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职场小说 > 神级演技派 > 第二百一十六章 胡沁的都是真理
    “差点意思啊?”

    当即将杀青,几位主创坐在一起开会讨论已经拍下来的大部分镜头时,所有人都发出了类似的感慨。

    ‘差点意思’这个词对于一部电影来说已经变得越来越重要,因为在当今的票房上市场上拼的就是这么一点意思,比如说王佳卫,人家就执迷不悟的玩技巧;比如冯小钢,不管他派了多少、这种电影,观众给他的定性就是幽默;比如邵英雄,他所有电影全部和节奏息息相关,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特点,可高群舒都快拍完一部电影了,才忽然想起来光顾着创作了,把自己的风格给忘了。

    风格这东西对于各导演来说本应该属于私密,应该是多年积累下的经验和习惯让观众习以为常,标签性不过是观众反哺般关注的特殊。曾经邵英雄也为了寻找自己的风格苦思冥想许久,这里边的难受劲,他明白,可关键是这玩意儿就没有找几个哥们凑一起一人想个点子攒电脑一样攒出一种风格的,那这风格到底算谁的?风格之所以叫风格而不是手法,关键就在于其独特性让该风格拥有者身边人都不好意思去模仿。

    可高群舒不管那个,他是野路子出身,又是天生的土匪种,在他的思绪里,把主创人员召集到一起讨论风格问题属于他欠这些人一个人情,讨论出的成果和你们各位没关系,那是他高群舒用人情换的。

    这事出来以后,大伙刚聚集在高群舒宾馆房间就开始挤兑他,尤其是王志纹,太损:“我说高导,你这娶媳妇不找我们商量商量,电影风格定性反而找我们商量,这不属于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么?”

    王志纹这是挤兑他、占便宜,可高群舒不在乎这个,干脆给你来个装傻充愣:“那个,对不起啊,等我娶下个媳妇,一定提前找你们商量,正好,老家儿(父母)在我找他们商量结婚这事的时候就过世,我正愁找不着人商量,你们都别着急,一个一个来。”

    英答挺着肥胖的身躯听见这句话先是夸张的一笑,他的笑永远是光张嘴发声面皮不动,让人看不出是真喜悦还是假虚伪(没打错,明白查此人生平官司),随后坐下腆着肚子点指道:“这就叫坏透了腔了,怎么着啊?还打算让我们一个个都到底下替你去伺候老家儿啊?”

    这把邵英雄、林西蕾和周迅给笑的,三个老不正经凑一块,想不笑都难。

    “那个,小邵,你还别笑,别以为当了老板突破了演技就能在我这什么都撒手不管当甩手掌柜的,那是我的活。”高群舒点名要赖上邵英雄,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鬼点子多。

    “还真是,小邵,你就不能和这俩姑娘一起笑,看看这俩姑娘,一个典雅、一个精灵,笑起来都那么泾渭分明,扭头在一看你,我就跟在清澈的河水与翠绿的彼岸中间看见了浑浊的泥沙一样,想起来都觉得牙碜。”

    嘿!

    邵英雄这个气啊,他可是平时一口一个‘英答老师、英答老师’叫着,尽管英答在剧组大姑娘小媳妇面前卖弄伪道学假装电影知识分子的时候没少被自己打击,甚至有一段突破演技之后的时间自己还以此为乐专门给他挑毛病外加拆台、起哄架秧子,可今天没惹你吧?

    “英答老师,照你这说法,我在这屋里还不能笑了?那行,你们聊,不到关键时刻我绝对不张嘴。”邵英雄开玩笑一样反讽:“高导,从现在开始你得盯紧喽,风格定向这种事你要交给咱们英答老师,那没准就成或者那种情景喜剧了,你要跟他聊风格,就人家那张嘴,稍微把睡觉时溜出去的哈喇子改造成吐沫星子喷你、你这可就给扣上英答的标签了。”

    嘶。

    英答感叹音刚发出来,马上又露出笑呵呵的模样说道:“你这些日子感情没练演技啊?打着练演技的幌子光顾着喷姑娘练嘴来的吧?”

    “那你看,前领导人的至理名言教导我们说,两手抓两手都要硬……”邵英雄挑着眉毛咧着嘴,佯装自豪的表情更让屋子里笑声无限。

    就在其乐融融的时候,高群舒赶紧喊停道:“打住啊。你们是来开会来了还是打算在我这摆一局混时间?有那功夫这大晚上的我把你们一个个都送回去睡觉好不好?”

    怎么就那么寸,邵英雄、王志纹、英答三个坏种同时起身,异口同声连一个字都不带差的一起说道:“那再见吧。”

    轰!

    何止高群舒、林西蕾和周迅,就连站起来这三位也受不了这么齐刷刷的动作集体笑翻。

    三个京片子凑在一起威力就是这么强大,要是抖包袱,仨人儿谁也不弱,要是玩演技,也谁都不弱,就连经验都不比高群舒少,高群舒今天捞在他们嘴里,那就是案板上的肉,死活都得烂在锅里。

    英答见玩笑了一会气氛也活跃开了,高群舒眼看着就在笑容后绷不住了,赶紧往回拉:“聊正事,聊正事。”他指着自己的胸口说道:“从我开始啊,咱们今天在这的主要目的都不用说了,我最感兴趣的……林西蕾,你有男朋友没有?”

    哈哈哈哈……

    “差不多了~~~~!”

    高群舒拖着长音是真有点不高兴了,他好歹也是个成了名的导演,要不是碰见圈里这么多独当一面的角儿,他也不至于低三下四把人都聚一起:“再闹急了啊。”他震慑性的假装威胁道:“赶紧想一辙,我这嘴上都要起泡了。”

    几个人慢慢在收敛中正经了起来,从面相上就带着学术性的王志纹率先发言道:“我觉得啊,这得看你主要想表现什么,你要想表现电影中我和小邵的阴暗,那就加一些阴郁的音乐和我们俩于细腻出的特殊表情,用这种能够混合在剧情里的东西冲击观众的双眼;要是想表现张涵宇正直、牺牲的精神,那就得用慷慨激昂的音效和宁死不屈。”

    1966年出生的王志纹说出这些话来无可厚非,他从小就是看这种电影长大的,自然对此根深蒂固,一说到风格立即就会将脑海里记忆最深处的东西挖出来。

    英答听到这没有任何补充,反而问道:“张涵宇呢?”

    王志纹笑了:“昨天拍我给他上电刑的戏,哥们挣扎动作太大,肩膀脱臼,休息呢。事先声明啊,我可没真电他,这哥们是看着小邵突破演技后有点接不住砸过来的戏,这才努力的过了边儿。”

    英答这才反驳道:“我有不同意见,你说用配乐当风格我就很不同意,提起电影配乐,我印象最深的除了早年间的等主旋律电影,就剩下港片时代的和这还是因为歌曲太经典传唱度太广的缘故,配乐就不是电影这个载体里主要展现的事情。你说的表情特写我也有疑虑,能够令人印象深刻一眼就认出来的风格除了王佳卫的‘偷格加印’、吴雨森‘和平鸽’、的子弹时间,标志性太低,而且,拍得出拍不出经典画面还两说着,更关键的是,观众对电影的误读太过严重。”

    “你就说周星星,人人都说后现代主义大师,可周星星在媒体上不止一次否认根本不明白后现代主义是什么,就连当年也是在香江被当成失败的电影案例,直到在咱们这边大学生嘴里越穿越广才成了精品。这就给观众造成了非常难以解读的误区,我们口口声声的艺术让所有观众都认为他们看到的电影都是有思想有深度的东西,却不知道大多数商业电影都只是一盘生意,一场交易下的产物。”

    英答叹了口气继续道:“这就像非要管脑震荡叫无定向丧心病狂间歇性全身技能失调症,听着耳根子都发麻。”

    邵英雄还头一回感觉英答说这话很有深度,甚至于林西蕾对视一眼后竟然为英答投去一个赞赏性的目光,不管英答人品如何,这番话说的很经典……结果仔细一想……这孙子什么都没说,这讨论的是如何确定高群舒在大荧幕上的风格,他把别人的建议都推翻了还没给出半点可行性建议,剩下的,光是扯蛋,连扯蛋都扯的不疼不痒。

    不是英答说的没有道理,可有道理没用,现在要的不是耍嘴,喊口号能把风格喊出来?

    高群舒又把目光转移了,现在王志纹与英答都不用指望了,当他看向邵英雄的时候,发现邵英雄正在沉思。

    对于寻找风格,邵英雄有着足够凄惨的经验,别人的风格都是小溪流水磨圆岸边石一样自然而然积累而成,邵英雄不是,他的电影风格是从别人的电影里总结出来的,也就是说,邵英雄的电影风格是刻意定性的,不是天生。提起天生,不得不提冯小钢,他在2013出版的小说里就到处体现着天生的调侃风格,什么?邵英雄怎么知道的?因为后边的名字原本应该加上个‘不省心’最后是把这个名字抹了才没叫,那么,他的电影介绍中自然就会有这本小说,谁让这本小说不光是随笔,更有大量词句出现在了冯小钢的电影里呢?

    比如说吧,这本小说里有一段话就是里的台词:什么是贵族?想象一下,某贵族指着故宫说‘这院子不错,买了。’,穿着燕尾服、戴假发(指英式管家)、腰杆笔挺像跳国标舞的随从凑到耳边小声答‘这院子本来就是您的。’贵族一脸狐疑‘是吗,这事我怎么不知道’随从道‘这事太小,不值得跟您汇报。’贵族还就得当场扫兴,表现出一副很没劲的样子。

    这就是风格,因为生活环境不一样养成的思维模式不一样,当别人没把这种思维模式搬上荧幕被所有人所熟知的那一刻,他冯小钢办到了,于是观众看到这种电影大部分时间都会先入为主的以为是‘冯小钢’。

    邵英雄给‘电影风格’这四个字定了性以后,才缓过神来,抬眼间不管是林西蕾还是周讯,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你们干嘛呢?”

    “瞧的我跟没穿衣服似的。”

    高群舒反问:“想明白啦?说说吧?”

    “什么我就想明白了?”

    “没想明白你一个人在那又愣神又点头的琢磨什么呢?”

    王志纹也参与到了新一轮的讨论当中。

    邵英雄让几个人给撩那了,要不说点什么还真下不了这个台。

    “我想这东西,有点浅。”他还能怎么办,只能胡沁一通让所有人都不当真,用一个玩笑打哈哈的凑合着过去得了。

    事实上高群舒的也好、也好,都不是带有强烈个人风格的电影,除了高导的匪气能在电影里看到一二,其他真没什么特别,不然也真不用攒一堆人找风格。

    “那也得说啊。”

    英答这紧着追问,弄得邵英雄不说都不行了:“你们知道电影学者理查德-岱尔-麦肯说过的一句话么?这个人不光将电影和经济学联系在一起,还在这本书的第三章写过一句序,他是这样写的‘当一扇门、一双手、或一双眼睛打开时,都会带来如同火车头撞破银幕般的刺激’这一章内容讲述的是镜头中的运动。”

    “书我比你背的熟,说重点。”王志纹听出点味,可是还没摸着边。

    邵英雄问道:“谁玩过这款游戏?”

    “你怎么又说道有戏上去了?”英答刚沉下心来,就被勾出来了,脸上露出了明显的不高兴。

    “别急啊,你们要是玩过这款游戏,就会知道游戏里有一个非常经典的过度镜头,在一片奇黑无比的环境里,一扇门矗立着,然后门把手被拧动,门被缓缓打开,此时,玩家如果是第一次玩将会对未知的环境产生极其强烈的恐惧感,未知,就是恐惧的来源。”邵英雄伸手把水杯抄起来往下灌的时候,竟然喝着不对味,手里拿的不是茶水,是林西蕾的果汁……

    还好没人注意这个小细节,除了林西蕾看了他一眼被他挑起眼皮的时候瞧见,所有人都没怎么在意:“动,能让电影产生冲击力,在完全安静的环境下单一物体的运动,就会出现未知的恐惧效果。电影在英文中叫做,又称res,这些名词都指出‘动’是电影艺术的最重要部分。咱们要是在这部电影里不增加恐怖元素的情况下,大量动用恐怖片中的经典画面制造悬疑氛围,运动感觉造成的视觉效果即便没有蝙蝠侠威武本来的声势和气魄,也没有画面中仿佛是森林爆炸一样扑翔出的鸟类,我们在阴影遍布的裘府中,还是制造出了恐怖氛围。这种恐怖氛围在不是恐怖片里,尤其不是鬼片里出现,为什么不能属于一种风格?”

    他这干脆打算将里开门的经典镜头和换地图时的经典画面揉进来了,有点扯蛋的意思,但不得不承认,这对玩过这款游戏的人来说,迅速会引爆关联记忆。

    “靠谱!”

    高群舒眼睛亮了。

    王志纹点头道:“行啊,小邵,又是专业用语又是英文单词玩的挺溜啊。”

    英答则更简单:“散会!”

    唯独林西蕾,目光中满是崇拜。

    邵英雄卡巴卡巴眼睛,自己琢磨道:“我不会毁了这部戏吧?这真的只是一时冲动的胡沁啊!”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