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职场小说 > 神级演技派 > 第三十九章 入戏太深
    老旧的小区楼下,大好的太阳挂在天空,邵英雄和郭保昌穿的很平民,就像是小区内两个闲散人员一般坐在那下棋。

    “将军!”

    郭保昌的黑棋马以卧槽,炮用士架着隔河开火,邵英雄一个不留神被人老将就被卡死。

    “没棋了。”邵英雄耸耸肩、摇摇头,输了棋却没有太多表示。

    郭保昌抬眼看了一眼邵英雄,开口问道:“小邵,你没什么事打算要跟我说么?”

    邵英雄听完摇头,重新把棋摆上:“没有。”

    “那就怪了,前两天,你送我一个鼻烟壶和一壶上好鼻烟,今天就送我一个蛐蛐葫芦,这连着送礼不求人,我还是头一回听说。”

    邵英雄没说话,只是笑了下。

    郭保昌继续道:“真犟,这都连着一个礼拜了,你就没开过一次口,那两排牙比捕兽夹子还紧。”

    “关于你的消息整个京城都蒙了天了,你这死挺有什么用么?”

    邵英雄听到这,伸手操起郭保昌的棋子:“郭老,我不能把您搁进去。我就不明白了,凭什么我就得让人瞧轻了?郭老,这事是这样啊,您这戏捣鼓了一辈子,不能因为我在本该成了的时候给您添堵。是,这戏在央视上,可您也不是央视的领导,华宜要是在这事上找点麻烦,我可就把您放中间两头不得好。这事,我不能干。另外,我也没觉得砸了话筒有什么可后悔的。”

    “你瞅瞅这几天的报纸新闻,一个个都疯了,张嘴闭嘴全是毛病,把一个人能挑到骨子里,你没半点影响力的时候怎么没人说你?好么,好不容易从一条艰辛的路上走到看见点亮了,一扭头,一堆人说你不是。”邵英雄发着牢骚,顺手把棋子摆放在应该摆放的地方。

    郭保昌瞧着邵英雄有了一种错觉,一种很奇怪的错觉。

    “小邵,我听说你的头一部戏结束时,发生了点事,还动手打了人?那是在什么时候?”

    邵英雄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说道:“杀青的时候,当时有点没忍住。”

    “拍戏的时候发生过什么类似的争执么?”

    “没有,拍戏的时候我一直在准备自己的角色,整个角色都得吃透,尽管咱不是主角,也得把主角衬托出来不是?再说了,我还被高导提拔成副导演,咱不能给人丢人。”

    郭保昌又问:“那这回呢?”

    “这回啊,这回是刚拍完《刀锋1937》,哦,这个戏还没上。快把我的戏份拍完的时候,这不,就来您这试镜了么。不过拍《刀锋1937》给我的帮助很大,姜纹告诉我,演一个人物别去看这个人物在什么位置,有什么状态,去想我自己如果就是那个人物,做事待人该怎么办。”

    郭保昌伸手把摆好的棋盘推乱,吧唧着嘴说道:“小子,你这是让姜纹给坑了。”

    “郭导,这是什么话,人家又没推我去台上摔话筒。”

    郭保昌撅着嘴发出了一声‘嗯?’的疑问感叹音,而后道:“姜纹告诉你的表演方法是一种入戏快,进入状态之后能精准掌握人物内心的办法,可以说是一般人都很难掌握的诀窍,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尝试遍各行各业。”

    “是这个理,可这……”邵英雄琢磨着郭保昌的话,就是想不明白自己发火和姜纹有什么关系。

    “你先听我说。”郭保昌抽出根烟,点燃之后将烟雾吸入肺里,说话的时候点点雾气顺着嘴唇喷吐:“这个办法一旦掌握了,演技会有大幅度长进,长进的同时也有一个缺点,演完之后不容易脱离自己表演的人物。”

    “你是不是在ktv干过?那时候有人在意你么?受了委屈、被人欺负在那种地方是家常便饭,你怎么没和被人动手?话在往前说,当初你上学的时候,你媳妇都让高利贷给堵学校了,你敢玩命了么?还不是灰溜溜的抗下所有债,赔了夫人又折兵?”郭保昌没让邵英雄接话,接茬道:“拍征服你敢打人,多多少少带着没脱离人物的情绪,不过当时不严重,正好也发生了顺应当下的事,所以没人说什么。进了《刀锋》剧组,加上姜纹的方法,你演戏的时候不在选择去吃透整个剧本和角色内心,你选择的是如果你是区十四,你该怎么办。加上在匆忙之中疯狂补充关于白景琦的一切,不知不觉中,你已经掉进了人物角色的坑里。现在的你,有白景琦的影子,白景琦在那天晚上绝对能干出你所干的事。你?爷们,真不是我小瞧你,不研究白景琦你还真没那两下子!”

    邵英雄惊了!

    自己是什么人他最清楚!!!

    当年在学校,老师的嘲讽可没让他发飙,他还带着一股倔犟去选择努力逆转;在ktv,事态严重的时候比当天晚上多多了,被喝多的客人吐一身的情况也不是没有,自己可没动谁任何一根手指头。

    相反,又开始拍戏之后一切都变了,自己对一切的渴求越来越强烈,演技越来越精湛的同时……自己似乎从来都没考虑过该怎么脱离角色!

    “想明白没有?姜纹告诉了你怎么把戏演好,可是他可没告诉你演好戏之后该怎么办。你说的对,姜纹是真的想帮你,看见你这么努力,他被打动了,可你还没有那个道行去驾驭姜纹演戏技巧。小子,你就算给猪八戒一根金箍棒,他也玩不转,明白我这意思么?”

    邵英雄明白了,如果不是拍了一辈子的郭保昌识破这个魔障,或许自己会和毁了自己饭碗的那些艺人一样闯祸。

    嘀、嘀、嘀。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邵英雄的电话响了,他拿起电话的瞬间,立刻听到了张万的声音。

    “小邵,该怎么办啊,这都一个星期,王忠军的电话还是打不通,打给秘书,还是那句不带改的‘在开会’,这回咱哥俩是彻底完了。”

    邵英雄默默的挂了电话,忽然笑了,笑里有些苦涩,有些感触,整个人仿佛脱胎换骨一样说道:“急功近利,利令智昏。老爷子,人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还不信,现在,信了。”

    “不晚。”郭保昌一脸欣赏的瞧着邵英雄说道:“你才多大啊?现在知道了一点都不晚,今儿个和你说了这番话,就算你送我的东西我没白收。”郭老伸手把棋摆上:“在来一盘?”

    嘀、嘀、嘀。

    电话又响了,王忠军三个大字出现在手机屏幕上时,邵英雄叹了口气,坦然接受一样按下了接通键:“王总。”

    “来公司一趟。”

    冷漠、愤怒,让人听不出半点原谅意思的五个字说出对方就挂掉了电话,邵英雄仰头看天,天上一朵云彩正遮住艳阳,阴影遮盖大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