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职场小说 > 神级演技派 > 第二十二章 要的就是进步的过程
    高群舒眼看着姜纹和陈道鸣的话直奔邵英雄而去,偏偏插不上嘴,这两个问题他也考虑过,只是他选择相信邵英雄,他信邵英雄会在一定的时间内自己解决这些问题。

    邵英雄看着姜纹和陈道鸣没回答,他知道,今天的问题肯定不只是这么两个而已。

    “剧本的事你们研究,我只有一个问题,既然大家都想把这部戏弄好,又是民国戏,那就需要一个非常好的美术指导,可主创人员里竟然没有……”

    顾常卫对这个问题很重视,长期跟张毅谋拍摄的他知道美术对于一个戏的重要性,尤其是在民国戏中,一个好的美术指导能直接把人带入那个年代里。

    王忠军夹着烟伸手指点道:“老顾,这个事我想过了,已经约了你的老搭档霍庭霄。”

    霍庭霄?

    邵英雄再次对《刀锋1937》的班底拥有了无比信心,这个家伙是老谋子的御用美术,和顾常卫、顾常宁是是老谋子班底,他们三个人统领着剧组当中非常重要的部门美术、摄像、录音,这三个人要是加盟,那这个组的实力绝对不是《征服》可以比的。

    “还是说说剧情的事吧。”

    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了邵英雄身上,毕竟剧情上的疑问是整部戏最大的问题。

    邵英雄没有表现出任何轻描淡写,认真到极致的说道:“剧情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一屋子人集体被邵英雄给抻的差点闪了腰,谁也无法想象这个时候邵英雄竟然会说出这么一句话。

    “剧情的问题我已经解决了。”

    邵英雄早就知道第一版剧本有问题,那就是剧情的时间设定上有些混乱,中和堂灭了庞家几十口子,庞德领着区十四为了躲避追杀远逃岛国,那时区十四还小,可以说是与庞德共患难,可为什么庞德回来之后就和区十四分开了?还导致区十四被仇家打断了一条腿?难道这种共患难的感情对于江湖儿女来说,不是应该让区十四成为庞德的贴身保镖吗?就算庞德要躲进监狱,区十四也一定要跟着,这才符合区十四对庞德的崇拜心理。

    其实这部戏还有很多不靠谱的地方,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岛国人竟然弄出了控制人精神的药,这已经令人完全无法接受,中和堂的大小姐竟然在药物控制下对人言听计从,邵英雄看电视剧演到此处的时候很想大喊一句‘’!

    他早就做了改动,在整体框架不变的情况下将区十四一直安排在庞德身边,令这父子俩从未分离,区十四在监狱打斗中为了保护庞德被人砍断了手指,却拼着废掉一只手也要握住了对手的刀,如此庞德才躲过了一次暗杀;他将岛国人控制虞家茵的桥段更是改的面目前非,反正岛国人出现之后中和堂已经不在重要,干脆将虞家茵后期行为改成了虞中和由于拒绝和日本人合作被抓,日本人以虞中和为要挟,虞家茵才就范。最后,虞中和的死是因为虞家茵接受不了两个父亲的成为死敌刺激,她受不了养育了自己二十年,自己为了他甚至心甘情愿被日本人利用的父亲竟然并非亲生,本打算在庞德陪着她去监狱看虞中和的时候自杀,庞德见状过来抢枪,混乱中开枪打死虞中和。

    “这是新剧本,其中的情节有了一些改动,改动的地方已经被标记了出来,大家可以看一下。”

    邵英雄将第一版有些瑕疵的剧本交上去的原因很简单,他就是要这个‘进步’的过程,一个努力而又进步飞快的人,往往会被所有人关注和呵护,那些一次到位的天才反而会被嫉妒,就算天才干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时都可以用一句‘他是天才’来解释,会进步的人则不一样,他每一次的提升都能带来震撼效果,比如现在。

    王忠军看新本子的时候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点都不别扭的剧情代表着邵英雄的重要性,不用别人提醒就能自己发现毛病并且改正则是编剧最被人信任的潜质,一个拥有如此潜质又如此认真的年轻人……

    王忠军对邵英雄开始有了一种期待感,这种期待感,恰似赵宝钢对孙洪雷。

    “还可以。”

    王忠军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伸手压制住了姜纹的不满,姜纹认为这样的剧本比‘还可以’高出了不止一个等级,只是碍于王忠军的手势……

    “高导,演员阵容当中有一点改变,和尚这个角色,我觉得用傅飙老师比较合适,赵量这个演员我不太了解,如果这个演员的演技跟不上……”王忠军伸手引了一下周围在场的所有人:“我不喜欢在这么一个剧组里有一点点瑕疵,请你原谅我擅自做主。”

    高群舒怎么可能会有意见,那可是傅飙!

    “大家对新本子还有没有意见?如果没意见得话,就按合同上写的,开机时间定在千禧年三月,这样各位的档期也都能凑在一起……好了,我们进行下一个问题……”

    会议开了很长时间,效率却比《征服》剧组快了几倍,所有问题在在这些经验丰富的娱乐圈老油条手里都能迅速拿下,邵英雄相信如果现在有分镜头剧本,就这几个人都能把每天的拍摄行程给定下来。

    天近黄昏时,会议终于结束了,一天的疲惫让会议室的所有人终于感觉到了一阵放松,姜纹带着一丝让人分辨不清到底是什么意思的笑容从邵英雄身边走出会议室,而陈道鸣则在散会之后冲着高群舒问了一句任何人都想不到的话:“你确定要用我?”

    这句话差点让高群舒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不是废话么?

    “确定。”高群舒只能回答出一个不太标准又不让人太丢面子的话。

    “嗯。”陈道鸣不置可否的走了,一切都那么自然,不和谐中的自然。

    傅飙眼看着会议室的人越来越少才不紧不慢的说道:“小邵,我有个事想问问,不是咱们组里的事,所以在会上就没说。你,是怎么认识吴锈波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