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剧情 至美线 一卷全(7)阿诚】

「类似于这样的,就请原谅我不能帮你了。」

【逸美】

「哎?这样的?」

【阿诚】

「是?」

【逸美】

「不行吗?」

【阿诚】

「是的。」

【逸美】

「阿诚还是不行」

身体一颤

【逸美】

「要是渔民阿源用一个小时就能全干完」

身体发抖

【逸美】

「还是不能与岛上的男人相比」

哼!

【阿诚】

「我知道了!我也是男子汉!这些活我全干!」

【逸美】

「真的?太好了~~」

【逸美】

「谢谢阿诚~」

先补充糖和奶油。

洗碗放在后面。这是因为考虑到地震将要发生了。

把碗放到水漕里,就不会摔烂了。

一边擦着窗户,我一边想。

怎样才能转到那个话题上呢

怎么才能开始那个话题呢?



就在此时

地震

早就知道了,所以一点都不吃惊

也应该这样

听到店里餐具摔坏的声音。

(哎,怎么会摔了!?)

我莫名其妙的回到店里。

【阿诚】

「逸美,怎么了!?」

这时,地震已经停止了。

【逸美】

「好不容易洗完了」

逸美看着脚下散落的玻璃碎片。

【阿诚】

「怎么叫都洗完了!?」

【逸美】

「嗯我想如果都让你干,你太累了」

逸美拿来扫帚和簸箕。

逸美拿着簸箕,我拿扫帚,把碎片收了起来。

虽然处境变了,但还是发生了同样的事。

历史重演了。

--历史重演了。

恼人的话

一边帮忙,我一边寻找说话的时机。

但今天顾客特别多,与逸美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没办法,我只能默默的工作

完成8个工作定额的第7个时,时间是2点半左右。

比上次还快了1小时。

看来无论是哪种工作,只要做过一次,就会知道要领。

这时,正好没有了客人。

--机会终于来了!

【逸美】

「累了」

逸美坐了下来。

【逸美】

「阿诚也休息一下?」

(『休息』我已做完了我的工作)

我坐在逸美的正对面。

【逸美】

「好久都没有来这么多客人了」

【逸美】

「真有点不习惯,感到好累」

【逸美】

「阿诚喝红茶吗?」

【阿诚】

「啊喝,喝」

也许是紧张的缘故,回答得结结巴巴

逸美站了起来

去收银台,煮红茶

然后回来。

【逸美】

「请~」

【阿诚】

「谢谢」

逸美把茶杯放到我面前。

(从哪里开始好呢?)

我在回忆上次谈话的起点。

那次谈话从哪儿开始的呢?

【逸美】

「阿诚?」

【阿诚】

「啊!?」

被她突然这么一问,我不禁吓了一跳。

【逸美】

「这里的工作总算告一段落了」

【阿诚】

「只剩下采购了吧」

【逸美】

「应该是吧」

【阿诚】

「我想是的」

【逸美】

「嗯怎么办呢」

【阿诚】

「啊?」

【逸美】

「阿诚一个人去能行吗」

【阿诚】

「什么?」

【逸美】

「采购」

【阿诚】

「啊,喝完红茶,我就去」

我在说什么呀!

为什么不按照自己想的那样去说呢!?

【逸美】

「啊!这能行吗?」

【阿诚】

「行」

【逸美】

「谢谢~你可帮了大忙了~~」

【阿诚】

「没什么」

【逸美】

「等等,我把要买的东西写下来?」

【阿诚】

「」

逸美站起来

拿了一张纸和一支笔

然后回来。

【逸美】

「请等一下」

【逸美】

「牛肉,辣椒,园葱,油也好像不够了」

【阿诚】

「」

【逸美】

「啊,忘记了一样没有这个,优夏会生气的」

【逸美】

「4听罐装啤酒」

逸美一边嘟囔着一边记下来。

【逸美】

「还有橙汁,也要买」

橙汁。

橙汁?

橙汁!?

--是!是从这开始的!

话就是从这开始慢慢展开的!

【逸美】

「阿遥也不喝酒吧?」

【阿诚】

「是吧?」

【逸美】

「好像是」

【阿诚】

「」

【逸美】

「」

【阿诚】

「」

【逸美】

「」

【阿诚】

「我也不知该怎么好?阿遥又不是不能喝吧。」

【逸美】

「或许阿遥能喝呢?」

【逸美】

「不管怎么样,至美不能喝,即使买了橙汁,也不会浪

费」

【逸美】

「确实,一个高中生是不能喝酒的」

【逸美】

「那孩子肯定想喝」

【阿诚】

「哎?」

好像是

【逸美】

「至美可比别人的好奇心强多了。」

【逸美】

「对新鲜的东西,自己不知道的东西,都充满了兴趣」

谈话还是这样展开的

【阿诚】

「这么说来,昨天试胆量的游戏也是至美提出来的。」

【逸美】

「真叫人发愁她竟然还喜欢那些鬼鬼怪怪的事」

【阿诚】

「逸美?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逸美】

「什么?」

【阿诚】

「是关于那个神社的」

逸美同上次一样,脸上立刻布满了阴云

【阿诚】

「逸美,前天晚上,当至美说『去探险旅行』时,你很

生气,对吗?」

【逸美】

「」

【阿诚】

「为什么那么生气?」

【逸美】

「」

【阿诚】

「逸美其实我知道死鬼神的真相」

这是真话

【逸美】

「哎!?你知道!?」

【阿诚】

「是」

【逸美】

「难道你知道那些话是我编的?」

【阿诚】

「知道」

【逸美】

「是吗」

【阿诚】

「但你为什么要编那些话呢?」

【逸美】

「」

【阿诚】

「」

【逸美】

「」

【阿诚】

「」

【逸美】

「知道了我只告诉阿诚」

谈话的内容与那天完全一样。

终于到了。

终于到了能知道至美的事的时候了

我一边听逸美讲,一边注意着店门和下面的沙滩。

如果让至美听见了就麻烦了。

如果至美听见了,那一切都会结束

我一边听逸美讲话,一边密切注意周围的情况。

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中,逸美的话开始了

【逸美】

「就如阿诚知道的,那些话是假的」

【逸美】

「但又不能说全都是假的。」

【逸美】

「许多到那个神社的人都失踪了这个确实是事实」

【逸美】

「但我觉得只有这些是不够的」

【阿诚】

「为了不让我们靠近那个神社,所以就编的恐怖一点」

【阿诚】

「你觉得,只要我们不靠近神社,至美也就不会去,对

吗?」

【逸美】

「是但你怎么会知道?」

【阿诚】

「只是凭感觉知道的」

【逸美】

「」

【阿诚】

「我最想问的是最关键的地方」

【阿诚】

「为什么不让至美靠近神社!」

逸美撩起头发,大喘了一口气。

具有紧迫感的喘气

我静静的等待逸美的再次诉说。

【逸美】

「其实?」

【逸美】

「也许至美不是我真正的妹妹」

虽说这是在预料之中的话,但听了还是感到很悲伤。

或许正因为知道的缘故。

【逸美】

「听好了」

【逸美】

「至美曾经失踪过」

【逸美】

「说的正确点,应该是被绑架过」

【阿诚】

「」

我紧紧地握起了拳头

【逸美】

「这件事发生在二十一年前,至美刚出生一个月时」

【阿诚】

「哎???」

【阿诚】

「你在说什么?」

【阿诚】

「至美今年17岁21年前被绑架不可能有这

种事」

【逸美】

「是的。但确实有这种事。所以我有时也有点怀疑」

【逸美】

「至美被绑架时我才一岁」

【逸美】

「所以那时的情景,我什么都不记得」

【阿诚】

「」

【逸美】

「这些事是我在上中学时,从父母那听来的」

【逸美】

「当然,不只父母知道这些事。」

【逸美】

「到图书馆查阅一下当时的报纸,就会发现当时的报纸

上都刊登着这起事件」

【逸美】

「所以。这是事实但这里面有没有隐藏别的事,我

就不清楚了」

【阿诚】

「」

【逸美】

「当时绑架犯立即被通缉。」

【逸美】

「警察全力搜索,媒体也大加报道结果还是没有找

到至美」

【逸美】

「正确的说『在以后的三年里』没有找到」

【逸美】

「至美在被绑架三年后,才被人发现」

【阿诚】

「」

【逸美】

「但那时,有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

【阿诚】

「难以置信的事实?」

【逸美】

「是至美的样子竟然与被绑架前相同」

【逸美】

「身体没有任何变化被发现时,还是一个婴儿的样

子,与三年前一样」

【阿诚】

「有这么奇怪的事」

【逸美】

「阿诚的想法与大家都一样」

【逸美】

「警察也有点怀疑,甚至做了DNA鉴定」

【逸美】

「结果以99.99999%的正确率证明这个婴

儿就是至美」

【阿诚】

「」

【逸美】

「阿诚你应该知道?我与至美的父亲是遗传基因学的博

士」

【阿诚】

「从至美那听说了。世界上的权威,守野博士是你们的

父亲」

--这时我突然想到!

【阿诚】

「难道是守野博士改变了DNA鉴定结果!?」

【逸美】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阿诚】

「但守野博士没有直接参加鉴定!?」

【阿诚】

「考虑到利害关系,法律上的鉴定是由中立者进行的!」

【逸美】

「确实是这样」

【逸美】

「但父亲是权威,要想对进行鉴定的研究人员施加压力

是很容易的事」

【阿诚】

「」

【逸美】

「为了夺回自己最心爱的女儿,可以不择手段,我的父

亲就是这么一种人」

【阿诚】

「于是就把别人的孩子伪装成自己的孩子」

【逸美】

「哪一种也有可能」

【逸美】

「鉴定结果是真的?还是父亲在背后作了手脚?」

现在明白了逸美为什么说『也许至美不是我真正的

妹妹』。

但最关键的地方不是守野博士如何做的,而是『至美在

这3年里没有成长』的事。

如果至美被发现时,是3岁孩子的模样,逸美她们就不

会有疑心了。

--空白的3年。

如果解开了这个谜,那自然就知道了真相

【逸美】

「阿诚,你不会误解吧?」

【阿诚】

「?」

【逸美】

「话虽这么说,但我丝毫没有减少对至美的感情」

【逸美】

「不管有没有血缘关系,至美都是我的亲妹妹」

【阿诚】

「我明白」

【逸美】

「我担心的是至美」

【逸美】

「如果至美知道了这件事将来如果至美问起我这件

事」

【逸美】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

【阿诚】

「」

【逸美】

「18年前发现至美的地方是」

【逸美】

「那个『神社司纪杜』」

【阿诚】

「!?」

【逸美】

「不让至美靠近那个神社的原因就是」

【逸美】

「我害怕至美会知道那些过去的事」

神社,绑架,是否是妹妹的疑问。

这些事都是有联系的

【阿诚】

「逸美?」

最后我无意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阿诚】

「最后抓住那个绑架犯了吗?」

【逸美】

「与其说被抓住了,不如说是被发现了」

【阿诚】

「?」

【逸美】

「因为那个犯人死了」

【阿诚】

「怎么会死了?」

【逸美】

「死在坍塌的建筑物下」

【阿诚】

「坍塌的建筑物?」

【逸美】

「也不知为什么,在『神社司纪杜』里也发现了那个犯

人在至美被拐的7天之后。」

【阿诚】

「哎!?」

【逸美】

「21年前这个岛上经常发生地震。」

【逸美】

「由于地震,神社坍塌了」

【逸美】

「或许那个犯人被通缉后,无处可藏,就躲到了神社里」

【阿诚】

「那时至美在哪儿?」

逸美摇着头说。

【逸美】

「挪开坍塌的建筑物,寻遍了每一个角落」

【阿诚】

「但没有找着没有发现至美」

【逸美】

「是的」

【逸美】

「终于当神社再建时」

【逸美】

「也就是在神社坍塌后过了三年--一个观光的旅客偶

然听到了从神社里传来了婴儿的哭泣声」

【阿诚】

「于是发现了至美」

--哎???

等等

神社

地震

坍塌事件

3年中身体没有发生变化

或许这是

--时光停止流逝!?

我是回到了过去,而至美则是在未来的3年里,时光停

止流逝

这不是不可能的!

或许按常理来说,这是件很荒唐的事

但我却亲身体验过这种事。

我自己就是时光停止流逝这一现象的证明!

而且

而且,如果这一假说成立,那也就能解释至美背上的『

伤痕』了。

应该是这样的。

至美在神社坍塌之前,一直与绑架犯在一起。

由于某种原因,在神社『坍塌之后』,对于至美来说在

以后的3年里,时光停止流逝

背上的伤就是在神社坍塌时受的

这一推断,可以立即得到证明!

问问逸美就可以了!

【阿诚】

「逸美!?」

【逸美】

「嗯?」

【阿诚】

「我想问一件事」

【逸美】

「?」

【阿诚】

「发现至美时」

【阿诚】

「至美背上是不是受了重伤?」

【逸美】

「哎!?」

【逸美】

「阿诚怎么知道?」

果真如此

【逸美】

「是的出了很多血。所以至美被发现后,就被立即

送到医院」

【逸美】

「为什么,阿诚会知道」

【阿诚】

「逸美我明白了」

【逸美】

「什么???」

【阿诚】

「至美是你的亲妹妹!是与你有血缘关系的亲妹妹」

【阿诚】

「我敢向你保证!」

【逸美】

「这是怎么一回事?」

【阿诚】

「那我去采购了」

【逸美】

「等一下,阿诚!!」

我故意把话题岔开

是不是应该向逸美解释清楚?

不能

因为她不会相信时光停止流逝这种事

不能对她说在至美身上曾有那种事

走在去商店街的路上

我的心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心中的不安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因为我终于可以断定至美和逸美是亲生姐妹

我的脚步变的异常轻快。

这之后

烧烤晚会上非常热闹。

优夏又喝了很多,但沙纪与阿遥没有发生争吵。

仔细一想,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在这段历史中沙

纪与阿遥是最要好的。

而且这次至美也没有失踪。

--或许以后会发生???

不,这是绝对不会发生的事。

因为现在至美正在我面前睡着。

烧烤晚会之后,我们都聚集到旅馆,开始玩桥牌。

在结束前的30分钟,我发现至美已占领了我的床。

与至美在月光沙滩屋顶上说『伤痕』的时间快到了。

就这样让她睡在这儿。

她肯定不愿听那些话

没事。

因为那晚的话我记得很清楚

我也要睡了

但要睡在地板上

【阿诚】

「至美,明天可有好多事要做。」

●4月5日●

【至美】

「嗨!加油」

在平滑的岩石上,螃蟹开始比赛。

至美当裁判,我当观众。

【至美】

「加油,加油」

至美屏息凝视着胜负状况。

【至美】

「加~油!」

最后夹小的螃蟹把大的螃蟹推了出去!

【至美】

「推出去了,螃蟹大相扑到此结束~~」

至美没有任何偏心地,抚摸着胜负两方。

然后,至美放了输了的螃蟹,并依依不舍地朝它挥挥手

这种场景真是令人好笑

那天在我心里发芽的东西,很快的生长起来,一会工夫

就果实累累压弯了树枝。

无论何时都想看到至美。

因为至美的微笑就如天使一样

是的。我能再次看到这天使般的微笑。

是不是上天知道了我的愿望?

想一直一直守护至美

【阿诚】

「肚子有点饿了」

我故意这么说。

目标当然是那个。

【至美】

「哈,哈哈」

【至美】

「想吃吗」

【至美】

「呼~看~」

至美打开带来的篮子。

【阿诚】

「鱼子酱!」

【至美】

「哎?鱼子酱?」

【阿诚】

「觉得里边放了鱼子酱」

【至美】

「饭团里放了鱼子酱?」

【阿诚】

「哎?不对吗?」

【至美】

「不管怎么样,怎么能有鱼子酱放在饭团里的?」

(那是什么?)

用嘴尝一尝。

闭着嘴咀嚼

闭着嘴咀嚼

感觉是?

象是在舌头上融化了的乳状的物体

嘴里飘满了香味

从来没有吃过这种东西,有一种飘飘然的味道!

【阿诚】

「至美里面放了什么?」

【至美】

「酱鹅肝」

【阿诚】

「啊酱鹅肝怪不得这么好吃」

【阿诚】

「酱鹅肝是世界上三大美味之一。!?」

【至美】

「是的」

【阿诚】

「是真的吗?」

【至美】

「当然是真的~从店里的冰箱里拿的~」

【阿诚】

「没跟逸美

说吧」

【至美】

「没事的,没事的。姐姐不会注意到」

(但逸美却意外的发现了!)

【至美】

「哎,大哥哥!」

【至美】

「吃完饭,玩游戏好吗?」

【阿诚】

「好!」

在樱树林里行走时,至美突然问。

【至美】

「哎?我要给你看有意思的东西。」

啊?

真奇怪

在樱树林里说的话与『梦』里的话一模一样。

【至美】

「想看吗?」

【阿诚】

「想看」

【至美】

「那猜拳,如果赢了就~」

猜拳???

【至美】

「开始~~一二三」

【阿诚】

「嗨!」

我一下想起上次输了的事,就毫不犹豫的出了『石头』。

【至美】

「至美赢了~~」

是的,至美出了『布』。

【至美】

「那暂且先不让大哥哥看了」

难道

无论是酱鹅肝的事,还是樱树林里的话都像在说明历史

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为什么?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一且又进行的那么自然。

到目前为止,我经历的历史好像完全发生了变化。

例如,至美一次也没去过神社。

而且也没有对我说受伤的事。

去展望公园也是第一次

但也没什么

如果总发生同样的事,会很无聊的。

只有发生意外的事,生活才会有意思。

【至美】

「快点去做有意思的事~」

至美拉着我的手,向展望公园走去

今天的心情不错

到达展望公园后,我们坐在石头的瓷砖上。

至美立即从空篮子里慢慢地取出折纸。

【至美】

「猜猜~~」

【阿诚】

「是折纸?」

【至美】

「对了~~」

【至美】

「哥哥会折纸吗?」

【阿诚】

「会!尤其是乌龟!?」

【至美】

「哎!是真的吗!」

怀疑的眼神

【至美】

「即使是老手折乌龟时,也会失败。」

【阿诚】

「知道。不是说桃栗3年龟8年吗?」

【至美】

「啊这话只有那些折纸迷才知道?」

【阿诚】

「从一个女折纸迷那里听说的」

【至美】

「噢」

【至美】

「但只有理论,是不能折纸的,经验和感觉才是最重要

的」

还是怀疑的目光

【阿诚】

「我现在就折给你看!」

(这还是至美教我的?)

【至美】

「试着折折?」

至美把一张折纸放在我手里。

【阿诚】

「看好了」

【至美】

「我已经睁大眼睛了」

我想着至美教我的折法,快速的折起了乌龟。

折,折,折

【阿诚】

「先往里翻,再折左边」

【至美】

「真厉害,这是最难的地方」

听到赞扬我有点得意。

哈哈哈哈~

折折折

--停住了。

【阿诚】

「啊」

【至美】

「为什么在这停住了!」

【至美】

「还是没有折出来!」

【阿诚】

「不,这」

【至美】

「没办法了吧。还是至美教你吧~」

【阿诚】

「好」

【阿诚】

「折出来了!」

【至美】

「那儿呢?」

【阿诚】

「这儿~样子出来了~~」

【至美】

「」

【阿诚】

「样子不错吧?」

【至美】

「只能打63分?」

【至美】

「龟壳这儿有点松」

至美老师还是非常严厉。

但我还是有点沾沾自喜。

上回62分,这回63分。

(但还是加了一分!)

(这就是进步的证明)

(再折37次,我肯定得满分!)

我发现自己已经迷上了折纸。

至美干什么呢,我看了看

【阿诚】

「哇!!」

(又在折不同的东西!)

【至美】

「厉害吧?」

洋洋得意的说。

我拿起其中一个,问。

【阿诚】

「这是什么?」

【至美】

「有头盔的螃蟹」

【阿诚】

「那这个呢?」

【至美】

「八岐的大蛇」

【阿诚】

「」

【至美】

「这是『毛利元就』,这是『小猫』,这是『冲绳会

议』」

但仔细一看,好像都差不多

(尤其是冲绳会议这个!?)

【阿诚】

「至美,还有一个?」

有点紧张。

有点不好意思。

【至美】

「这个?」

【阿诚】

「这个皱皱巴巴的是什么?」

【至美】

「这个是」

【至美】

「大哥哥」

【至美】

「大哥哥笑的时候的样子!」

【阿诚】

「」

【至美】

「嗯~」

【阿诚】

「哈哈」

【阿诚】

「比毛利元就还帅~」

【至美】

「是吗?至美可是充满自信折的~」

【至美】

「所以」

【至美】

「当作纪念送给你~」

至美把『我』放在我的手上。

【至美】

「至美送的一点小礼」

有皱纹的笑容

至美折的

(或许真的很像)

一边想着

【阿诚】

「多谢。」

我小心翼翼的把『我』放到口袋里。

至美满面的笑容,温柔的看着我

这之后,我与至美又折了一个多小时。

不知何时才发现我已经被至美感化了,有种回归童年

时代的感觉。

折纸全折完了,有黑的,白的,银色的,金色的。



还有一张白的。

我完全沉迷在折纸里,把这件事忘的干干净净。

至美把堆积成山的作品放到了空篮子里。

至美盖上盖子,按下别扣。

【至美】

「回去吧?」

至美很高兴。

但我有点后悔。

17号的事

真想再看一眼消失在海那边的17号飞机

闭上眼睛,眼前就浮现出白色的机影。

在无风的海上划过了一条白线

但我最后还是打消了这种念头

我和至美自然而然的拉起手,离开了展望公园。

【至美】

「今天高兴吗?」

【至美】

「今天可是收获的一天。」

【阿诚】

「是的」

【至美】

「哥哥高兴吗?」

【阿诚】

「当然很高兴了」

我回答道。

【至美】

「好~」

这个时候,天有点凉了。

但手里还是热的。

这是至美的缘故

【至美】

「哥哥?」

【阿诚】

「嗯?」

【至美】

「至美想给哥哥看样东西?」

【阿诚】

「哎!?」

【至美】

「这应该可以让哥哥看的」

至美说着就把我拉到了路边的丛林里。

难道

这是意外的事。

不,应该说是意料之中的事。

我昨晚没问至美『伤口』的事。

我总想着如果不问,可能就不出事了。

【阿诚】

「」

我不知怎么说。

喉咙很干。

对于将要发生的事,我还没有心理准备。

至美闭着嘴

背朝我。

【阿诚】

「」

啪嚓

至美把上衣卷到脖子上

小巧的背部。

看到了背上的那条深深的『伤痕』。

(至美)

但我没有退后一步。

而是认真的看着。

凄惨的伤痕,但这伤痕也是至美身体的一部分。

--锯齿状的伤痕。

--凹凸不平的伤痕。

--已变成紫红色的伤痕。

我现在确确实实地感觉到了这种悲痛。

至美要把衣服放下来。

在这之前

我抱住了她。

抱住了至美的背部紧紧地紧紧地

我早就想这样了

从后面看不见至美的表情。

只是感觉这柔弱的肩膀在颤抖着,只有通过这个我才能

领悟到至美的心情。

【至美】

「至美与大家是一样的」

【阿诚】

「我明白」

【至美】

「?」

【阿诚】

「不用说我也知道」

【至美】

「」

【阿诚】

「至美」

【至美】

「」

我们就这样站在树林里。

至美的背上很热。

已感觉不到伤痕的存在。

这个伤痕是至美的,也是我的伤痕。

我像和至美融合在了一起。

我与至美之间没有任何隔阂。

手里能感到至美那跳动的心。

这是生命的震动,温和又不失活力

心中的爱越来越强烈。

真想一直就这样抱着至美。

直到永远

【至美】

「谢谢」

话中充满了悲痛

【至美】

「啦啦,至美,哥哥~~」

【阿诚】

「至美?」

【至美】

「嗯?干什么,哥哥?」

【阿诚】

「至美喜欢鬼屋吗?」

【至美】

「啊?」

【阿诚】

「不喜欢?」

【至美】

「嗯~很喜欢~」

【阿诚】

「好!我们回去后就到游乐园!」

【至美】

「哎!带我去?」

【阿诚】

「好」

【至美】

「好~~」

【至美】

「肯定吗?」

【阿诚】

「肯定」

【至美】

「可不要说忘了」

【阿诚】

「不会的」

【至美】

「那,拉钩?」

至美用小指头和我拉钩

【至美】

「已经拉钩了~」

【至美】

「如果说谎,怎么办?」

【阿诚】

「」

【至美】

「怎么办」

【至美】

「那就扭一下脸?」

【阿诚】

「好」

我点点头

回去的路上我们只拉着小手指头,朝月光沙滩走去

我,逸美,至美一起在月光沙滩吃了晚饭。

【至美】

「螃蟹大相扑真好玩~」

至美很兴奋的对逸美讲起了今天的事。

逸美一边笑着,一边听着。

喜气洋洋的晚餐

没有看到一点阴郁

无论是至美还是逸美的脸上

一切都是那么祥和。

【逸美】

「但,至美?」

【至美】

「嗯?」

【逸美】

「你知道,冰箱里的猪肝到哪了?」

【至美】

「哎!?」

【阿诚】

「猪肝」

我的味觉也太差了

过了10点至美说累了,一边揉着惺松睡眼,一边

上了2楼。

于是出现与上次一样的状况,只有我与逸美两个人。

我准备立即回小屋。

因为我怕呆在这儿,会发生与那天同样的事。

一直寻求机会告辞,但机会一直没有来临。

逸美仍不知厌烦得说着她那些无聊的事

逸美好像看出我一直在寻找告辞的机会。

从至美睡觉那时起,正好过了2个小时。

手表的显示日期处已经变成了6号

【阿诚】

「那,我该告辞了」

我正要站起来。

【逸美】

「阿诚!」

逸美急忙挽留我。

【阿诚】

「干,干什么??」

【逸美】

「阿诚我想继续今天的谈话,可以吗?」

我的心在剧烈地跳动。

有种不祥的预感

一种出乎预料的不祥的预感

【阿诚】

「逸美,我真的必须走了」

【逸美】

「阿诚你知道吗?关于至美身上伤痕的事」

【阿诚】

「这些话等明天再说吧!」

【逸美】

「你为什么那时就断定至美是我的亲妹妹?」

【阿诚】

「逸美!」

我立刻朝楼梯瞅了瞅。

还好至美没有下来

我小声说

【阿诚】

「如果至美听见了,怎么办!?」

我这样说。

听了我的话,逸美也瞅了瞅楼梯那边

【逸美】

「没事那孩子一旦睡着了,就不会被吵醒」

【阿诚】

「没这回事!上次就」

【逸美】

「上次?」

越来越焦躁了。

真想全都说了--我拼命地克制住这种冲动。

【逸美】

「哎?为什么这么断言?」

【逸美】

「阿诚,告诉我!我也想知道!真相!」

【阿诚】

「」

全都说了

置之不理站起来

我站了起来,什么也没说。

逸美虽然也有错,但我也无能为力。



【逸美】

「至美与我是真的」

【阿诚】

「逸美!!」

【逸美】

「血缘关系」

【阿诚】

「!!!」

【逸美】

「有没有呢」

【逸美】

「阿,至美」

我的心都要停止跳动了。

【至美】

「这是真的吗?」

【至美】

「是真的吗?」

【逸美】

「」

【至美】

「至美不是姐姐真正的妹妹?」

【阿诚】

「不对!至美与逸美是」

【至美】

「说谎」

【至美】

「大家大家

都在骗至美」

【阿诚】

「至美!拜托你听我说。」

【至美】

「说谎!!」

至美跑向月光沙滩!

【阿诚】

「至美」

我毫不犹豫的越过扶手,朝月亮沙滩跑去。

对,就这样!为了抢在她前面!

--好疼!

身上一阵剧痛!

由于沙子的缘故,我扭了一下脚。

就在这时,至美从店的一侧跑了过来。

我抓住了从正对面跑来的至美的肩膀。

至美哭了。

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手背怎么擦都擦不净。

【至美】

「大家大家都在骗至美」

【阿诚】

「不是!至美,你听我说!」

我使劲地摇着至美的肩膀。

听到我的厉声训斥,至美畏怯了

但,到底怎么解释才好?

告诉她时光停止流逝的事

用别的方法

【阿诚】

「至美,听我说好吗?」

至美继续哭着。

我眼睛的一角里,映入了茫然地一直站在台阶上的逸美

的身影。

【阿诚】

「至美与逸美是有血缘关系的真正的姐妹」

【阿诚】

「我向你解释」

【阿诚】

「至美是在21年前出生的」

【阿诚】

「出生1个月后就被人绑架了」

【阿诚】

「绑架犯,在犯罪之后地第7天,在司纪杜神社倒塌事

故中死亡」

【阿诚】

「那时至美就与那个犯人在一起」

【阿诚】

「至美背上的伤就是那时造成的」

【至美】

「」

【阿诚】

「于是3年后,在神社再建时,至美被人发现了」

【阿诚】

「但不知为什么,至美的身体在这3年里没有任何变化」

【阿诚】

「所以许多人认为至美不是那个婴儿」

【阿诚】

「于是招致了许多关于你的血缘问题的误解」

【至美】

「」

【阿诚】

「但至美。那个婴儿确实就是你」

【阿诚】

「至美背部的伤痕是最好的证明」

【至美】

「」

【阿诚】

「所以在这3年里,你就没有成长!」

【至美】

「哥哥,为什么?」

【阿诚】

「什么?」

【至美】

「为什么说谎?」

【阿诚】

「不是说谎!」

【至美】

「是不是你认为可以骗至美?」

【阿诚】

「说什么至美,为什么不相信我?」

【至美】

「没有理由相信这种话!」

【阿诚】

「至美」

【至美】

「不要再说慌了!」

【至美】

「爸爸,妈妈,姐姐,大哥哥都说谎」

【至美】

「真讨厌」

【至美】

「非常讨厌!」

【至美】

「大家都很讨厌!!」

至美挣脱开我的手。

至美转身就要跑。

好不容易抓住了她的衣服角。

至美倒在了砂滩上。

就在此时

--叮铃!!!

(又是它!!!!!)

至美捡起铃铛,站了起来。

至美又跑了出去。

我刚要从后追上去!脚刚碰到沙子就感到

--一阵剧痛!

这种痛通过神经一直传到脑子里。

我的双腿失去了力量。

我咬紧牙关,忍着疼痛。

(不能让至美这样跑了!)

至美的背影离我越来越远。

我开始跑每跑一步,全身都感到疼痛。

但我必须跑。

必须追上至美。

不能再失去至美。

不能再失去至美的笑容。

(发誓不让至美再受第二次伤害)

我忍着疼痛,迈出脚步。

但无论怎么跑,至美的背影越来越小。

至美消失了

在防波堤的方向消失了

我无力地摔倒在砂滩上。

脑中一片空白。

意识渐渐地模糊了

【阿诚】

「至美」

感到凉凉地东西打在额头上

(是雨吗?)

于是我终于醒了过来。

必须去找她,是的必须去

要快点去找至美

到神社

到其他地方

已经知道目的地。

当然是神社。

至美肯定会到神社。

如果不去,那历史就不会重演。

我丝毫没有犹豫。

(必须先到神社)

我忍住疼痛,拖着双腿,向神社跑去

到达神社的阶梯前时,雨开始下大了。

我用手背擦去顺着额头流下的雨滴。

两腿已经麻痹了。

我抬起沉重的双腿,迈上第一个阶梯。

身体失去了平衡,几乎要倒在地上,我用一只手撑住,

好不容易保持住了平衡。

就这样我谨慎地开始攀登这长长的石梯

在阴暗中,白色的神社浮现出来。

雨点打在屋顶上,形成了一片薄雾,覆盖在神社上。

神社看上去是那么的虚无飘渺。

完全与那天同样的情景。

大颗的雨点打在地上

全世界都是下雨的声音

淋湿的身上已经没有一点热气。

冻僵的身体已经不能活动。

我在水中艰难地行走

阴冷的神社里,没有发现至美。

我在入口的阶梯上,蹲了下来。

一直望着被雨笼罩的神社。

我缩起颤抖的身体,想以此取点暖。

象冰一样的手指放到口袋里。

--碰到了什么东西。

慢慢拿出来。

『我』

至美折的『我』

【至美】

「这是」

【至美】

「大哥哥」

【至美】

「哥哥笑的时候的样子!」

我抚摸着已经被雨水泡软了的折纸。

(至美)

至美一定会来这。

我在思考,她来这里干什么呢?。

治愈伤痕

抚平心中的创伤

(如果能让她相信--她有血缘关系)

至美在这神社时,时光停止了流逝。

(怎样才能证明--时光停止流逝?)

我一边看着屋檐上流下的雨滴,一边等着至美。

(至美的笑容)

(不想失去那天使般的笑容)

只有手里的折纸还残存着一丝暖意

早晨终于来到了。

大雨还在下着,丝毫没有变小的样子。

神社的院内笼罩着浓雾。

在这白雾里隐约闪出一个弱小的身影

肩上,头发上,都沾满了雨水。

身上象缠了一条神圣的光带。

被雨淋得水漉漉的少女,低着头走来。

她没有发现我的存在。

当她正逼近长长的石梯的正中央时

我站了起来。

大雨中,我朝少女走去

腿脚的痛,身上的冷,已经都感觉不到了。

感觉在水上浮了起来

只是看着少女,慢慢地走去

少女突然抬起头。

她发现了我,不禁张开了小嘴。

少女站住了,茫然地望着我。

距离慢慢地缩短

少女越来越近

于是

我站在了她面前。

在至美的面前

【阿诚】

「时光停止流逝」

【阿诚】

「真是太荒唐了」

【阿诚】

「如果是童话还可以相信」

【至美】

「」

【阿诚】

「但是,既是在这无聊的世界里,我也有美好的回忆」

【阿诚】

「优夏那爽朗的笑声」

【阿诚】

「阿遥那不合常理的行为」

【阿诚】

「沙纪生气时的样子」

【阿诚】

「逸美那能包容一切的温和」

【阿诚】

「都是最珍贵的回忆」

【至美】

「」

【阿诚】

「但」

【阿诚】

「我最宝贵的是」

【阿诚】

「你,至美。」

【阿诚】

「我想一直都能看到至美那纯真的笑容,天使般的笑容」

【至美】

「」

【阿诚】

「至美」

【阿诚】

「我下面说的话,信不信由你」

【阿诚】

「如果你不相信」

【阿诚】

「我就从这个世界消失」

【阿诚】

「结束一切」

【阿诚】

「结束一切瓜葛」

【至美】

「」

【阿诚】

「我在6天前的这个时候,在神社里时,时光也停止了

流逝。」

【阿诚】

「我曾经同至美在一起度过了6天的时间」

【至美】

「」

【阿诚】

「至美,你是怎么知道海水是咸的?」

【至美】

「哎?」

【阿诚】

「海水为什么是咸的?

是因为大海是由月亮的眼泪形成的

所以它是咸的」

【阿诚】

「圆圆的月亮,独自一个人,感到非常孤独,每天晚上

都在哭。抽抽哒哒地哭」

【阿诚】

「圆圆的月亮是感到非常寂寞,在她的泪水中生了孩子

,许许多多的孩子」

【阿诚】

「写作海之月,就是水母」

【阿诚】

「至美想变成水母那样吗?」

【阿诚】

「象水母那样,软软的,在大海上随波漂流」

【至美】

「大哥哥」

【阿诚】

「你还没听我的梦想呢?」

【阿诚】

「我的梦想就是,娶一个温柔的妻子」

【阿诚】

「当我累了一天,下班回来时,她能给我端杯热汤」

【阿诚】

「替我准备好洗澡水给我斟好日本酒」

【阿诚】

「孩子们夹在我们中间,脸上浮现出幸福的笑容」

【阿诚】

「夏天时,敞着窗户,一家人一边听着风铃声,一边看

着棒球赛」

【阿诚】

「冬天时,一家人围坐在火炉旁,吃着蜜桔」

【阿诚】

「不需要任何特殊的事只想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家庭」

【阿诚】

「妻子把头埋在我的怀里,睡着了,睡得很香」

【至美】

「为什么?

哥哥,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张开手掌。

里面有被雨水浸湿了的皱巴巴的『我』。

我小心翼翼地展开它,把它折回了原来的正方形。

我蹲在至美旁边,开始折。

地面是湿的,纸也是湿的,所以总折不好。

但我仍在仔细地折。

小心地折

【至美】

「这种折法」

出来的是

【阿诚】

「是至美17号」

【至美】

「怎么会这样?」

【至美】

「这种折法只有至美知道你怎么会知道」

【阿诚】

「」

【至美】

「是真的吗?」

【至美】

「时光停止流逝是真的吗?」

我默默的点点头。

【至美】

「说谎」

【阿诚】

「不是说谎」

【阿诚】

「至美,不是说谎」

我抱起至美。

轻轻的抱着

于是我的手伸到了至美的衣服里。

轻轻的碰到了伤痕。

【至美】

「大哥哥你」

【阿诚】

「至美」

【阿诚】

「我喜欢至美」

【阿诚】

「喜欢至美的全部」

【至美】

「」

【阿诚】

「我想呆在至美的身边」

【阿诚】

「永远在至美的身边」

【至美】

「大哥哥」

我与至美接吻了。

好柔软的嘴唇

我感到一阵凉气

鼻尖碰到了光滑的脸颊上。

还残留着幼儿般的气味。

在这无邪的气味里,我感到充满了活力的生命。

(至美还活着)

终于,离开了至美的嘴唇。

我们紧紧相拥。

至美把头埋在我的怀里,大声哭着。

她的伤痕慢慢变热了。

【至美】

「至美也喜欢」

【至美】

「大哥哥」

【至美】

「非常喜欢」

【阿诚】

「至美」

【至美】

「好温暖」

【至美】

「大哥哥的胸口」

【至美】

「好温暖」

我与至美相拥在一起,任凭雨水浇注在我们身上。

两人的身体就像融合在了一起。

大雨还在下着。

但我们一点也没有觉得冷。

因为我们的身体正在象火一样的燃烧

●4月7日●

晴空万里。

真令人想象不到昨天下了雨。

下午,我与至美手拉手在暖洋洋的海边散步。

【至美】

「大哥哥?」

【阿诚】

「嗯?」

【至美】

「去拜庙,好吗?」

【阿诚】

「拜庙到哪儿?」

【至美】

「还没决定!」

【阿诚】

「???」

【至美】

「到那个神社~」

【阿诚】

「神社!?昨天不是由于地震,神社坍塌了吗」

【至美】

「没关系。鱼腐烂了还是鱼,对吧?神社塌了还是神社」

【阿诚】

「」

【至美】

「去不去~」

坍塌的神社

曾经威严的神社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真不知应该朝哪儿参拜,我们只有冲着瓦砾中央拜了拜。

参拜完了,下了神道的阶梯时。

至美突然说

【至美】

「昨天至美与大哥哥在这儿接吻了」

【阿诚】

「至美,这种话怎么能随便说。」

【阿诚】

「自己知道就行了」

【至美】

「是这样的」

至美诡秘的笑了。

就像是做了坏事的孩子一样。

【至美】

「大哥哥?」

【阿诚】

「?」

【至美】

「想接吻吗?」

【阿诚】

「嗯!?」

【至美】

「想接吻吗?」

【阿诚】

「好」

【至美】

「不行?」

【阿诚】

「」

【至美】

「这样至美会破坏约定的~」

【阿诚】

「约定???」

【至美】

「不去游乐园了」

【阿诚】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