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职场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九百一十章 只此一家
    老二闻听,微微一愕:“啊?”

    何向东扭头看他:“没听清吗?”

    老二回神:“听清了,听清了。”

    何向东点点头,又看了台上的高刚龙一眼,稍稍思索,就走了。

    老二也看了台上的小高一眼,眼中有疑惑也有沉思。

    传统艺术行当的规矩,攒底的都是角儿,只有腕儿大的才能攒底,这是规矩。

    相声行也同样如此,在一场相声大会里面,攒底的腕儿说完相声之后还要返场,因为人家腕儿大,观众喜欢看他,愿意为他买票,所以他才有返场的资格。

    当然攒底的角儿挣得也比其他人多一些。

    现在向文社有七家剧场,每天都演两场,每场都会有普通演员和小角儿组成,小角儿就负责最后的攒底演出。

    现在何向东让小高去做攒底,这就是要捧小高啊,老二有些心惊。

    其实在向文社内部,还是有好多人看轻小高的,因为小高当初是出了名的笨,何向东收的第一批弟子全都能上台了,可他还是在跟南字科的学员一起混着学艺。

    他来的那么早,可是上台却那么晚,当初着实让人看了不少笑话。后来也能上场说相声了,但是大家对他的轻视还是没有少的。

    就连老二也是如此,老二倒不至于看不起小高,就是觉得这个人没有什么大本事罢了,认为他可能这辈子也就是在这儿说说相声,拿拿钱罢了。

    可是现在听到何向东要安排小高做攒底,他可是吃了一惊。

    老二心中也暗暗思索,自己师父就看了小高这一场演出,就决定安排他攒底,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小高哪里吸引了师父?

    ……

    何向东现在很忙,小剧场的演出也只能保证一周有一次到两次,书馆那边他现在也只能一周去一次。

    其他时间都在跑电视台做节目,去什么颁奖晚会给人颁奖去,还有其他一些社交场合,当然也免不了做商演。

    向文社这几年做的商演都是全国巡演,他们现在巡演的范围也越来越大了,可以说是真正跑遍全国了。

    现在娱乐圈也有一种说法,就是如今喜剧江湖三分天下,何向东独占其一。

    东北一块,喜剧江湖是赵家班的天下;京津一带,乃至北方,是何向东的天下;上海以南是海派清口的江湖。

    至于在相声这行当,向文社更是当之无愧的魁首,主流相声界已经不成气候了,现在是向文社一家独大。

    其实谁能想到,当初没有丝毫背景的一个外地小艺人进京,办了一家谁都不看好的民间小剧场,居然能把相声从低谷推到如此红火的地步。

    现在他更是代表了相声界和全天下的喜剧势力三分天下,这是何向东的辉煌,也是向文社的辉煌,更是相声的辉煌。

    要知道当初的相声是有多么的没落啊。

    就这一点来看,何向东真是功德无量。

    何向东在小剧场看完演出之后,又嘱咐了老二一声,让那群被小何坑走的二傻子们演完就赶紧回来,这边还有演出。

    老二也都一一应下了。

    何向东又问道:“哦,对了,小军他们呢?”

    老二道:“他们在山东录节目。”

    何向东微微颔首:“年后他们演了几场了?”

    老二回道:“不到五场,他们太忙了。”

    何向东沉吟了一下,说道:“等下把来国木找来,让他把找小军和老三他们做节目做演出的活儿都给我过目,我批了,他们才能去。”

    “啊?”老二一愣,然后马上回过神:“哦。”

    何向东点了点头,见差不多全都交代好了,他才离开。

    今天晚上他有一场在天桥剧场的演出,尽管现在何向东已经很忙了,腕儿也已经很大了,可他还是没有忘记小剧场的演出。

    相声演员的根在小剧场。

    离晚上演出还有一段时间,何向东又去跟环天传媒的乔宇谈了谈商演的事情,好几年过去了,何向东还是在跟乔宇合作。

    乔宇现在也发达了,承接的业务也很多,他们的环天传媒也做大做强了,乔宇还说过两年要尝试一下在新三板上市。

    谈完事情,回到了向文社,准备演出。

    在后台准备的时候,也不知为何,何向东脑海中挥之不去的画面,就是小高在舞台上说的那段相声。

    一遍一遍,一幕一幕,都在他脑海中回放着。

    “怎么了,想什么呢?”薛果在一旁问,薛果这两年老的很快,他都还没到四十呢,可看起来却像快六十的人了。

    薛果是属于面老心不老,这两年他是玩的潇洒,自己在北京城郊拿下来一块地,上面养马,养狗,养各种宠物,还有池塘,花园,养鱼种菜,真是个世外桃源。

    他每年都得往这里砸上好几百万,还有其他的一些爱好,古董,翡翠,玉石,他都玩,所以他每年的开支都在千万以上。

    得亏是向文社行情好,他挣得多,不然还真不够他这么花的。说起来他都活的这么洒脱了,应该要返老还童才对啊,可是他的脸却塌的这么快,已经是满脸褶子了。

    反倒是何向东这个成天有操不尽心思人看起来还嫩一点,当然这也仅仅只是跟薛果比起来而已,跟其他人同龄人比起来,何向东还是显老的。

    何向东抬头看了眼薛果,摇头回道:“没什么,想到一些事。”

    “哦。”薛果应了一声,抽着烟又晃开了。

    何向东皱着眉头,想着高刚龙。

    相声分三种,单口对口和群口,但是演出内容一般分成两种,一种是才艺展示类型的,唱个什么东西啊,学个什么东西,这是才艺展示。

    还有一种就是叙事,就是跟观众说故事,当然叙事和才艺展示是可以结合起来。

    在相声演出的时候,观众是有起哄和搭茬的,相声演员不能怕观众起哄和搭茬,只是不能怕,但这并不是说他们就很乐意观众搭茬了。

    如果他们在说相声的时候,正在说故事的时候,观众在台底下一句一句的跟着搭茬,台上还要怎么演出?

    这个时候演员的水平也就能显示出来了,没本事的演员就只能自己生闷气或者跟观众吵架,有能耐的演员一句话就能搞定,甚至他们本身的气场和魅力就能让观众闭嘴。

    所以对相声演员来说,他们并不喜欢观众老是搭下茬,他们只喜欢观众在某几个点上搭上几句。

    可是今天小高的演出却不是这样,他频繁地在观众和台上跳跃,给他捧哏的王南康都给吓住了,都不知道怎么捧了。

    但小高很明显不是在乱来,他处理的极有章法,而且节奏非常好,现场效果也非常棒,观众对他的喜爱和满意程度也很高。

    小高这种台上台下频繁跳跃的处理方式,整个相声界恐怕也就只此他一家而已。

    这孩子怎么变化这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