了。”

    何向东还是很纳闷,今晚的宁跃似乎有很多惆怅啊。

    宁跃稍稍收拾了一下心情,看着何向东,说道:“何老师,路还很长,还希望我们的友谊能一直保持下去,以后我们还有更多的合作机会。”

    何向东稍稍一滞,微微思考过后,他看着宁跃道:“好。”

    宁跃也展露笑颜,两人又碰杯。

    此时,酒吧也放起来一首非常好听的民谣歌曲。

    《月姑娘》

    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地上的人儿轻轻把歌唱

    点点的星光

    僻静的村庄

    小路漫漫晚又长

    月光挂天上

    风儿抚脸庞

    风中的少年如今在他乡

    皎洁的月光

    寂静的晚上

    谁的思念伴我入梦乡

    ……

    喝了酒之后,宁跃晚上的情绪似乎有点稍稍失控,他一直在喝酒,一瓶又一瓶,转眼间他已经五六瓶下肚了。

    都说借酒消愁,可他这酒入愁肠,却愁上更愁了。

    何向东看着他,眸子里面也多了几分担忧之色。

    又是一瓶下肚,宁跃放下酒瓶,抿了抿嘴,眉头皱的更深了,他眼睛有些红,他看着何向东。

    何向东也在看他。

    宁跃突然自嘲地笑了,他问何向东:“何老师,您是不是一直在防着我们?”

    何向东神情一滞。

    宁跃摇头:“没必要,真的没必要。我们对您真的没有半点歹意,如果不是为了您,我们也没必要趟恒洋娱乐这趟浑水。”

    “什么?”何向东一愣。

    宁跃自嘲问道:“您是不是一直在怀疑我们为什么这么了解江一生,您也问过我们很多次了。”

    何向东微微颔首。

    宁跃道:“那是因为我们的前任副董事长很了解江一生,就是她给我们出谋划策,才让我们能布下这样的局。”

    何向东纳闷道:“前任副董事长?”

    宁跃颔首:“对,昨天辞职的,她已经离开中国了,继续踏上环游世界的旅程了。”

    何向东竟一时无言,现在恒洋娱乐倒了,正是大家分桃子的时候,在这种收获的季节,他怎么走了?就这么淡泊名利啊?

    宁跃长叹一声:“虽然她一直不让我跟你说,但我还是想替她跟你说一声谢谢。”

    何向东纳闷道:“谢我,谢我什么?”

    宁跃洒然一笑,笑得很丑:“谢谢你一直给她留着的一号位啊。”

    闻言,何向东心中猛地一坠,拿着酒杯的右手也忍不住猛地一颤,连啤酒都撒出来了。

    何向东脑子一片空白。

    酒吧播放的民谣《月姑娘》也唱到高潮了。

    月光挂天上

    风儿抚脸庞

    风中的少年如今在他乡

    皎洁的月光

    寂静的晚上

    谁的思念伴我入梦乡

    月姑娘你听我慢慢讲

    曾经的故事随风飘远方

    月姑娘你听我轻轻唱

    回家的孩子已经在路上

    ……

    过了好半晌之后,何向东脸上才泛起苦涩的笑容,他看了看手上的酒杯,把嘴巴凑过去,尽管这里面加了蜂蜜,可何向东还是尝出来了苦味。啤酒本就是苦的,蜂蜜只是掩盖,却改变不了本质。

    何向东低头沉默不言,许多回忆在脑海中渐渐清晰。

    宁跃也在一声不吭地喝着闷酒,他的心中也不平静。

    何向东抬头再看窗外,看天,看月。这一刻,他突然明白了古人为什么喜欢用明月寄相思……

    唉。

    何向东心中苦涩,他眉目紧紧拧在了一起,哑声问道:“那你们董事长是谁啊?”

    “是我。”背后有人答话。

    何向东扭头看去,只见一个明眸皓齿的女人。

    “何向东,你好,我叫苏小娅,请多关照。”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