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职场小说 > 神级演技派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女导演独有的细腻
    荧幕很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忽然之间如黑布般横在眼前的荧幕闪动了一下,就像是谁扣开了dv的机盖,在一缕将整个屏幕都能闪花的曝光过度之下让人看出这是阳光刚刚照射进来的画面,就像是许久未走出家门的宅男下楼时会觉得阳光有些刺眼,世界有些惨白。顶点小说

    当阳光逐渐收敛,镜头前的人物和景色也都慢慢呈现,徐净蕾穿着白色连衣裙坐在一个小区的花坛旁边,用手轻抚耳鬓边的发丝道:“陈阳,别闹。”

    镜头又一次华为了黑暗,这一次的黑暗一点都不空,因为徐静蕾的声音出现了,她竟然以自己的角度开始旁白。

    “记忆就好像是一件在你衣柜深处的旧衣服,一方面你嫌它太旧了而不愿意穿它;另一方面又有些可惜当初花出去的银子。直到某天你无意中翻出这件衣服时长高长大了而显得衣服尺码太小——于是你心安理得的把它扔掉了。”

    只是一个镜头,只是在镜头中看了徐净蕾一眼,邵英雄就觉得自己选徐净蕾当《嬉皮笑脸》的导演实在是太正确,这句话瞬间概括出了《嬉皮笑脸》中陈阳和兰子的感情,当然,这是以兰子的视角。

    《嬉皮笑脸》整篇故事以兰子给陈阳的一个电话开始,如果不是兰子无意间想起了自己的旧衣服,分手之后的情侣怎么会打这个电话?要是兰子真的不在意陈阳,又怎么会在论坛上给陈阳回帖?兰子还在意。就像是在意衣柜里的衣服,扔了不会心疼,放在那看着也不会碍眼。或许只有想起曾经穿过那件衣服的美丽时,才又一次把衣服拿出来,此刻,尺码已经配不上身材。

    镜头又一次出现了变化,这一次,是在独木桥上,独木桥两边是湍流的河。徐净蕾面色不对的站在那,脸上没有半点温柔,用最义正言辞的态度说出了同样的话:“陈阳。别闹!”

    这应该是陈阳和兰子提出复合未果之后兰子对陈阳说的话,这句话小说里应该没有,可这两个镜头用同样的台词展现了不同的心态,不同的兰子。

    镜头又变了。依旧是黑暗。可是这一回的黑暗让邵英雄开始期待,他期待着能看出更多不一样的东西,一个女导演的细腻是男人永远无法比的,就像是女导演不可能拍出《斯巴达》那么大气的电影,可这种电影,她们却能用肉眼无法触及的触角让你感受到每一份欢乐与每一丝伤痛,让观众躲都来不及。

    “我没闹。”

    镜头里,是举着dv的文彰。他举着dv满脸嬉笑,一边笑一边伸出食指往回勾着说道:“妞。给大爷乐一个。”

    嬉皮笑脸。

    陈阳的出现瞬间点题!

    这个镜头根本不用去解释,想不明白都不行。

    当镜头黑下去那一刻,文彰的声音出现了,有些不愿意去诉说的迟疑:“呃……其实,人生就像是初恋,拥有时我们都不在意,失去时我们后悔莫及,不过这不一定是坏事……”

    话没说完,独木桥的另一边,文彰又站在那里,嘴微张,有点想解释的看着对面前,目光呆滞而麻木:“我没闹。”

    他的声音很失落,整个人像是被折腾的筋疲力尽,可这句‘我没闹’,则彻底断送他和兰子之间的所有关系。

    “不一定是坏事……”镜头黑下来的一瞬间,文彰的声音又出现了:“因为只有你失去过,才懂得珍惜。”

    小说里,陈阳失去了兰子还有微微,微微是一个非常完美的姑娘,她美丽、活泼,在你高兴的时候陪你一起疯一起闹,一起担b;她也可以安静、知性、温柔,就像是《百变星君》的老婆版,她总能以任何形象出现在以文字汇聚而成的小说里,总让你喜欢。

    “我爱你。”

    屏幕上,还是文彰,镜头里只有文彰的嘴,看不出场景是哪,可这个声音,他绝对不是对兰子说的……

    果然,屏幕暗下去时,又一个女孩的声音传了过来:“女人听见这句话的时候,都应该感觉到幸福,可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却像是听着自己的男人把本该对其他女人说的话补偿给了自己,我知道他一定会珍惜,可我,别扭。”

    邵英雄听出来了,这个女孩是姚迪!

    嘀!

    邵英雄的电话响了,王忠军来的。

    “小邵,预告片看了么?”

    邵英雄又一次盯着黑下去的屏幕,打死他也没想到这东西是《嬉皮笑脸》预告片:“王总,你开什么玩笑?”

    “哎呦,怪我,怪我了,这事没说清楚,你这个专业人士肯定能看出那个画面上没有半点胶片的颗粒感,这个片子是dv拍摄的,怎么回事呢?徐净蕾不是成了《嬉皮笑脸》的导演么?在选景的时候就带着主创文彰、姚迪一起去了,几个人拿着dv录了一段东西,剪出来的时候拿来给我看,说把景都选好了,让我看看。我一瞧,这哪光是景啊,这东西当预告片都一点问题都没有,我就打算跟你商量商量,咱们这个《嬉皮笑脸》的预告片按这种模式来一个,怎么样?”

    听见王忠军的话,邵英雄放心了很多,就刚才的画面中的故事的确有些吸引力,如果整部电影里所有情感都追求的是一个‘真’字,那邵英雄觉得用之前的片段当宣传片没有问题,若是整部电影追求的是‘遗忘青春’,那这东西就有点问题,首先,没看过小说的人肯定不知道这里边的人物关系,你不能要求2005年的《嬉皮笑脸》有金庸任何作品的知名度;其次,徐净蕾、文彰和没露过脸的姚迪凭借着《裸婚时代》的火爆的确能吸引票房,可要是连预告片都让人懵懵懂懂的弄不明白,那就是作茧自缚,毕竟在这个时间段里并不是每一个人都看过这本小说;最后,邵英雄觉得预告片的作用是告诉观众这是一部什么电影,这一点没表现出来,那预告片还有什么用?

    “王总,这种事咱们还是让老徐定吧,王总您想啊,咱们选导演的时候就是把她和滕华淘一起叫来的,男女主角又没给她留下半点自主权,好不容易能自己找个女配吧,还得为了配合宣传的找姚迪,谁让文彰和姚迪演的《裸婚时代》足够火呢?咱要是在这预告片上都不给人家点自主权,那就有点欺负人了,还是欺负女人。”

    王忠军听着邵英雄的话不住的‘嗯’‘好吧’,等邵英雄说完才回应道:“也对。小邵,一会你给徐净蕾打个电话,这部戏尽管是小投资,可也得拍精细了。”

    “我明白。”

    王忠军把电话给挂了,邵英雄拨通了徐净蕾的电话号码,现在是晚上九点……

    “嘘……嘘……”电话里传来一个很**的声音:“我老板。”

    “邵老板,我是徐净蕾。”

    邵英雄贼兮兮的在宾馆房间内撇起嘴角道:“老徐,你选的景我看了,弄着玩剪出来的一些小东西也很有意思,该建组了吧?”

    “嗯,现在就差石磊和三爷牛鹏伟还没找到合适的人选,只要这两个人选定了,马上就能开拍……就是,这两个人有点难找,你也知道文彰张了一张娃娃脸,要给他搭配两个同学,尤其是三爷这种类型的,我还真一时想不起来。”

    邵英雄没多说,三爷的确不太好选人,就连石磊都是个问题,不过这一次的谈话不是为了确定演员:“是这样,对于选景我没什么意见,今天给你打这个电话的主要原因是,老徐,你能不能试着冲击一下国内的电影奖项?”

    这不是王忠军的意思,王忠军所谓的拍精细了,是为了票房,邵英雄是想让徐净蕾用这部爱情片冲击一下国内的金鸡、百花之类的大奖。

    这种电影只要拍的用了心思一般都能混个奖,要是拍摄的在唯美一点,两边讨好也不是问题,毕竟《嬉皮笑脸》的商业性不浓,就算用的都是名角,一样能拍出小清新的效果。

    “邵导,您还是要求下票房吧,奖项这东西,我也拿不准。”

    “别有压力,我的意思就是让你试一下,早点休息。”

    邵英雄挂了电话,《王贵与安娜》已经拍摄近半了,《绣春刀》能不能拿奖他心里还没个准谱,要是公司在没有一部专门冲着奖项去电影,没准今年华宜在电影市场上对奖项的冲击就得落空,这对华宜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

    想到这,邵英雄拿起电话又给王忠军打道:“王总,把《绣春刀》报到戛纳,《嬉皮笑脸》拍完之后也报过去。”邵英雄现在只能广撒网了,他不是对奖项执着,而是在他执掌华宜第一年就能拿下一项大奖,这对华宜来说本身就是一个鼓励。

    夜越来越深了,天边飘起一阵乌云,雨滴落下时带着一股凶猛之势,拼命的敲击着窗户上的玻璃。

    在这个本该很文艺的夜晚里,邵英雄渐渐睡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