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职场小说 > 神级演技派 > 第一百一十六章 200万对900万的挑战
    《千里走单骑》的首日票房成绩很诡异,诡异到了连心画面竟然都不去公布首日票房的成绩的地步,而王忠军为了得到确切的消息动用了自己的人脉,在全国票房最容易打出来的五座城市内要来了十一家影院的《千里走单骑》首映票房记录,这十一家影院是全国最大的影院,也是电影最容易出成绩的地方,可最后统计的结果却只有区区85万!

    这十一家影院之中,还有京城新影联一家就打出整整40万成绩的破天荒记录,这个记录竟然是单家影院文艺片的最高记录!

    这也证明了在《绣春刀》的疯狂攻势下,《千里走单骑》的首日惨败!

    也就是说,《千里走单骑》的票房绝对不可能在首日突破两百万……他们已经输了。

    张韦平有些慌了,他是要凭借着《千里走单骑》狙击华宜的《绣春刀》来报当初《英雄》首映式新闻发布会上的一箭之仇,可在拿出了《英雄》和《十面埋伏》之后,老谋子竟然又一次遭遇了票房上的滑铁卢,尽管如今各方影评还未风起,只是光靠口碑又有什么用?票房才是干掉敌人的利器……

    “韦平,《绣春刀》……”张毅谋在张韦平的家里轻描淡写的说道:“首日票房有多少了?”

    张韦平叹了口气,他知道张毅谋不在意,拍《千里走单骑》的时候,张毅谋就说过要把失去的口碑给打回来。现在这部电影出现了票房滑破也是在意料之中,对于张毅谋来说,文艺电影靠的就是口碑。商业片才会猛追票房。

    “九百万,这还是首日的票房记录。”张韦平看着张毅谋,轻声说道,好像缺少了一些中气。

    张毅谋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我想去看看。”

    “不行!”

    张韦平立即否定:“老谋啊,这要是别的电影,你去看看我一点意见也没有,还能给帮帮制片方炒炒新闻。咱们也算是结个善缘,可这要是华宜的电影,你绝对不能去。就连顾常卫他们也不能去,你们去了,咱不光输了阵,还会输了人。”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不就是想知道知道《绣春刀》好在哪么?这么着。我找个咱们公司面生的人,我让他去看看,看完了给咱们描述一下不就行了么?”

    张韦平这回绝对不能宠着张毅谋了,这关乎于心画面的脸面,他抓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之后开口道:“小孙啊,我是你老板,你明天买一张电影票去看《绣春刀》,给你一个任务。回来一定要清清楚楚的描述出剧情来,绝对不能看完就忘。另外,电影票钱回来报销,算是公司请你看电影。”

    “这不就行了么?”张韦平冲着张毅谋说道。

    第二天,心画面公司的小孙、也就是张韦平的秘书在下午四点看完电影回到了公司,可她一回来,马上就让张毅谋给问傻了。

    “小孙,剧情是什么?”张毅谋开口问了一声。

    小孙道:“刚开始,是乱哄哄的抄家,魏忠贤倒台之后,锦衣卫把和魏忠贤相关的官员都给抄了家,前几户都描述的不怎么详细,最重要的是周妙彤家,周妙彤后来还被卖成了官-妓……然后,然后……是字幕,说魏阉倒台,皇帝下令彻查阉党……”

    “嗯,小孙呐,抄家的时候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动作戏吧?这动作戏的特点是什么?是残酷、唯美、写实还是比较夸张的表现手法?”

    小孙听到这低着头:“这……反正就是挺好看的,尤其是浑身肌肉的邵英雄,他一冲进周妙彤家,一拳就把一个看家护院的给砸躺下了,对了,那个人是先腾空而起,然后才躺下的……”

    张毅谋看了一眼张韦平,这根本就是答非所问,这一拳的表现形式用好了可以有无数种拍摄手法,让人可怎么猜?

    “那好,开场抄家的镜头是轨道镜头,还是高空摄影,又或者是摄影师跑动跟拍以表示动感?”

    张毅谋问的太专业,小孙就是一个普通文员,她去还真就成了看电影,根本没注意这些。不是圈里人的普通百姓在看一部电影的时候,谁在意这几个镜头是用什么手法拍摄的?这不闹呢么?

    小孙不张口了,张毅谋又一次抬头看向张韦平,无奈道:“韦平,还是我去吧。”

    张韦平狠狠瞪了小孙一眼:“你不能去,你去了一旦让记者给你堵住,你怎么说?实话实说?说张毅谋来看他邵英雄的电影了?那还不得让媒体给炒成张毅谋开始像邵英雄学习拍摄手法?”

    “我去!”

    那可叫九百万的首日票房,至今为止比这部电影首日票房高的,只有《英雄》、《十面埋伏》、《夜宴》,就连《天地英雄》都让《绣春刀》给甩到了身后,这说明该电影是一部值得同样以及业内人士关注的电影。

    心画面偏偏旗下只有张毅谋一个签约导演,张毅谋的剧组主创都没和心画面签约,这才导致了张韦平现在无人可用,他总不能在派出去一个像小孙这样的人,回来以后连话都说不清楚吧?

    于是,张韦平出发了,开车到新影联楼下的停车场,现身电影院,他必须要去看看,这邵英雄成长速度也太快了,要是按照这种速度成长下去,没准就会成为心画面的心腹大患。

    “张总?”

    “可不是张老板么!”

    “张总,您怎么来了?”

    记者是被华宜邀请来记录《绣春刀》首周票房的火爆场面的,没想到还没拍两天就碰到了一个大新闻,在绣春刀成为目前国庆黄金周期间的票房冠军才没两天的时间时。张韦平就现身了。

    “张总,请问您是来统计《千里走单骑》的票房吗?您对《千里走单骑》与《绣春刀》的差距怎么看?据说《千里走单骑》首日票房只有不到两百万,而《绣春刀》达到了九百万……张老板。能回答一下问题么?”

    张韦平没闲工夫应付记者,迈步就往楼上管理层走,所有记者都在影厅外扛着摄像机对着张韦平的背影。

    等张韦平进入了新影联的经理室,面见老朋友,也就是新影联的总经理的时候,张嘴道:“给我准备一个单独的影厅,别让被人进去。我要看《绣春刀》。”

    “老张,别开玩笑行么?”

    张韦平瞪着眼睛说道:“谁开玩笑了?”

    “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你现在要一个单独的影厅看《绣春刀》这不是开玩笑呢吗?你就说我这十个影厅每天播放四十场绣春刀,现在票都卖出去了,你让我去哪给你准备单独的影厅?”

    “这么火?”

    “可不吗!这才上了两天《时代杂志》那边的消息就传出来了,《绣春刀》想不火都不行。谁不想看看邵英雄这个能上《时代杂志》封面的人物拍的电影?”

    “老张。这样,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给你找一张电影票,不然我只能请你去别家看看了,只要京城有闲着的影厅,我掏钱请你看,你说行不行吧。”

    新影联是最先数字化的影院,他们同样是华宜的重点合作单位,《绣春刀》几乎占据了绣春刀最好的播放时间。从下午一直播放到晚上九点,就这。新影联还和华宜打过加映的招呼了。

    “行吧。”

    张韦平都没想过自己成为老板以来竟然还要和观众一起在同一个影厅内看电影……

    “快看,张总下来了。”

    眼尖的记者在门口等了一会之后立刻发现了张韦平,一个个抬起摄像机对准张韦平开始一顿狂拍,直到眼睁睁看着张韦平进入了影厅,所有人都惊讶的张开了嘴。

    他们以为张韦平是来统计《千里走单骑》的票房,没想到张韦平走入的影厅门框上的led竟然出现了《绣春刀》的播放字幕!

    张韦平来看《绣春刀》?

    这个玩笑开的有点大!!!

    灯灭,张韦平在影厅第五排挤得有点不舒服,实际上他心里更不舒服,他不是没看见门口的记者镜头,既然都来了,又不能不看一眼《绣春刀》就走,可记者在那他这双腿实在是不愿意往挂着《绣春刀》led的影厅里迈,如果不是张毅谋非要看看邵英雄能拍出什么花来,他张韦平绝不会咬着牙走进这个影厅,恐怕这辈子都不会看《绣春刀》哪怕一眼。

    大荧幕上播放的各种宣传片都已经落下帷幕,广电总局的‘龙’片头出现之后,华宜的片头也逐渐闪现。

    紧接着影片开始正式播放,大荧幕上出现了大明朝的夜空和夜空下家家户户都熄了灯的京城,就在此刻,房顶上一个人影轻手轻脚略过,随后,无数人影如蝗虫在麦子地里翻腾一样,数百个人影在夜空下接连开始穿房跃脊。

    张韦平记住了,这是后期制作时的效果,把人在绿幕下的动作缩小,再把拍摄场地的放大,随后将人影放到整座城市的头顶上,以不太清晰的高空摄影角度就能让观众看不清其中的瑕疵,甚至还有一种看到众多锦衣卫飞檐走壁的快感。

    “什么玩意儿。”

    张韦平独自嘟囔了一句。

    旁边忽然传来一个恶狠狠的声音:“别说话!”

    张韦平咬着牙忍下怒火,他不会跟这群平民百姓较劲,实在犯不上。

    大荧幕上镜头开始加快了整部电影的节奏,数百个锦衣卫分成三队分别扑向京城内三个巨大宅邸,梁佳辉、文彰向两侧跑动的过程中,唯独邵英雄这一队给了个特写。

    “总旗,前边有兵丁巡逻。”手下锦衣卫一声回禀后,邵英雄目光凌厉的喊了一声:“隐!”

    所有锦衣卫瞬间完全进入了胡同,接下来。更夫在电影中对话的场景出现了。

    到此为止,邵英雄除了加了一个后期制作出来的开场,并没有对电影做任何修改。就连巡夜兵丁发现了锦衣卫的一幕也和原片非常像,只是在往后看,就有些完全不一样了。

    周府的漆红大门出现在了众位锦衣卫面前,邵英雄用双手往两两侧一顺的同时,身后多位锦衣卫开始将这府邸每一个角落都死死看住。

    啪、啪、啪,此刻,周府的大门被敲响。

    “谁啊。”

    “锦衣卫。捉拿阉党。”

    “大人,您走错地方了吧?我们老爷是朝廷的……”|

    “开门说话!”

    “大人,我就是个门房。让我通禀一声……”

    邵英雄往后退了一步,有一个锦衣卫已经跪倒在院墙不远处,那时邵英雄一步踩在锦衣卫支起的腿上,以单手支撑墙头一个后空翻就落入院中。

    “你怎么进来了。不说了等我通禀一声么?”

    锦衣卫的狠辣完全被邵英雄给演了出来。他如同没听见一样上前,直到门房那人拦住他去路时,邵英雄猛一瞪眼的说道:“等你通禀人就跑了!”

    邵英雄身体如弓般后拉,以拳头为箭,整个身体准备动作非常大,完全没有武者出招前的隐秘,可这样的动作放在电影里还就是真实,好看。

    碰!

    只是一拳。《绣春刀》的动作特点瞬间展现了出来,门房没有夸张的双脚离地飞出去。而是用了非常现实的手法表现沈炼的强悍……被打中的门房高高跃起,就像是被巨力压迫之下从地表弹起,随后就落在邵英雄脚边不远处,尘土飞扬。

    这是邵英雄在《投名状》里学‘程晓东’的动作设计向袁何平建议的,这种动作视觉效果极强,无论是单人战斗还是表现战争,都具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

    咔。

    门闩被卸下,大门被推开时,门口锦衣卫玩了命的往出冲,此时,邵英雄拔出腰下绣春刀,奔着院内一户闭着房门的门口投掷,刀锋在空气中破空而过,此时镜头中的刀是焦点,其他的一切都是虚的,即便是虚的,那门被推开,一个女孩从门内拉开房门走出依然还是能让所有人看清。

    空!

    刀尖直接刺到了门上,距离女人的头顶只有一寸。

    女人颤巍巍的站在门口,吓得一动不动,上下嘴唇微微触碰,蚊子般的声音在特写镜头下面容惨白的花容月貌中传出:“沈……炼。”

    “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邵英雄冷着一张脸在门口又一次喊道:“周大人,您对我有提携之恩,可皇命难为,请周大人及其家眷跟我们走一趟,法司自有公断!”

    屏幕黑下来了,屏幕上一排排小字搭配着旁白而出:“魏阉倒台,肃清阉党……沈炼身负皇命不得不向提携过自己的周大人动手,因为他知道,他不来,周家更惨。”

    张韦平已经在完全不同风格的打斗之中忘记了自己是来干嘛的,他看见了周家被抄,也看见了陈府在荧幕中一闪而过(陈府被抄的镜头被剪了,有了周家被抄剧情整部电影就能联系到一起,陈府被抄本来和整部剧情也没有太多联系),更是看到了李紫雄假传圣旨让卢剑星、沈炼、靳一川三兄弟夜袭魏忠贤取其性命。

    他陷入了情节里,他想知道在京城内扛着苗刀现身的吴振宇到底会把文彰坑成什么样,他也想知道在魏忠贤老窝内的打斗戏份之后,假死的魏忠贤究竟在这部戏里担当着怎样的串联任务,他更像直到沈炼到底是一个好人还是坏人,他是一个人把钱扣下,还是给这三兄弟分。

    仅仅是一个开头,却留下了太多太多悬念,让人不看完了根本无法走出影院。

    严府争斗里,三兄弟的武功招式瞬间将人物性格表现的淋漓尽致,卢剑星的刀路大开大合,不会拐弯;邵英雄一把绣春刀上下翻飞,可总会抽冷子掏出弩箭打出一发;文彰则用两柄短刀近身搏杀,玩的是江湖上那一套你死我活的凶狠套路。

    三个人的招式都不一样,可他们打的都非常过瘾!

    比如说卢剑星一刀把人严府刀客正在招架的招式劈的对方一屁股坐在地上;又比如说文彰挥舞着两柄短刀连续捅了对手十几刀,直到对手都死透了才让人倒在地上;再比如说邵英雄一手绣春刀插入对手腹中,手里的弩箭接连发射为两位兄弟解围……

    过瘾!

    卢剑星没有原片内不断叫嚷‘别打了’的软弱,一副大哥的模样高喊:“杀了他们,自由功名落在咱们兄弟身上,杀!!!!!”

    功名,一个百户就是他一生的念想!

    梁佳辉将此人演绎到了极致!

    不光是动作戏有特点,故事节奏紧凑,在张韦平眼里,整部电影里的动作场景中,更是出现了高低起伏的画面。

    比如在周府,邵英雄只用了一拳,然后站在周府院内喊话,这就是伏;又比如说三兄弟去杀魏忠贤的雨夜,刀锋滑破雨露般的镜头令他感觉到刺骨寒意,三兄弟被坑了还不自知,雨水被慢放之后成为了挂在空气中的水滴,当此时有人将这水滴撞碎,效果自然是非常震撼,不过这一幕是《英雄》里玩剩下的,可是放到这,一样让人感觉到紧张,这就是起!

    怪不得,怪不得《绣春刀》首日能拿下九百万的票房,三兄弟的走向、沈炼在严府砍断严府严公子脚筋的阴狠、周妙彤恨透了沈炼却在他的照顾下死也不愿意接受那份带着歉意的爱恋的无奈……

    甚至连草原上吴振宇一人独战女真骑兵,被来去如风的骑兵砍的浑身是伤也要给沈炼和赵靖忠一个决战的机会,每一幕都牵扯着人心。

    张韦平还发现整部电影播放的过程中竟然没有一个人去起身上厕所,直到字幕出现的那一刻,一票人匆匆离场,这都能证明这部电影的好看之处。

    “什么玩意儿。”

    心里已经对电影有了称赞的张韦平嘴上依然不服的喊了一句。

    次日,全国各大报纸都出现了张韦平现身《绣春刀》首播现场的照片,甚至还有报纸以嘲讽为标题的写道‘首日票房不到200万的心画面老板出现在《绣春刀》影厅刺探军情,这是200万对900万的挑战’!(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