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职场小说 > 神级演技派 > 第一百三十章 巧合
    黑暗又一次铺满破旧的火车站时,这场戏又开拍了。

    “准备!”

    “开始!”

    邵英雄一把拨开身前的徒弟,单手撩起身前衣襟,整个人在跑动中突然感觉眼前亮了起来,灯光已经照亮了火车站,就在此刻,邵英雄单脚往出迈的时候将脚面横过来,整个人同一时间停住。

    他身旁,是一个个冲出去的人影,马三的徒弟可不管灯开着还是灭了,干掉来挑衅的对手是他们的职责,就像当初马三在金楼内阻挡所有要见宫保森的粤东武林人士一样。

    邵英雄此时抬起头,当灯光在目光的注视下变得越来越亮,他不自觉的伸手去挡视线。

    在监视器里,王佳卫看到了邵英雄的错愕,这是一种隐忍在心里,说什么也不愿意表露出来的仓促间惊愕,这也很能说明马三这个人的性格,他永远都认为自己是对的,哪怕错了,也认为咬咬牙就能熬过去。他不肯承认自己走的路有多么暗淡,也坚决不认为回头就能看见曙光。

    宫保森正是因为看清了这一点,才让马三从粤东回到东北,不让他立即成名。

    马三是什么人?

    是中-华武士会会长宫保森的大徒弟,甚至可以说是这部戏里的武林盟主接班人,邵英雄在这部戏里马三生命中的最后一刻表现出这种强忍着也不愿意让其他人看出来的错愕,很合适。

    马三就算性子烈,也绝对不可能是原片中那种张牙舞爪将什么都浮于表面的性格,如果他真的是这种性格,宫保森就不可能让马三在北方和自己搭手。

    “停!”

    邵英雄听到王佳卫的声音时,竟然头一回有点分不清这场戏过时没过了。

    大6导演喜欢用‘停’,其含义是‘戏没过’;香江导演喜欢用‘咔’,同样是‘没过’。

    可你王佳卫喊的不是‘ok’也不是‘咔’,这个时候你来了个‘停’,这是什么意思?

    王佳卫也迷茫了,如果现在拍的电影依然是不追求票房,只按照自己的思维创造一个不管别人是否能看懂的世界,那么,王佳卫一定会让这条镜头过,还会把邵英雄刚才的表情放进预告片里,他认为邵英雄表演的很精彩。

    可是,他现在还能这样做么?

    如果可以,王佳卫就不会让张振来来回回跑十几遍,跑的头顶热气蒸腾,会让张振打着蜡直接出现,他才不会告诉观众镜头之外生过什么,王佳卫所讲述的故事,只要有一个漂亮的横切面就已经够了。

    只是,现在不行了,他要拍出一个所有人都能看懂,而且是一遍就能看懂还可以回味的故事。那这里面就涉及到一个问题了,这个问题是,邵英雄突然抬起头这一下,若是用这么内敛的形式观众看得懂么?

    观众、观众……王佳卫陷入了两难的选择题之内。

    “导演,行不行?”邵英雄走到了监视器附近,冲着王佳卫问了一句。

    王佳卫此时被邵英雄在思绪中拉了出来,一脸的为难:“其实,已经很好了。”王佳卫把刚才的镜头倒了回去,重放时光影落在邵英雄身上的效果与邵英雄抬起头看向灯光的瞬间契合的还不错:“就是,你的错愕,我懂,我就怕我把我懂得东西拍出来,会让很多人不懂,你懂不懂?”

    邵英雄叹了口气心道:“怎么又来了?你郭徳刚教出来的吧?不然绕口令的基本功怎么这么扎实?”

    “王导,你就直接告诉我你想怎么着就行。”

    王佳卫看了邵英雄一眼:“我希望能更好一点,让观众能一眼看明白你这是错愕的表情时,表演的痕迹又不那么外放,同时,把马三这个人物表现出来。”

    这种两全其美的想法,邵英雄也很想,可演过戏的都知道,内敛的表演方式所表达的情绪清晰度没有夸张式表演高,更多时候内敛式的表演需要靠环境、音乐、台词同时推出来才能将情绪表达清晰,这会儿在没有配乐、台词的情况下让邵英雄表现出既清晰又准确还不夸张的错愕,还真有点难为人的意思。

    这是错愕,不是愤怒、疼痛、高兴,更不是惊讶、恐慌、害怕!

    “我想办法,给我十分钟。”

    邵英雄努力思考着该怎么完成王佳卫的要求,他可不想如同张振一样来来回回跑上十几遍。

    错愕和惊讶不同,可是有相似之处,要是把惊讶的表情放在这就显得太过,任何人都不太可能因为停电之后又来电了而惊讶,最多是愣一下。

    顺着这条思路想下去,邵英雄把自己带入到整个环境当中,想要在慢镜头的光影效果下、展现出王佳卫所要表达出来的一切镜头语言,证明马三性格的同时,还要证明他的倔犟和不服输、不认错……

    有了!

    邵英雄走回到候车厅冲着孙胜男说道:“毛巾。”

    孙胜男把毛巾递过来时,邵英雄接过毛巾又跑了出去,随后就站在拍摄现场属于自己的位置让人把毛巾遮挡在自己的眼睛上。

    这是一个非常笨的办法,因为普通人不可能对已经适应了的光源产生那么快的反应。想要对光源第一时间产生反应,并且演出一些感受,邵英雄就必须在灯光亮起来的一瞬间抓住最快的时机,只有在这个时候表演出来的东西才最符合当下的情况,也最能让观众看懂。

    蒙上了双眼之后,邵英雄眼前一片漆黑,一会拍戏时将毛巾摘下那一刻,自己的双眼一定会对光芒非常敏感,这种敏感,就是让自己做出快反应的最佳时机。

    “导演,我可以了。”

    大概过去了十分钟,邵英雄在蒙着眼睛的情况下根本无法精准计算时间,他只能凭着自己的感觉来。

    王佳卫看了邵英雄一眼,看着他把毛巾解下来之后,闭着眼睛顺手将毛巾远远扔出。那一刻,场工当然会把这件不应该出现在镜头里的东西拿走,这是他们的义务。

    “准备!”

    “开始!”

    邵英雄一下睁开了眼睛,黑暗的破旧火车站内并没有能令他感觉到特别刺眼的光,就在他的眼睛还适应周围环境的那一秒,邵英雄迈步从人缝里冲了出去,脚步挪动间,他的双眼一直向前直视,尽管现在前方什么也没有,可剪辑时,那里是张振跑过来的位置。

    啪!

    破旧火车站的路灯同时照亮,丝毫不适应眼前光芒的邵英雄很想低头去躲,这是人的自然反应,可是这一刻,邵英雄强行用意志力扭转着一切,脚步迈出去横过脚面止住身体前冲惯性的时候,他猛地一下仰起了头……

    监视器内,邵英雄双眉紧皱,脸上的表情很淡,可已经拧成一股一股肉疙瘩的的眉毛能证明他在经历了突然间的黑暗又看到突然间的光明时,有多么诧异。

    对,就是诧异,这种感觉和错愕很接近,只是在内敛的表现下,这两种表情几乎难以分辨。

    与此同时,他凭借着自己眼睛对光源的敏感,竟然还表现出了马三的倔犟,因为在此之前邵英雄的动作是在黑暗之中下意识的去躲避,而这个动作最后被生掰成了抬头。邵英雄的表情尽管没有展现的多么丰富,可那一刻的肢体语言、目光、眉毛把该演的戏都给演了出来。

    从监视器看,摄影机所展示出的画面是这样的,拍摄路灯的摄影机又一次慢放了光芒从无到有、到照亮周围的过程;拍摄邵英雄慢动作的镜头则是记录下了他被慢慢洒下的光芒覆盖时,脸上凝眉瞪眼表示错愕与抗拒的表情;而正常拍摄的摄影机则记录了邵英雄的跑动、停止、想要躲避光源却倔强的抬头和光源对视的一切肢体语言。

    看到监视器上呈现出的所有,王佳卫已经知道这个镜头盖怎么剪了,先用马三冲一线天跑去的脚步接刚才一线天在灯光落下时的奔跑,紧接着在剪上去马三看到灯光时的表现,因为他和一线天表现的完全不同,一线天一点都不抗拒这道光线,甚至可以将自己融入其中,而马三所表现的抗拒正好和一线天形成对比,马三脸上的错愕、抗拒,就连生掰一样让自己抬起头的肢体动作都……将所有镜头语言描述的清清楚楚。

    马三已经习惯了黑暗的世界,原以为这个黑暗世界会一直黑暗下去的时候,光明突然降临了,这种感觉让他非常不习惯,他更不习惯自己在依靠着日-本人爬到今天这个位置之后,竟然还有人敢来替宫家人报仇!

    所以马三倔犟的抬起头,这一刻不管来的是谁他也不能推让,这是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

    邵英雄则用刚才的表演演出了马三的所有,哪怕是王佳卫希望通过镜头告诉观众的一切。

    “很棒!”

    王佳卫给出了一个非常高的评价,刚才邵英雄表现出来的一切都让他对这个镜头无可挑剔。

    邵英雄揉着眼睛走了过来,等他走到监视器后面看王佳卫重放刚才的镜头时,他自己也吓了一跳。他根本没想到自己的表演加上光影效果会造成这种画面,如果不是用毛巾蒙上了眼睛,如果不是必须要双眉用力才能保证眼皮不在广元照射下落下,如果不是眼睛在光源刺激下有那么一点点刺痛感,这个镜头绝对不会有眼前的效果。

    这是一种巧合,在多方因素下展现出来的巧合,巧合到就算再一次给邵英雄蒙上眼睛他也未必就能演出一模一样的神态。

    只是这种巧合似乎勾动了一些东西,邵英雄看到的一切似乎帮着他寻找演技上又一次突破的突破口,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邵英雄几乎可以肯定自己的演技将会迎来一次新的突破!

    张振站在候车厅的窗口掰着手指头数:“一、二、三……三条就过了?”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