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职场小说 > 神级演技派 > 第六十七章 酒有的是!
    杀青是每部戏都要经历的过程,只是《我要成名》的杀青实在太过豪华,逼的王忠军不得不又掏出一笔钱专门开辟出一块场地给一帮圈里的腕们举行一个专门的杀青宴会厅,至于邵英雄手底下的那群场工王忠军也没让他们白着,片子拍完当天不光给完了全部薪水,甚至还把拍摄期间出错扣掉的奖金都给补了回来。

    得知《我要成名》杀青消息的媒体们几乎在同一时间赶到杀青宴排队现场,场内,是一个个西装笔挺的大腕们私下交谈,场外,一圈媒体让保安拦在区域外举着摄影机一通狂轰乱炸,场中的邵英雄和冯小钢几乎都要忙昏头了,凡是在圈里露过脸的朋友在这出戏杀青的时候都来了,甚至并未在《我要成名》中露脸的雨泉也赶到现场为冯小钢助兴。

    等上上下下忙乎了一通,邵英雄和冯小钢在大冬天里忙乎出了一脑门子细毛汗,俩人在杀青宴光是和这么多名人打招呼就说的口干舌燥。

    好不容易把这顿杀青宴给忙乎了下来,邵英雄和冯小钢都感觉到两腿发酸,他们俩今天就跟两口子结婚一样挨着桌的敬酒,到了哪桌都有人和你白活半天,就这,你也得赔着笑脸,甭管心里多着急上火,也必须听人家把话说完了,在稳稳当当的回敬一杯,这才算完事。整个杀青宴开了十八桌,冯小钢和邵英雄围着整个现场走了足足十八圈,每一桌走一圈。他们俩还都不能坐下,得站着举杯和人家逗贫。

    实际上这俩人的心思根本不在这,这就是走个形式。这二位真正惦记的还是一头扎进了剪辑室的程珑,要是在剪辑上出了毛病导致不能过审,那就算彻底白忙活一场。

    搞定了杀青宴,邵英雄和冯小钢直接就闯入了程珑的剪辑室,冯小钢和程珑负责技术,邵英雄这个不懂这里边乱七八糟事就负责看成片,哪有毛病就喊一嗓子:“姐夫。老程,这个不行啊,这俩镜头放一块跟看着别扭。暗示性太强,别到时候让广电的人找毛病,哪有刚演完李欣悦的事情,报纸上头版头条就是‘潜规则’绯闻的?把我回京之后看报纸这段戏往后边放放。”

    这几个人如履薄冰一样在红线外一步步往前蹭。只要有一点过边。有可能这部戏就得消失的无影无踪。

    程珑剪片速度很快,即便如此剪完了片子也出了正月,紧接着邵英雄又开始和冯小钢跑送审,这老哥俩活像两头毛驴,辛勤的让人不可以思议,尤其是他们在广电大楼里一个门一个门的进,那几乎进屋就开始点头哈腰。

    送审资料是早就准备好的,可人际关系你得一点点去跑。苦于没有送审关系的邵英雄也不嫌累的跟着冯小钢,他在屋里说不上话就站在一旁。冯小钢陪着人喝酒他就负责开车,总之,一溜十三招下来,总算把该跑的地方都跑遍,该拜的庙门一家都没落下,这才算能消停的回家等消息。

    要是对比一下忙碌的拍电视剧、送审和悠闲的等消息哪个更轻松,恐怕邵英雄会毫不犹豫选择前者,这些日子最多也就是忙点、累点,最难熬的是等通知,那段时间邵英雄天天往冯小钢家里跑,冯小钢也是一遍一遍的打电话询问,明知道审片子得有一段规定时间可他们依然按耐不住,这种着急上火的心思就跟等待别人宣判自己的命运一样,谁让他们心里没底呢?邵英雄送审《亮剑》的时候就没这么担心过,几乎是在家里翘着二郎腿就把日子给过了,掐头去尾的《亮剑》那叫主旋律,根本不可能不过审。

    终于,该通知他们的日子到了,冯小钢家里以王忠军为首的凑了七八个人,邵英雄、王硕、刘振云、范氷氷一干主创全部紧张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别他们平时一个个都牙尖嘴利的,可一到踩红线的档口,他们也紧张,用句糙点的话来说就是喝多了也吐。

    徐钒在屋里待着都瘆得慌,看着这一票人一个个紧皱着眉头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她在屋里待的说话也别扭、不说话也别扭,最后,直接让保姆出去买菜,做了一桌子饭菜把这群人都打发到桌子上让他们开喝。总这么憋着也不是个事,还不如喝点酒释放一下。

    酒菜摆上了,冯小钢作为主人头一个开口:“我拍电影拍了这么些年,这还是头一回因为过审的事紧张成这样!”

    这句话刚说完邵英雄的电话就响了,所有人同时把目光看向了邵英雄,就连他自己拿出电话的时候都抬起头,因为这是一个陌生号码:“姐夫,广电不应该打到我这来吧?这又不是我们工作室的戏,要打也应该给你打啊?”

    “先接,听听怎么回事。”王忠军都要搂不住了,之前盘算的好好的,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点什么事,那华宜恐怕几年之内都别想抬起头来!

    邵英雄按下接听键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小邵啊,我,赵宝钢,《奋斗》这个戏你是不是就定了佟大韦和文彰俩人儿?其他的角色是我定,还是你们工作室自己找?我这准备建组了,大概五月份之前就能拍完。”

    呼!

    邵英雄长出了一口气,那种紧张就像是被人一把捏住了心脏,差点把整颗心都捏碎了:“赵导,您说的算,找谁您定,要是投资不够,我可以追加。”

    “那行,我自己定了。”

    挂了电话,邵英雄摇摇头,王忠军端起酒杯也不管杯里是白的还是红的,一口都给干了。

    “啊!”

    王忠军解渴一样把酒杯放下,又回到桌子面上的话题:“何止是紧张。这部戏已经不光是赚和赔的问题了,这关系华宜的面子、你冯小钢的脸和邵英雄的人气,华宜甚至赌上了所有人脉。这要是没有平地一声雷的结果咱们这屋里的人全都把脸丢光了。”

    范氷氷从没想到一部戏可以对一个公司重要到如此地位,华宜每年要投的戏又何止这一两部?可这部戏竟然让王忠军这个公司大老板都紧张到这种程度,邵英雄和冯小钢在公司内的地位可想而知。

    嘀、嘀、嘀。

    桌上的人没等说两句话,冯小钢的电话又响了,他们本来都是大忙人,电话想起来的频率高到离谱,可今天。冯小钢的电话刚刚出现,整个屋里的人同时秉住了呼吸!

    “我可不跟你们待着了,这气氛我真受不了。”徐钒抱怨了一句从桌上撤回了屋里。冯小钢拿起电话看了一眼电话号码摇摇头,其他人这才把脸扭过来,王硕更是不停的在用手搓脸。

    “没工夫。”冯小钢简单的回应了一句之后直接挂掉了电话,他现在除了等广电的通知。就算是天王老子来请他也没工夫。

    当电话第三次响起时。桌子上的四瓶红酒已经被干掉了两瓶,范氷氷那张白到毫无血色的脸上酒意甚浓。

    现在距离刚才第二个电话已经过去了足足半个小时,当电话又一次响起的时候,冯小钢瞬间把手伸了出来,所有人都明白了这个意思,因为他们等的就是这个电话!

    “啊,徐主任,是我。冯小钢。”

    那时,一双双眼睛恨不得直接顺着电话连接的网络把目光瞪到徐主任的脸上。

    这要是没过审。广电就不会发给你许可证和片头的编号,没有这样两样东西挂在片头哪家电视台你也别想去,就连做音像发行就算违法。

    “嗯,我听着呢徐主任。”

    听到冯小钢说出这句话,邵英雄抬起头看的更加执着,怎么还出来一句‘我听着呢’?这会冯小钢脸上不该是欣喜若狂或者暴怒的表情么?

    “好,好,我记住了,我马上打电话叫他们改……”话还没说完的冯小钢已经把手举到了半空,似乎他紧张的都无法控制自己的手了。既然广电要求整改,那么接下来就是判决生死的时刻,要么是过了,广电只是单纯的给出了整改意见,要么就是没过,整改之后继续送审,这还真是冰-火两重天,最怕的就是广电那边嘴一歪告诉你‘搁置’又或者一本正经的给你念条例规定,那基本上就是被禁的节奏。

    啪!

    当冯小钢的手狠狠拍在桌子上那一刻,他整个人在椅子上弹动了一下,邵英雄第一个从他脸上喜悦的表情中看到了事情的真相,伸手直接抬起酒杯,将杯底的红酒一口倒进了嘴里。

    太特么折磨人了,这踩线的活以后坚决不能干!

    “过了!”

    挂了电话王忠军和王硕一起把拳头挥动了起来,范氷氷长出了一口气,整个人软到了椅子背上。

    “小邵,你赶紧告诉程珑,广电给出了整改意见,让他马上把片子重新剪一下,有两处需要删掉。”

    冯小钢和邵英雄说完,开始不停的打电话,他得告诉所有关心这部戏的朋友和那些奔着他来客串的人。

    邵英雄也是一样,把整改的消息告诉了程珑的一瞬间,他也不停的打电话,那一刻,餐桌上除了这俩人在忙乎自己的事,其他人在一阵‘嗙、嗙、嗙’的碰杯声中尽情释放着这股压抑的情绪。

    “老冯,没酒了。”

    邵英雄和忙碌的冯小钢让王硕的一句话给叫回了现实世界,感情这几位在他们没打完几个电话的时候已经把剩下的两瓶酒给干光了。

    徐钒听见了庆祝的声音赶紧从屋里又走了出来,脸上的笑容总算是盖过了刚才的紧张道:“酒有的是,你们敞开了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