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职场小说 > 神级演技派 > 第二百七十六章 当着影帝面表演
    汤姆-汉克斯坐在家里火炉旁穿着毛衣,他面前是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主持人,火炉旁燃烧的火焰和干柴被烧断的‘噼啪’之声传出时,两架摄影机在镜头里对准了他。/..

    这是《亲爱的》片场中拍摄的一个镜头,讲述的是汤姆-汉克斯在丢了孩子以后奔走于维权的道路上时,接受媒体采访的画面。

    “准备。”

    邵英雄喊了一嗓子以后,开口道:“开始!”

    女主持人就是在好莱坞找的临时演员,这出戏里她不需要什么演技,唯一要演出的东西就是流泪:“请问艾坦丢失以后你是什么状态?”女主持人说出了在戏里的唯一一句台词,接下来她要做的就是酝酿情感,把眼泪流出来而已。

    汤姆-汉克斯表现的十分严肃,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嘴角轻轻蠕动了一下,这是一种习惯,就像是生活中有人突然间咧嘴、眨眼一样,如此一来会让他所演的角色更加真实。

    他把双手放在腹部,食指相扣,安静的说道:“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我当时是什么状态。”

    随后的一段沉默是汤姆-汉克斯坐在那里低着头直视脚面的近景镜头,他什么都没做,留出了大概十秒钟的空白,这并不是为了后期配乐方便,而是从演员的角度出发的话,这个角色在已经走上维权道路以后回想起事发经过时、需要一些时间进行心理平复。

    “啊,我只知道……只知道我上街不在去看路了。我的视线,永远停留在艾坦的身高上,我会在突然发现和艾坦身高相近、体型相似的孩子时。不管对方的父母是否在身边冲上去看个仔细。呵呵……”汤姆-汉克斯这个笑容直接剜到了邵英雄心里,可邵英雄真的看得出来,他不是自嘲,是真的在庆幸:“为此,我被打了四个耳光。”他在庆幸自己没有被人狠狠揍一顿。

    汤姆-汉克斯把笑容收敛的很苦,像是刚刚将微笑的面容挂在脸上就在肉眼可及的速度中一点点收了回来:“我能理解打我的人,要是现在艾坦在我身边。有这么一个人接近我儿子,我会把他活活打死,我发誓。”

    “那段时间里。我,没心思工作,脑子里仿佛有种感觉,仿佛艾坦就在距离我不远的地方。只要我努力一下。就努力一点就能把他找回来。所以,只要我能睁开眼,我就在这座城里不停的寻找,这座城市内的每一条街道我都认识,那条街在施工、那条街有肯德基可以让我走累的时候休息一下,那条街只能白天去,晚上去会被人抢走钱包,我比警察了解的还清楚。”

    他抬起了头。眼角有些痒的眯了眯眼睛,用手指揉了两下后:“我害怕回家。害怕回家听见妻子哭泣的声音,我不懂怎么劝,每次要劝他的时候,我都会觉得自己是个骗子,因为我答应过超过一百万次,明天,明天就把艾坦找回来,可是直到今天我也没能做到。”

    啪。

    汤姆-汉克斯轻飘飘的伸手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那一声拍打传出时,窝心的劲不用眼泪和哭嚎被汤姆-汉克斯演的……

    “有一段时间我甚至都不敢去见朋友,只是怕他们提起艾坦,主持人,这些,算是当时的状态么?”

    他看向女主持人的时候,伸手指着自己的眼眶说道:“你流眼泪了。”

    听到这句本该是镜头结尾的话,邵英雄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过了。”

    邵英雄的手背是湿的,汤姆-汉克斯用这段表演让他视线模糊。

    丹泽尔-华盛顿同样伸手在眼睛上抹了一下,然后进入现场对着女演员说道:“演的不错,流泪的时间点刚刚好。”

    女演员摇头道:“我很想承认这是我的功劳,可是,我什么都没干,是他。”

    这句话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整出戏的主导者是汤姆-汉克斯,她是否哭完全由汤姆-汉克斯控制,尤其是最后那句‘你流眼泪了’,一个丢失孩子的父亲讲述这件事情的时候一滴眼泪都没有流,反而让女主持人连流泪都不自觉,这才是这个镜头所表达的东西。

    当丹泽尔-华盛顿和汤姆-汉克斯走出拍摄现场闲聊的时候,邵英雄冲着旁边的海青说道:“瞧出什么来了?”

    海青眼眶红润,连说话都如同大哭了一场般:“天才。”

    “邵老板,我也没看他在现场找感觉,怎么就……”

    邵英雄笑了:“人家用功的时候是你没看见,而不是没用功,你每天在酒店里干什么?除了我给你找的纪录片和资料,估计也就剩下看剧本了吧?据我所知,汤姆-汉克斯和丹泽尔-华盛顿在加盟剧组之前分别走访了这次事件的当事人和他们的邻居,光看人家在现场闲聊就觉得这是天生的演技?你想多了。”

    “准备就准备了,那他干嘛在现场摆出一副一点都不费劲的样子来?”海青特别不明白。

    邵英雄指了指监视器上定格的汤姆-汉克斯说道:“不是冲你,也不是冲我,冲的是丹泽尔-华盛顿,这俩人在演技上较上劲了。这部电影对于他们来说,不是什么难度,要是在这部电影里表现出太费力的样子,他们俩在双方面前都丢了人,就得这么举重若轻的拿下,才算是本事。我还明跟你说,这俩人私底下努力的绝对不比你我少,有可能比咱们俩还多。”

    “那怎么办?明天就是你的戏,后天就拍我,你这么一说,我还演不演啊?”

    邵英雄看着监视器说道:“演,干嘛不演?那个演员不是这么走过来的?”

    “我怕丢人。”

    “没丢过人你就永远不知道跟人家的差距在哪。”

    这是邵英雄的心里话,如果不在可以ng的时候丢人,总以为自己很行,想教训教训这个、指点指点那个,你就永远是别人眼里的笑话,只有在能重来的时候把缺点全暴露出来,通过对比看到最寒颤的地方,才能真正的改进。

    演技到了一定境界,不可能靠着自己踏入金字塔的顶层,在无法直面观众的时候,这是邵英雄能想到的唯一方法,那就是往死里逼自己。

    结束了一天的拍摄,邵英雄回到酒店就开始找感觉,明天拍自己的戏份时,估计汤姆-汉克斯和丹泽尔-华盛顿都不会在,这样压力或许会小一点,毕竟自己可以一个人在现场慢慢揣摩、分析,就算是拖慢了进度也没什么,大不了拍晚点也就是了。

    当天夜里,邵英雄在各种资料的堆积下慢慢睡着,就连梦里都在想表演上的每一个步骤,怎么推动。

    清晨起床赶到片场的那一刻他故意没洗澡,短发睡的往一边偏,整个人的状态保持在刚睡醒时还有点睁不开眼的时刻,他必须把这个感觉牢牢记在心里。

    今天《亲爱的》剧组从影棚搬到了大街上,是封街拍戏,在好莱坞要想拍实景只能封街,还用大规模动用整条街的临演,否则要是将真正的市民拍到了镜头里而没有付给他们任何费用,人家一告你一个准。更何况邵英雄这场戏拍的是1996年,也就是三个孩子当中,最后一个丢失的孩子,这个时代里什么车该在街上跑,什么车不该在街上跑,服饰要求都非常高,要是不封街根本没法拍。

    更重要的是,邵英雄需要沉浸其中,这不像商业片,找准感觉就能往前走,邵英雄要是不沉浸其中在绿布景下表现出的内容恐怕比两位奥斯卡影帝差距更大。

    la一条看似没有那么发达的街道上,商铺在拿到了剧组给的钱以后把不属于那个时代的一切都收了起来。当然,这也是在剧组的要求下粗略的进行,毕竟这部电影投资不大,而整部戏一共有五场需要实景拍摄,除了邵英雄、汤姆-汉克斯、丹泽尔-华盛顿各有一场在街头找孩子的戏份外,剩下的两场分别是维权时在街头接受媒体采访和三个人一起出现在追寻失踪儿童系统出现那一刻的哭泣。

    在拍戏之前,邵英雄在现场确定着自己的表演,还把有可能出现的误区在心里重新点亮,那就是自己找的是个孩子,绝对不要出现好莱坞电影里一有找东西的镜头就会抬头四下看建筑物的情景,因为人家找的是地点,有建筑物做标志,自己是漫无目的的找孩子,看建筑物本身就是错的。

    “我好了,可以开始了!”

    邵英雄冲着街对面的副导演喊了一声,此时,他在监视器前看见了两个根本就不该出现的身影,汤姆-汉克斯和丹泽尔-华盛顿。

    腾。

    看见他们俩那一刻,邵英雄的心一下就揪到了嗓子眼,他们俩一来压力迅速增加,又不能把这俩人撵走……

    “准备!”

    当过导演的汤姆-汉克斯喊了一声后,丹泽尔-华盛顿过瘾一样说道:“开始!”

    临演在这一瞬间全都动起来了,街头的行人、马路上的车辆、在街角依靠墙壁谈情说爱的情侣和咖啡座上等人的普通民众全都进入了状态。

    邵英雄此时在十字路口拐了进来,摄影师在右后方跟着他,将镜头斜打,免得把围观群众纳入镜头之内,直到邵英雄彻底进入到封街的范围内,摄影师才将视角慢慢转换到了遮面,这个时候,摄影师蹲在邵英雄身前,以仰拍的角度体现他的高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