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职场小说 > 神级演技派 > 第四十章 过关
    叮。

    电梯门打开那一瞬间,电梯内的镜子印照出两张脸,一张,是邵英雄,另外一张则是张万。这两张脸都表现的无比平淡,就像是两个路人走在路边时一样,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可是!

    当电梯门关上的一刻,张万的表情变了,额头上的细毛汗开始冒出,眉头紧皱,如同坐在压力炸弹上的慌张感被人一览无余。

    “张哥,把我说的复述一遍。”

    邵英雄看到张万的时候有些担心,所以说了这么一句。

    张万拜佛求经念阿弥陀佛一样絮叨:“我们没事,我们一定没事,这根本就不是大事。”

    邵英雄叹了口气,眼看着电梯上的数字一层层改变无奈道:“说重点。”

    “重点……”

    “我是说我和你说过的重点!”

    看到邵英雄的表情,张万猛然想起什么般:“哦。重点。”

    “重点是,只要按你说的办,我们这件事就能化险为夷,一定能化险为夷。首先,老板的心里是要杀鸡儆猴,他不能让一个新人在搅了赞助商答谢晚宴之后在从他办公室大摇大摆的出去,老板不是要真的要封杀我们,他只是要给所有人一个教训,这是我们的生机,我们必须按照他的心理路线走,否则万劫不复。”

    说到这,张万抬起头,生怕自己遗漏了什么一样问道:“对吧?”

    “还有呢?”邵英雄赶紧提醒。

    “还有,今天的事情不能和任何人说,无论是在办公室内的谈话还是之前你和我说的一切,就算是睡着了说梦话都不能吐露半句。”

    “最重要的呢!”

    张万焦急的怎么也回想不起来,最后充满惬意的说道:“没了吧?”

    邵英雄一步迈到张万的面前,伸手扣住他的肩膀:“张哥,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也是个演员,也是科班出身的演员,懂吗?”

    “对!对,我也是个演员,我也是个演员……”

    叮。

    电梯门又一次打开,邵英雄瞬间面容开始变得沉重,如同背着几万吨的心思一样微微驼着背,整个神态好像是在一场憔悴的情况下硬挺着打起精神一样。

    “张哥,准备好了么?”

    “如果你没准备好,我就自己一个人进去……”

    张万忽然说道:“不行,我不能把老婆、孩子、身家性命都放你一个人手里。”

    “那走吧。”

    ……

    华宜公司总部,忙碌的员工在公司走入两个人之后顿时停止了自己手上的工作,因为他们看见了非常衰的两个人,这两个人头顶似乎笼罩着乌云,离老远就能看见他们无敌的霉运。

    这是邵英雄的第一步,他要在公司里展现出一种状态,一种大祸临头,即将面对天灾**的状态。

    公司门前吧台附近站着两个女孩,邵英雄径直走过去,黑着一张脸问道:“王总在么?我们约好了。”

    “请问你们问的是大王总还是小王总?”

    “王忠军……”邵英雄说到这本该结束,却忽然补充道:“先生。”

    女孩翻看预约记录,又看了一眼比较脸熟的张万:“邵先生是吧,请进吧,王总的办公室在公司左边,找不到可以在里边问一下。”

    邵英雄连句‘谢谢’都没说,立刻离开,张万紧随其后。

    就在这时,女孩抓起电话迅速按下重拨键:“王总,邵英雄到了……什么表情?呃,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反正我要是在酒吧碰见他们,并且和他们玩筛子,就算他们喊‘一个六’我都会喊‘爆’,他们脸上似乎就写着‘倒霉’两个字。”

    ……

    王忠军在办公室内拿着话筒慢慢露出了一丝笑容,紧接着将电话挂断,伸手抓起桌子上的手机发了一条短信,自言自语道:“小样。”

    当、当、当。

    办公室的房门被敲响了,王忠军放下电话之后冲着门口喊道:“进。”这个字中带着情绪,不过在情绪的起伏中,稍微有些不对劲。

    秘书推开房门之后不敢过多打扰一般说道:“王总,邵英雄和张万来了。”一句话说完,秘书扭身就走。

    张万在门口低声说道:“看见没有,连个秘书都怕成这样,鬼知道王总这些天发了多少次火。”

    邵英雄赶紧拽了一下他的衣服,示意他闭嘴,随后迈步走入办公室。

    一进入办公室,邵英雄就看见低着头摆弄烟盒的王忠军,对方低着头抬眼打量了一下,之后快速收回目光,下拉的两个嘴角让整张嘴划出一道弧度,那种不满已经挂在了脸上。

    “邵老板,您的新公司筹备的怎么样了?”

    张万赶紧跑进了办公室,弯着腰双手放在身前,低着头、赔着笑问道:“王总,我们哪有新公司啊。”

    “没有新公司?”

    啪。

    烟盒被不轻不重的扔在了办公桌上,王忠军抬起头,一只手按在椅子上说道:“没有新公司就开始砸老东家饭碗啊!饭碗里没有你们的吗??啊!!!”

    邵英雄听到这,故意扭头望向了窗外,弯着的后背也挺直了,就像是一个倔强的孩子原本打算认错,一听见长辈的训斥,迅速开始叛逆一样。

    张万下巴往里收,眼睛往上挑,露出大半眼白,战战兢兢,那委屈的,比被窦娥还冤道:“王总,这事……您说我们好歹是公司的人,可策划部的那群人也,也太欺负人了。”

    “你给我闭嘴!”王忠军这火一下就上来了,‘噌’一下站起来指着张万开吼:“还没说你呢!把你放在邵英雄身边为什么?还不是你有经验,让你看着点新人,带着点新人,你干什么了你?”

    张万结巴道:“我,我,我……”

    “闭嘴。”

    王忠军扭头看着邵英雄,这一刻,他看到的不再是倔犟,竟然看着邵英雄低下了头。

    “小邵,长能耐了,演了一个区十四,写了两个本子,和圈里的腕儿有了联系就觉得自己半点委屈都吃不了是么?你一巴掌一巴掌的在晚宴上扇出去是痛快了,我这一个多星期得挨家挨户的替你磕头赔不是。你邵英雄的脸是脸,我王忠军的脸不是脸啊?啊!”

    王忠军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没好气的说道:“你们俩坐那。”

    张万低着头琢磨:“这邵英雄有点邪的,他说进屋就得挨骂,等骂完了火气就降下来点,现在全都对上了。怪不得在车里让我演委屈的表情,还和导演一样,一字一句的让我说台词。”

    邵英雄没说话,从进入房间一直到现在一个字都没说,这一切都是他安排好的,是郭保昌给他的提点。

    郭保昌是什么人?当初一个‘反---革---命’能混到今天的地位,要没点揣摩上意的本领他站得住么?有了郭保昌和邵英雄的演技,这才有了现在的这出戏。

    郭保昌说,全世界的领导就没有一个看见新人就坑的,就算是犯了错,第一次一般都会选择原谅。新人嘛,还有不犯错的?不过原谅有原谅的方式,认错有认错的方法,上去就服软是最令领导讨厌的,领导会认为这是诚心糊弄他。你得表现出整个过程来,委屈、倔犟、不甘,不然领导哪有给你摆事实讲道理的机会?不把你感激的眼泪一把鼻涕一把,那就算是领导的失败。

    为什么有人在单位里受宠,犯多少错都没事,有人却让领导讨厌?

    关键在于你得能抓住领导的心思。

    “小邵,你知道你摔的那个话筒值多少钱么?我告诉你,至少三千万!这还是保守估计,因为直到今天,我已经接到了新电影中好几个取消赞助的电话!”

    “三千万,小邵,你真有本事。竟然你这么有本事,我看《大宅门》男一号白景琦的位置你也不需要了。咱们公司和一家广告公司有合作,现在有一个广告正缺导演,你去吧,我觉着你合适,你不是喜欢别人都关注你,都按照你的想法来么?这回行了,去施展你的才华吧。我傻吧?你给我捅这么大篓子我还得提拔你。”

    唰。

    邵英雄的头瞬间就抬起来了,双眼充满了难以置信,嘴唇在抖,双手紧握刚刚坐下的椅子扶手,不甘心道:“我不去!”

    “你还来脾气了!”王忠军狂吼:“我没冷藏你计算你走运!”

    “邵英雄,我的英雄爷,你多牛啊,什么场合都敢搅,这要是进了《大宅门》的组,哪天高兴了在给斯琴高娃一脚,到时候还等着我给你擦屁股去?”

    和领导认错有讲究,得让领导把火发出来,等他把火发完了,开始讲道理的时候在点头哈腰,如此一来,就算认了错,也能留个好印象,起码领导会觉得这小伙子不错,尽管闯了祸,可还是有挽救的余地,身上也有那么点硬骨头。这个过程中火候比较难掌握,嘴上可以硬点,可表情上一定要表现出强撑,要没有这个过程,领导就没有摧毁你不认错时候的成就感,爽点就消失了,那就真的完了。

    “哼。”

    王忠军把心里的怨气都放了出去,表情缓和了些许,嘴上还是不依不饶的哼了一声,可话头开始绵软了:“年轻人有点脾气我能理解,分分场合不行么?哦,明天给你颁个金鸡奖,你也为了进场的时候没人关注摔话筒啊?”

    当、当、当。

    敲门声又一次响起,王忠军瞪了邵英雄一眼喊道:“进。”

    门被推开,姜纹带着脸上的笑模样进入了房间,刚一进屋就开口说道:“小邵,我真的说你两句,你说这事你惹的多大?公司得有多大损失?是不是啊?”一扭头姜纹说道:“那个王总,《刀锋1937》拍完了,杀青宴上谈的基本上都是邵英雄这事……”

    “拍完了?不是说还有两个多星期的戏么?”王忠问了一句。

    “嗨,高导您还不知道么,听说了邵英雄这事哪还坐得住,这个礼拜演员都累毁了,生生在一个星期赶出了俩礼拜的戏,就为了给这臭小子求情。”

    王忠军又瞪了邵英雄一眼,他发现邵英雄身上强撑着那股劲正在软化。

    “王总,您是没看见,高导、陈道鸣陈老师、傅飙老师,那都要来给小邵求情,我怕来一帮人你不乐意,我这儿就给拦下来了。今天啊,我就全代表了,王总,小邵也是一时冲动,别的不说,这臭小子身上的才华和机灵劲那没得说,王总肯定也舍不得让小邵就这么毁了,是吧。”

    王忠军说道:“有才华就这么干?那傅飙明天去砸央视、冯小钢上艺术人生打朱军、你姜纹来砸我办公室我是不是都得忍着?”

    姜纹嘴一歪,直接将王忠军的意思给扭曲了:“小邵,王总可是承认你的才华了,你赶紧表个态,给王总认个错。”

    “他?我都怀疑他嘴里是不是嵌了钢筋了,这么半天我就没看出半点认错的意思。”

    最关键的时刻到了,这个时候邵英雄只要就坡下驴,那就一切好办……

    在看邵英雄,靠坐在办公桌对面,低着头,手肘搭载椅子扶手上,双手死捏在一起,那副挣扎的模样让人看了都心疼。

    “嘿!”发这个声音的王忠军脸彻底沉下去了:“邵英雄,我对你不薄吧?进公司半年,我给你配车,给你找经纪人,要不是你推了,司机、助理都给你配了,第二本稿子我就敢给你二十万的买断价,怎么听你认错这么难呢?”

    就在此刻,邵英雄忽然抬起头,顺着整个情绪:“王总,《浮夸》的版权,我愿意送给公司。”

    “什么!”

    王忠军张大了嘴,他没想到,无论如何他也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

    赞助商答谢晚宴的现场视频王忠军可是亲眼看了,尽管在吵杂的现场中只听了一遍《浮夸》,可那首歌依然扎进了他的心里,这首歌如今被媒体炒的已经红透了大江南北,就连网络上都出现了无数去除了现场杂音的纯净版和翻唱,如今这首歌的价值已经达到了顶峰,这个时候邵英雄把歌送给了公司……

    “邵英雄啊邵英雄,你的嘴是真硬啊。”

    在王忠军耳朵里,邵英雄依然没认错,可王忠军所看到的,只不过是一头倔驴打死不肯说出认错的那几个字却愿意用任何形式去弥补自己过错的个性。

    艺人有点个性没关系,只要听话,王忠军不反对艺人有个性,不然他刚才的那句话也不太可能软下来,更不可能在说完那句话之后重重的叹口气。

    “行,你嘴硬,可以。你惹祸我给你擦屁股,也行!就算是你已经闹了个满城风雨,这个雷,我给你顶了!!”王忠军看着邵英雄的眼睛说道:“就为了你心里已经拐过来这个弯嘴上死不承认的臭脾气。”

    “小邵,你知道你如果当时忍下去,后果会是什么吗?我告诉你,第二天我就把当天晚上的总策划给开除了。”邵英雄忽然抬起了头,整个人站了起来,宛如要说点什么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

    王忠军看到这,伸出手来抖动了几下:“坐下吧。”

    “下回多给我惹点祸,啊。”

    姜纹露出憨厚的笑容说道:“得嘞,满天云彩这就算散了。”

    “散什么散,我这还一大堆事。”说完王忠军抓起电话迅速拨出号码:“让宣传部的人和咱们熟悉的几个媒体联系一下,就说……”王忠军思考一下:“就说赞助商答谢晚宴的事情是炒作,为了个华宜旗下的艺人打歌,话可以说的邪乎点,加上个华宜准备进军歌坛也行,但是必须得让所有人的弄不清楚这件事的真实性,混淆视听,明白么?”

    挂掉电话之后,王忠军又播出了一个电话号码:“小松啊?我,王忠军,找你帮个忙,我这有个人艺人录首歌……谢谢,谢谢,谢谢,那这事就拜托你了啊。录完还得麻烦你找找关系,送去打榜。行,行,没问题,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王忠军刚把电话放下放下,姜纹说道:“那王总,您先忙着,要不,我带这小哥俩先撤?”

    “别走!”王忠军迅速说道:“小邵,这首歌还是你的,但是你得清楚,是谁给你的这一切。”王忠军的目光,让人……深陷其中。

    “我一会吩咐人把你们送到录音室,好好把歌给我录下来。”

    邵英雄忽然间有了一种错觉,他不知道是自己的演技过关了,还是……

    事后,曾经有人在多年以后问过王忠军有关于这件事的始末,那时,华宜有三个老板,甚至还经历了一场巨大的劫难,可王忠军举重若轻的说道:“我一直都在为华宜危难时期铺路,我死拽着冯小钢,哪怕他嘴再臭都坚定的和他站在一边;我原谅了邵英雄,哪怕当初那个错误会令我封杀掉一百个新人。可我做对了,这才让华宜艺人大批出走的时候没造成任何震荡。至于,为什么原谅他……绝对不是在赌他的未来,他的未来我始终坚信,或许,是因为我在刚刚建立华宜的时候,也曾经有被人看轻的时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