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短篇 和妹妹玩Galgame也是取材1234567890

短篇 和妹妹玩Galgame也是取材

    我喜欢的是妹妹但不是妹妹Dragon magazine短篇

    和妹妹玩Galgame也是取材——

    作者:恵比須清司

    插图:ぎん太郎

    图源:滴水

    翻译:狐狸的须02

    润校:混沌圣歌

    二校:翼海风

    轻之国度:https://www.lightnovel.cn/

    悠月汉化组出品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翻译组不负担任何责任。

    转载请征求翻译同意并请注明以上信息,尊重翻译者的辛勤劳动。

    =========================================================

    “来吧,这就开始玩吧!”

    说完,冰室舞一副了不起的模样挺直了身子,制服的胸口也随之绷得紧紧的。

    看到这样的舞,“结果还是我来玩吗……”,鄙人永见祐无力地如此说道。

    这家伙明明平时在学校是被称为“冰之女王”的冷傲系美少女,唯独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情绪就会像这样变得奇怪起来叫人头疼。

    这位残念的同班同学,其实和我一样是职业轻小说作家。并且,也是我的作品的狂热粉丝。

    “这不是当然的吗!说想对跟某人一起玩游戏的场景进行取材的人不是祐吗!我都在协助你了,快点开始啦!”

    “是你自说自话跟来的吧!”

    “什,什么嘛!身为超人气作家的你要为下一卷做取材哟?这样的事不可能会放过吧!”

    这么说着,舞染红了脸颊在名为《永见祐研究笔记》的魔性道具上提笔疾书起来。……太狂热了。

    “正如舞所说!”

    这时,金发碧眼又魅力四射的美女从旁探出身子来。

    “我也是老师的头号伙伴呢。一想到能再次像这样直接参与到取材的协助中我就非常开心哟!但是,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不是全年龄版,而是玩一玩这边的十八禁版呢。”

    眼看她打算从包里取出工口游戏,我慌忙阻止了她。

    这位外观和言行,还有胸部的尺寸都超出规格之外的人物,是为我的轻小说绘制插画的画师啊嘿脸W剪刀手老师。

    她是所属于工口游戏公司的正规职业画师,同时也是拥有英国国籍的名副其实的外国人。

    她是个过分喜欢黄段子的人,连笔名也反映了这一点。本人曰“这是包含着工口、幽默以及绝望感的美妙日语!”。

    这个人也跟舞一样是我的作品的粉丝,但是和舞又不同是有方向性的变种,因而很是棘手。

    “慢着,别轻易就说什么头号啊。祐的第一可是全部都要由我来担当的。”

    “舞还是老样子独占欲好强。可是,身为老师的伙伴,这个宝座我也不会拱手相让的。”

    看着这两个进行着意义不明的争论的人,我深深地叹了口气。

    只看构图的话感觉像是“围绕我起了争执的两位美少女”,可我却完全没办法坦率地高兴起来。……原因就在于——

    “……哥哥。”

    听到这个声音回头看去,只见我的妹妹凉花正看着这边。

    即使是在哥哥的眼里看来都非常可爱的那份姿容,现在却深深染上了不快的颜色。

    ……嗯,你想说的话我懂哦……

    “……我要稍微泡一点茶,哥哥也请过来帮忙。”

    “啊,嗯……”

    被自那娇小的身体中散发出来的威严所射穿,我老实地点了点头。

    也许有人会觉得被初中三年级的妹妹以气势压倒实在是很窝囊,但这对我们而言却是正常的强弱关系呢……

    我就这么被凉花拉着胳膊,留下两人走向了厨房。

    “……这是,怎么回事呢。”

    接着,凉花散发出一股打心底里不满的感觉瞪起了我

    “……不是,我也没想到W剪刀手老师居然刚好把Galgame给带来了啊……”

    “虽然这一点我也想问,但说到底为什么会把冰室同学和W剪刀手小姐给带回来了呢。”

    “舞是那种人你也知道的吧?W剪刀手老师是在回来的路上偶然遇到……”

    “……哈啊,是我考虑不周。那两个人是理所当然会缠着哥哥的,这一点不事先预想到可不行啊。”

    凉花这么说着抱住了头。

    “……为什么会这样呢。明明应该是难得的和哥哥的二人世界……。为什么哥哥周围总是会有美丽的女性……”

    “那个……,凉花小姐?”

    声音太小听不见啊……

    “……说到底,哥哥究竟有没有清楚地明白今天的主旨呢?”

    “这,这是当然的吧?不是你说要对玩游戏的场景进行取材的吗。”

    “可哥哥却被冰室同学和W剪刀手小姐所包围变得一脸色相了不是吗。真好呢。被那般美丽的粉丝们所包围。”

    “不,这也是为了你吧……。说到底因为我并没有实感,没理由会感到高兴这我都说了好几次……”

    听到我这么说,凉花便“呣”地闹别扭似的厥起了嘴。

    “哥哥可是我的代理人哟?请更加振作一点。”

    说出了经常在说的台词。

    ……没错,我是代理人。

    超人气轻小说作家,其实并不是我。而是这家伙。

    这个极度认真又毫无宅知识的我的妹妹大人,才是凭借出道作创下了三十万部销量的怪物级新人,永远野誓本人。

    出于各种原因我当了这家伙的代理人,但简单来说我就是个冒牌货而已。

    所以,无论被怎么追捧我都只会感到尴尬。毕竟不是我的功绩,这也是自然的吧?

    虽然这话我跟凉花说了无数遍了,可每次这家伙都会不开心地转过脸去。……什么鬼啊。

    “……这边可是作为人前的面孔,为了不暴露身份而竭尽所能地在努力了哦?”

    实际上我只是个身处距离受赏还有很远路程的立志要成为轻小说作家的人罢了。

    “……我知道的。其实哥哥并没有什么过错。但是,因为哥哥一副色眯眯的模样……”

    “……呐,这么不舒服的话今天就中止吧?取材要是进行不起来的话就没意义了啊。”

    “不,因为这种事就中止什么的我不要。会火大的。”

    “但是,不知不觉间要玩的游戏也换成了W剪刀手老师带来的Galgame了啊……”

    “说起来,刚才我看了说明书。Galgame是一点点攻略女孩子的游戏呢。真的实在是很哥哥的游戏呢。”

    “很我的游戏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准确地满足了哥哥的欲望的游戏。”

    凉花白眼看着我。

    为什么在你心中,我成了男性的代表一样的存在啊……

    “总,总之游戏本身就是那种的,所以这里果然还是改天再来会比较好不是吗?”

    “……确实,虽说是游戏,哥哥去攻略其他的女性什么的无法容许呢。但是,考虑到这样说不定可以了解到哥哥的喜好……”

    “……你说我的喜好怎么来着?”

    “什,什么也没有!总之截稿日也近在眼前了取材是断然要实行的。只不过是受到那两个人的干扰而已我才不会把和哥哥在一起的珍贵时光——不对!取材给取消掉呢!”

    ……虽然凉花正红着脸极力主张着,不过姑且似乎是要将取材就这么继续下去的样子。

    这么一来,作为代理人的我就只能协助凉花了。

    就是说,我果然还是必须得玩Galgeme吧。哈……

    准备好茶水回到了客厅后,我立刻就被迫坐到了电视机前。

    就算说是取材,被这样的美少女们包围着玩Galgame什么的纯粹就只是羞耻Play啊……

    “来吧,快点开始。你这样的话我不就没办法进行研究了吗。”

    “你还真是忠实于自己的欲望啊!”

    “对,对你的研究是优先于一切的这也没办法吧!”

    “别厚着脸皮承认了还要生气啊!我知道啦!这就玩所以你给我回沙发上去!”

    我一边对催促我的舞回嘴道,一边做好了觉悟启动了游戏。

    “OP就跳过了没关系吧?按一下开始键……”

    为了尽快结束,能缩短的地方就缩短吧。

    “……然后,一开始是输入名字呢。嘛,就用默认名算了。”

    “慢着。”

    舞叫了暂停。

    “你在说什么呢。当然是要输入你的名字吧。”

    “哈啊!?为什么要这样!”

    “那当然是因为要让老师把自己代入其中去玩哟。”

    “根本不懂你的意思!代入其中去玩是什么玩意儿!”

    “这样的话,不就能了解到你对女孩子的喜好了吗?”

    “对呢。无论如何都想趁着这次机会知道老师的性癖呀!”

    ……这两个人在说些什么啊。

    为了寻求帮助我看向了凉花——“是呢。我赞成。”

    “为什么连你也是一个意见?”

    我试图发出抗议,“请快点开始玩吧。”,但凉花无言地如此催促道,我只好让步了。

    ——话说回来,在众人围观下代入其中去玩Galgame什么的,到底是哪门子的惩罚游戏啊……

    “……永见,祐……好了。这下好了吧这下!”

    嗯嗯。对的对的。不错不错。

    ……可恶,到了这一步除了快点达成结局之外也别无他法了!

    所以这就开始玩吧。

    “……额,什么什么?主人公是刚升入高中的平凡男生,含糊地想着希望有一个女朋友吗。”

    虽然冠着我的名字却是个无忧无虑的家伙呢。明明这边可是满脑子都在想着如何才能写出有趣的轻小说这件事。

    “哦,已经有一个人物出现了呢。”

    画面中,很快就有一位双马尾的女孩子带着笑容登场了。

    “似乎是主人公的妹妹呢。”

    说起来还在自家场景当中啊。

    她说的是哥哥嘛,原来如此,是妹妹角色吗。

    “…………妹妹。”

    “嗯?你说了什么吗凉花?”

    “不,什么也没有。”

    ……啊咧?是我的错觉吗?

    在如此这般的时光中游戏也依旧在进行着,作为攻略对象的女主角们逐个登场了。

    “呼呣呼呣。女主角总共有五人。青梅竹马,同班同学,运动部、美术部的前辈。然后还有学生会长呢。此外似乎还有一个隐藏角色。”

    舞看着说明书说道。

    “嘛,挺正统派的感觉呢。”

    画面中排列着萌化之后的五人的肖像。

    看起来似乎是通过选择那个,来进入各个女主角的路线的。

    “那么,老师要从哪个女主角开始刺入毒牙呢?”

    “毒牙是什么鬼!这可不是说得难听的级别了哦!?”

    “啊,失礼了。打算从哪个女主角开始施以凌辱呢?”

    “订正了以后变得更过分了是几个意思啊!”

    “……哥哥,在想着那种淫猥的事情吗……”

    “等等!为什么会变成好像我才是坏人一样啊!”

    “嘛嘛,祐是工口魔人这件事又不是现在才开始的。比起这个——”

    “你也别给我试图放任误会存在就这么推进话题啊!”

    “什么嘛。比起这种事,现在讲的是你要攻略那个女主角吧?”

    ……库,她说的没错。虽然是说的没错。

    我做了个深呼吸试着冷静下来。

    就算跟这些家伙争论,也只会引火烧身而已……

    为什么我明明是在自己家却会品尝到如此的疏离感啊……?

    “然后,你要选哪一个女主角呢?”

    “啊……,总而言之就选个青梅竹马吧?感觉挺有女主角味道的。”

    就在我打算敷衍了事地做出选择时,舞抓住了我的手臂。

    “等一下。我觉得这不太好呢。”

    “为什么啊?”

    “青梅竹马属性已经用老了,如今已经完全被当成落空项了哟。好点就是备胎。最多也就是副女主角。”

    “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这样……”

    对身为职业轻小说作家的舞的意见,我不由得产生了认同感。

    “……但是,就算是因为这样也并不是就不能选了吧?”

    “这,这种角色剧情也会比较老套啊!所以还是应该选个别的角色对吧!?”

    为什么会看起来有点拼命啊你。

    “嘛也可以吧。……那么就选这边的运动部女主角——”

    “那个也不行!这种特别‘爽朗!’的角色,都是内心腹黑很不像样的哦。”

    “不,那是偏见吧!那,那就选这边的美术部的前辈——”

    “不可思议系的角色因为性格比较阴沉剧情往往会变得沉重所以也不行。”

    “这不单纯就是你的主观想法吗!”

    “是,是客观的意见呀!还有,学生会长反正大概就是模板式的那种,虽然角色上很完美但内心却很脆弱的设定,所以也不行呢!”

    “你这完全是找茬吧!?”

    “综上所述,我推荐剩下的那个同班同学角色!这,这终归只是基于消去法,跟我是你的同班同学这一点没有任何关系哦!?”

    “………………”

    是什么呢,这份空虚感。

    红着脸一副拼命的感觉的舞非常可爱。校内第一美少女的评价真的是当之无愧。

    可是……,不,正因如此,吗?

    藏也藏不住的残念味道飘散而出,甚至连这边都产生了一种残念的感觉。

    “舞,你那样不会太狡猾吗?”

    “没,没这回事哟。这终究只是我个人的意见呢!”

    “嗯,舞是现实中的傲娇呢。跟凉花妹妹是一样的!”

    “我,我并不是什么傲娇这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

    W剪刀手老师和凉花展开着谜样的对话,但我感觉自己已经没有吐槽的力气了。

    我姑且还是采纳舞的意见,选择了同班同学女主角。

    ……因为不这么做的话之后会很麻烦啊。

    “呃……,主人公好像是打算做个晨间的问候呢。”

    “是想通过这么做来竖起Flag呢。真是催人泪下的努力啊。”

    “为啥你会心情这么好啊……”

    “…………”

    相反的,凉花不知道为什么心情似乎很差。因为她从旁射来了针扎般的视线,所以就算没有回头我也知道。

    “……哦,到这里来了选项吗。”

    在向女主角搭话的场景中,画面里出现了三个选项。

    ①“早上好。真是个舒爽的清晨呢。”

    ②“虽然有些突然,能请你把电话号码和邮箱地址,还有住址告诉我吗?”

    ③“我现在就想拥抱你。”(狐狸的须02:日语中拥抱有性暗示的意味。)

    “……什,什么啊这是!?这种除了①以外根本不可能——”

    “②呢。”

    “选③呢。”

    不可能会选的答案传了过来。我不由得差点把手柄给掉到了地上。

    “为什么会这样啊!”

    “诶?一般都选②吧?”

    舞带着一股子这不是理所当然吗的感觉歪过了头。问了她的我真是个白痴!

    “老师,这里只能选③哟。不如说,选项什么的根本就不需要呢。希望能就这么进到体育仓库里直接开干呢。”

    “这可不是工口游戏哦!?再说了,就算是工口游戏也不会有这么强行的展开啊!”

    “Galgame也差不多该迎来进化的时期了,我是这么想的。”

    “你那是朝向错误方向的进化啊!”

    “可我制作的时候,会在初期就好好地塞进满满的女主角的工口场景呀?”

    “那是因为老师你们那边是鬼畜•凌辱系的公司啊……”

    我已经连吐槽都适可而止了,只想把游戏进行下去。

    选的当然是①——

    “……舞。你干嘛阻止我……?”

    “别管了你给我选②。”

    “为什么啊!要是忽然间被不认识的人询问了个人情报什么的话不是会让人心生退意吗!”

    “天真。听好了?Galgame的女主角什么的,是那种从一开始就已经竖起了Flag的人物哟?就是说,是为了被攻略而诞生的存在!”

    “真是蛮不讲理啊你这话!”

    “所以,直接攻上去就可以了哦。反正对方也是对主人公有意思的嘛。”

    “是,是这样吗……?”

    因为舞自信满满地这么说了,我就半信半疑地试着选了②。于是——

    “你看我就说了!”

    “……什!真,真的假的!”

    没想到女主角不止是痛快地说了出来,还反过来详细询问了主人公的个人情报!

    “哼哼,跟我说的一样吧?”

    插图1

    “难,难以置信。没想到居然存在和舞有着相同思考方式的角色……”

    但是,因为好感度似乎确实是上升了所以我也没办法发什么牢骚。

    “……哥哥,会对初次见面的女性提那种没有礼貌的问题呢。这就是所谓的搭讪吗……”

    “这是游戏啊!我没可能会在现实中做出这种事吧!”

    对没有女朋友年限=年龄而且还是个宅的我来说,光是向女孩子搭话就需要莫大的勇气了……

    啊,舞除外。

    “……祐?你刚才没在想些非常失礼的事情吧?”

    “没,没啊!?比,比起那种事,感觉忽一下子就变得要好起来了啊这两个人!”

    画面中主人公和女主角转瞬间就培养出了不错的感觉。

    都已经决定好下次的休息日要去约会了,这游戏展开还真快啊。

    然后,到了约会当天的早上。

    正当主人公在自己家里做着准备时,妹妹前来搭话了。

    “哥哥?要去约会吗?那个人,总觉得有些奇怪我想还是注意些为好哟?”

    “这孩子在为哥哥挂心呢。真是妹妹的榜样。我也完全是同感。”

    不知为何凉花“嗯嗯”的点着头赞同着画面里的妹妹。

    “我好担心哥哥!怕哥哥会不会被坏女人给骗了。”

    “多么坦率的好孩子啊。我要是也能像那样……”

    凉花在旁边呢喃着什么,可我却因为在发呆而没能听到。

    我也好想被妹妹像这样关心一下。因为从现实中的妹妹大人那里除了指摘我就别无所获了啊。

    “……哥哥?在听吗?请遵从妹妹的忠告,中止这场约会。”

    “不,可是,又没有选项……”

    毕竟玩家是无法超越神(制作者)的意志的啊……

    “等下凉花,为什么必须要终止约会啊?”

    “那,那是因为……。明明是初次见面却忽然间被刨根问底地询问了个人情报什么的这种人无论怎么想都很奇怪呀。”

    嗯,同感。

    但,“没这回事。”,舞却这么说道并挺起了丰满的双峰。这份意义不明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呢?

    “既然是喜欢的人那就想知道他的一切,这种想法可是理所当然的哟。所以这个女主角的反应也是极其自然的。”

    “是,是这样的吗……?”

    “喂你别瞎说啊!”

    由于舞实在是太过自信满满,凉花在气势上被压倒了。

    我的妹妹在这方面纯粹得叫人担心,所以别给她灌输奇怪的知识啊!

    “而且这是游戏嘛,因此也有必须尽快将女主角娇羞的模样展现出来这种缘由哦。”

    “又说这种超出故事范畴的话!?”

    话题被带向微妙的难以否定的方向,缺乏此类知识的凉花无法反驳而沉默了下来。

    而当我们在进行着这样的交流期间,在游戏中主人公并没有听从妹妹的话,说了句“别担心啦。”之后便出门约会去了。

    “哥,哥哥!?这是怎么回事啊!无视了妹妹的忠告!”

    “不是,是这家伙他擅自的啊!”

    我也不想去啊!

    但既然没有选项,就没有玩家可以做的事啊!

    虽然凉花朝我瞪了过来,但唯独这件事我真的无可奈何。

    主人公与女主角会合后,向着作为约会地点的秋叶原进发了。目的地似乎是对方决定的。只看画面的话是场相当普通的约会,不过……

    “于是,来秋叶原倒是可以,但为什么这个女主角会打算去买什么偷拍相机啊……”

    “肯定是礼物呢。会送这种东西,就表明她对你很是关注呀!”

    “会这么解释的就只有你而已!”

    而且这种关注我才不想要!

    “啊,对了。我也有东西要送给你!来就是这个。”

    说完,舞递了一个类似吊坠的东西给我。

    “……这什么?”

    “附有高性能录音机能的吊坠!这样一来你平时在干些什么就也能知道了,研究也会进展——”

    “走你!”

    毫不犹豫朝着垃圾箱投篮!

    “啊啊!?你干嘛啊!明明昨天才刚从秋叶原买回来的!”

    “放心吧。明天是垃圾回收日,那个窃听器也会平安地被送到焚烧设施里的。”

    “才,才不是窃听器啊!只不过是个集音器嘛,我有好好告诉你了吧!”

    “……你真是个彻头彻尾的跟踪狂啊!”

    “别,别说什么跟踪狂啊!”,舞含着眼泪说道,但我无视了。因为搭理她也不会有好处。

    在游戏中,购物也结束了,约会也迎来了终盘。

    “呐,接下来要不要来我家?”

    “居,居然这就收到了去家里的邀请了!?”

    “哼,这个女主角要出结果了。当然要去啦!”

    “哥,哥哥!你忘了妹妹的忠告了吗!”

    从攻略角度来看当然是要去的,但为什么我只有不好的预感呢!?

    总,总之这里出来选项了,就挑一个不功不过的——

    ①“当然是去啦。”

    ②“当然是当场推倒啦。”

    “选项倒是给我有点用啊——————!!”

    “老师,这里除了②以外就不作他选——”

    “选①!”

    盖过W剪刀手老师的建议我立刻就作出了决定。虽然这只是凶和大凶的区别,但我没有选择的余地。

    “明明是众人环视中的工口场景这种重要的事件呀……”

    “W剪刀手老师是把这是全年龄版这件事给忘了了吧!?”

    “主动要去什么的,果然哥哥平时就像这样……”

    “没有其他的选项了这也没办法啊!”

    这个游戏果然很奇怪!

    看向画面,只见主人公已经被带进了女主角的房间中,正在喝着茶。

    “把男生带进自己独居的房间中什么的,这孩子是认真的呢!”

    “这倒是没关系,为什么这个女主角把房间的门给锁上了……?”

    到刚才为止对话还很普通,但不知不觉间气氛转变了。

    那并不是所谓的工口场景之前的那种暧昧的感觉,而是更加令人胆战心惊的邪恶氛围。

    “呐,我想知道你的一切呢。迄今为止吃掉的面包的个数也好,迄今为止杀死的蚂蚁只数也罢,一切。唔呼呼。”

    “好,好可怕!感觉她的眼睛直愣愣的啊!BGM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变掉了!”

    “想知道喜欢的人的一切……。这种感情,我能理解。”

    “这是产生共鸣的时候吗!”

    大概主人公也到底是察觉到了危险,他拉开了跟女主角之间的距离。

    选项来了!

    看到①的“逃跑”的瞬间,我没再确认其他选项立马就决定了。

    到这个地方才跳出正经的选项啊!就在我这么想着时——

    “什,什么!?身体不能动了!?”

    主人公全身麻痹,当场倒下了。女主角逼近过来。此时主人公察觉到自己被下了药了。

    “为什么要逃跑呢?讨厌我吗?怎么会……,要是不能成为我的东西的话,那就算啦……”

    一边吐露着危险的话语,女主角一边从不知何处取出了小刀。

    紧接着她骑到了主人公身上。

    噗呲——————————!!

    伴随着生动的效果音,画面染上了一片血红。接着便显示出了“DEAD END”的文字。

    “…………死,死了。”

    我呆然看了看身侧,只见舞也是茫然若失般地注视着画面。

    但,很快她就注意到了我的视线。

    “不,不是的!我是不会做到那种地步的呀!”

    舞眼角含泪拼命地否定道。

    ……嗯,嘛,什么来着。

    我沉默着拉开了和舞的距离。“就说不是的啊!”,虽然传来了这样的声音,但还是无视吧。嗯。

    “要是事前听从了妹妹的忠告的话,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有些火大的凉花这么说道。

    我也全面同意呢……

    话说,这游戏到底是什么鬼啊……。回到标题画面,为慎重起见我确认了下回想。(狐狸的须02:回想是部分Galgame中事件回顾页面的叫法,这里向没有玩过Galgame的各位说明下。)

    于是,只见同班同学女主角的事件回收率达到了100%。

    “那,那是正常结局!?把这种Galgame卖出来真的好吗……!”

    “嘛嘛老师,比起这种事把其他女主角路线也玩一玩吧。”

    “诶?还,还要玩吗!?”

    “?那不是当然的吗。这也是为了老师的取材哟?而且,一条线连三十分钟都不用呀,麻利地上吧!”

    “包含这一点在内,从这个游戏中我只感觉到不好的气息啊!?”

    我这么说着,并瞄了一眼凉花。

    接着,凉花虽然一脸生气的表情但却无言地轻轻点了点头。

    连,连你也说要继续……?

    但是,被真正的作者这么催促了的话身为代理人也就无法拒绝了,我心不甘情不愿地再次开始玩了起来。

    “……那么,这次要朝哪个女主角的路线走呢。”

    再次来到女主角选择画面的我用认真的目光探讨了起来。

    这个游戏感觉有些奇怪。必须尽量选择比较稳妥的女主角。

    “老师老师,我希望您务必能攻略这个角色呢!”

    W剪刀手老师满脸笑容地指着的是美术部的前辈女主角。

    “为什么啊?”

    “因为能隐约从她身上感觉到和我相似的东西哟!”

    “…………”

    和W剪刀手老师有相似的东西的角色吗,不妙的气息扑面而来啊……

    话虽如此,看到W剪刀手老师那无邪又明朗的笑容我实在难以拒绝,于是我选择了前辈女主角。

    “……那个,似乎这位前辈,已经是有着天才评价的画家了呢。”

    “不错呢!越是这种高人一等的角色,堕落时的悲情感就越厉害哟!”

    “能先把工口游戏视点稍微封印一下吗!”

    随着游戏的进行,某一天主人公和那位前辈在走廊上相撞了。

    王道……不如说,老套啊。

    “诶?在这里来选项了吗?”

    “嚯嚯哦,似乎是情不自禁地把对前辈的第一印象给说出口了呢。”

    ①“好漂亮啊……”

    ②“好可爱啊……”

    ③“好工口啊!”

    “…………呃。”

    “请选③。”

    “啊啊真是!太过符合预想我都不知道怎么评论了啊!”

    “诶?除了③以外还有别的可选吗?”

    “我倒要反过来问问,为什么选③啊!初次见面就说这种话什么的,主人公不就单纯是个色情狂了吗!”

    “老师你不懂呢!像这种天才美少女角色,对漂亮啊可爱啊这种话都已经习惯了哟!所以,除这些以外的直截了当的赞美之辞是必要的!”

    “工口在老师心中是赞美之辞呢……。虽然一般来讲我觉得那就是性骚扰……”

    “当然了,我也是要看对象的。可如果是被老师这么说的话,那就会很开心了哟?”

    “……哥哥。”

    “别瞪我!我一次都没有说过那样的话!”

    “来吧来吧,就请相信我选择③吧!”

    我抱着破罐破摔的心态选择了③。

    于是前辈说着“被说这样的话还是第一次……”并不知为何染红了脸颊。

    “为什么选这个好感度会上升啊!?”

    “呼呼呼,工口是赞美之辞这一点,这下明白了吗?”

    “……哥哥,对女性说出那种淫猥的言辞什么的……”

    “不是我的错啊!是这个游戏不好啊是这个游戏!”

    “平日里请谨言慎行。因为我也不希望家人当中有性犯罪者出现。”

    “听人说话啊!”

    话说回来,这个女主角的感性到底是怎么了啊……?跟W剪刀手老师有相似之处还真所言非虚呢……

    虽然感到浑身无力,但我还是将游戏进行了下去。

    主人公看起来是借着刚才的契机和前辈变得要好了起来。

    在这样的状态下,主人公得知了前辈似乎正保持着某种烦恼。

    虽然不知道是怎样的烦恼,但亲密起来的两人定下了在休息日去约会的约定。

    这游戏进行得还真是快啊。

    “真是的,哥哥就像这样一下就和女孩子要好起来,不检点也得有个限度呀。”

    “……那个,凉花小姐?能请不要把我和游戏的主人公混淆在一起吗……?”

    “按照哥哥的品性,在现实中应该也相去不远不是吗?”

    什么意思啊!这种Flag一杆接一杆的人生道路,能走的话我倒想走走看啊!

    游戏里,主人公在电话中和前辈就约会地点商量了一番,最后不知为什么将地点定在了秋叶原的工口游戏店。

    “哥,哥哥?刚才听到了工,工口游戏这个词呢,去色色的地方可是不行的哟!”

    “说,说得对呀!哥哥真是的!偏,偏偏要去卖下流的游戏的店里什么的!”

    “我也很吃惊啊!去工口游戏店约会是什么情况啊!”

    妹妹角色不悦地鼓起脸颊说道。

    “不是大人可不能去色色的地方哟?”

    “不愧是妹妹,正确的意见……。果然哥哥就是不能缺少一个可靠地妹妹呢……”

    “啊啊,总觉得被治愈了啊……”

    在其他荒谬角色的环绕中,只有这个妹妹的存在是唯一的一剂凉药啊。

    “所以哥哥,这次请一定要听从妹妹的话,把那种约会立刻中止掉!”

    “那可不行呢,凉花妹妹。”

    在我回答之前,W剪刀手老师插进了话来。

    “这个年纪的青少年对工口抱有兴趣可是非常自然的哟?”

    “可,可是哥哥是个禽兽呀,要是去了下流的场所后出了什么万一的话……”

    ……喂,你是用什么样的眼光看待你哥哥的啊。

    话说,在凉花的心里似乎已经彻底把我跟游戏的主人公当成同一个人看待了。……为啥啊。

    “只不过,是去个工口游戏店而已不是吗。凉花妹妹之前也跟老师一起来过的吧?”

    “那,那是……”

    凉花语塞了。毕竟那是事实啊。……话说在前,那终究只是为了凉花的取材而已哦?

    “啊,我知道了哟?凉花妹妹是傲娇嘛,就算是在游戏里也讨厌哥哥和其他人卿卿我我,所以吃醋了对吧?”

    ““什……!?””

    我和凉花的声音漂亮地重叠了。

    “才喵有这回事喵!我,我喜欢哥哥或是最喜欢哥哥什么的,这种事才喵有……!”

    凉花红透了脸否定道。

    ……嘛,以我为对象被这么误会了的话当然拼命否定的吧。

    “W剪刀手老师,请不要跟凉花开这一类的玩笑。”

    这家伙不仅没有习惯这类话题,说到底还讨厌着我啊……

    “这并不是轻小说或是工口游戏,唯独这家伙是绝对不可能会有这种事的。是吧凉花?”

    我抱着给这家伙帮腔的想法这么说道。

    “…………诶,诶诶,就是这样的。”

    但,凉花虽然点了点头,却不知为何一脸超级不开心的表情瞪视着我。

    ……什,什么啊。我,说了什么不好的话吗……?

    就在我们做着这种事时,游戏中主人公和前辈已经到达了秋叶原的工口游戏店。

    这时前辈看着工口游戏说道“居然还有这样的世界……”,并因感动而双眼发光。

    “果然工口游戏是通往新世界的大门呢。啊啊,工口游戏就是宇宙!”

    这位专业工口原画师也同样感动着。……我还是闭嘴吧。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约会场景就那样顺利结束了。要是又被捅了的话真的要出心理阴影了。

    然后,翌日。前辈正一脸难色地坐在画布前。

    “好像是不知道自己想画什么。不过,主人公应该已经知道了那个答案呢。”

    选项在这里显示了出来。

    ①“我觉得画工口画就好了哦。”

    ②“画工口画吧!”

    ③“给我画工口画!”

    “选项毫无意义啊啊啊啊啊!!”

    “这是,通过特地让玩家去做选择,来强调选项意义的高等技术呢!”

    “我觉得这就是跟复古游戏的无限循环选项差不多程度的偷工减料啊!”

    啊啊真是!我一个劲儿的连按①选项。随你喜欢吧!

    于是前辈说着“就是这样呢!”并透出了一股觉醒了某种东西般的感觉。

    “女主角似乎顺利地找到了自己应该前进的道路呢!没错,正是工口画这一崇高的道路!”

    “啊啊,是呢……”

    总觉得已经随便怎样都好了……

    “哥哥……,这个人,忽然在画布上开始画起什么来了。”

    正如凉花所言,前辈女主角正以猛烈的气势在空白的画布上舞动着画笔。

    “这,难不成真的在画工口画吗!?”

    没过多久,或许是画作完成了吧,前辈把画布朝向了主人公的方向。

    为了以防万一,我摆出了准备遮住凉花双眼的架势。但是。

    “……啊咧?画面突然就一片漆黑了。”

    故,故障了吗?不对,文本栏依然在好好地显示着啊?

    “嗯?剧情似乎有好好地在推进着呢。”

    就如W剪刀手老师所说,文本栏中主人公和前辈的交流还在继续着。

    面对画出了工口画的前辈,主人公说着好工口并大感兴奋。

    “但画面依旧是黑的……。这,这该不会是……”

    我,想到了某种可能性。

    在将工口游戏修改为全年龄版时,会在对十八禁部分的剧情进行修正或是加以剪除这两种方式中选择其一。

    但,这个游戏似乎是把这种步骤给省略掉,采取了十八禁版剧情就那么放着,只把工口CG给弄成不显示这种强行的方式……?

    “哦哦!看这个展开,好像是要就这么进入工口场景了哟!”

    “……不是,不会吧!?这是全年龄版吧!?而,而且画面还是一片漆黑呢……”

    话虽如此,文本内容却逐渐变得煽情起来。假如真的要就这么进入工口剧情的话,虽说只是文字但也不能让凉花看到!

    就在我摆好了架势时。

    “后续请到十八禁版中欣赏。”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到画面中突然显示出的文字,我大大地吃了一惊。

    就,就算说是偷懒可这也太干脆了点吧!?

    “原来如此,来这手吗。那么老实,现在就开始玩十八禁版吧。”

    “怎么可能会玩啊!?”

    听到那句话,我再度大吃了一惊。

    “为什么呀!在那种地方被吊住了胃口的话,根本忍不住呀!”

    “就算这么说大家一起玩十八禁版什么的也太扯了吧!我妹妹也在啊!”

    “真是的!我知道啦!那我就自己想办法好了!”

    言毕,W剪刀手老师便在自备的素描本上以肉眼难及的速度让笔尖奔走起来。

    “这,你该不会是在画工口画吧!?”

    “这不是当然的吗!我可是工口画师哟!?一旦有不满就会立刻自己发电!”

    “你把自己发电的意思弄错了啊!总,总之请不要在这种地方画什么工口画!”(狐狸的须02:自己发电的意思就是zi*wei)

    我强行将素描本合上,阻止了W剪刀手老师的蛮横行为。

    明明凉花也在旁边,哪能让她看到工口画这种东西啊!

    “呣唔,这份无处发泄的性欲究竟该如何是好啊……!”

    ……这种时候就强行改变话题吧。就这么做。

    “比,比起这个,什么玩意儿啊这游戏!看吧前辈的事件回收率也到100%了!那样子就结束了什么的也太叫人难以置信了吧!”

    “不不,借着十八禁版和全年龄版同时发售这种形式,即使是在网上的工口游戏讨论站里预先评价也非常厉害哟?像是‘显而易见的核地雷’或者‘誓约胜利的渣作’之类的。”

    “你期待的方向太奇怪了啊!”

    看来就如我所预想的,这游戏本身似乎是个相当荒唐的东西。

    早在W剪刀手老师说着“入手了有趣的东西”并带了过来时,我就应该想到的……

    “那么,老师。接下来要攻略那个角色呢?”

    “还,还来?”

    “当然了。攻略所有的角色,研究你对女孩子的偏好是今天的主旨吧。”

    舞捧着笔记本说出了厚颜无耻的话。

    因为开始感到头疼了起来,于是我向凉花送去了包含“可以停了吗”的意思的视线。

    “还没有全部结束呢。取材必须要好好做哟,哥哥。”

    ……可恶,你这个完美主义者!

    话虽如此,既然凉花说这算得上是取材的话那就不得不继续下去了。

    “……知道啦。我会玩到最后的。”

    “请务必这么做。再说……还有妹妹没攻略呢……”

    “……你说什么来着?”

    “不,没有,我是想说半途而废是不行的。嗯。”

    “没错没错。”,另外两人对凉花的意见赞同道。虽然有点烦躁,但这也是接受了代理人角色的我的责任。

    “其他剩下的就是青梅竹马和运动部的还有学生会长吗……”

    事到如今无论哪个角色看起来都只像地雷,我做好了觉悟开始逐个攻略起各个路线。

    然后,从结果上来说,任何一个都不是什么好鸟。

    青梅竹马其实是个宇宙人,知道了这件事后不知为何被卷入了宇宙战争。

    运动部则是不知不觉间开始进行军事训练并发动了世界大战。

    学生会其实是在暗处操控着世界的黑暗组织,这一点被判明后世界灭亡了。

    “全,全都玩通了哦……!”

    我满身疮痍地放下了手柄。

    总,总之这下就结束了……!

    “所以,哪个女主角是最符合你的喜好呢?”

    “看到我这副状态,你还要这么问吗……”

    剧情太过荒谬,角色的可爱之处什么的哪能判断得出来啊……

    “不行啦老师。必须得好好回答哦。”

    “不,该说是哪个都没什么感觉吗……”

    “你啊,身为职业轻小说作家不怀有一个明确的判断基准可是不行的吧。”

    ……咕。被这么一说我不就不得不做出回答了吗……

    实际上并不是轻小说作家的我抱着手臂苦思冥想起来,就在这时。

    “……嗯?”

    衣服被轻轻扯动的感触让我回过了头,只见凉花正目光朝上地看着我。

    “……不是,还有剩下没有攻略的角色吗?”

    “……诶?还有剩下是……”

    “就,就是,主人公的妹妹……。虽,虽然我并没有什么所谓,但那个,该说是只有她一个人被排除在外有点不太好吗……”

    凉花扭扭捏捏地说道。

    “啊,凉花妹妹。这个游戏并没有妹妹角色的路线哟?”

    可是,W剪刀手老师立马就否定道。

    “诶?但,但是有隐藏角色的吧?那难道不是妹……”

    “不是哦。隐藏角色是出没在学校的美少女地缚灵哟。在先行情报中被公开啦!”

    “这算哪门子隐藏角色啊!”

    而且又是鬼畜的……

    “所以,妹妹是不可攻略对象!”

    “诶?诶?不可攻略对象……?那是怎么回事……”

    凉花张皇地看向了我。

    “……就是说,她不像其他女主角一样有专门路线,是个路人角色。说的简单点就是配角吧。”

    “配,配角!?妹,妹妹是……”

    ……不是,为什么你会这么受打击啊。

    我这边可是为不用做在实妹面前攻略妹妹路线这种会被觉得恶心的事情而放下了心啊。

    “……额,等等哦……?”

    我回想起游戏里的妹妹。

    在那个荒唐女主角集团的吵嚷之中,唯一一个正经的角色。

    坦率又温顺,一直为哥哥的事情而挂心。

    “…………”

    我瞥了一眼凉花,只见她正深深地消沉着。这家伙似乎也觉得那个妹妹角色是最靠谱呢。

    ……好。

    “虽然是不可攻略角色,但在那之中妹妹是最可爱的呢。”

    “诶!?”

    我这么说完后凉花像是被弹了一下似地抬起了脸。

    ……为什么会满脸绯红,而且双眸还濡湿着呢。

    “哼嗯。”

    “哼嗯呢。”

    “我说你们两个,感觉反应好淡漠啊……”

    “因为是预想范围内的答案啊。”

    “是呢。毕竟老师是个妹控,嘛算是理所当然吧。”

    “诶?妹,妹控是……”

    这时,我才终于察觉到自己被误解了。

    “不,不是的哦?并不是因为是妹妹所以才怎么怎么样,而是因为这当中最正经的角色是妹妹啊!?”

    “就算不掩饰也没关系的。”

    “没错。说到底你的作品的标题就是《太喜欢哥哥而感到苦恼的妹妹的故事》不是吗。为时已晚啦。”

    ……可恶,被说了这样的话就没法儿反驳了!不过,我要强调那不是我的作品!

    无,无论如何唯独凉花那边必须想办法不被她误解!

    “喂,喂凉花,这并不……”

    当我回过头去。

    “哥哥……。说,说妹妹是最可爱的……。诶嘿……诶嘿嘿……”

    “……凉,凉花?”

    不知道为什么,凉花满脸洋溢着无比幸福的表情正恍惚地望着半空。

    不管对她说什么都没有反应。

    什,什么情况啊到底……?

    “话说回来,仔细想想的话毕竟是会向妹妹露出毒牙的老师嘛,也算是从一开始就能预想到的答案呢。”

    “哈!?在,在说些什么呢W剪刀手老师!”

    “你说什么!?祐,你啊!可以做和不可以做的事情总该心里有数吧!可以做的最多也就是对女粉丝出手哟!”

    “你也别给我说些意义不明的话啊!”

    我全力抵抗着两人的胡话。

    凉花还是老样子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舞和W剪刀手老师又完全不听人说话……!

    啊啊真是!为什么我总是会遇上这种糟心事啊!

    于是,在这个混沌的状况中我脑海里浮现出来的是,某个决意。

    可恶!我要快点靠自己的力量出道然后把代理人什么的给辞掉!

    ★

    “呼……,今天真是够受的……”

    我躺倒在床上,抱着枕头回想今天发生的事。

    明明想着要以取材为契机和试着哥哥变得更加要好的,没想到冰室同学和W剪刀手小姐居然会跟过来……

    那两位,很明显对哥哥非常中意。

    虽然哥哥说这是因为他是代理人,但不是这样的。

    就算契机是那样,但现在却明显是被哥哥自身所吸引了。

    “正因为和我一样我才明白。不,哥哥的事我比任何人都要……”

    一考虑起哥哥的事我就莫名地紧紧抱起了枕头。

    脸也热了起来,自然而然地就想咕噜咕噜地滚动身子。

    咕噜咕噜。

    “…………诶嘿……,诶嘿嘿……”

    顺带的连痴笑声都漏了出来。但,这也是没办法的。

    因为哥哥他,选择了妹妹哟?虽说是游戏,但说了妹妹最可爱……

    “……有朝一日我也能,像那样和哥哥关系要好……”

    我回想起了游戏中的妹妹。

    温顺又坦率,和哥哥毫无隔阂地相处着的理想的妹妹。

    和我正相反。不逊又坦率不起来,总是给哥哥添一大堆麻烦。

    “哈……,我呀,为什么这么不可爱呢……”

    这真是不知重复了多少次的自问。即使是这么不可爱的妹妹,哥哥也一直温柔对待……

    一想到搞不好有一天会被丢弃我就感到很害怕……

    “……唔!不,不行!心态要乐观!”

    没错。我发过誓了。

    就算纠正不好坦率不起来的性格,也要不顾一切勇往直前!借着成为轻小说作家这件事,尽可能地接近哥哥!

    我的作品是哥哥和妹妹的恋爱故事。而那个妹妹也就是我自己。

    所以,只要写出更加更加有趣的作品得到哥哥的承认的话,那也就意味着我的感情传达到了哥哥那里!

    “我对哥哥的思慕,是不会输给任何人的……!”

    我一边这么轻声说着,一边面向了自己的枕头。

    ……这,这是为了今后和哥哥结婚的那一天所必要的练习。

    虽然平时一直都有在做,但现在忽然就想做了。所以这就做吧。

    “哥哥……”

    我朝着哥哥(枕头)把脸贴了过去。

    当然……是为了要接,接接接接吻!

    “哥哥,最喜欢了——”

    “喂凉花?你已经睡了吗?到最后今天的取材怎么——”

    ……诶?为,为什么哥哥(真人)会在我的房间里呢……?

    话说,现在的我的姿势是……,接吻的练习,被哥哥看到了……!?

    “……呃……?你,你,为什么在做这种……?”

    “啊,啊呜……呜呜…………”

    好,好羞耻!好羞耻好羞耻好羞耻!

    被看到了!这,这么一副羞耻的模样被哥哥给……!

    “你,你现在……很忙吗?抱,抱歉!虽然不是很清楚但对不起!”

    我已经羞好羞耻好羞耻,连脑袋都没办法好好运转了!

    可是,我勉强张开了口,唯有这句话我要先说好!

    “擅,擅自闯进来什么的……!哥哥最差劲了!”

    “不是,我敲过门了哦!?但是因为没有回应……!对,对不起————————!!”

    哥哥慌慌张张地关上了门。接着没过多久,便传来了什么东西从楼梯上翻落下去的声音。

    可是,我已经顾不上这些了!我羞耻得快要死掉了!

    ……唔唔,哥哥这个笨蛋!

    还有,我这个大笨蛋……!

    我把脸埋进枕头里,试着将变成一团乱麻的脑袋冷静下来。

    这时,有句话从脑海里浮现了出来。

    “……问我为什么在做这种事,吗……?”

    我朝着已经不在了的哥哥,奋力回答道。

    “……那当然,是因为我最喜欢哥哥了呀!”

    完12345678901.0032265003226;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