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职场小说 > 神级演技派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轮到自己了
    张振不是没和王佳卫合作过,可是他觉得这一次王佳卫对自己的要求提高了,哪有一场没台词的戏拍十一遍的?好,你认真,我表演差,那么,导演先生能不能过来告诉我你到底要的是什么?这么没完没了的跑,还不说你到底想要什么效果,这戏还能演么?

    十一月初的夜里,有些冷,火车站里的工作人员一个个都冻的缩脖,只有张振,一个人挺着脖子满脑袋冒热气,头顶上竟然能看清明显的汗珠。本文由首发

    他是非常认真的去演了,每一次在狭窄的车厢里拥挤,奔跑都拼尽了全力……

    邵英雄趁着休息的间隙跟王佳卫说道:“王导,咱们下回能不能先试试戏,起码别这么浪费胶片,试好了照着演不就行了么?”

    王佳卫有点不高兴了,狠狠看了邵英雄一眼道:“不正式开拍演员能认真的起来?没有压力能激发他们的创作能力?”

    邵英雄闭嘴了,这要是在犟下去不是王佳卫发火就是自己会绷不住,这个货绝对是个呛管子,也属于那种在片场一手遮天的主。

    行吧,你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邵英雄不管了,爱谁谁,反正折腾的不是自己。

    抬起头,往车厢里看了一眼章子宜,人家把皮草大衣裹的倍儿紧,都坐冷了。

    “准备!”

    张振全身紧绷像是上了发条,摄影师约翰-托尔拿着摄影机打了个哈欠之后也开始全神贯注。

    “开始!”

    张振一个箭步窜上了火车。王佳卫没有之前的随意,一双眼直接就扎到了监视器里。

    这一刻,邵英雄也被画面震惊了!

    高速摄影机的超级画质下。张振的一切都被无比清晰的呈现在监视器中,那时的张振额头上顶着汗水,伸手将人群拨开时抢入车厢,一屁股坐在章子宜对面。

    那一秒,时间仿佛定格,邵英雄能在监视器内看到的画面是张振头顶被汗水阴湿头发上,有清晰的蒸腾热气。这种热气,只有在极其寒冷的天气里在刚刚经过大量运动的人身上才能看到!

    这说明什么?

    说明一线天刚刚进行了大量运动,身上的伤和化妆师补出的面色惨白恰好证实了他与日本人动过手。而且打斗非常激烈。

    就这么一个在电影中一闪即过的画面,王佳卫都费了如此大的工夫去磨合,去让演员找这个时间段最应该出现在身上的体态特征,哪怕他什么都不说。可他在做。

    时间开始流转。扮演日本-兵的临演冲上了车,用日语朝车上的其他人要证件,一个个查找时,在约翰-托尔的机器里,张振露面容不改的嘴角微微挑动一下,他疼了,邵英雄一眼就看出来张振这是疼了。紧接着约翰-托尼开始把镜头推进,镜头中的张振让眉头一点点凝聚到一起。整个过程都在镜头推进的一瞬间完成。

    这一幕里,没有邵英雄看过的张振。张振也没对章子宜露出不惧生死还要挑-逗一样的邪笑,他整个人都在紧绷的状态下表演,就像是一个人刻意控制着自己,不能出半点差池。

    张振敢不控制么?他怕听见那声‘咔’,谁不信谁连着车上车下的跑十二遍试试!

    章子宜低头看了一眼,几乎在看这一眼的同时决定坐过来,那一秒,张振和章子宜靠在了同一张椅子上,那一秒,章子宜这个江湖儿女不顾及男女之别,没有普通女孩的拖沓,直接用头枕在了张振肩头,而张振此刻闭上了眼睛,眉头依然紧缩。

    第三个监视器里,一个人影在车厢门内闪过,日-本兵似乎发现了什么,一声呼喝后所有人开始往后撤,整个镜头在这里结束……

    “ok!”

    王佳卫抄起对讲机迅速看了一句英文,语句中没有半点对赞赏的态度,却扭头对邵英雄说道:“这才是创作。”

    他说的不是自己,是张振的表演。

    邵英雄不置可否的耸耸肩,早知道这是王佳卫要的,他宁愿让张振出去跑几圈,把身体状态给跑出来之后在拍戏,起码这样比较省胶片。

    张振听见王佳卫喊‘ok’虚脱了一样靠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喘气,章子宜反而露出了笑容:“累了?”开玩笑的问道。

    “我不说,谁知道?”张振同样用玩笑回应。

    紧接着剧组开始补拍张振受伤时坐在椅子上流血的戏,补拍张振在镜头里把刮刀掏出来的戏,补拍章子宜轻轻握住张振的手,让那只拿着刀的手一下从暴戾过渡到被温柔包裹之中的零散片段。

    王佳卫就是一个这样的导演,他喜欢在许多选择之中寻找能与自己契合的那一个,为了等待到那一个镜头出现,他宁愿一次又一次的重拍也不愿意把自己要的东西告诉别人。他等待着自己剧组演员悟到什么时那一瞬间的灵气,只有这种灵气充斥在电影里,电影才会好看,也才会充满王佳卫的风格。

    这也是这部戏出来之后,很多影评都是‘很王佳卫’、‘这才是王佳卫’、‘这几年的等待是值得的’。

    你用心,观众就能感受的到,这个世界可能有不用心的电影得到高票房,可站在最高峰的那几部电影一定是最用心的结果。

    邵英雄掏出电话看了看时间,现在是八点四十,从六点到火车站开始算,王佳卫用了两小时四十分钟拍完了一个镜头,一个不是那么重要的镜头。当然,这里边有一个小时是场工在布置现场,也有一部分时间是王佳卫留给张振思考的,更多的时间,是整个剧组人陪着张振、章子宜这两位演员一起冻着。

    按照日程,接下来的戏该邵英雄出场了,他要演从火车上走下来的戏,在《一代宗师》原片里,这场戏应该是马三被一线天给堵在火车站,而后老姜轻而易举干掉小怪,章子宜和boss对打。可这出戏已经让王佳卫给改了,当初的意思是,张振替章子宜来报仇,具体怎么个替法,也没谈到那,会改成什么样子,邵英雄心里也没谱。他是一个按剧本演惯了戏的演员,现在忽然之间手里没剧本,每到拍戏之前才来一张薄薄的纸片还真是不习惯。

    在现场等了一会,道具把早就准备好的雪铺在火车站内的长椅和地面上,反正现在是晚上,也不用担心雪会融化掉……就在这个时候,有人给邵英雄送来了剧本。

    同样,邵英雄的剧本还真是薄薄的一张纸,上边的台词是邵英雄曾经看过的《一代宗师》风格,遗憾之处是,剧本上没有任何场景描述,也没有人物的心态,写的也过于简单。

    剧本如此写道……

    a:马三。

    b:我不认识你。

    a:不用认识,记住自己欠了谁家的东西就行。

    b:欠谁就该还谁,宫家的东西只能宫家人来取,你还不配。

    a:我不要宫家的东西,要命。

    战斗……

    马三败……

    b:命,我还了,宫家的东西,也就不完整了。

    a:宫小姐为了找你报仇,奉了道,本来就不完整了。

    b:(苦笑)

    a:属于别人的东西,即便拥有,也早晚变成拥有过。

    b:我懂了,老爷子和我说老猿挂印的关隘,我以为是他慢了……宫家的东西,我还了。

    a:你没还,命,是你欠我的,因为你,宫小姐一辈子不能结婚、不能有后、不能传艺,我也失去了救过我一命的女人。我来拿的,是你的命,不是宫家的东西。记住,下辈子做人时,千万要看看对手身后,也许一眼没看到惹来的就是杀身之祸。

    ……

    只有台词,没有上下衔接,弄得邵英雄都不知道这是衔接的哪部分剧情,因为剧本已经完全改过,还添入了台词,邵英雄来寻找马三当时的状态都感觉到茫然,这是他第一次出演一场自己完全不知道的戏,竟然在演了这么多年戏后,心里生出了一丝紧张感。

    紧张,或许有点对路。

    马三成为了汉-奸碰到高手寻仇,能一点都不紧张?

    他就算是狂,也应该狂的有个界线,就像是马三的最后一句台词,他以为是宫保森老了,跟不上时代了,这才在宫保森的刻意压制下选择了一条相反的路。在这条路上,他得顶着其他人充满挑衅的目光,顶着所有人的唾骂……

    邵英雄慢慢的似乎找到了一个全新的马三,这个马三和原片不太一样,他也凶悍、也跋扈,可是他理亏,所以他说宫家的东西只能宫家人来取,尤其是在这句话以后,他得先出手,这叫恼羞成怒,既然讲不出理来,只能动手。

    作为动作导演的袁何平此时走了过来,已经不是和邵英雄第一次合作了,所以根本没客气:“小邵啊,一会演完这场戏前边的台词,你得就有一个往前冲的连接,剪辑的时候会从这下手,明不明?”

    “嗯。”邵英雄点点头。

    现在,他的马三已经立体起来了,袁何平的意思同样也是马三先动手,这和自己估计的完全一样。(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