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职场小说 > 神级演技派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对奥斯卡抱有起码的尊重
    好莱坞乱了,这回绝对不是因为邵英雄又或者哈利-斯隆用了什么小伎俩,而是整个好莱坞竟然看到了媒体人们不遗余力的捧邵英雄。凡是在好莱坞混的人可是都知道邵英雄与好莱坞的关系,当年他们可是联手为整个好莱坞上演了一出又一出的好戏,最终导致了邵英雄在好莱坞的打脸崛起。现而今这是怎么了?这群媒体人难道忘了当初那一巴掌的疼,扭过头来就开始趋炎附势么?

    没人知道答案,或许这个问题根本就不存在答案,反正各种吹捧邵英雄以及米高梅出品的新电影《为奴十二年》的文章在各路媒体上此起彼伏,就连一些电影资讯都分别对这部电影做出了点评。

    “这不是一个新故事,但,这绝对是一个新视角,邵英雄用一个华人的视角重现了南北战争之前,蓄奴州的悲欢离合。”

    “那是一个不应该被提起的年代,那里有着无数人的伤痛,邵英雄用一种让人拒绝不了的方式将那个时代重新提起时,目的不是为了羞辱谁,而是让我们知道,错了得承认,不能依靠忘记来躲避。”

    “一句邵英雄好话都没有说过得我们这次必须要说的是,邵英雄派出了一部好电影,电影没有从大背景中阐述谁对谁错,而是用他一贯的风格以小人物视角告诉我们那个时代最真实的感受。”

    这回,以往不屑于给邵英雄写影评大影评人都出手了。他们从每一个细节里,开始阐述邵英雄这部电影里的一切。他们分析的很透彻,比如邵英雄刚成为奴隶时。面对一堆棉花完全不知所措的样子;比如邵英雄面对恶魔奴隶主折磨女奴却邪恶的干起了坏事;又比如最后火烧整个别墅,连同自己一起死在那里其实并不叫悲壮,而是无奈。

    影评人说道:“邵英雄对剧本安排的非常精确,在当时的环境下如果男主角选择了推卸责任,他一定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更阻止不了黑奴们去救恶魔奴隶主,也就是说。从邵英雄点燃了房子的那一刻起,他就注定了要死,哪怕恶魔奴隶主因为火势太大被烧死了。邵英雄也会被那些为了逃脱责任的黑奴给打死,只有这样他们才有一线生机。所以邵英雄选择了自己死,这么死能让他想起来曾经在粤州时,身为少爷的尊严。”

    这就是邵英雄所想的。男主角得不到孱弱的祖国相救。眼前没有任何希望,要是这样活下去,以他的身份来说与死没有分别。人是一种很擅长隐忍的生物,所以邵英雄可以忍,他可以通过忍耐周遭的一切来寻求逃跑的机会,只是在逃跑道路上看见被吊死的黑奴时,这条路断了,他不知道这道防御圈外边有多少人在等待着他这条鱼落网。随后。他把视角放在了女主人身上,想利用女主人和奴隶主的矛盾换取自由身。没想到交换条件竟然要杀死被折磨的黑奴。

    一点点冲击下来,邵英雄世界本该陷入完全的黑暗,即便成为恶魔也在所不惜,毕竟那能换回自由。可木匠的出现犹如阳光一样照亮了他的世界,让这个即将成为恶魔的人居然感受到了温暖。

    命运永远让人猜不透,邵英雄把电影安排成了人生,故事充满着曲折离奇,这不是网文套路中的打怪升级寻找爽点,而是用外国人都能接受的思维,将人性中黑暗、光明的两面性通过合理的剧情完全体现了出来。这才是被好莱坞公认的艺术电影,在他们的思绪里,艺术电影不是特立独行,是用电影作为工具,用故事作为载体,而后将人这种最复杂的生物剖析出来。

    凡是被好莱坞影迷奉为经典的那些非爆米花电影中,一定有人性的两面,就连《国王的演讲》这么简单的故事里都存在着怯懦和勇敢的终极对决,更何况《贫民窟百万富翁》这种电影。

    好莱坞的媒体好评证明了邵英雄终于在这么多年的积累以后懂了好莱坞,也在游走于好莱坞各个阶层之中,摸到了奥斯卡的门把手。

    “邵,看样子反响还不错。”哈利-斯隆在办公室里见到邵英雄的时候,很开心的说出了这句话。

    邵英雄很简单的笑了笑,无论是思绪里还是脸上都没有了曾经的复杂,人要是复杂了,演技不可能自然:“我也觉得不错,不与任何人为敌,只把自己当成敌人并且一步步超越的感觉,实际上比超越别人更爽。

    “哈,看来你还真是成长了,不过,我们最关键的时刻才刚刚到来。”哈利-斯隆说道:“我们拿到了戛纳电影节的门票,在没有半点认为操作的情况下,晋级了竞赛单元,邵,如果你能把握住这次机会,将会距离奥斯卡更进一步。”

    邵英雄有点不太明白的看着哈利-斯隆,因为米国又自己的艺术电影节,很多美国影迷认为圣丹斯才是艺术的标准定义,欧洲其他电影节都处于水准之下,哪怕圣丹斯在名气上并没有欧洲那些电影节大。

    面对着邵英雄询问的目光,哈利-斯隆解释道:“的确,好莱坞或许不在乎戛纳、柏林这些电影节,但是你想过一个问题没有?如果,你被全世界所承认,还是在整个好莱坞都想通过你与华夏电影局对话的时候,他们是不是要做出一些友好的姿态?就像奥斯卡对全世界电影所作出的姿态一样,如果不是奥斯卡给世界上其他国家的电影开辟了‘外语片’奖,或许奥斯卡这座殿堂不会有今天这么高,正因为那些获得奥斯卡外语片将的剧组回国宣扬,才将奥斯卡拔高到了今天的位置上。如果,在他们最需要你,而你又被全是所承认的这一刻你获得奥斯卡奖,则证明好莱坞的大度,同时,以为华人奥斯卡影帝的诞生将会推动奥斯卡以及好莱坞电影彻底占领华夏电影市场。”

    “那时候,米国的文化、历史、内涵、教育背景会如同瘟疫一样随着电影的传播蔓延到华夏的每一个角落,这对于米国来说,是最好的情况。”

    邵英雄耸耸肩,很无奈的笑道:“哈利,你是不是和那些人一样都误会了,我真没有那么大的能量。”

    “你有没有这么大的能量没有关系,邵,只要好莱坞和奥斯卡那群人认为你有就可以了,不是吗?这可不是交易,他们不会打着旗号到你面前说‘邵,我把这个给你,你把那个给我可以吗?’,这件事的程序现在已经变成好莱坞要先给你点什么,然后在走过来问你‘邵,可以帮个忙吗?’,这才是现在的情况。”哈利-斯隆淡淡的说道:“我们都必须承认,当你在某一个位置上的时候,你被的国家要是足够强大就会让你得到无限多的好处,正如同你的电影《为奴十二年》所描述的反方向一样。”

    华夏的确是越来越强大了,可是邵英雄真不知道华夏的强大是否可以让自己夺取奥斯卡,这个时候他耳边响起了哈利-斯隆的声音:“邵,如果你能拿到戛纳电影节的影帝,我保证,你至少会获得这一届奥斯卡和金球奖的双重提名,要是你连金球奖都拿了,那么,奥斯卡一定是你的;呃,不过你也要有个心理准备,这个国家绝不是电影里的清朝,假如这一切只是我们自相情愿的话,或许,或许,或许……”哈利斯隆连着说了三个或许,也没有找到合适的话衔接。

    邵英雄却点点头道:“放心吧,试映那天我说的是心里话,我没觉得自己一定能得奥斯卡,这个世界上任何演员都不敢夸下海口说自己一定能的奥斯卡。我对奥斯卡有最起码的尊重,我拼奥斯卡,则是为了……”邵英雄琢磨了一下,说道:“我为了什么对你来说或许无所谓,所以,说不说没有太大的关系。”

    那一天开始,邵英雄更忙了,试映之后,距离首映的日子越来越近,对于票房,邵英雄并没有太高期待,起码这部电影原来并没有如同《贫民窟百万富翁》一样打出高票房,而是用平平淡淡的票房夺去了奥斯卡最佳影片,又用二次上映后的普通成绩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之中。这些对于邵英雄来说,都属于正常现象,电影里没有超强的特效,也没有自己以外的任何巨星,好莱坞‘王碰王’的局面更是不用期待,起码在普遍意义的吸引力上有所缺失。那票房怎么可能会拔到某个令人震惊的高度,这根本不可能。

    邵英雄还记得,那时让他感觉到有些烦闷的一个下午,尽管此刻的他心态已经放到了最佳状态,可是等待走过场一样的全球首映时,依然有种揪心的感觉。

    首映,偏偏在这种情况下拦不住的即将出现,要是票房真的不高,之前好莱坞的呼声恐怕会跌落……(未完待续。。)

    ps:曾经一首《也许明天》令我震惊,那时我才发现自己竟然对你一无所知,感谢,你用你的嗓音重新演绎了这首歌,希望你一切都好,在那个感受不到疾病、痛苦、寒冷的世界里,继续歌唱吧——你的歌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