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职场小说 > 神级演技派 > 第四十八章 那你,自己买
    “这个女人不简单啊,咱们小瞧她了……”

    哇!

    姜纹说话的时候,邵英雄又吐了。

    茫茫黄沙内,邵英雄感觉自己看哪都晕,就像是在沙海里有点晕船。

    他不是没醉过,更不是没喝过大酒,可从来没有第二天醒了之后感觉不到眼耳口鼻内的干燥,睁开眼时,竟然还是一副喝多了的样子。

    自己昨天到底喝了多少啊?

    邵英雄这会都完全没谱了,昨天当地的影迷一冲上来他只剩下喝酒了,基本上是挨着个排着队的敬酒!茅台眨眼间就消失了,紧接着小饭店里有什么酒就往出端什么酒,要不是大概半个小时后邵英雄感觉到血管里的鲜血直往脑门子上顶,强行叫停之后开始和这群人慢慢喝,估计真能喝死在当场。

    后来慢慢喝的时候到底喝了多少他是没数了,前边光一杯一杯的干大概就得干四五个,几杯酒下肚邵英雄这个平时干一两杯白酒不当回事的男人立刻体会到了‘白酒灌脑’是个什么滋味,这和上头可不一样,当时整个鼻腔、口腔全是酒味,嘴唇沾到杯子边的时候得强挺着往下咽,要不根本就喝不进去。

    “这怎么又吐了?你到底是昨天晚上喝的酒还是敌敌畏?”姜纹赶紧帮着拎水,然后把矿泉水放到邵英雄身边躲味一样离得老远:“你说我这一句话都没说完,你就吐了三回,能从辛疆老乡手里活着回来也算是你上辈子的造化。”

    哇!

    邵英雄肚子里根本就没东西,早上到片场的时候赵微实在看他躺在躺椅上睁不开眼才给了他袋酸奶让他精神精神,没想到的是酸奶一下去邵英雄就像是被人扣了嗓子眼,停都停不了,满嘴白花花一片,恶心极了。

    赵微穿着刚刚换好的戏服从化妆帐篷里走出来,看见邵英雄这个凄惨样:“他这是怎么得罪周蕴了,让人坑成了这副德行?”

    “他还敢得罪人?”姜纹在一旁指着邵英雄说道:“你瞅瞅,一个将近一百八十多斤、浑身腱子肉的汉子,硬是一顿大酒让人给喝的看谁眼神都乱飘,只要站起来就两腿发软。”

    赵微仗义的个性展现了出来,撇着嘴道:“我找周蕴过来伺候,谁闯的祸就得谁负责。”

    姜纹赶紧拉住她道:“可别啊!还是我来吧。”赵微每太听懂姜纹的话,姜纹挥手道:“你去和导演给我请个假,就说今天邵英雄来不了、脚发软,说拉肚子也行,肠胃病犯了也行。我现在就开剧组的车把人送回去,把他送回宾馆我就回来。”

    赵微知道邵英雄和周蕴昨天晚上出去了,可这个神经大条的姑娘就没想到邵英雄和周蕴俩人中间会有点什么,她认为就是普通朋友吃个饭,没什么大不了的,她也请姜纹吃过饭聊过天,这两天正打算请邵英雄。没想到,邵英雄和周蕴出去一回基本上就已经半残了……

    开车把邵英雄送回宾馆的姜纹又去楼下买了点吃的,有了邵英雄这个例子摆在眼前,姜纹都没敢走太远,在楼下找了个服务员帮忙出去跑趟腿,回来的时候,邵英雄房间里已经满是酒气,现在这小子喘气都带着酒精味。

    把吃的和水都给邵英雄准备好,姜纹坏笑着看了邵英雄一眼:“多福多祸才是命,你小子,想要大富大贵,就得经得起这些个沟沟坎坎。”

    姜维走了,他还得回去拍戏,而邵英雄则迷迷糊糊也说不清自己是睡着了还是没睡着,就好像整个世界都在摇晃,闭起眼睛来,眼前的黑暗都跟着天旋地转。

    他看着那些旋转的世界中出现一个又一个的人影时,有大刘、有网吧老板、有在ktv给过自己消费的某位有钱人,也有入行之后被自己抢了位置的赵明远,这些人什么话都不说只是看着自己在笑,在一片旋转中不停的怪笑,笑的人毛骨悚然。

    慢慢的,这些人影都消失了,天旋地转的世界终于恢复了平静,邵英雄完全失去了意识一样……呼……呼……鼾声如雷。

    ……

    “导演,我要请假。”

    周蕴站在何评面前近乎不讲理的说出了这句话。

    何评看了一眼周蕴道:“请假?邵英雄请假了之后我们今天有一部戏就已经拍不了了,你要是在请假,这戏我没法拍了,只要有驼队的戏里就得有你,你走了,驼队的戏份怎么办?你们俩是不是商量好了?你们俩一走,整个剧组跟沙堆里坐蜡,一群人在沙漠里瞅着太阳练眼神?”

    “我不管,我就是要请假。”

    周蕴什么都不在乎的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站在何评眼前,任他怎么啰嗦,打死了主意今天非请假不可。

    何评有些生气的把手里对讲器扔到了摆着监视器的桌子上:“什么意思?将我?”

    “邵英雄请假是因为有病,你呢?你请假算怎么回事?你现在可活蹦乱跳的在我眼前站着呢,在演员这一行里,例假可不算病!”

    正在这个当口,姜纹回来了,把车钥匙交给副导演,赶紧奔着何评就狂奔,到了跟前喘着粗气道:“对不住啊导演,我回来了。”

    “我以为你也要跟我请假呢!”

    何评面色不善的回头来了一句。

    刚回来的姜纹把身上的t恤脱下来了,任凭阳光照射下身上的汗水闪烁光泽道:“怎么了?”

    “这不,她看见邵英雄请假也来凑热闹,你说反派不在咱们就得拍你的戏了吧?你的戏里要是没有周蕴,那怎么拍?”何评找人评理一样喋喋不休:“还有,现在的年轻演员能不能别什么事都跟邵英雄比?你以为人家偷懒去了?人家白天跟着剧组拍戏,晚上跟着武术指导练习的时候你干嘛来的?邵英雄要是动不动到了剧组就请假,他能有今天么,怎么不好好想想啊!”

    周蕴生气的撅着嘴,听见何评这不依不饶干脆发泄一样跺着脚说道:“反正我就是要请假!”

    “唉!唉唉~~”姜纹拉开要跟何评吵架的周蕴道:“导演,别生气,看我了,我劝劝,我劝劝。”何评刚要发火,看着姜纹把周蕴给拉到了另一边才把火气咽下。

    他拉着周蕴从沙包上走下来,疑惑的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我要请假,他不让。”周蕴气呼呼的指着远处背过身去的何评。

    姜纹笑了,之前没觉得这姑娘哪彪悍,没想到挺羞涩的一个女孩发起疯来还真让人看着有一股特殊的劲头:“照顾邵英雄?”

    周蕴就像被人踩了尾巴一样转身躲避道:“才没有。”

    “行了,我都知道了。”

    姜纹怪笑着说道:“邵英雄让我送回去的时候已经睡着了,你要是非跟何评闹,这不等于把他坑了么?”

    “到时候何评怎么看小邵?是他把整个剧组的风气给带坏了,一个个都学会了偷懒,是不是?”姜纹语重心长道:“另外啊,姑娘,我说句不该说的,一个大老爷们喝多了不算什么大事,就算是要照顾有我这个当哥的,你去算怎么当子回事?小邵还有助理孙胜男看着呢,不管怎么说也轮不上你啊。”

    姜纹趁着周蕴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继续说道:“你要是想听实话,我就再拖个大告诉你一件事,十一邵英雄就要结婚了,婚礼地点定在新西兰,场地是新娘高媛媛亲手挑的,婚庆公司是高媛媛亲自找的,整个现场的每一处都是人家高媛媛亲手布置的。姑娘,听明白没有?邵英雄这块猪肉身上已经有了蓝戳了,你就算什么心思都没有,该避嫌的时候也得避嫌,这要是不小心给别人弄出来一条绯闻……你想过后果没有?”

    周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姜纹这块老姜把话说的是有理有据有节:“我不在乎。”最终给她只能犟嘴一样顶一句。

    “你不在乎有人在乎,小邵在乎,媛媛在乎,人俩好好的凭什么就得多出了漫天风云添恶心?”姜纹又一次提醒道:“再者说了,你了解他么?你知道他喝多了打不打老婆,忙了一天晚上洗不洗脚?”

    “听我一句劝,不管什么事都肯定不在这一会,现在好好拍戏,要真想看看邵英雄怎么样了,等晚上咱们回去的时候一起看,这不就谁也说不出什么了么?”

    周蕴走了,回到了化妆专用的帐篷,等她再出来的时候身上已经穿好了僧袍,可那张嘴一直撅着,就连骑在马背上的时候嘴都撅着。

    “姜纹,走戏!”

    把盔甲套好的姜纹听见何评的呼喊之后顶着太阳骑在马上,那一刻他扭头看了周蕴一样,转过身的时候笑道:“这小丫头,还挺犟。”

    ……

    “嗯……”

    鼻子已经有一个不通气的邵英雄勉强从床上爬了起来,刚起身就在床头柜上的包裹里抽出一瓶矿泉水,那一刻,他就像是几个世纪没有喝过水的野人,对着矿泉水瓶一通狂嘬,连矿泉水瓶都嘬瘪了这才过瘾了一样松开嘴。

    “啊!”

    邵英雄喘息着,鼻子里的干裂告诉他现在总算是醒酒了,脑袋里‘嗡嗡’的疼痛感非常清晰。

    “昨天到底喝了多少?竟然醉了一天一宿!”

    只能自认倒霉的邵英雄进入洗手间刚换了件衣服,把脏兮兮的衣服仍在地上一点洗的**都没有,那股刺鼻的味道让他现在只想打开窗户去呼吸新鲜空气。

    噌。

    当宾馆的窗户被拉开,邵英雄看见剧组的车刚好开回来,正琢磨着该怎么去和导演解释这件事的时候,他看见车还没停稳大巴的车门打开了,大巴内,一个连假发都没带的女孩顶着秃头、晃动中衣襟内能明显看清的圆滚一路冲入宾馆内。

    十几秒之后,住在三楼的邵英雄就听见房门响起。

    当、当、当。

    邵英雄回头去开门,周蕴站在门口被熏的捂着鼻发出闷声道:“你没事吧?”

    邵英雄站在门口摇摇头,没说话。

    “那就行,一会我去买罐蜂蜜,给你化点蜂蜜水,解酒很有用……还有,你现在得吃清淡的,最好喝点粥……呃……”她似乎一时也没想起那么多来,站在门前开始思考。

    “周蕴。”邵英雄喊了她的名字。

    周蕴低下头,轻声道:“我知道,我们只是朋友,那你,自己买……”rs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