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职场小说 > 神级演技派 > 第三百零三章 圈里还有这么一种演员
    《钢的琴》绝对是一部好电影,可是这部电影好的不够纯粹。导演张孟用了一整部电影表述的中心思想只有三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男主角陈桂林的不服,他不信自己混到这个岁数了,离个婚连女儿都留不下。然后是陈桂林玩了命的和命运撕吧,他借钱、他偷学校的钢琴、他自己做琴,这些都是他的不服;第二个部分,是陈桂林的情感,他和秦海璐以及好兄弟的三角关系在关键地方产生了模糊感,邵英雄可以肯定的是,这不是张孟希望看到的,秦海璐到底和王抗美有没有发生,究竟是陈桂林不计前嫌还是淑娴主动靠近,电影里什么都没说;第三,陈桂林认输了,不是向前妻,而是向命运。如同无数曾经和命运折腾的人一样,在拼到最后明知道满脸是血也得撕吧,因为人得活着。

    整部电影还差了一句画龙点睛的话,那就是电影里应该有一句陈桂林的独白,这句话应该是电影的中心思想,他应该说:“我没钱,可我是你爸。”用整部电影去阐述这句话却始终没有说出来,这就叫不透彻。

    什么是艺术电影?

    艺术电影其实就是陈桂林在电影里说过的一句台词,他说:“你得说点有品位的话,什么是有品位的话知道么?忽悠他!”

    这就是艺术!

    艺术永远是偏激的,是没有模棱两可的豁达,使用不同的表达形式将鲜血淋漓展现给所有人看。

    如果这部电影里王千原堵在淑娴家门的口的时候冲进去看到了坐在床上光屁股的王抗美。如果电影里的世界中钢的琴因为这件事而散伙,如果这部电影只停留在烟筒爆破后,定格在一部没有做好的钢琴骨架上。最后在配上王千原蹲在钢琴骨架边上抽烟说:“我没钱,可我是你爸。”,紧接着眼看着自己女儿被前妻带走……

    这是邵英雄眼里的艺术,鲜血淋漓而且十分透彻。

    当然,必须得承认每个人对艺术的观点不一样,或许张孟不想让陈桂林活的太惨,或许是这部电影之前有过类似的剧本。可是被修改的已经面目全非。不过,邵英雄还得说这部电影是一个高质量的好电影,但是。这部电影不够纯粹,也许,换成不够狠更合适。

    艺术家在创造一件作品的时候没有不敢下狠手的,景德镇很多做瓷器的老工匠每天都把不满意的成型器皿砸的粉碎。哪怕只有一点点瑕疵让他们不满意。他们就会执着的重头再来,直到完成自己心里的完美。

    这才是艺术。

    邵英雄不会和王千原或者张孟说这些话,更不会在见到秦海璐的时候说这些话,你可以按照自己的标准去衡量一部电影的好坏,一本书的好坏,但是,你不能用别人的标准在别人的世界里否定别人的作品,这样做不光是不厚道。还厚颜无耻。

    “第二十八届金鸡奖最佳男主角的获奖者是……”

    鼓点声响起时,邵英雄已经做好了拿不到奖的心理准备。似乎他拿票房是高手,可是奖项,还真就不怎么得心应手。这有点和孙洪雷相似,你给他足够的时间在小荧幕上一点点展现角色他一准能给你个惊喜,可你要是赶鸭子上架把他推到大荧幕上,就和让郭徳刚上了春晚一样,毫无惊喜可言,至多中规中矩。

    王千原紧张的一直看着舞台,手半举在空中,他非常确定自己在冬京成为影帝的时候都没有如此紧张过,因为那时候主持人说的每一句话他都听不懂,这一回,他听懂了。

    “《亲爱的》,邵英雄~~!!!!!”

    唰。

    王千原在空中的手仿佛失去了控制力一样突然间落下,脸上没有故作轻松的笑,木着,身体慢慢靠在椅背上,双手缓缓举起,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拍着巴掌,完全跟不上会场中混乱而又密集的掌声节奏。

    邵英雄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西装,慢慢走上舞台,直接把二老太太抱在怀里,听着震耳欲聋的掌声,人在掌声中没有了沐浴阳光的感觉,而是淡淡的露出微笑。

    “呃……“他松开二老太太站在话筒前的时候说道:“你们可能不太相信,我在刚才一点都不紧张,二老太太宣布我是最佳男主角之前,我都没觉得自己能拿奖。”台下掌声落下时,传来了一阵哄笑:“你们别笑,真的。电影电视剧我没少拍,电视剧的奖项也拿过几个,可拍了这么多电影以后,我除了一个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和金像奖最佳男配角以外,在咱们这,真没拿过奖。”

    “我得感谢主办方,还没过年呢,就让我吃了一顿饺子。”邵英雄懒得多说话的冲着所有人鞠躬,抓着奖杯和证书走下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赵微打趣道:“新任影帝,什么感觉?”

    “就像是马上就没油的车又被灌了点汽油,还得继续。”邵英雄随随便便的说了这么一句。

    嘶……

    邵英雄忽然听见了一声与气氛不太符合的抽泣,回过头的那一秒,那看见人高马大的王千原坐在自己后面用手揉眼睛:“老赵,这哥们什么意思?”

    刚才还能过来打招呼的王千原怎么一转头的功夫就,成了这副德行?

    赵微也回头看了一眼,此刻,王千原根本不给赵微看他正脸,起身就往门外走去。

    “帮我看着,我去瞅瞅。”邵英雄把手里的奖杯和证书放在赵微手里,紧接着也走出了会场。

    王千原在无人的走廊里迈开大步往前走,头也不回,迈步如飞。

    “老王,老王!”

    邵英雄突然喊了这么一嗓子,王千原回头的那一刻,他总算是看清了王千原的脸,王千原没哭,整个人带着一股愤怒之下的严肃。

    他想明白了,感情王千原现如今是已经火了,用手揉眼睛的动作就像是自己在演戏的时候喜欢用手搓脸颊表现情绪一样:“老王,你信不信这事上我没做任何手脚,而且我承认你演的非常不错,我说的也是真的,颁奖以前我从没想过自己会得奖。”

    “其实我根本没必要解释,可我不希望你眼睛里看不见亮。”

    王千原看着邵英雄吸了口气道:“邵导,我相信你说的话,也信你对此一无所知。”

    “那你这是干什么呢?”邵英雄问道。

    “可我不信那群王八蛋!”

    邵英雄左右看了一眼,低声道:“小点声,这是金鸡奖现场,随时都有记者,别忘了你是冬京影帝。”

    “冬京影帝?你去圈里问问,要不是实在没辙,谁愿意去那鸟地方拿奖?你在去问问那些去欧洲拼艺术电影奖项的导演们,要不是在正路上走不出来,他们哪个愿意去欧洲跟一群连话都说不明白的洋人混?”王千原大骂道:“去他妈的冬京影帝!”

    王千原的情绪是有来源的,等他把话说出来的时候,邵英雄发现自己其实还真不太了解这些人的状态。

    “邵老板,我刚才说,我信你,真的,因为我知道你心里没怎么看得上金鸡奖,我不是讽刺,要是我能去好莱坞打出五亿美元票房,回来我也看不上金鸡奖。”王千原气的在走廊里来回来去的走,走了三个来回才停下来:“问题是现在你看不上不重要,邵导,你考虑过你的身份么?英雄华宜老板,米高梅主席,国内和程龙身价一样的男演员,跟史泰龙、杰森-斯坦森、阿诺施瓦辛格、布鲁斯-威利斯、丹泽尔-华盛顿、汤姆-汉克斯一起演戏的人,你手指头缝里漏出来的,都够喂饱北影厂门口的所有人。你想不想拿奖还装要么?你是我们华人演员在好莱坞的新标志,你要是国内的奖都那不着,你都不用说话,上边就得有人不高兴,米高梅是怎么回事外边人不知道,圈里人没几个人不知道的。”

    “邵导,我也不说你在这多不公平,可你在这我们活的多艰难你明白么?你那一句‘快没有的车’差一点就把我眼泪给说下来……”王千原扭过头看了一眼地面,又突然转回来说道:“我就是一辆快没油的车,从97年到现在我一直都在这行里厮混,混到今天了,除了一个不得不去拿的冬京最佳男主角,圈外有几个能喊出我名字的观众?我以为这回咱连岛国鬼-子的奖都拿了,趁着这股媒体宣传总算该熬出头了吧?你回来了!”

    “你回来了!!”

    “你回来啦!!!”

    “我跟谁说理去,我他-妈跟谁说理的?明天整个媒体报道全都写着邵英雄金鸡夺影帝,击败冬京影帝、金马影帝成为华夏之最,我们这帮人最多是被人提一笔的配角,就像这十来年在电影电视剧里一样。”王千原说着,说着眼泪不自觉的顺着眼角流出,唾沫就挂在颤抖的嘴唇上,他的嘴唇发紫,在颤抖:“还以为十来年没白熬,总算熬出头了,可你,回来了……”

    王千原蹲在地上靠着墙角,伸手一把一把抹着鼻涕眼泪,看了看干净的墙角,看了看干净的地面,又看了看干净的衣服,尴尬的不知道该往哪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