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Last Episode Last Episode(最终的结局)

锵啷华丽的声音

那个场面一生都难以忘记。

宣告战争开始的铃之声。

她是如此美丽,连冰冷的铠甲都为其所感染。

[——我问你,你是我的MASTER吗]

那声音记忆犹新。

不同于记忆中日渐模糊的画面,这声音现在也还鲜明地烙刻于

心。

[遵从您的召唤而来。

从此我的剑与您同在,您的命运与我共存。———于此,契约

完成。]

是的,契约完成了。

她选择了他作为自己的MASTER。

他也发誓尽全力去帮助她。

皎洁的月光驱散了黑暗。

仓库模仿着骑士的身姿,取回了过去的平静。

现在独自一人回想,那熟悉的名字脱口而出。

———如今已远去的记忆。

那苍蓝光芒之下,如金砂一般的发丝被月光濡湿。

晚年的时候。

准备午睡时,忽然,令人怀念的剑戟相交场面浮现在脑海。

正确的顺序已经记不起来了。

记忆逐渐朦胧远去。那时候的心态,如今已无从体会了。

说些以前的故事吧。

围绕某个圣杯展开,仅仅十五天的,他和她的故事。

[那也不过是我会死去而已。士郎并不会受伤。让我再重复一

次,请你以后不要有如此举动。身为MASTER的你即没必要,

也没理由保护我。]

[所以———如果有那种人在,那人的内心一定有着缺陷。如

果就抱着这缺陷前进,在未来等他的就只有悲剧而已。]

[———如果你说不想战斗,也没关系。]

[不是哦Saber。士郎并不是轻视Servant。这里让我插嘴一下

,再这样误解下去的话,谈话就没法继续进行了。]

[所以你明知道会输还是要战斗。知道赢不了还是要赢。就算

结果自己死掉也没关系。

虽然我不知道理由是什么,对你来说,别人比自己还重要。]

———真是个笨蛋。

凭自己一个人,谁也拯救不真的想让这场战斗结束的话,从一

开始,应该做的事就被决定了。

那个男人说过。

不与他人争斗,不杀害他人,也不被他人杀害么。

认识到自身的错误的话,首先应该决定要改正什么,谁应该受

到惩罚。

[不———来吧,Saberrrr!!!!]

意识朦胧地,不带什么意义地伸出手。

不是为了求救而伸手。

只是,在我的最后。

觉得,天空好远呐。

[唉。这么顽固,还真像你呢]

[真是的,到现在我也不必回答了吧。

我是你的剑。除了我,还有谁能成为你的力量呢,士郎]

她和那把剑,是一心同体的。

选定王的石中剑。

我想,决定她命运的剑的光芒,就是她自己的光芒———

那灵魂,至今也还在战场上吧。

破晓前。

在蓝色的天空下,她任凭微风吹拂身体,超远方眺望。

王并不是人。

如果有了人的感情,就不能守护人们。

[听好了哦,Saber。所谓的约会,就是幽会。士郎虽然嘴巴

上说是出去玩,实际上是指男生邀请喜欢的女生见面,借此获

取表现机会。]

啊啊。但是,这样的事也有过。

所幸,天空很高风很凉爽。

这份回忆,现在也还清澈透蓝,留藏于心。

[我不会打破王的誓言。我有非完成不可,身为王的使命。

阿瑟王的目的就是获得圣杯。即使实现了这个愿望,我不会变

回昔日的阿尔托莉雅。

我的愿望从一开始就只有一个———从这双手拿起剑时,这个

誓约永远也不会改变了。]

[———还以为士郎的话,能理解我的。]

———这已经是多少年前的情景了。

[拔起那把剑之前,再仔细考虑一下会比较好]

[———不]

就算看到了自己的未来,她也用力地点了点头。

这样真的好吗?魔术师这么问着。

[———有许多人在笑着。我想,那一定不会错。]

少女只是,想要守护大家而已。

可是,为了实现这目标,她必须舍弃“想要守护人们”的想法

因为如果有着人的心,就没法以王的身份守护国家。

少女了解这道理,才拔起了剑。

了解这道理,才发誓要以王的身份活下去。

所以不管被疏远,被恐惧,被背叛多少次,她的心都不会变。

她已舍弃了人的心。

因为幼小的少女以人的感情为交换,期望能守护大家。

如此崇高的誓言,有谁知道呢。

———决定要战斗。

不管遇到什么,就算,在未来

———即使如此,还是决意战斗。

有着无法逃避的,孤独的破灭在等着也一样。

[我说过我只是担任鉴定的工作。如果有符合资格的人的话,

我会很高兴的把圣杯让给他。

因此————我想先问你,卫宫士郎]

那是。

在哪看过的,活地狱。

不管怎样求我,都无法点头。

我能做到的只有结束他们的生命而已。

只能解开这个活着的尸体矛盾而已。

只能解决造成这个地狱的原因而已。

神父道出。

十年前的真相。被埋藏在圣杯中的恶意。

———救赎这种东西哪里都不存在,这一现实。

悲剧,悲惨的死,已经发生的不幸。

无法将这一切变回原来的样子。

即使是正义的使者,也只能有效率的收拾残局而已。

忍受不了视线。好想逃跑。

我没有救他们的方法。

倾听他们的哭喊,也不会有任何奇迹实现。

正义的使者只有那种程度,连否定被蚕食成渣的他们的力量都

没有。

我没有明确的敌人。

我没有为了自己的想要实现的愿望

如果,假设。

存在能让他们得救的“奇迹”的话,我大概会使用吧————

[———不想要。我不希望,那种事情]

直直地看着死者。

紧紧咬住牙齿,予以否定。

————消失的东西是回不来的,他说。

那样的姿态让我的心如此的痛。

对着那样的他,自己是怎么回答的。

“无法开始新的生活”

“自己有身为王的责任”顽固的拒绝了。

[啊啊————]

回忆起久远的誓言。

刺入胸口的一句话

决意去战斗。

即使是失去一切,被他人所厌恶。

[————我,真是愚蠢啊]

即使如此,决意去战斗的王的誓言。

[圣杯会使我玷污的话我不要。因为我想要的,已经全部得到

了]

是的,全部得到了。

身为其时的骄傲,身为王的誓言。

和名为阿尔托莉雅的少女,唯一一次看到的梦。

[Ex(誓约)————]

[Saberrrrr——————!!!!!]

毫无二心的敬爱和信赖着你。

并不是身为王的我。

而是身为一个死去众多东西的少女,在最后,一心一意成为你

的剑————

[“l[auml][szlig]t”————!](PS:AZOTH剑)

[calibur(胜利之剑)————!]

朝日升起。

停滞的风又开始了流动。

像是要永恒持续下去的黄金光芒。

其中

[最后,有一件事情不说出来的话]

她用强烈的语气说。

[阿,是什么]

拼命地逞强,和平常一样回问。

转过头的身影。

她直直地看着我,用不带一丝后悔的声音说

[士郎————我爱你]

嘴里说出那句话。

风吹着。

因为朝日眩目的光线而微微闭上的眼,缓缓张开。

[——————————]

并没有惊讶。

因为我想。

别离和消失

一定就是这样子。

放宽视野,眼前只有一片荒野。

骑士的身影随风消散了。

和出现的时候一样。

干净利落,什么都没有留下。

[啊————还真像你啊]

轻柔的声音没有后悔。

心中怀着失去和留下的东西1,因为日光而微微眯上眼

希望不会忘记,希望不会褪色,看着地平线像这样强

烈的祈愿。

————远方,朝霞辉映的大地。

宛如驰骋过的,那片黄金草原。

这,是个不能说给别人听的故事。只是一个向星星诉说,小小

的愿望。

漫长的旅途。

无论是付出的时间,耗去的理想,赌去的人生,因为一切都是

那么艰难吧。

无论走了多远的路,行程没有丝毫缩减。

没有停息,没有放弃,没有迷惑,拼命撑起疲惫的眼皮。

他这漫长的道路。

他的旅行从不间断,也没有终点。

而原因真的很单纯。

而走到哪里,到底要完成些什么。

这个从最初就应该决定的旅途终点,似乎总是找不到。

————永恒不灭的事物是不存在的。

多么以隆盛著称的名器,也会随着使用开始衰退。

无论是机械,肉体,甚至精神都毫无例外。

森罗万物都在逐渐磨耗。

被每个体会的事物所感染。

因此,对某事连痛苦也感觉不到的心,也会随着多年的重复而

察觉。

即使你的行为有意义。

到最后你的存在本身没有价值。

希望与失望交织显现。

崇高的理想朽为义务,最终化为卑鄙的执着。

幼时的仰望变为了平凡的现实,即使会回顾过往,也不再会去

抬头仰望。

这就是对人来说,正常的心态吧。

但是,他却不是正常的。

将感觉痛苦的心,万分宝贵的锁来埋藏。

钢铁的心是坚牢的证明。

这样的话,漫长的旅途也能坚持下去吧。

虽然付出的代价是得到的快乐变少了,所幸他并没有太多的欲

望,只要有些许的回报便很满足了。

憧憬着美丽的事物。

沿途环顾了许多人和城镇。

美丽的事物无所不在……但是,从那时开始,就再也接触不到星星的光芒

了。

他的旅程无法结束,肯定不是因为没有目的。

真正想追寻的东西,无法找到。

但是,这依旧是令人满足的人生。

真是好长的梦。

无论是被时下的诅咒,献出的理想,还是留下的结局,是因为

这些太过沉重么。

无论经过多久的沉眠,觉醒始终没有来访。

没有行动,没有拒绝,美育渴望,镇定着深深的呼吸。

沉睡在永久的梦境。

王的义务到现在也没有终结。

为了成就他的预言,王即使是死了也无法回到拔出剑以前。

时间流逝,国家繁荣,人民改变。

已经没有人再渴望高尚荣耀的王,即便如此,那个誓言仍在继

续……谁叫

她正是为此,背负了众多的生命。

————但是。

但是,像这样窥视到的梦是悲伤的。

从沉睡的深渊窥视光景。

至少想把自己的感情传达给身在远方的他,旅行作为他孤程的

陪伴。

即便把人类的感情埋藏,成为重复同一事物的机械。

即便心中的痛苦,不被任何人察觉。

————我在这里,感受你的坚强。

可是,有个永久不变的约定。

如果说无法改变过去,这才是永久。

过去的誓言和决意,永久束缚着王。

回到取得剑之前,自己绝不允许……但是,真的好想见你啊。

在这之后,就算是陷入永久的沉睡中。

也要将这个声音,传到他耳中。

[这个真是很难啊,说到底你们的时间,可以说绝望一般的错

开着。]

魔术师这样说到。

这个愿望的实现,实在是不太可能。

[一般而言根本就不可能相会。要想实现的话,嗯,该怎么说

呢,需要两个奇迹。

一方持续的等待,一方持续的追寻。就算这觉得是不可

能实现而不能确信的话,也不能不坚持长时间的等待下去。虽

然有些难以启齿,这是不应该去期待的梦想对吧?]

魔术师这么说着。

“这种事是不可能实现的。”

与王的责任没有什么关系,单纯是能不能实现和想不想实现的

问题。

[啊,你别误解,这并不是要让你舍弃王的责任这类话题。

原本你从骨子里就是国王的料,如果从你这里剥夺了这份荣誉

,也就没有什么能残留下来了。

你就一直像这样就可以了。

我所说的课的确实赞美你的话,作为一个小姑娘也有得到

幸福生活的权利。你应该知道的,做这种程度的事情是应该的。]

魔术师这样说道。

就和以前拔出剑的时候一样。

那时候,是嘲笑即将到来的苦难。

现在,时有个能够实现愿望可能的未来而微笑。

没有什么意义的回答。

这只是拿起剑之前的少女,希望或不希望这样而已的话题。

无论如何她都没有实现的能力。

那么。

这和向星星许愿,又有什么区别呢————?

[———但是,这件事的对错又是另一回事。

阿尔托莉雅。时代和人都在不停的变化。和那个时没变

的只有你一个人而已。

梦就应该像梦梦一样才会美丽。你就这样,如同死去一

般沉睡比较轻松吧。

即便如此————]

根本没必要回答。

就算不从嘴里说出来,这个愿望也不会消失……反过来说,因为这样才比较好吧。

不去寻找谁,也不会被谁追求。

知道国王的样子从人们幻想中消去那天为止。

将这份温暖的愿望当作梦,她的未来永劫,可以在这睡眠中忍

耐下去。

结局。

他的生活方式并没有改变。

她被回报的事情,一次也没有发生过。

就这样。

不管是对他而言,还是对她而言,都经过了漫长的时间。

———突然,回过神来。

究竟走了多远啊。

明明是只选择了荒芜大地的路线,却穿过了茂密的森林,来到

一片很让人感到很怀念的草原。

不能确定这是在哪里。

从那以后经过了多少岁月,

从今以后还有多少的路程。

现在,一切都还不清楚。

卸下肩上的行李,让紧绷状态下的身体休息一下……啊啊。

我以为这样的旅途会一直这么持续下去。

旅途,似乎就要在这里结束了。

视野是那么的清晰广阔。

加入同微风拂过青草一般,曾是那般沉重的枷锁,也逐渐消逝

了。

心情很平稳,一步步地走回到那个时候。

[————————]

看着一望无际的蓝天,想起从没说出口的那个约定。

那年少时才会有的幻想,强烈的期盼。

因为看着同样的天空,感受着同样的东西。

如果一直在追寻的话,那么,愿望一定会实现吧。

在故乡的街头也曾这样想过的。

就这样。

她的梦,也到了醒来的时候。

[————————]

就这样抬头看着天空,带着一直持续的期盼。终于发现了风向

的改变,只是把即将滑落的泪水强忍下去。

她如同祈祷般,一直等待着那个寻找她的身影……只是想,再见,而已。

直到现在为止仅仅只是在期盼,感谢这个小小期盼。

气息变快了。

不敢相信,呼吸混乱已经多少年没有过了啊。

就像,回到了曾是半吊子的那个时候。

不对,反过来说————就算积累了经验却还是不能独当一面

啊。

就这样他一个人笑了起来。

————回想起来,向天空需了多少愿望啊。

很想再见你。

很想再见你。

如果再一次实现,我会拥抱她,急切用这双手去确认她的存在

————……不知觉中,心跳加速了。

即使如此,仍然只能待在这里。

因为,不忍心去破坏,迄今为止他所坚持的使命。

其实很想立刻跑出去,像那时一样,在这里等待着他的问候—

—————

但是,总有点不安。

这个愿望,这个奇迹,实现的话是不是真的好呢。

他已经不再是那时候的他了。身与心,就像她所担忧那样磨耗

了。

并不是时常想起这风景。

也不是执着,只是没能忘掉而已。

只是希望永远的紧抱住,日渐淡薄的过去(记忆)。

所以,这样下去。

如果梦延续到终结,如预想一般,他在绝望的同时,还是能够

保留一丝仅存的希望————

————不。

够了,这样的欺骗应该结束了,那些被忘却的东西现在鲜明地

回想起来了。

被小心埋藏在心里的某样东西,又一次苏醒了。

[——————,啊啊]

冻结已久的心脏里,记忆中久违的血液流动。

黄金的大地。

被遗忘已久的她的故乡,终于在心里追寻到了。

想要说的话何止千言万语,但是,更艳在喉中的却只有一句。

究竟拥有多想见,究竟让她等待了多久,此刻已不再重要了。

如此。

结果,他的生存方式没有改变。

同样的,她也没得到回报。

————但是。

存在着只要一直守护就能相遇的东西。

和坚持活下去就能留下的珍贵东西。

取出的那个珍贵的东西。

就算只将它记忆在心灵深处就很幸福了。

这个笑容,好像本该如此一般的,宛如少年一般的纯真。

[我回来了,Saber]……口中说出的话语,真的和那时一样。

就仿佛,从现在开始的只是那天的延续。

[——————]

脚步轻轻的踏在地上。

少女就像快哭出来那样微笑着。

[———欢迎回来,士郎。]

梦,在此时终于完结……追逐着星星,寻觅着星星。

向前方迈进,又会继续着送别。

失去了很多东西,也诞生了很多东西。

在这个终末之处所存在的,是被浪费了的膨大时间所无法比拟

的,小小的小小的一块碎片。

———为什么,如此眩目。

看着小小手掌中被留下的,细心收藏者的碎片,放射出像是会

灼伤眼睛般的光芒。

就这样。

漫长旅途的终点,他们相遇了。

憧憬着星星的他的旅程,就在此刻结束了。

从今以后还会有别的,漫长的,他与她的故事会继续下去。

在那个终点。

有朝一日他也会成为其他人的星星吧,这个世界将继续轮回。

即使作者沉默,演奏终止,这个故事也不会结束。

不管是喜剧还是悲剧,只要能够得到喝彩的话,故事就不会完

结。

就像众多的人生那样。

对得不到回报的我们,以及还在途中的我们,送上温暖的祝福。

—————我们自己的旅途,从今以后也将一直继续。

LastEpisode

THEEND


1.0016820001682;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