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仙剑奇侠传1 > 第二十六章 宜嗔宜笑,憨小妹半垂髫
    第二十六章宜嗔宜笑,憨小妹半垂髫

    这时景天已看清,这厮调戏的小丫鬟,竟然远未成年,只不过七八岁的样子。这小姑娘眉目如画,二绺垂髫,穿一身鹅黄小衫裙,俏脸娇嫩白莹,琼鼻小巧,小嘴润红,香腮柔泽,此时因为焦急,玉腮上带两抹嫣红,宛如白玉兰花瓣上红露凝结——景天这一打量,竟发现这小丫鬟虽然年幼,却已生得天然一种清媚入骨,正是娇丽非凡!

    没办法,他也只好追在花楹后面,潜入了唐家堡中。

    “嘿嘿……现在才说不要,晚啦!”

    景天再次大喝一声,手握腰间剑柄,一双眼眸森冷如雪,死死盯住唐萃。

    “滚!”

    “你……你别胡来啊!”

    “没有!”

    唐雪见不在时,景天常常忍不住叫它“小猪头”。

    存心不良的唐门中人这时候口水都已流了三尺长,如何还能放过送到嘴边的小白羊!

    “没有啊……”

    见他这么恐吓自己,花楹本来就胖鼓鼓的腮帮子,这时已气成了一只皮球!它气呼呼地瞪了景天好几眼,然后一振翠绿晶莹的小翅膀,头也不回地飞进了唐家堡里!

    “哎呀!”景天大吃一惊,“好个不怕死的小猪头,真不怕被人吃掉啊!”

    “不……不是!”小少女拼命摇了摇头,憨憨说道,“花楹这么说,是因为你不喜欢小动物。你不仅不喜欢,还给它们乱取外号。而且,它……它们是那么可爱,你还故意逗它,不让它吃好吃的!”

    到了渝州,雪见归心似箭,饶是知道唐家堡有人要为难她,但还是想偷偷溜回家去看看爷爷。景天拗不过她热切返家的心思,只好陪着她一起来到唐家堡外。

    “好好待我?这么说……你喜欢我?”

    “不要啦!小天,爷爷的房间离后门很近的,平常也没有什么人,我小心些,不会被人发现的。我一下下就回来!”

    “这么久了,怎么还不出来?不会有事吧?”

    景天胡思乱想、蹑足潜踪转了好一阵,那花楹的半分身影没见着,却听得一处院落中传来一阵吵闹。还离得很远,景天就听见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十分嚣张地叫道:“叫你站住还敢跑?!你是哪一房的小丫鬟?难道不认识你家唐萃大爷吗?鬼鬼祟祟地跑来跑去,你不知道下人不能来这里吗?你到底是哪一房的?”

    “呃!你是新来的吧?怎么什么规矩都不懂!我问你,你主子是谁?”

    “咦?花楹……这名字很多人用吗?”

    “好吧,那你小心些!”

    “哈哈!那当然……嘿嘿!有意思,有意思!没想到我们唐家堡中还有这么个如花似玉、不懂世情的小美人儿没被我唐萃大爷发现!嘿嘿,小乖乖——我的小乖乖——快来侍候我吧,我会好好疼你的!”

    见唐萃离开院落,景天便转过身来,脸上带了几分微笑,对小丫鬟和蔼地说道:“小妹妹,你没事吧?”

    景天正要再说时,却见这粉嫩小女娃,“哼”的一声,撅着嘴昂然走了。

    “雪见,他们真的不会为难你吗?这样吧,我跟你一起去!”

    面对这样的指控,景天一脸茫然,想了想,挠了挠头道:“花楹小妹妹,我看你是不知道我的为人。这样吧,我给你举个例子,最近一次我出海去,还经常拿好吃的瓜果点心喂海鸥呢!你看,我多有爱心啊!”

    景天转身便想走开,这时候,却听见身后那小丫头自言自语地说道:“大哥哥,你也不是那么坏嘛……”

    看清少年一身英挺的黑衫,唐萃若有所悟,嘟囔道:“哼……霹雳堂有什么了不起的……”

    “嗯……嗯?你说什么?!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听那些唐家堡的浑蛋胡乱造谣说我的坏话?”

    这时候,花楹也在一边飞来飞去,就像一只没头苍蝇,显见也非常焦急。小灵兽飞动的身影引起了景天的注意。他见它一阵乱飞,忙叫道:“小猪头,你别随便乱飞啊,要是走丢了,被坏人捡去,或清蒸,或红烧,一顿吃光,那就惨了!”

    听这媚丽清纯的小女娃也叫“花楹”,景天不免有些吃惊。不过此时没时间细究,他便道:“那花楹小妹妹,你刚才有没有看见雪见小姐回来?”

    唐雪见转身离去,如一只轻盈的穿花蝴蝶,潜入了唐家堡的后门,消失在那扇厚重古老的门板后。

    景天不得不感慨一句,也不管她,赶紧又溜出院门,继续寻找雪见。又寻了一圈,遍寻不着,正有些气馁,却听得不远处那座高大的厅堂里,正隐约传来十分激烈的吵闹!

    “哦,那我走了。”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进去偷偷看一眼爷爷就走,好不好?”唐雪见软语相商。

    见他逼近,那个显见天真幼稚的小丫鬟,忽然焦急起来,连连摇头道:“不对!不对!那不是喜欢,你心里不是这样想的!那和喜欢不一样!我不要……不要……”

    “哼!”

    说到这里,景天忽然醒悟,连道:“喂喂,扯得太远啦。你——”

    “好!算你狠!”

    见这位气焰熏天的名门子弟,竟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主,景天愤怒之余,不禁也有些好笑。于是他更加拿腔捏调,口气不善地回应道:“唐萃!我既然敢闯唐门,你这样的就没资格知道我是谁!还不快滚!”

    唐萃猛吃一惊,连忙回头,见是一个黑衣少年蹿了进来,忙叫道:“你是谁家子弟?不认识你唐萃大爷?休管我的闲事!”

    “谁?”

    “花楹!花楹!”

    景天浮想联翩,忍不住气急败坏!

    想了想,景天又添了一句:“嗯,最多就是有一次,我抛些花生米给海鸥吃,结果我养的那只会飞的小猪头,见没怎么扔给它,就有点儿误会,还冷不丁来撞我,你说它有多淘气……咦?我说这些干吗!”

    这二人的对答,说到这里时,景天也循声走到这里。他隐身在院落围墙的月亮门洞外,探头朝里一看,正见一个长相猥琐的瘦高男子,正一脸色迷迷地逼近他面前那个娇弱的小丫鬟。

    对上景天的目光,一向作威作福惯了的唐萃,竟然一瞬间遍体生寒。纨绔子弟刚到嘴边的一句场面话,也不自觉地咽了回去。他一转身,跌跌撞撞便跑出院子去。

    “住手!”

    义愤填膺的少年大喝一声,“噌”的一下子就跳进了院子里!

    看清小丫鬟年纪,景天更加怒发冲冠,再跟唐萃叫骂时,右手已按在腰间那把紫刃魔剑的剑柄上!

    景天耐心地等了一会儿,有好几次都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唐雪见应该回来了,但始终没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从后门口出现。

    “咕!!!”

    “嗯!”

    “管的就是你!”

    “主子?雪……雪见……”

    见少年比自己还嚣张,唐萃下意识就没那般跋扈。他试探道:“老兄,你敢在唐门撒野,到底什么来头?”

    在唐家堡连绵的楼台房舍间穿行,景天压低了声音,寻找花楹的身影。也许唐雪见说得对,从后门进去,确实没碰到什么人。另外,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景天看着唐家堡虽然房舍高大繁多,却总有一种冷清感。这情景让人觉得,偌大的唐门家族,并没有渝州城的百姓们想象得那么繁荣和强大。

    “唉,这唐家上上下下的,都很奇怪啊!”

    “好个禽兽,就连这样的幼女也不放过!”

    “那就好。我得走了——对了,你是雪见的丫鬟吗?叫什么名字?”

    “花……花楹!”

    “我没事!谢谢!”

    “浑蛋!”

    “咦?雪见的丫头?我怎么没见过!哈,我瞅瞅……原来你这小女娃儿,长得倒水灵!对啦,你家主子犯了家规,可能再也不会回来啦。你不如来伺候我吧?我会好好待你的!”

    小女娃真心感谢,双眸盈盈,如蕴星光,朝景天重重地点了点头。

    见到这情景,景天气就不打一处来!因为出生卑微,景天一向在市井中打滚,受惯欺压,最见不得这些高门子弟依仗身份,欺负他们贫苦百姓!

    这时又听一个黄鹂般清脆悦耳的稚嫩声音,有些怯怯地说道:“啾……哪一房?什么意思?我不知道……你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