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职场小说 > 神级演技派 > 第三百零二章 谁是亲妈
    郑凯这小子的确有点心眼,在金鸡奖颁奖典礼上唱歌时,他唱的是邵英雄的《浮夸》。歌唱的不错,黑白相间的小西服穿的也很漂亮,小伙也够帅,人也够聪明,邵英雄相信这小子假以时日肯定能红,哪怕这种红已经不再是90年代的红了。

    是啊,在如今这个自媒体时代,明星只是明星,已经不再是偶像,偶像还是偶像,却未必还喜欢当明星。

    邵英雄在独自唏嘘中眼看着《飞天》拿下故事片奖,《天赐》拿下最佳纪录片奖,《变暖的地球》拿下最佳科教片奖、《兔侠传奇》拿下最佳美术奖。看到这邵英雄稍微愣了一下,他出道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弄一部类似的玩意儿那个纪录片、科教片的奖?这样的奖项国内还真没多少大荧幕导演参加,一般都是电视台在弄,弄完了以后自家节目先使用,顺手在塞给各大奖项评审,最惨的时候,国内某奖项的最佳纪录片奖竞争竟然只有一部,是真的只有一部!

    最佳导演处女作奖被陆扬给拿下,可惜,他的《绣春刀》已经被邵英雄给拍完了,那时候,陆扬还不叫路扬。

    一大堆奖项发出来的时候,整个金鸡奖现场有些人欢喜有人愁,有的如同当初的邵英雄和心画面之争一样在颁奖典礼现场充满恨意的对视,也有真心恭喜。那一刻邵英雄明白了,并不是只有《肖申克的救赎》输给了同等级的《阿甘正传》才会心生嫉妒,只要有奖项的地方。就会有人嫉妒那些拿奖的家伙,很正常。

    邵英雄原本在颁奖典礼唏嘘感慨,看着陈昆作为颁奖嘉宾瞪着大小眼出现在舞台上为最佳女配‘国鸽’颁奖时。他原本没有任何感觉,可是颁奖结束后,看到陈昆的身影,邵英雄忽然有些触动。

    这又是一个活的非常累的男人,人人都以为他和周讯不清不楚,甚至还将周讯扣上了悠悠母亲的帽子,实际上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事根本不可能。

    如果周讯的恋爱对象是陈昆。这哥们想瞒都没那个本事,周大公子指不定哪天在喝高兴了在‘-so-nice’之后就把他给爆出来,要么就是在媒体采访中一通疯狂的感谢让你无处可躲。对于周公子来说,爱了就爱了,爱了就敢说,要是真爱到了要生孩子的地步。能瞒的这么结实也是不可能的事。

    陈昆在2010年和2011年写过一本书。这本书是后来出版的,那时他在书里写道:“九年前,他来到这个世界上,我还没准备好,在我重庆的家里,当我妈妈抱着那个小肉坨坨的东西在我面前晃的时候,我脑子是懵的、空的。“这里定了时间线,也就是孩子的出生时间在2000年或者2001年。最晚的可能是2002年,这总不会错。

    陈昆是2000年毕业。2001年有的孩子最为确切,如果说这个孩子是毕业以后有的,对于一个正在冲刺事业的男人来说,有点不太现实,男人在没有事业,或者说没有固定收入的时候,对孩子时存在恐惧心理的,他害怕自己无法承担责任。

    那么,就可以推算,陈昆的女朋友,很可能是大学同学。

    邵英雄曾经看过陈昆参加《鲁豫有约》的一期节目,当时他的老师也在场,在问道**问题的时候老师要爆料,结果被陈昆拦住了,连说了好几个:“你不要、不要……“之类的话,最后老师改口了,避而不谈。

    这一点或许能作为佐证,却并非实质证据。

    还有人在一些小道新闻中爆料生成陈昆和赵微在学校里就是情侣的消息是假的,这个孩子与赵微也没有半毛钱关系,其实当时赵微和陈昆是哥们,喜欢陈昆的另有其人。这一点根本不用推论,当时的赵微拍《还珠格格》大火,忙的昏天黑地,哪有时间生孩子?而赵微的室友当中一个是颜丹辰一个是何林。

    颜丹辰在2001年播出的《大唐情史》里演杨贵妃;在2002年的《对门对面》演王虹,这两年,她不可能恢复的那么快。

    反观何林,接着明星班的风头事业风风火火,2000年就出演了《欲-望》、《白色陷阱》、《玲珑女》、《莲花太子》四部电视剧,同年又出演了一部电影《路缘情归》,然后,销声匿迹!

    让一个世界正处于上升期的女人消失在荧幕上,于2004年才重新回归的事情能有多少??

    有记者在这件事情之后直接问是否与悠悠有关系时,何林甚至对后来追问她是否暗恋过陈昆的问题相当不悦,还回答道:“我暗恋的人太多了,你们猜吧。”

    更有消息成,陈昆带儿子悠悠参加某次活动时,在活动中抓住了一个正要离开的女人手臂,据悉,那个女人正是何林。

    反正邵英雄自己在没事的时候琢磨这件事是能把线索连在一起,从悠悠的生母是在学校是就与陈昆在一起的女孩到最后所有的方向都指向了同一个女人,哪怕陈昆曾经欲盖弥彰的在微-博下看见有人询问孩子的生母是周讯或者赵微时回应一句:“非常靠谱。”,却从没有见他对何林的事情有过任何回应。

    邵英雄看着舞台慢慢露出了笑意,很有点福尔摩斯的意思。

    “想什么呢?”赵微问了一句。

    邵英雄回应道:“我在猜到底谁是悠悠的娘亲。”

    赵微惊讶道:“你不知道啊?”

    “别!”邵英雄吓一跳:“老赵,千万别说,给我留点神秘感,这个圈子太无聊了。”

    赵微一想也对,要是邵英雄想知道点什么,根本不用她说,肯定有无数人冲上去给邵英雄真实答案。

    是啊,这个圈子太无聊了,无聊到那些曾经在各种颁奖礼上争的头破血流的大腕们现在都不太爱来这种地方了,一波又一波的新人前仆后继的奔赴过来填补空缺。或许他们也会在某一天坚定的拒绝某个人告诉自己真实答案,就如同魔术师干这行太久了以后看见新奇的魔术绝对不会去探究一样,谁活下去还不需要点神秘感?

    就在此时,舞台上的颁奖嘉宾出现了,穿着礼服的二老太太手里拿着提词卡站在舞台上说道:“我可不是想一个人儿来的啊,是举办方没给我配,我这还打算当花瓶儿呢,人家都不给我机会。”

    邵英雄听见二老太太的话第一个笑着鼓掌,这老太太忒大气,跟哪都一样开涮,不管涮的是谁,上去就说。

    “行了,废话不多说了,一会散会了我还得回家做饭,请看大屏幕。”

    人家根本就没当回事,话里话外显得回家做饭比这事都重要,实际上她哪回得去家做饭啊,这是在安灰,又不是在京城。

    “第二十八届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入围名单。”

    最佳男主角?

    邵英雄一下精神了起来,他这还没觉着怎么着呢,为什么,就开始办法最佳男主角了?

    “老赵,最佳导演奖颁了么?”

    赵微翻了个白眼:“你刚在坐着美个滋儿的乐,原来是什么都没看见啊?你到底想什么呢?”

    “赶紧告诉我。”

    “陈利的《爱在廊桥》啊。”

    “最佳女主角呢?”

    “邵英雄,你这是考我呢是吧?”

    “老赵,我真没听见。”

    “纳仁花《额吉》。”

    赵微看了一眼邵英雄,伸手往他额头上摸道:“你也没发烧啊,刚才睡着了?”

    邵英雄在赵微疑惑的目光中说道:“想事太入神。”

    “想谁是悠悠亲妈这事就这么有意思?”赵微不信的说道。

    “对你这个知道的人来说当然没什么意思,这里边最有意思的地方就在于不知道。”邵英雄也不解释了,这一刻大荧幕闪烁出了光芒。

    屏幕上,邵英雄焦急的在满眼都是洋人的街头一路小跑,迎面撞上个洋人张嘴就问:“麻烦你,你见过一个这么高的孩子么……他穿着……”那渴望某一个人能给他准确答案的眼神,那祈求一样的目光,那得到不太肯定或者根本得不到答案时的沮丧被邵英雄表现的淋漓尽致。

    “邵英雄,《亲爱的》。”

    屏幕上又一次出现了改变,几个工人坐在工厂里准备打造一架钢琴的镜头出现了,王千原站在那活脱就是一个普通老百姓,最多在生活中属于那种长相上一本正经的人。

    “王千原,《钢的琴》。”

    紧接着几位入围者全部出现的时候,屏幕被分成了五份,斯琴高哇站在舞台上开口说道:“这里边啊,有两个我非常喜欢的男演员……”说到这他赶紧找补道:“我可不是说其他的不好,不过,我更喜欢这两个,他们其中一个和我一起拍过戏,管我叫妈,逢年过节给我打电话这个称呼都没改;另一个,像头牛,在地里用蛮劲耕耘,不偷懒、不偷奸耍滑,就是没人关注也踏踏实实走每一步。”

    “其实他们俩谁得奖我都高兴,但是,我也不知道最后谁会得奖。”

    二老太太把提词卡举起来说道:“第二十八届金鸡奖最佳男主角的获得者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