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职场小说 > 神级演技派 > 第二十六章 明天我要弄死你啦……
    惯性,这是人永远越不过去的坎,琼瑶阿姨电视剧的惯性始于小说,紧接着是全国热播的《还珠格格》更何况在2001年《情深深雨蒙蒙》也绝对是算是精品,光是《还珠格格》原班人马就绝对是收视率的保证,这种电视剧一旦播出,靠着《还珠格格》打下的口碑,谁也别想让看了四十多集的老百姓舍弃大结局,门都没有。

    邵英雄想明白了这个关键,《亮剑》%收视率也就不在话下了,好歹《情深深雨蒙蒙》不是大结局了么?《亮剑》才开播,怕什么?还有,这本来就是央视一套和八套的擂台,人家八套的平台尽管没有传统一套那么根深蒂固,可几部精品电视剧一出还是打下了自己的品牌,他等得起。

    脑子里转着,邵英雄在剧组收工之后走回了房间,这回他的待遇可完全不一样了,不光自己住着宾馆最好的房间,就连助理孙胜男都有一个标间,呃,虽说宾馆条件不太理想,没有五星级标准,可那也是剧组里最好的。走到房间门口,邵英雄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没错,就是钥匙,《插翅难逃》整个剧组都住在还用钥匙开门的剧组里,就这,宾馆里带厕所的房间还只有三间,一间归导演,一间归他,一间归范氷氷。

    《插翅难逃》剧组的确没什么钱,对于这种贫困剧组用大价钱砸来一个大牌、打算用一个大牌带起来一整出戏的心情邵英雄绝对表示理解。

    咔……

    邵英雄愣了一下,把钥匙塞进钥匙孔的时候竟然发现似乎被什么东西给挡住了,他弯下腰一看,也不知道是谁的小钥匙顺着钥匙孔塞了进去,竟然断在里边了。你还别说,这使坏的人技术还不错,断掉的钥匙绝对没在钥匙孔外露出半点,想用钳子捏出来都不可能。

    谁做的损邵英雄马上就明白过来了,今天整个剧组就范氷氷先回来的,除了她,不可能有别人。

    小贩儿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人家佛家不都说了么,他人笑你、骂你、辱你、欺你如何处之?答曰:我愿忍他、让他、避他、敬他暂且由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你怎么能这么没气量呢?老子为上部电影,连最讨厌的传绯闻这种招都答应了,怎么着,进了剧组跟你开个玩笑就受不了?主要是邵英雄从一开始就没想逗范氷氷,他和周孟说的话完全是在损周孟,天知道周孟怎么那么一根筋,这个弯都没转过来。

    那行。

    邵英雄都没声张,哼着歌就走了:“明天我要弄死你啦,明天我要弄死你啦……”

    下了楼,去找孙胜男要了随身听和一盘张学有的卡带,等回过头,他直接扎到了周孟的两人间。

    周孟和阿佑的扮演者涂松严住在一个房间,这个时间内涂松严正在嘲笑周孟。

    “哎,周孟,你说你是怎么想的?当着全剧组的人给范氷氷下跪,难道你都不想想,范氷氷哪怕和邵英雄没关系,会看上你么?”

    周孟一脸不高兴道:“去去去,你别管。”

    如此关键的时刻,邵英雄进来了。

    “我觉得你说这话不对。”邵英雄冲着涂松严说道:“会不会看上,这得两说着,冯小钢,野兽派代表人物吧?人家媳妇怎么样?徐钒。”

    涂松严哪敢得罪邵英雄,一看见是他进来了,说话的音都变了:“邵哥,我没别的意思,就想说让周孟有点自知之明,另外,您说冯小钢,人家多有才……”

    邵英雄点点头:“这话说的对路,冯小钢是有才,从《编辑部的故事》剧组的时候,就有人传他有才,要不是他和王硕联手写剧本,也许都没有当年的收视神话。可当年冯小钢并未成名啊,知道他有才的都是圈里人,对吧?你怎么就能肯定咱们周孟没有才华?”

    男人最怕这个,你要和一个男人说怀才不遇,甭管他站在什么位置,就算是一个大工厂的厂长他也一准高兴,这是夸人的话,所以算卦的骗子都用这招,碰到女的说感情不顺,碰到男的,肯定是怀才不遇;反过来要是说一个男人没有才华,那不管这个男人地位多低微,他保证不痛快,你可以说他挣钱不多、可以说他不会说话,就是不能说没才华。

    这还碰上个脑子里一根弦周孟。

    周孟有了邵英雄撑腰,后背立刻就挺直,那在床边坐的和退伍军人一样。

    邵英雄坐在周孟旁边,语重心长道:“周孟啊,你是不是心里不舒服,让范氷氷当众拒绝有点下不来台?”

    人家还没说话,邵英雄就用手打断道:“是这么回事,你看,范氷氷不管怎么说是个姑娘,你这当这么多人表白,但凡有点传统思想的姑娘都不同意,对吧?你得这么想,看看人家小贩儿,多好一个姑娘,绝不会被谁轻易打动,这要娶回家,是既养眼又放心。”

    “邵哥,你的意思是明天我找个机会私下里说?”

    邵英雄摇摇头:“来不及了,你都这么高调了,要是突然换了套路谁不知道是有人背后指点?到时候又把我坑了。”

    “咱们选择了高调,干脆就高调到底。反正我要是你,丢一次人也是丢,丢两次人也是丢,我就去她门口唱情歌,你想想,玫瑰花是表达你的爱意,唱情歌,是传递情感,有爱有情,才是爱情,对吧。”

    涂松严猛一闭眼,用谁都听不见的声音道:“你这是要坑死他啊……”

    邵英雄继续道:“当然,这中间肯定会受到挫折,你琢磨啊,你要是一个女人,会不会给求爱者一点挫折?肯定会。要是这个求爱者碰到点挫折就退缩,你还会给他机会么?绝对不能。”

    周孟眼神坚定了,一双眼睛烁烁放光,扭头,直接走出门口头也没回,一会的工夫,楼上主创剧组就响起了狼嚎。

    邵英雄谁也没理,把耳机带上,耳朵里听着张学有的歌,嘴上唱着完全不对调的词:“明天我要弄死你啦,明天我要弄死你啦……不让我睡觉,不让我睡觉……我不弄死你,弄死谁啊……”

    “闭嘴!”

    “都几点了!”

    “周孟!你还想不想在剧组干了!”

    楼道里是一通咒骂,最后导演叶宏伟都被骚扰出来,宝岛人的腔调一出,周孟那惨绝人寰的声音才算是停止,他不好意的看着叶宏伟道:“对不起,叶导、叶导,我小点声,保证小点声。”

    叶宏伟有些话也实在没法说,干脆,气呼呼的关上了门。

    最渗人的事情发生了,周孟对准了范氷氷的房门,用极小的声音唱道:“对你爱、爱、爱不完,我可以天天月月年年到永远……”

    那就跟闹鬼一样的声音在楼道里飘荡着,要是赶上个电涌、灯泡稍微闪闪就是一部非常合格的恐怖片。

    咔。

    范氷氷被烦的实在没办法了,气的几乎是咬着牙打开了房门,房门一打开,范氷氷的脸却变了,变得妩媚十足:“你来,进来……”

    周孟大鼻涕泡都要美出来了,站在门口难以置信的问道:“我?”

    范氷氷面色突然一变:“进不进。”

    “哎,哎。”周孟迈步就踏入了房间。

    唰。

    那一秒,范氷氷以反方向和周孟擦肩而过,顺手把门带上,掏出早就准备好的钥匙‘咔’,把门反锁。

    然后,以吕四娘不杀雍正誓不罢休的气势在门口问道:“周孟,邵英雄在哪呢?”

    “……”

    ……

    “明天我要弄死你啦,明天我要弄死你啦……”

    邵英雄正躺在床上唱着,门外一阵恶风传来,武侠片里的片段出现了……

    碰。

    周孟出门时没带严的房门被一脚踹开,范氷氷就站在门口,她不光站那了,手里还拎了一个瓶子。

    涂松严是多精明的人?你就看他在《咱们结婚吧》里出演的角色就能看出点门道。

    涂松严道:“现在我要继续在这,有点不太合适了吧?”根本不用任何人回答,涂松严自觉的就走了出去。

    此时,房间内只剩下范氷氷和邵英雄。

    那个不肯服输的女人就站在门口,头发湿漉漉的披在肩头,身上穿着休息时才会穿的宽松运动服道:“说吧,咱们俩有什么过不去,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我!”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