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职场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九百零九章 安排攒底
    这就入活儿了,小高今天说的相声是《对春联》,对春联也叫对对子,也叫对对联,也是个传统的老段儿。

    说过这段儿的相声艺人很多,段子很经典,这个段子是文哏类型的段子。文哏类型段子的特点就是既好说也难说,就拿对春联这个段子来说,很多学徒都喜欢这说一段,难度不大。

    用满分十分来划分,学徒能把这段相声说到五六分,一般成熟的相声演员也就只能说到六七分,相声名家了不起也就能说到八分。

    差距不是很大,但是想要说的真正出彩是非常难的。文哏类型的段子都是皮厚的,不太容易响。

    向文社是以说传统相声为主的,但他们说的也不是纯粹的传统相声,真正的传统相声已经不符合现代观众的审美了。

    但是传统相声中的语言技巧,尤其是它的整个框架和梁子是很珍贵的,何向东也是在这些传统相声的梁子基础上进行创新,所以才有了今天名满天下的何向东。

    何向东始终认为相声演员不仅仅要会说相声,更要会写相声,相声演员是一定要有相当不错的创作能力才行的。

    所以他会要求园子里面的演员包括他的徒弟们都要学会自己创作相声和对传统相声段子进行修改,让老段子变得更加有吸引力。

    高刚龙今天说的这段对春联就是他自己修改过的,他垫话儿入活儿的方式就是以自己是大学生,学的是对春联专业入活儿的,这是他自己弄的。

    入活儿非常顺当,而且从现场效果看,也非常不错。

    台上。

    王南康在一旁吐槽道:“还写春联专业?这专业你回村里待着就能学会了,就不用去糟践人家北大了。”

    小高不乐意了:“这叫什么话,春联这是文学,我是个文化人。”

    王南康拦他:“行了行了,就别提你那文化人了。”

    小高强调道:“我是个文化人呐。”

    王南康忙道:“知道了知道了,可关键人家北大没有对联专业啊。”

    高刚龙吃惊地咬手:“没有吗?”

    王南康道:“没有。”

    高刚龙忧虑道:“哎呀,那怎么办?”

    王南康眉头一皱:“怎么办?你自己专业你不知道啊?”

    高刚龙扭捏道:“我给忘了呀,我记性不好,我就记得有学对对联。”

    王南康无语了:“这还能忘?学对对联?额,难道是文学专业?”

    高刚龙一听,立马激动了,兴奋地拍了王南康一下,眉飞色舞道:“对了,就是文学专业。”

    “哈哈……”观众大笑。

    王南康傻眼了:“合着你弄半天就等着我这一句是吧?”

    高刚龙却板着脸道:“你对北大文学专业的文化人尊重一点。”

    “噫……”观众一阵嘘声。

    高刚龙眯瞪着眼睛扫视过去,阴沉沉道:“还有你们也是。”

    “噫……”嘘声更大了。

    王南康道:“还真是给您根杆子,您就能往上爬了。”

    高刚龙摆摆手:“您放心,爬不动。”

    “噗。”观众全都笑喷。

    王南康也笑,他道:“您还真有自知之明啊。”

    高刚龙得意道:“那是,我可是文化人啊。”

    王南康道:“好好,你说你是文化人是吧,又说自己会对对联是吧,你给我们说说这对对联有什么规矩吧。”

    高刚龙道:“这对对联有规矩,它分上联,还分下联,还分横杠。”

    王南康吐槽道:“那叫横批。”

    高刚龙马上纠正:“对对,叫横批,贴在横杠上。”

    王南康道:“这你倒是明白。”

    高刚龙道:“那肯定的啊,对对联还有规矩呢,上联是一个字,下联就得是一个字;上联是两个字,下年就得是两个字;上联是一万个字,下联就得是一万个字。”

    王南康都懵了:“哪儿来这么多字啊。”

    高刚龙道:“就是贴两张报纸在那儿。”

    王南康道:“好嘛,谁家大门上贴报纸啊?”

    高刚龙嘚瑟道:“这是文学,你不懂。对对联还有规矩呢,我们讲究的是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山花对海树,赤日对苍穹。雷隐隐,雾蒙蒙。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仄仄平。”

    王南康恍然道:“好像是有几分学问啊,那我考考你。”

    高刚龙转过身,道:“你请说。”

    王南康道:“那我上联如果出个天。”

    高刚龙马上接着道:“天对地呀,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山花对海树,赤日对苍穹。雷隐隐,雾蒙蒙。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仄仄平。”

    王南康都惊住了:“又这么一大串啊,那我要出上呢。”

    高刚龙理所当然道:“上对下啊,上对下,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山花对海树,赤日对苍穹。雷隐隐,雾蒙蒙。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

    这一次台下就有好多观众跟着一起念了。

    王南康看看观众,又看看高刚龙,抿了抿嘴,继续说道:“还真不错啊,还都被你对上来了。那我给你出个言呢?”

    高刚龙一摊手:“盐?盐就对醋啊,盐对醋,天对地,雨对风……”

    台下观众接着说:“大陆对长空,山花对海树,赤日对苍穹。”

    高刚龙顿了一下,笑眯眯等观众说,然后他接上:“雷隐隐,雾蒙蒙。”

    高刚龙挥着手打拍子,引导观众一起:“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仄仄平。”

    全场观众鼓掌叫好,他们可能是给自己鼓的。

    高刚龙满脸微笑。

    可王南康头上的汗却都要下来了。

    他吞了一口口水,提了十二分精神,勉强往下说:“那我要是出个好呢。”

    高刚龙笑道:“好对歹啊,好歹,好歹,说你不知好歹啊。好对歹,天对……”

    这次高刚龙只说了两个字,台下观众就全都开始接上了,高刚龙一点点往里面卡,带着观众把这段念完。

    王南康在台上都快站不住了。

    老二在后台也是听得眉头大皱。

    何向东眉头微皱,仔细思索了一下,又伸出头看了一眼现场观众,他问:“老二,这段时间小高都是这么说相声的吗?”

    这是他问的第二次了。

    老二点了点头。

    何向东皱眉思索了好一会儿之后,才道:“等朱老师养完伤回来,安排小高他们攒底。”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