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职场小说 > 神级演技派 > 第二十二章 导演有赏
    事情说起来也奇怪,媒体半个月前还在热炒的‘金鹰黑幕’竟然于邵英雄坚决不接受采访、郭保昌和刘佩齐出国之后迅速落下帷幕,取而代之的是王妃与谢霆封分分合合的消息。

    这事还真让宋占江给说着了,娱乐圈,就很少有什么新闻能炒过半个月,半个月之后,所有的新闻、绯闻、丑闻都会成为冷饭,只有当事人大红大紫或者又一次被黑的时候才有人把这些冷饭拿出来炒。

    《血色浪漫》剧组里,邵英雄坐在监视器前拎着报纸瞧着上边有关于‘姐弟恋’的传闻嘴角微微撇了起来,他不是不屑,而是想起在电脑中记录的一些东西。在娱乐圈历史中,王妃和谢霆封会分手,会和现下因为《笑傲江湖》更上一层楼的李亚朋结婚,不过这段感情也会因为分手而告终。邵英雄笑的就是离婚之后所发生的事,其中最重令他捧腹不已的不是王妃又回到了谢霆封身边与其复合,而是网民在李亚朋微-博上留下的一句话。

    微-博到底是是个什么东西邵英雄还弄不太明白,不过里边有一句网民给李亚朋留言让邵英雄现在想起来还很想笑,当时网民在李亚朋离婚、王妃与谢霆封传出复合消息之后写了一行小字——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损,太损了,损的头顶长疮脚底流脓,邵英雄就没见过这么说话的,原来隔着电脑屏幕每个人都敢露出自己最阴暗的一面,张开嘴什么话都敢往外蹦。

    “笑什么呢。”

    张万在前边指挥着场工们给布置现场。扭回头瞧见邵英雄一个人在那拿着报纸傻乐,这才问了一句。

    邵英雄赶紧摇头,笑劲还没过的问道:“怎么样了?”

    “马上就好了。”

    张万偷摸的走到邵英雄身边道:“我怎么瞧着宁净好像情绪不高啊?”

    邵英雄把报纸往往张万怀里一塞道:“不管闲事。只要她戏对就行。”

    宁净的事邵英雄还真管不着,人家最近和《黄河绝恋》里的洋老公正闹腾着,洋-鬼-子是死活不肯来天朝定居,宁净也不能天天扎在那边啃抹着果酱的面包,这不,这俩人的消息都在巨大的‘姐弟恋’版面下的豆腐块里写着,他邵英雄能说什么?

    孙洪雷穿着戏里的西装从更衣室里走回到邵英雄身边道:“小邵。你那一百块钱太有用了,我就没见过这么有效率的剧组。咱们都是一起到的吧?我一下车你猜怎么着?场工把所有东西都布置好了,就等演员换衣服拍戏。那一个个场工干点什么都两条腿紧倒腾,飞奔着就扑过去了。”

    张万接话道:“那叫一天一百块钱,洪雷哥,整个圈里你打听打听。哪个场工一个月能挣四千块钱?咱给他们底薪一千五。只要一天不出错就给一百,他们还不玩了命的干?”、

    娱乐圈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千禧年之前,场工工资有八百的、九百的,稍微好一点的剧组能到一千左右。千禧年之后开始涨价,一千成了底价,现在,一千的工资招场工基本已经找不着人了。都得一千四五。好么,《血色浪漫》剧组张嘴就给他们一天一百块奖金。只要不犯错就能揣回家,整个京城也找不着这么好的事。别说场工了,2001年年末的白领才挣多少钱?

    在这个夏天的西瓜几毛钱一斤、冬天买白菜论车买的时代,拿四千块钱工资的人谁不仰着下巴走路?剧组底层的场工别说四千块钱工资了,你问他们见过两千块钱工资么?2010年左右,某《重案某某组》续集剧组的场工工资两千四,场工头才三千,就这还没奖金!

    “行了,别贫了,张万,赶紧安排活去。”邵英雄扭头说道:“洪雷哥,你还是别说京味了,听着不像是那么回事。这样啊,一会演戏的时候,你只要搂着点,别把东北味带出来就行,其他的就按普通话说,等其他演员台词一起来,氛围就能烘托出来,要不然,京城百姓一看就露馅。”

    孙洪雷点点头,笑着冲孙莉走去,他们俩得对词。

    今天拍的头一场戏是周晓白带着钟跃民回家见自己父母的戏,他们所在的地点也不是什么部队大院,就是在京城内一家原农机公司的老楼里找了几间办公室布置了一下。要想去真正的部队大院里拍戏,估计也就是高小松有点办法,可邵英雄和人家没什么交情,就录过一首单曲,求都求不到人家门上,只能找个看起来很能糊弄人的地方。

    别看这边场景不怎么样,可经过场工和道具的伪装还真像那么回事,从旧货市场现找的皮沙发一摆,老旧的茶几底下垫上几张黑白照片,照片放进去之前用打火机燎一下,带上点黄-色就很有年代感。

    至于从旧货市场上淘回来的沙发破损处就更好处理了,找两块白布往扶手和靠背上一盖,当年有沙发的家庭都是这么挡灰的,要是还有挡不到的地方,让演员坐偏点用腿挡着或者把镜头调整一下都行,总有解决的办法。

    重要的是,这里边的主意邵英雄一点都没去想,他在开机前一天就说了奖金制度和要求:“现场你们跟着张万布置,我就要求一点,我的镜头里不能出错,我找着错,奖金收回,找不着,钱你们爱干嘛干嘛!”

    这就是一百块钱的力量,省时、省事、省心,邵英雄只要把戏调整好就行,一切都不用在去事必亲躬,当甩手掌柜的也心安理得。

    就这样,场工当中几个好管事的和张万一早晨就弄出来一间中将女儿的闺房,什么搪瓷缸子、脸盆。就连老式收音机都摆上了、屋子里床上的床单都是白蓝格的,细致入微。

    在看演员身上穿的衣服,除了孙莉之外。其他人的戏服都是肥肥大大的款式,剧情中钟跃民、郑铜、袁军那都是没人管的孩子,父母关着,只能穿家里攒下的军装,一个月十五块钱的生活费里哪有活钱去照顾自己身上的衣服是否合适,就他们这群大手大脚的孩子凑在一起能填饱肚子不挨饿就不错。

    周晓白就不一样了,那是大小姐。就算演戏的时候不让上妆,可好歹也得体现出大小姐在这波人的与众不同吧?总不能和原剧一样,周晓白和罗芸第一次见到钟跃民的时候别说能让人看出她是中将的女儿了。除了脸,就那身衣服放在哪都能混入人民群众当中,一点也显不出大小姐的气息。

    也许那个时代的孩子都那样、都穿的差不多,这毕竟是拍戏。拍戏为的是能让观众看懂不是?

    张万忙乎完又跑了过来:“邵导。都安排好了。”

    从经纪人改行成为副导演的他还真挺尽职尽责,起码干活的时候没少查资料:“这场景瞧着怎么样?”张万邀功一样说道:“我要照这么干,是不是副导演的费用能提点?”

    邵英雄看着真挺满意,顺着兜里摸了一把,伸手用力一抓道:“都归你。”扭身,他去找孙洪雷和孙莉说戏去了。

    张万也是和邵英雄不见外,摊开手臂看见阳光下闪闪发光的钢镚张嘴就喊:“导演赏!!!!!!”

    整个剧组的耳朵都支起来了,所有人都以为自己要走运了。怎么剧组早上才发了一人一百钱的赏钱,眨眼之间又给钱了?

    紧接着张万突然把嗓音拔尖。太监一样喊出了能划破空气的声响:“一大毛!”

    “我x。”

    整个剧组内到处都是类似的感叹词,有几个女孩笑的都合不拢嘴,气氛比《亮剑》开拍的时候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邵英雄都回头咧嘴笑了一声,这才继续讲戏。

    有了高效率的剧组,邵英雄手里的戏拍的也顺,孙洪雷面对又一次搭档的姜纹表现的比刘叶还硬,那张认真起来的脸一眼就能让人看出这家伙骨子里挑着钢筋,甭管多大官来了一准不塌腰。

    若是非要用刘叶和孙洪雷来对比这两个钟跃民,邵英雄得说,刘叶演的中越更表象一些,表演痕迹更重,甚至原剧中有几次郑铜、袁军在钟跃民家逗贫的时候刘叶根本就不在戏里;孙洪雷演的不一样,他演的钟跃民,带着一股很强的尽头,很打眼儿,尽管年龄上可能差异有点大,可骨子里的性格能在几场戏过后让你忘了年龄上的感觉。

    孙洪雷不出声的笑容尽管还是很像一个眯起眼睛的东北‘大-哥’,可正是这个劲让所有人都信服钟跃民就是李奎勇嘴里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只有这样的人,才会让李奎勇在和小混蛋交谈的时候多次出言相劝,其中不光有友情,还有真正的忌惮。

    等戏一演出来,邵英雄又有些为难了,这群大院孩子里最拔份的是李援朝,到时候吴锈波的气场要是压不住孙洪雷,那他们俩这地位上的差异就会表现不出来。仔细琢磨了一会,邵英雄觉得应该把李援朝的世界在整部剧的前期和钟跃民拉的更远一点,这样后期钟跃民和李援朝翻脸的时候两个人气场上的对抗才会更好看。

    放下了脑海中的问题,邵英雄带着整个《血色浪漫》剧组用了两小时工夫就把周晓白闺房的几场戏全部拿下,完事之后大部队直接扑向早就定好的钟跃民家,至于分镜头上的一些散景倒是能占时放放,比如钟跃民去图书馆偷书、钟跃民几个人带着周晓白打算骑自行车去十三陵,又比如钟跃民和周晓白在路边深情的一吻,和宁伟退伍之后与友人在街边的偶遇等等。估计这些散景得拍几天,太奔波。(未完待续。。)

    ps:  2010年剧组的是真事,哎,虽然只有几行字,但是想起那会……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