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职场小说 > 神级演技派 > 第一百零一章 全力以赴的动作戏
    “准备!”

    邵英雄穿着飞鱼服,站在戏里卢剑星家门口,今天拍的这场戏接应的是卢剑星从上司的宴会中回来,还带回来梦寐以求的百户官服,可是他却得到了上头要开棺验尸看看魏忠贤是不是真死了的消息。在宴会上,卢剑星得知沈炼为他拿银子买官,只是凭沈炼的收入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银子,这笔钱成了疑点,卢剑星一直怀疑的魏忠贤没死也在疑点中越来越清晰。所以,卢剑星与靳一川在家里等着沈炼归来,卢剑星坐着,靳一川站着,门外,是一步步踏进来的邵英雄,也就是沈炼。

    这场戏演的是卢剑星愤怒的向沈炼动手,靳一川拉架的时候被卢剑星一脚将其踹出,结果用力过猛,加上靳一川身体孱弱,直接被踹的吐了血,这才能停止这场打斗。该镜头是对三兄弟的感情描述,不光要演戏,还要梁佳辉演出一个兄长的怒火,沈炼的憋屈和靳一川看着兄弟相争的无奈,这关乎于接下来整部电影的走向。

    “开始!”

    韦佳辉大喊一声,袁何平、王忠军都走到了监视器前,谁都知道这场戏很关键。

    夜幕下,邵英雄的官服显得灰暗,整部《绣春刀》电影大多都选择夜幕下拍摄更多的是想证明当时的官场,最后一场和电影中较为温情的戏份以及在严家的打斗在白天拍则是突出在黑暗下也有让人珍惜的一刻。

    迈步踏入院落,点着油灯的房间内隐隐约约能看到两个人影。邵英雄走到门口那一刻略微停顿了一下,这一下,已经证明他打算和卢剑星坦白。告诉他们自己没有杀魏忠贤。

    嘎吱。

    房门被推开了,梁佳辉与文彰呈现在眼前,坐在四方桌边上的梁佳辉将一只手担在桌子上,怒火中显得霸气十足,一看就知道是三兄弟的主心骨。

    “大哥。”

    邵英雄走上去两步刚说了两个字……

    梁佳辉突然爆起,拳头直接轮到了邵英雄的脸颊上。

    经过和香江武指的合作邵英雄明白香江演员拍动作场面的风格,那就是他们会按正常的拳速出招。你要是能掌握好分寸正好躲开,那就是一出好戏,要是掌握不好分寸的躲慢了。那这一拳就算是挨上也得继续演下去。

    眼看着拳头就要打中腮帮子那一刻,邵英雄没有侧身飞出去,《绣春刀》这部戏要求动作风格务实,另外卢剑星对自己兄弟出手也会留有分寸。他不可能下死手。

    “呃!”

    邵英雄一扭身子。整个人按照拳头的运动方向弯腰,顺着这个轨迹调整身体,一瞬间中门大开,为的是让愤怒中的梁佳辉把那一脚也踹出来。

    这一系列动作刚才梁佳辉和邵英雄、文彰练了有一个多小时,连续试拍三次没有失误才进入了实拍,正因为如此,在邵英雄露出中门的那一秒,梁佳辉绝对不会错过。

    梁佳辉打完一拳转过身正好看到邵英雄走到对应位置。见到了对方给出的套路,他根本没有半点犹豫。早就入戏的他抬腿就是一脚踹了过去。

    梁佳辉身上的飞鱼服前襟被这一脚撩起时,邵英雄已经瞪大了眼睛,他要看着这一脚来的路线,绝对不能在自己被踢中时演错了后跃的方向。

    就在脚一脚踹过来,乃至整只脚都进入了邵英雄的接应的范围时,邵英雄双脚猛然蹬地,身体向后跃去。在空中,他的屁股用力后坐,在空中他的双手和双脚尽量水平前身,以此来向观众证明刚才的着力点!

    碰!

    邵英雄在跃起并不高的位置上撞到了身后的柜子,整个人于撞击下一屁股坐在地上。

    文彰高喊:“大哥!”

    梁佳辉根本不听,迈步就要往前冲,暴怒着大喊:“啊!!!!”

    文彰一把抱住梁佳辉,情绪完全到位喊道:“大哥,别打了,别打啦!”

    “说!!!为何替我买官,为何!”

    梁佳辉用力挣扎,想要从文彰的双手间猛虎一样跃出,可文彰小情绪非常好,嘴里一个劲高喊,双手死死抱住了梁佳辉的腰,怎么也不撒手。

    漂亮!

    这场戏的前半段一点毛病都没有,袁何平看的热血澎湃,现场的气氛从刚动手到现在已经被完全挑了起来,所有人都聚精会神的看着。

    梁佳辉野兽一样呲着牙,和文彰撕巴的时候有一次高喊:“银子从何而来?闪开!”

    这是一个暗号,之前文彰可以玩了命的拽着,要是‘闪开’这句台词出来了还在纠结那就是耽误戏了,所以文彰把手一松,梁佳辉动作极大的双手往起一撩,本来已经被锁住的两个人在镜头里看完全就是因为卢剑星力气大而挣脱,这就是动作表演的艺术,不光真实,还要有理有据。

    文彰被大力气撩的小碎步向后退去,一直撞倒了椅子上才挺住,那一刻文彰脑门上全是细毛汗,他被椅子边上的棱角卡到了大腿根,卡的整条腿筋都疼。不过这个时候不能揉,他一揉戏就瞎了,房间窗口外四个举着机器的摄像会将这一切全部记录下来,那这么好的情绪就白演了。

    梁佳辉不管文彰如何,上去一把将邵英雄拽起,邵英雄整个人任凭他拉拽,既不还手也不招架的站起后与梁佳辉面对面站着,只是他没脸去看卢剑星,双眼看着地板,余光却注意着梁佳辉的一切举动,以此来做出及时反映。

    “你我结拜兄弟,你竟如此害我。”

    暴怒之下的梁佳辉压低了声音,他让自己的声音按照波浪的节奏浮动,不然一味的高喊将永远无法将台词里的力度喊出来。

    这是梁佳辉在拍《绣春刀》时第一次被邵英雄激出了表演的**。邵英雄空洞的双眼很灰暗,是他没有杀魏忠贤,是他为了钱瞒天过海。可是没有这笔钱他大哥卢剑星就不能成为百户,没有这笔钱周妙彤就得一直当一个妓-女!

    他憋屈,身为官,却得放贼一条生路才能发财;他憋屈,身为官看着别人大鱼大肉,他们就算立下功劳也未必就会记在自己的功勋簿上。这就是那个年代里小人物拥有大本事的憋屈,因为你没有背景。因为你永远爬不上去。

    “说!说!!说!!!”

    梁佳辉猛然间把邵英雄推了出去,整个人弓弩之弦将拳头往后一拉,那一刻。梁佳辉的眉角往上挑,整张脸紧绷,就像是被人用手指撑开了皮肤嘴角,一眼就能看出这是蓄力要打人的架势。

    紧接着连续三拳打向邵英雄的’字。一声比一声大,一声比一声响。

    邵英雄感觉到拳头贴到自己肚皮上的腰封时迅速做出反应的颤动一下,第二次又颤动一下,当嘀三拳落下,邵英雄软软的堆了下去,他没疼的呲牙咧嘴,一张脸木了一样,可这会不表现出疼就会太假。所以他一下一下慢慢抽动嘴角,就像是被打中之后疼痛的劲头一点点浮现出来。

    “大哥!!!别打了。别打了,别打了……”文彰恰到好处的扑过来,从上次的抱腰改为抱肩,在兄弟相争下整个人非常焦急的喊着:“二哥你跟大哥说呀。”他的嘴咧着,表情上已经足够了。

    只是这个镜头呈现在监视器上,梁佳辉、邵英雄、文彰三个人的表现马上就出现了阶梯形的等级划分,在监视器前的三位可都是常年混迹片场,你让他们亲自上去演,他们也许演不过真正的演员,可你让他们看谁演的好,他们一看一个准。

    三个人之中,梁佳辉演的最到位,愤怒的情绪下带着鲁莽,完全符合卢剑星的性格;邵英雄其次,他已经完全在该状态下完成了内敛的表演方式,木讷的脸和抽动的嘴角都很对路,沈炼现在就该是这样,犯了错却不知道该不该说,能不能说;文彰表演的最浮夸,此时的文彰根本就不懂内敛的表演是什么,没经过《海洋天堂》锤炼演技的他,还无法明白内敛的表演对爆发的作用。

    可是,这三个人的表演全都在符合当下的情况下完成了最好的自己。

    “闪开!”

    又是这一句,梁佳辉挣脱了文彰的熊抱,文彰后退着走到位置上,此时梁佳辉反身一脚踹去,这一脚非常用力,梁佳辉已经彻底投入了,在戏没有结束前他根本就出不来。

    空!

    文彰可没跟着武术指导学习动作片表演,这一脚被实打实的踹中了小腹,整个人在巨大的力量下猛然后退几步,好不容易停稳了身体时根本想不起来嘴里的血浆包,一股酸水就翻了上来,张嘴吐满前襟。

    这场戏演到这已经接近结尾了,接下来是梁佳辉再给邵英雄几拳,文彰一吐血动作戏就算结束,不过梁佳辉刚才那一脚却让他出戏了,他在入戏之后这一脚踹出多大力自己根本没分寸,毕竟练了很久,他以为文彰能躲开,刚才练习的时候文彰躲的的确不错。

    就在这一刻,邵英雄看到了梁佳辉回头相望的脸,这会出戏这个镜头就要重来,梁佳辉还好说,被踹了一脚的文彰还能有刚才的情绪么?这一脚挨的都吐了酸水了,心里一有怨念,拍起戏来情绪肯定不对。

    邵英雄挣扎着站起,就趁着俩人都要出戏的时候喊了一句:“一川……”声音有些颤抖,这个老三是三兄弟中身体最不好的,他作为二哥此时关心一点错都没有,只是,这本该是梁佳辉的台词。

    梁佳辉一下就被邵英雄拉了回来,赶紧几步冲过去顺着话音说道:“一川!”

    “一川,你没事吧?”

    文彰现在根本说不出来话,小肚子上刀绞一样的疼,气顺不过来的他直咳嗽,只能勉强摇摇头。他差点就真急眼,没这么演戏的,演戏演戏,你得演啊,上来就真踹,谁能受得了?

    邵英雄慢慢走了两步,看着身前蹲下的梁佳辉和文彰,脚下一软‘碰’的一声跪在地上,整个人丢了魂一样没有半点精气神说道:“魏忠贤,没死。”

    他的音量很低,说完这句话独自低下了头,脊背也弯了下去,他没脸,要不是他,这哥仨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沈炼由始至终都是一个把所有错误都拦到自己身上的人。

    这句话说出来,对这一切毫不知情的文彰在缓过劲来时瞪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邵英雄;梁佳辉扭过头,其愤怒又一次燃起,这会给他们三个人带来抄家灭门之祸,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连这一点他都不明白?

    “什么……”梁佳辉这句话问的没有半点疑问,满是责怪!

    三兄弟在原表情下冷了大概有一秒钟,韦佳辉迅速做出了反应:“咔!!!”

    梁佳辉脱力了一样一屁股坐在地上,嘴上一个劲地喊着:“过瘾,过瘾,很久没演的这么过瘾了。”

    “你是过瘾了,我受得了么!”文彰气呼呼的甩了一句酸话,赶紧起来把邵英雄拉起道:“邵哥,刚才你也真挨了几下吧?没这么演戏的……”

    邵英雄笑着拍了他一下肩膀道:“我一下都没挨着。”

    “怎么可能?”文彰完全不信。

    邵英雄趴在文彰耳边说道:“因为我把你用来和马司令煲电话粥的时间都用在了和袁信意的练习上。”

    这是邵英雄对文彰的提点,文彰是一个很有观众缘的演员,也很有天赋,可是这种演员很容易在出演某个类型的片子大火时被定型,在历史里,文彰就成为了都市剧的大咖,乃至于很少在其他剧种内看到他的身影,直到《西游降魔篇》他才挑战自己,可那部电影里,文彰还是一副演都市剧的范,完全没有黄勃入戏。

    文彰看了邵英雄一眼,似乎听懂了什么。

    此时梁佳辉已经站了起来,走到邵英雄身边道:“谢谢你让我演了这么过瘾的一场戏,这种感觉很久没出现过了,走,我请你吃饭。”

    邵英雄此时大喊:“梁佳辉说请吃饭,有去的没有!”

    韦佳辉一听到这句话赶紧喊道:“收工啦,在夜就没得食啦。”

    王忠军那翻了个白眼,赶紧劝阻道:“还有一场戏呢,你们别啊……”

    “对哦。”韦佳辉赶紧回来喊道:“吃咩啧,赶紧把下场戏拍出来。”

    也不知道刚才谁喊的最欢。

    梁佳辉笑着说道:“拍完我请夜宵。”

    “ye!!!”

    全场陷入一片欢呼之中。(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