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职场小说 > 神级演技派 > 第二百九十四章 《悟空传》试演
    中戏位于东城区的东棉花胡同,可是对于在这座学府内上过学的学子,尤其是外地学子来说,印象最深刻的恐怕是北兵马司胡同,中戏的男生宿舍就在北兵马司胡同,从宿舍的窗户就能看见这条并没有如同人心一样越来越窄的胡同。除了这些,中戏学生熟悉这里的原因因为在北兵马司胡同内,有一间恐怕所有中戏学子都去过的小剧场,院北剧场。

    这,就是《悟空传》今天晚上要演出的地方,这是第一场演出,而观看演出的观众范围竟然小到了只有中戏的老师和中戏表演系的在校生,连孙洪雷曾经待过的音乐剧系都没有通知。

    北兵马司胡同内,中戏在校生一个个还蒙在鼓里的成群结队赶往院北小剧场的时候,嘈杂的声音从北兵马司胡同传了过来。

    “什么附加课还得在剧场里上啊?唉,你们谁知道让咱们带学生证到院北剧场干什么来了?”一个还不到二十,刚刚上大学的中戏学生在朋友的陪伴下充满疑问的向剧场走来。

    身边同学回应:“系主任安排的课,说是……要看一场话剧,看完以后凭真实感受写观后感,好像学校重要领导都来了,表演系就咱们这一届来了。”

    “得了吧,说的跟什么似的,还不是因为咱们是新生?你看看那些高年级的有几个还留在学校里的?听说文彰上学的时候基本不怎么在学校露面。”

    “你是不是不把自己说成是垃圾中的王中王,就没有冒充火腿肠的畅快感?”

    “滚蛋。”

    一群学生前赴后涌的像剧场走去。到了门口的时候,竟然连学校保卫科的人都在:“学生证。”

    学生左右看了一眼道:“这怎么看别人表演还带站岗的?”

    “唉,你们说会不会是唐燕他们那届的回来表演。所以查的这么严?”

    “你脑子有病吧?唐燕可是当年被张毅谋钦点的奥运宝贝儿,回来给咱们这些刚入校的新生演话剧?你知道人家现在拍一部电视剧多少钱一集么?那叫好几万啊!”

    胡乱猜测中,这批学生进入剧场,剧场内早就人满为患,除了表演系的新生以外,他们还看见了很多不认识的人:“他们是哪的?”

    “哥们,你们是哪的。怎么也在中戏看话剧?”

    “京城电影学院的。”一个比较外向的学生回应道:“别提了,我们都约好了今天去十渡玩,突然在几天以前才接到通知说要来中戏看话剧演出。不是我说啊。你们学校够牛的,一场话剧还得跨校演出,弄的我们自己挤公交过来,不来还得扣学分。”

    中戏的学生愣了:“我们学校的演出?不对啊。你现在去中戏看看。看看学校里三年级一声的学生够不够凑出一出话剧的,现在衡店、京城、黄埔哪个影视城没有百八十的剧组开戏,所有专业好的都给拉走了,还我们演出,我们要是演出的话为什么让你们大老远跑过来,你们京城电影学院又不是没有剧场。”

    通过交谈,中戏和京城电影学院的学生都愣了,瞧现在这架势。一会登台表演的既不是来自中戏也不是来自京城电影学院。那就更不对了,现在可不光是影视剧火。话剧市场同样红火,各种小剧场都有爱好文艺的小青年排着队买票,谁有钱不挣,跑这跟没上过几天专业课的学生来炫耀演技?

    整个现场变得越来越充满疑惑,院北剧场的后台比前台还乱!

    “化妆师,我这耳朵掉了,猪八戒就一个耳朵,那孙悟空身上的毛都得染成黑的。”这不是开玩笑,是黄勃真急了。

    不止黄勃,葛尤也没有半点轻松,面对化妆师在他耳旁嘀咕如何如何崇拜,葛尤面容冷峻的回了一句:“我能请你别跟我说话么?你这么跟我说话我静不下心来。”

    周讯、郭京非,孟京灰,一个个都处于独处的世界里,这一刻,原本属于同一个团队的他们居然相互之间都隔起了屏障。

    紧张。

    不光邵英雄紧张,在场的所有人都很紧张。

    因为每个人都知道,一会的表演是不允许出现任何ng情况的,而他们的排练,恰巧到了一个瓶颈期,那就是明知道排练有问题,偏偏就是找不到问题在哪。孟京灰甚至每一次都看着排练的这些演员卖力的将每一句台词,每一个表演挥洒出来,可心里就莫名其妙的胆战心惊。

    于是,他一咬牙,提前了试验了。

    做为一个有经验的话剧导演,他知道话剧永远在不面对观众演出时做到最好,所以,提前面对中央戏剧学院、京城电影学院这些专业团体中的刚入学学生。选择这批人成为《悟空传》的首批免费观众,孟京灰是有自己目的的,首先来说这些学生刚刚入学不久,还没有经历过专业训练,对于各种表演处于渴求的阶段,对于影视剧作品中的瑕疵认知不多,更别提话剧了。只要他们看不出来这部话剧到底哪不好,那自己就能在后台通过观众的反应看出来这部话剧到底哪有问题,而后,回去继续改善,直到接近理想状态在公开巡演。

    没想到的是,他联系了京城电影学院和中戏领导以后,这事闹大了,不光是学生来了,连很多专业课的老师都来到了现场。

    这个消息传入后台时,京城电影学院的副校长、中戏表演系系主任亲临后台,原来后台内轻松氛围一下就变得如临大敌。

    面对这些学生,黄勃也好、邵英雄也好、葛尤也好,他们都能自我减压,因为学生们不懂表演。不用刚给自己那么大的心理压力,可这群老师不一样。这可都是在圈里享誉盛名的,不光两边学校都带出过96明星班。最近中戏的02明星班也开始在圈里逐渐崭露头角,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那可都是在这行里混了多少年的老炮儿了,任何瑕疵在他们眼里都会无限放大,这要是上台后那里出现丁点差错,英雄华宜的人、几位大腕、话剧市场上首屈一指的导演孟京灰都得把人丢到姥姥家。

    邵英雄的一颗心已经堵到了嗓子眼,嗓子眼稍微大点心都能跳出来。这种感觉,他在拍电影、电视剧的时候从来没遇到过,这是无法重来。必须一遍过、还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舞台。

    这时候,邵英雄总算体会到了站在舞台上表演的难处,那是一种谁都不用说话,你自己就能把自己逼疯的压迫感。

    在这样的压迫感力。别说学会放松表演了。就算是想喘口气都会体验到什么叫万般艰难。

    “要么,退回去,一辈子都留下这次的遗憾,不管以后能不能走出这一步,你都会痛恨现在的自己;要么,走出去,大不了丢人丢到底,万一成了。你想要的,也就都得到了。”

    一个温柔如水一样的声音传来。邵英雄后台靠着墙低头叉步站着的时候正在闭目养神下经历着大脑混乱,可是这个声音传来时,他睁开眼睛却看见了站在自己面前已经画好妆的周讯,刚才那些话是周讯说的。

    四目相对时,周讯仰着头,面带微笑,很调皮的眨眨眼睛说了一句与《大话西游》相类似的台词:“悟空,我等着你脚踏七彩祥云的时刻,不管是不是来娶我。”

    邵英雄的脑海里忽然产生了特效一样的爆炸轰动声,等他再一次闭上眼的时候,轰隆之声犹在,整个人却在一瞬间就静了下来。如同《地狱神探》里,能安慰走过地狱的基努里维斯。

    “拉幕!”

    孟京灰感觉到事态严重的喊道:“都放松点啊,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反正今天已经约好了演出,退是退不回去了!”

    “黄勃、葛大爷、邵大老板、周公子、老郭,你们多带带身边的演员……”

    黄勃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苦笑了一声:“他肯定把话说反了。”

    “上道具!”

    “动作都麻利点。”孟京灰每一声呼喊都尽量让现场的所有人听清楚,免得由于自己声音小而造成不可弥补的后果:“音响师,把配乐都准备好。”

    “烟雾师,效果做出来……你看我干吗?还有五分钟就开始了,你不把效果做出来,一会演员上场怎么办?”

    “演员准备,快,上场了!”

    化好妆的邵英雄、葛尤、黄勃、郭京非一个个默不作声的走上舞台,在道具树下或依靠,或坐着,那种状态,特别让人担忧。

    郭徳刚说过,越好的艺人在后台越安静,他不是不会闹,不会开玩笑,只是想把自己最好的情绪留在台上。

    这四位在安静的让人担忧的状态下,没有半点情感流露出来,可是,后台所有人对最先出场的四个人,此时满怀期待。

    一阵音乐声响起,那是莫闻蔚的歌。

    “你还记得吗?记忆的炎夏,散落在风中的已蒸发,喧哗的都已沙哑……”

    “没结果的花,未完成的牵挂,我们学会许多说法来掩饰不碰的伤疤……”

    歌声一唱出来原本就糊涂的院校学生们马上就更不明白了,话剧里用这首歌当配乐的可不多,尤其是莫闻蔚嗓音低沉,并不适合在当今环境下的‘闹剧’中当做配乐。

    此刻,大幕缓缓向两侧拉开,一股非常顶鼻子的味道传入了剧场。

    烟雾机制造出来的烟雾从来都是有味的,并且味道非常难闻,当国内特效技术提高了以后,这种用来渲染氛围的道具已经被影视剧剧组所舍弃,不过,在话剧舞台上这依然上最经常用的道具。

    音乐声越来越低,现场在疑惑中自觉的压低了声音,已经上了几个月学的学生们都知道,当话剧舞台上的大幕拉开,就代表着正戏开台了。

    只是,在师徒四人出现在用道具摆出来的丛林内那一刻,葛尤这张不用化特效妆的脸一下就被学生们给认了出来。

    “我去!”

    “葛大爷竟然来这演话剧了!”

    “今天这算是抄上了!”

    学生们一下就炸锅了,本该由葛尤说第一句台词的四个人在舞台上谁也没动,表演经验丰富还在2007年刚刚演完话剧的葛尤在开场根本就没说话,而是静静的等待着这群学生把杂音发出来,不然他一说台词肯定会被这股杂音压下去,到时候自己这几个搭档就麻烦了,接着往下演,刚才的话观众一句都没听见,你不演台词都已经说了,要是重说一遍更尴尬。

    “小点声!”

    “都闭嘴,等回学校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带着学生来剧场的老师们先闹了一个大红脸,这不是丢人来了么?还是挡着对方学校的面,一个个都赶紧帮着维持现场秩序。

    等秩序恢复那一刻,学生们都在下边笑声嗡嗡:“唉,和葛尤搭戏的是谁?我怎么一个都不认识?”

    “不认识还不会听声么?我估计文彰得回来,葛大爷都来了,他能不来么?”

    就这样,一出没有水牌子的话剧,在只有校领导和系老师知道是演什么的情况下,开始了。

    坐在地上演唐僧的葛尤开口道:“悟空,我饿了。”

    轰!

    葛尤什么都没做,只是说了一句台词那帮学生就笑出来声来,这完全是葛大爷用多年在大荧幕上的底蕴提前做出的铺垫,属于意料之外的。

    这时候你就不能和刚才一样了,要是还等杂音落下去在说话,戏就连不上了,现在说话邵英雄肯定压不过满坑满谷的学生。

    躺在地上,穿着特效妆的邵英雄如同一条虫子一样在地上扭动了一下,然后,竟然如同赖床的人一样一声不吭,用力摇晃了一下身体。

    等杂音又一次落了下去,葛尤特无辜的提高音量喊道:“悟空,我饿了!”

    当然,学生之中还有笑声传来,不过这一次笑声小了很多,已经到了完全不影响演出的地步。

    京城电影学院的导师露出了笑容,冲着中戏的领导炫耀般说道:“邵英雄的反应快了不少,看来演艺圈的磨练让他成长了不小啊。”

    中戏领导低声回应:“那得说京城电影学院人才辈出,培养有方。咱们先看戏吧。”

    “对,先看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