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职场小说 > 神级演技派 > 第二百九十五章 为你我受冷风吹
    演话剧是个体力活,话剧要求演员中途不能出戏,要求要跟随剧情中展示出各种各样的神态,一旦这种排练多了,整部话剧能完全贯通的程度,都不用融汇,演员就会在演戏的过程里把自己忘了,忘了一切。

    邵英雄现在已经进入了剧情,开场几句酷似闹剧的话引起了现场学生的笑声以后,葛尤扮演的唐僧与树妖的对话更是让整个现场笑声不断。直到唐僧冲着树妖说出那句‘不要死,也不要孤独的活着’时,葛尤竟然冲着树妖露出了微笑。

    观众闷了一下,毕竟话剧在刚开场的时候,远没有拨开层层迷雾时的畅快感。

    慢慢的,观众发现了一些不同,还有人看出了这就是《悟空传》。

    随着情节缓缓展开,学生们忽然明白了邵英雄为什么躺在地上面对唐僧说自己饿了时,会如同喜剧一样的臭贫道:“我看晚霞的时候什么都不做。”

    这不是贫嘴,因为孙红空曾经许诺过,他说‘那天,我答应你,蟠桃会回来就和你一起看晚霞……我很喜欢……花果山……的大海……我常在那里……看太阳……太阳落下去……其实……我是在想说……等你来……和你说,花果山……那里的晚霞……很……’

    等这段戏出来,每一个观众都不再觉得《悟空传》是个闹剧,更想起了刚开始邵英雄躺在地上面对唐僧的要求时,那慵懒倔强有些讨人嫌的样子。

    因为。在演话剧的整个过程中,邵英雄与周迅的表演实在太过精彩。

    这两个人,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隐晦联系。观众能从这两个人的表演中看出无数端倪。

    比如,在他们第一次相遇的蟠桃园里,孙悟空嬉皮笑脸;比如,在大闹天宫时,死不认输的孙悟空躺在地上,手里捏着的不是威镇寰宇的金箍棒,而是那紫色披巾。

    那一瞬。周讯真真正正的直视邵英雄的双眼,在舞台上获得了无限自由。

    邵英雄也看着周讯的双眸,没有任何颤抖。完全变成了不知道疼痛的孙悟空,连说话都没有断断续续的问:“我是谁?”

    周讯把笑容露出一半,这个表情恐怕无数看过周讯电影、电视剧的人都见过,这种强行阻止表情完全展现出来的手法除了自然流露的笑容被突然打断以外。只能有意的去演。而周讯没有出戏就完成了这一点。或者说,周讯压根就没在戏里。

    她眼前的邵英雄,身上没有孙悟空的特效妆,他眼前的邵英雄是曾经在娱乐圈风起云涌的男人,是那个就算去了好莱坞也能用同样的新闻性震撼世界的华夏汉子。她想的是这个男人在和孟京灰请了三天假以后就坐在别墅里的沙发上陪自己看电视剧的样子,那一刻,他穿的是自己亲手卖的沙滩裤衩,自己就懒洋洋的腻躺在他腿上。俩人在沙发上不停玩闹,而邵英雄会随手放在她嘴里一颗樱桃。或者,是一根樱桃枝。

    所以,周讯笑了。她敢笑,在舞台上自己的情感不用隐瞒了,不用如同排练场里一样走到走廊内才能做些亲昵动作。

    不过,在这笑容以后,这个男人的身份瞬间击碎了脸上即将表现出来的所有美好回忆,毫不留情!

    这又怎么能笑的出来!!!!

    “你是不肯放弃梦想的人。”周讯饰演的紫霞就这么轻轻的,淡淡的说着,那表情让人想起了了《红高粱》里豆官的娘,那眼神带着无限美好的希望,嘴角却挂着面对现实残忍时,淡淡的颤抖。

    邵英雄积攒了整个晚上的状态让周讯的表情一下给撞的出戏了,他看懂了,懂的恨不得活活将整个世界撕碎,让这世界上在没有任何规则,任其为所欲为;不然,他只能将自己撕碎,哪怕这是怯懦,这是闪躲,这是违背!

    “那……要与如来决战的又是谁?”

    邵英雄演的不是《悟空传》,问的也不是原书里六耳猕猴和孙悟空到底谁选择了和如来死也要分个胜负,他的双眼从周讯的眼睛里看到的是一种释放,一种总算可以酣畅淋漓,无惧一个的完全释放。

    “他……他是失去一切,除了自己什么也没有了的人。”

    那三天,周讯毫无顾忌的在别墅里拉着自己的手走来走去,邵英雄就这么被牵着;那三天,邵英雄看着从来都不会做饭的周讯煮了一锅浆糊一样的方便面,里边有地瓜、有西红柿、有芹菜、有豆角还被煮烂以后已经成泥的土豆,随后竟然大言不惭的冲着邵英雄说道‘这三天,我照顾你,偿还欠你的一碗粥钱。’,那时邵英雄想到的不是吃完这锅东西到底会不会跑到厕所里这辈子都出不来,他看着周讯笨手笨脚的将锅边、灶台上弄的如同垃圾场一样才把一个空碗装满了面,手忙脚乱的连大手指头最后放进了汤里都不敢松手,忍着烫怕松开手以后碗会摔落,劳动成果会消失。

    感动不是用嘴说的,说一万句‘我要感动你’不如这一晚拿出去根本没人买的方便面更直观,看着周讯把碗放在灶台上放好,整个手抽出来,猛甩的时候,一句轻飘飘的话差点把这个汉子给揉碎了:“有时候我挺恨我自己的,连一顿饭也无法让你吃的舒服……”

    背过身说出这句话的周讯尽管没让邵英雄看见正脸,可接下来邵英雄哪怕豁出命去也会把这碗不知道该叫做什么玩意儿的东西倒进肚子里。

    那种美,不是刀工雕出来的一朵朵花,是一句话,让你整个人处于一种,微微发麻的状态。

    “哪一个,更好一些?”邵英雄在知道自己出戏以后干脆就不管了。反正脑子里的台词不可能忘记,只是顺着台词说,只是看着周讯的眼睛。今天,他们俩可以不在意任何人的目光,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忽然间,邵英雄理解孙洪雷了,真的,特别理解……

    “我不管,我只需要有一个人跟我在一起。”

    这是紫霞的台词。可周讯说出来的时候,刚才的温柔尽失,像是那天躺在沙发上咆哮:“我不管。我要喝粥,皮蛋瘦肉粥!”一样,不同的是这回的声音有些沙哑。

    很像。

    周讯那倔强的样子不光和紫霞很像,那三天的第一个晚上。邵英雄站在落地窗前抽烟时。一个瘦小的身体搂住他的腰,不也是用相同的语气说出了:“别管了,反正就三天,你知道,三天以后我不会找你。”吗?

    那天晚上,周讯抓着邵英雄的手慢慢的往楼上走,俩人躺在同一张床上。

    “哄我睡。”周讯说。

    邵英雄淡淡的点头,他伸手隔着被放在周讯的腰间。一下、一下、一下的轻拍着,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调。他自己都不知道唱的是什么,没想到,竟然汇聚成了最熟悉的歌词。

    像一朵有根茎的花,萌芽时,花觉得自己要漂亮的绽放,所以,一寸寸长高。

    开枝散叶,有了花骨朵时,它告诉自己要撑住,不怕冷风吹,一定要顶到花开,那时,从没有过放弃。

    艳阳高照,花骨朵用尽全身力气撑开每一片花瓣,将花蕊成功的亮了出来,筋疲力尽。

    可结果是,它经历了所有努力去绽放的美丽,面对的,永远是一片片枯萎,花芯凋零。

    话剧演到这里,随着唐僧、猪八戒、孙悟空等等主要剧情任务的线索将一幕幕推到观众眼前,观众忽然发现这群人在一个个非常不正经的表演状态下,把一个严肃的话题推到了所有人面前。

    图什么?

    你爱一个人,图什么?

    做一份工作,图什么?

    曾经的努力,图什么?

    设定的目标,图什么!

    慢慢的,我们所有人都经历了所谓的‘理想’、所谓的‘崇高’、所谓的‘不甘平凡’以后,才明白,原来我们在第一眼喜欢上一个姑娘的时候,不是图什么,是一种感觉,那种感觉叫‘我要她’;慢慢的,我们看着别人曾经在某个行业里做出了让我们敬仰的成绩,我们会因为这些选择相同的行业,去努力,去设定目标,只是为了在当初曾经于心里喊过‘我要像他那样’。

    等我们真的懂了这个世界上其实没人比我们,只是因为‘我要’这两个字才惹来无穷无尽的麻烦让我们怨天尤人时……《悟空传》在舞台上收尾了。

    观众这个时候会不自觉的摸一下眼角,因为视线有些模糊……

    观众会用手心擦拭脸颊,因为不知道什么东西流淌而下的痕迹有些刺痒……

    观众会在一瞬间突然陷入安静之中,不在如开场前的左顾右盼,直呆呆发愣的看着幕布一点点拉上……

    他们在看这出话剧的时候笑了,笑的很大声,却在笑着笑着,忘记了谁是葛尤、谁是周讯;却在笑着笑着,被这群胡闹的人以温柔的方式将眼泪勾出。

    笑着,笑着,就留下了泪水,这不是哭了,肯定不是。

    音乐声淡淡想起,剧情中的人物还没有被观众们忘记时,林忆连的歌声传来了:“为你我受冷风吹,寂寞时流眼泪。”

    “有人问我是与非,说是与非,可是谁又真的关心谁。”

    “若是爱已不可为,你明白说吧无所谓。”

    “不必给我安慰,何必怕我伤悲,就当我从此收起真情谁也不给。”

    “我会试着放下往事,管它过去有多美……”

    ……

    那天晚上,说好了是邵英雄哄周讯睡觉的时候,周讯顺着邵英雄哼出的熟悉曲调唱出了一模一样的歌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