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职场小说 > 神级演技派 > 第三百二十三章 你也不是好人
                特效制作出来的场景很值得称赞,本该是在绿布景下拍摄出来的镜头变得如同在真赌场内一样,那些在好莱坞厮混的华人临演一个个兴奋的盯着赌局,周遭贴金的赌场内,连火烛灯光的反光都制作的恰到好处,整个房间里没有《一代宗师》金楼内的金光烁烁,反而在有些昏暗的环境中显得暗金过于深沉,这也直接表明了电影的走向。                                      拿着筛盅的男人伸手往筛盅上摸去,抬起筛盅那一刻,并没有通过镜头马上告诉观众筛子点数,而是通过临演的面孔宣读了结果,那一张张瞪大双眼的面孔,一个个不可思议的神情都代表着这个结局出乎意料。                                      “豹子,通杀!”                                      兴奋的嘶吼在赌场内传来,筛盅里的三个一摆在那,镜头笔直对着,等镜头倒转回来,重新打到邵英雄脸上时,他没有赌身家性命一样的失望,而是吧唧着双唇‘啧’了一声,扭头不去看筛盅,显得有些烦。                                      自然,邵英雄在出场几分钟的时间就把在话剧舞台上学出来的自然完全表现了出来,哪怕镜头里的庄家把桌面上大把大把的白银笼走,他也没有如同小户人家输光了家当的唉声叹气,对他这个粤州富家公子来说,这点钱不至于让他着急上火。                                      “少爷~~!!”小厮在后边着急的又喊了一声,声音里充满了哀怨。                                      邵英雄回过头伸手照着前额以秃的脑门上狠狠拍了一巴掌‘啪’的一声传出之后,骂道:“丧门星。”骂完,弯腿从长条板凳上跨过,随后出境。                                      《活着》,这里的镜头与老谋子的《活着》里葛大爷的表演有相近之处,那股自然劲如出一辙。不一样的,不过是表现风格和表演习惯。邵英雄身上长期在自我训练中保留的痕迹依然纯在,可这份表演的真挚性却拿捏的相当准确。                                      所有人在开场的这一幕之后瞬间入戏了。他们都被邵英雄的演技彻底征服。                                      一个男人一旦用了心,全心全意的投入在一件事情中的时候。是最具吸引力的时候,这种时候,哪怕他丑过黄巢,他一样能让人关注,而且无法自拔。                                      邵英雄在这部电影里把这股劲头演的淋漓尽致,或许这部电影没有其他大腕儿添彩儿,可这却让邵英雄的光芒毫无掩盖的彻底发挥了出来。                                      紧接着镜头出现了粤州城内的一户豪宅里,字幕同时为所有外国人解释了邵英雄所在的家庭到底有多么有钱。字幕上写着‘清末,商贾富庶,百姓疾苦,其中‘淮盐盐商’与‘粤州十三行’为最,邵家,乃粤州十三行行首,粤州商户龙头’,一句话就说清楚了邵英雄的家庭为什么这么有钱,又没有详细的去描写历史,想要了解为什么淮盐和粤州十三行是怎么回事。影迷完全可以自己去查,根本不用在电影里浪费时间解释。                                      随后镜头一转,邵英雄回家以后遭受到了父亲的训斥。他表面上迎合,私底下却不以为然。简短几句,父子二人的交谈已经结束,此时,镜头在拉回赌场,那一刻,已经有人惦记上了邵英雄,想要敲邵家的竹杠。                                      邵家势大,敲诈起来不太容易。要想做得隐秘就得毫无破绽,绑架邵英雄有难度。得让邵英雄自愿消失,这钱才能敲的出来。于是。有人提议把邵英雄弄到往米国输送华工的船上,剧情正式展开。                                      电影播放到这的时候,邵英雄被骗出来的理由就很容易编了,他好赌,只要提前告诉邵英雄晚上有赌局,好赌之人一定会被诓出来,等邵英雄带着小厮和银两出来的时候,几个被赌场早就安排好的人一拥而上,邵英雄用一句:“你知道不知道我爹是谁。”来讽刺了一些在国内开始闹出风浪的二代们。                                      小厮被错手打死,邵英雄让人弄到了船上,趁夜杨帆出海的大船让邵英雄与这片熟悉的土地彻底隔绝。                                      在船上,邵英雄还以为自己是个少爷,竟然敢操着熟练的英语和那些贩卖华工的人贩子们讨价还价,结果被人一枪托砸在了脑袋上,昏迷着被扔回了船舱里。                                      待邵英雄再次醒来,他发现自己头疼欲裂,身上华丽的衣服变成破衣烂布,一个身体强壮、孔武有力的家伙以一副粗鲁相正穿着那件衣服。这一次邵英雄学乖了,他既然和说英语的人解释不清自己是谁,有怎么可能在这艘船上用自己的身份吓唬住那些华工呢?                                      正是学聪明了以后的沉默让邵英雄保住了性命,没过多久,几个人贩子冲入船舱抓着衣着华丽的家伙拖了出去,从此,这个家伙就再也没有回来。                                      从此,邵英雄才知道这个世界并不是一个文明的世界,想活着,得学会闭嘴。                                      当经过漂泊的船只靠岸时,船舱里已经连续死了好几个,那一条条生命根本就不值钱,死了不过是被扔入茫茫大海。                                      上岸时,邵英雄脚步虚浮,如果不是以前家里富裕体内营养充裕,他根本不可能熬到下船的那一刻。                                      为了下船这场戏,邵英雄甚至在这么多天理没有锻炼,也没怎么吃饭,整个人暴瘦不说,身上那些肌肉也都缩了回去,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身体孱弱的富家公子。                                      下船时,洋人拿着棍棒和洋枪一句句喊着‘快、快’的语言,邵英雄的脚踩在码头上第一个动作却是膝盖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眯着眼睛和见不得光一样用手去遮挡光线。他把细节抓的让人瞠目结舌,任谁都以为自己这是看真实的历史,而不是在看一个演员表演。                                      华工被一辆辆车送入金矿,可是邵英雄在进入金矿刚干了没两天活就就病倒了。                                      金矿矿主为了不做赔本生意给了邵英雄几顿饱饭,所谓的饱饭也就是一些发了霉的面包,让他看起来面色好一些。                                      谁都知道在奴隶市场上黑人是紧俏货,华人并不吃香,即便如此。金矿老板还是把一批面色不好的华工以极低的价格转卖给了奴隶贩子,于是邵英雄随着这些华工被转卖,已经在米国奴隶市场上越走越远。辗转来到了南方。                                      恶魔奴隶主出现了,他在自家农场里宣读着规矩。邵英雄就这么站在人群中漠视着一切,那目光既陌生又毫无希望,抬头看了一眼太阳时,下一个动作却是完全没有任何信任的扭过头,看向了另外一边。                                      在与奴隶的相处中,邵英雄的表演更显得谨小慎微,他孤单的就像是飘荡在空气里却始终没人看见的灵魂,原本在《为奴十二年》开头索罗门被一个女人索求生理安慰的镜头根本就没有发生。                                      不过。邵英雄加了一场原本并没有出现的戏,在电影里,那位每天能采摘500磅棉花的小黑妞被虐-待时,邵英雄惊醒了,他偷偷的爬了起来,站在满地奴隶中间看着外边恶魔奴隶主的暴行。这,邵英雄很邪恶,非常邪恶的看着,他把手伸向了自己的裤裆,然后……                                      邵英雄要表现的是这个人物在心里始终不认同自己的奴隶身份和地位。他不光恨奴隶主和把自己弄到这里的那群混蛋、王八蛋,更痛恨这些奴隶。                                      这恨意和黑奴心底的不满不一样,这是一份始终隐藏。却绝不能不表现出来,也不能让观众忘却当其并不存在。这是邵英雄的目的,因为这和所有剧情连接,吻合。                                      相信看过这部电影的人都会在心里产生两个疑问,第一个,是片头时所罗门在屋里睡觉时,有个女人要和他发生点什么,结果被索罗门拒绝了;第二,就是女主人让索罗门买东西的时候有一张纸。尽管这个目的是为了让索罗门得到纸,可是。纸上边所写的东西,一定有什么被剪了。                                      邵英雄发挥了想象力。在拍摄时把这两个剧情连接了起来,第一个剧情发生在了女主人让他去买东西之后,那就是这个女主人和商店老板倾诉自己丈夫的种种行为,以笔友的形式来进行交流。邵英雄得知了这个信息后,加上看到恶魔奴隶主女黑奴的暴行,开始了和女主人互动的一个支线。                                      他还想着自由,哪怕没有说出来,可这个世界上谁不渴望自由?                                      邵英雄希望通过女主人的手,还给自己自由身,然后,他和女主人在接触的过程中,觉得羞耻的女主人说出了所有人都知道的秘密,就是恶魔奴隶主和女奴发生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关系,还要求邵英雄杀了女奴,只要杀了女奴,就还他自由身。                                      这是一个诱惑,与其相互冲击的地方在于恰巧这个时候黑奴因为肥皂的事情求邵英雄杀了他!                                      女主人的请求与女奴的请求不谋而合时,曾经面对着被恶魔奴隶主残暴对待的女奴性命完全掌控在了邵英雄手里,那一刻对每一个看这部电影都是一种拷问,人性的拷问。                                      自然的表演加上人性的拷问,配合上历史大时代的背景,这部特效效果非常少的片子营造出了深深拉住所有观众的吸引力。                                      在影厅内的邵英雄甚至感觉到周围的朋友和四周的媒体人与影评人都在全神贯注的看着大荧幕,这些人全部被牵扯了进去,每一个人都等待着邵英雄的回答。                                      “我……考虑一下。”                                      最邪恶的地方发生了,邵英雄并没有明确的拒绝,也没有立即动手,证明着在他心里,很可能会为了自由选择奴隶的生命。作为一个在华夏使奴唤婢习惯了的少爷,这种选择一点都不出乎意料。但是!                                      邵英雄现在的身份也是奴隶,他也在这里每天赶着繁杂的工作,也在这里体验着被鞭打,和面对主人时的畏畏缩缩。                                      这个题目一直如同恶魔奴隶主的鞭子一样抽打着他的精神,每一下都疼的能喊出‘嘶嘶啦啦’的声音。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由皮特扮演的形象被一个好莱坞普通演员呈现在荧幕前,这个男人对自由的理解,对人性的解读成了邵英雄奴隶生涯里的太阳,比天上挂着的那个更真实。于是,邵英雄要求让他给远在粤州的家人带一封信,这是邵英雄最后的希望。                                      大结局就在这里,只是,《为奴十二年》的大结局并不是索罗门回家,而是这个原本该由皮特扮演的角色给他带来一个不幸的消息,这个消息用一句话就能总结——你们的国家太弱了。                                      他不是生活在米国的自由身黑人,也不是索罗门这个音乐家,他是来自遥远的东方,坐船以现在的技术要用一年左右的时间才能横跨过去的华夏人。清朝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奴隶和这个时候的米国交涉,怎么可能!                                      被认为是生命中的太阳的人带来了亲手毁灭整个世界的消息,那时,邵英雄欲哭无泪,这才有了那场与黑人一起埋葬同伴时的歌声。                                      邵英雄没有哭的原因是在心里他认为自己已经死了,真正的死了。                                      从那开始,他只谋划着一件事,只有一件事而已。                                      那就夜晚的时候将收集的易燃品都放到恶魔奴隶主的房屋下,等大火燃起,黑夜被火光点亮时,房屋的门已经被火光彻底堵住,屋里的两位主人一位也出不来。                                      “救我!”                                      “救我!”                                      奴隶主的嘶吼在黑夜里如此清晰,黑奴想要救火时,平日里不言不语的邵英雄站在一个奴隶旁边猛的嘶吼了一句:“他们活着,你们就要被永远的鞭打!”                                      此刻,奴隶回应道:“他们要是死了,我们所有人都要被吊死!”                                      邵英雄笑了,笑的让人流泪:“所以,我死。”                                      他拿着一把砍柴用的斧子顶着火光冲进了房屋里,什么都不说一斧子劈向了男主人。                                      两人打在了一起,在火光中,撞碎了那些代表者奢侈的酒瓶,撞倒了了屋子里的桌子、柜子。                                      最终,邵英雄被捅了一刀,身上的衣物被烧的只剩半边,男主人被砍死。                                      “救我,邵,救我!”女主人可怜的望着邵英雄,一脸哭相,就像是深深奢求着原谅。                                      邵英雄砍了他一眼,费力的喘着气说道:“你也不是好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