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web版第九卷试看 第199话 英雄1234567890

web版第九卷试看 第199话 英雄


yle="color:#999;text-align:center;">

1页/共3页




由厚雪所覆蓋的平原被夕阳染成像火红一样的颜色,眼下这时魔物已经歼灭完毕,而弗雷多尼亚王国已经开始做着野营的准备了,我与娜妲先把其他的伙伴留在这里,而戴上伊齐哈还有尤莉嘉返回威丹城。就像初次到访那样,在城堡中停降落,而兹玛公也跟当初一样笑脸迎人的来迎接我们。




「哦,相马殿下!多亏了弗雷多尼亚王国的援军,魔物才得已被消灭,我国终于脱离危险了,真不知道要如何感谢才好。」






我对于眼前用夸张手势表示感谢的兹玛公苦笑着。就好像遵从艾捷尔命令的瓦席特.加罗,为了让盖乌斯八世大意,在会面时百般献媚般的笑脸,大概就是这样子吧。






「我们只是在最后收尾时推了一把,从最初开始战斗的其他人功劳其实更大。」


不想被过度抬举。所以可以的话不要再谈这个话题了好吗,而旁听的尤莉嘉抱着手臂点点头的说著。


「确实呢,相马殿下在战场上真的就只有待在大本营而已。」


「呜、尤莉嘉你怎么又再说这种话阿......」




托莫酱苦口相劝著。不过尤莉嘉完全不介意的继续说著。


「什么阿,我说的是实话阿。光是这一点来说,夫卡哥哥今天在战场上可是大活跃呢,托莫耶也看到了吧?对巨大的僵尸犀牛又是电击又是火烧的一头一头解决,哥哥光靠一击就搞定了呢。」


「虽然是看到了,不过........感觉只是匹夫之勇,就像老师说的一样。」


「不管怎样的勇都是勇!勇猛则强,这才是王中之王的感觉阿!」


「可是,勇猛的战士不代表就是一位好王者阿。阿尔伯特大人也是因为国民的未来才会把王位传给欧尼酱的,这份决断与着眼点才是一位好王者的该有的阿。」


「嘛嘛,托莫耶跟尤莉嘉都冷静一下吧。」


伊齐哈君看着两人争执不休的跑到两人中间当和事佬的安抚两人。看到伊齐哈这副样子的兹玛公好像发现了新事物地,发出了『哦哦!』的惊讶声。








「原本我还以为伊齐哈还是那个畏头畏尾的孩子,现在竟然能够排解妹妹殿下与他人的纷争。果然有年纪相近的人相处之后会改变许多呢。」


「阿、阿哈哈.........大概就是这样吧。」






其实这画面看上去比较像伊齐哈正在调解两只幼犬彼此张牙冽嘴的叫嚣行为。大概同样都是小矮子的关系才会这样吧,就连这种小孩子嬉闹的事也能当作国家间开始有接点了..........他大概是想要表达这意思吧。不愧是中小国家林立且战乱纷乱的国家,没有独特的外交能力来维持的话,这国家恐怕是第一个被灭国的。




「伊齐哈跟王妹殿下相处真和陆呢,非常感谢。」


「阿哈哈哈哈.......」




对于这种精明的人总觉得不能有太多交流才行,不过呢,对于发现了伊齐哈君的才能之后,不能再用这样的棒读态度对待他了。因为我对伊齐哈君这个人非常有兴趣,那么眼前这家伙就还有利用的可能性,为了不让内心想法流露出来,跟他一起虚假的笑着就好了。






「今晚,会在这里举行一个小小的祝胜会。还有授奖式的举行等等,相马殿下请务必参加。」


「阿,好的,我务必会参加的。」




我用强烈的意味来点着头回答。对于我这样回答方式,兹玛公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后带着伊齐哈返回了城堡内。我想着我们是不是也该回房了,正打算举步往前的时候。






「阿,是哥哥。」




仰望天空的尤莉嘉喊著。抬头眺望的时候,看到巨大的白虎从空中跑下来,是夫卡跟杜尔迦。杜尔迦好像因为沐浴在众多魔物血中,白色的毛皮上到处都是染成黑红的血色,我抬头看着很大只的杜尔迦,而夫卡则是在后面探出头来。




「呦!你也回来了阿。」


「是阿,那个..........你好像大活跃的样子呢。」


「是没错,但是因为弗雷多尼亚的援军参战下,我一下子就少了许多猎物呢,其实还想多少大闹一番的说...........阿,对了。」




然后夫卡脸又更靠近了这边。


「呐,相马。你不是也有一匹能空中飞翔的骑兽吗?那个黑色的家伙。」


「........是啊,不过那不只是骑兽还是婚约者喔。」


(梭哈君:不对,她是骑兽,夜晚跟白天都能骑的骑兽。)






「婚约者?........随便啦,总之能稍微陪我到天上说些话吗?彼此身为治国者,我想跟你两人来场推心置腹的对话。」


「这、陛下的护卫不能没有随侍在身旁!」




比我回应还要更快做出反应的爱纱,而夫卡把自己的弓箭与箭袋转交给尤莉嘉,而那把青龙偃月刀一样的武器就这样插在地面上。




「就只是闲谈。武器什么的都会放在这里。当然包括我这把最喜欢的斩岩刀。」


那把像是青龙偃月刀的武器名原来是斩岩刀吗?伫立在地面上的那股沉重感,明显得可以感觉到斩岩就像切豆腐一样轻松。


「就只有我们两人的话,你这边的龙其实更强吧?如果我行踪诡异的话,只要瞬间逃开不就好了,可以吗?」


「...........」




爱纱保持着不安的神情。我能明白她不安的根据,如果夫卡要杀我恐怕连武器都不用,如果有万一的时候,光靠娜妲是没办法安全的保护我的。夫卡是一个很需要警戒的对手,正因为如此,放松警戒这件事实在不是上策。




yle="display:none;">



「好吧,爱纱你就让我跟他聊一会吧。」


「陛下.........」




对于担心的爱纱,我用眼神示意『现在答应会比较好』的暗示他。爱纱好像察觉到我的心思了,虽然不情愿但是还是退了一步的退开。




「..........知道了,娜妲殿下,请一定要保护好陛下阿。」


「没有问题。」




然后娜妲开始变化成龙形态,龙形态的娜妲身长大约有三十米左右,从地面到头部位置大概是八到十米。如果光论大小的话其实杜尔迦更大只,对于抬头仰望的夫卡不小心的泄漏出感叹声来。




「哦~.............真是有够大的!从远处看到的时候就这么想了,但是近身看完之后感觉有股很厉害的震撼力阿!果然很强阿!」


『没错喔,所以如果想加害相马的话不会手下留情的。』




娜妲用怒气冲冲的声调说著,夫卡只是愉快的回应。


「声音是直接传到了头里面这件事还真怪呢,而且看上去就是一条龙但却有着妙丽女子声。好吧,龙小姐,如果我有任何奇怪的举动,就用你的下颚咬碎我的头骨吧。」


对于与龙面对面也毫不畏惧的说话,不禁感叹夫卡这个人的胆量了。这个男人没有害怕的东西吗?娜妲用龙形态的金色眼睛一边凝视著一边说『......那么就不客气了。』


而杜尔迦这时开始出现了警戒姿态的低吼著,现在这里都快要变成龙虎激斗的画面与气氛了,我这时为了改变气氛用手拍了一下。




「诶都,话就说到这里就好,我们赶紧出发吧。」






◆◆◆◆◆◆◇◇



 




我坐在娜妲的背部往天空飞去,而夫卡跟杜尔迦跟在我们后方奔跑着,娜妲是天空中游泳,杜尔迦是天空中跑步。龙与虎在天空并列前行着,高高升起来到了东方国家联合与魔王领的分界线,夫卡看了一下达比孔河之后说著。






「.........相马阿,在你眼里,东方国家联合看上去怎么样?」


夫卡突然提这件事。


「.......看上去怎么样是指?」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应该不难理解吧。也就是说,在这个中小国家林立的地域,不停的上演着合并还有分裂,同盟还有背弃的历史。恰好我的国家,那草原国度也是这样。再加上,彼此姻亲关系缔结下,互相都是远亲外戚,到处都有所谓的亲戚,不论是谁其实都有一统国家的想法。」




夫卡吐著大气的在杜尔家身上盘腿坐着,用手肘顶着膝盖在撑著下巴。瞇起眼睛来俯瞰著这辽阔的大地,仿佛这行为是在藐视这个国家本身一样。




「难得有了东方国家联合这个体制,但是体制是会随着人而改变的。就像这次的魔浪,只要团结战斗的话一早就应该结束掉这种不像话的战斗,但是各国为了利益还有明哲保身,牵扯到诸多事项之后丝毫没有半点合作的想法,如果要不是弗雷多尼亚的援军来了,恐怕这场战斗要走到歼灭这一步还要更长一段时间,这样国家会崩溃的。所以为了这一点要跟你致谢才行。」




「..........还真是坦率阿。」




难得听到夫卡说著感谢的话,说实话不觉得这种人会跟人道谢。但是仔细想想,夫卡的行动其实对于自身感情非常的坦率表达的这件事是一早就知道的。所以畏惧他国国王的这件事丝毫没有,还有直接表态对于姆兹米殿下的好感等等。那副坦率的心,根本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只是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接着夫卡呵呵的笑着。




「感谢你这件事是真的。要不是妳们来了,不知道还要在威丹这地方停留多久才行。每个人想要奖励的欲望而随性的战斗著。」


「说得好像你没有一样,你不也是其中一员吗?」


「我可不一样,我就算随便的战斗也能取得丰富的战果。」


「还真是自说自话阿......」






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就算随便战斗夫卡也会是第一的战果,虽然是这样,但是其他人也一样随便行动的话,结果就不一定了。夫卡的战果是他天生的资质所托.............而其他的国家也许只是想要拖累夫卡而已,不想让他这么出众。




「经过了这次的魔浪,我终于想清楚了。东方国家联合必须要在真正的意义上统一才行,就好比我称霸草原国度那样!」




夫卡笑着的把手往前伸出去然后握紧拳头的说著。


「在北方领土有魔王的这个时代,现在的东方国家联合其实什么也做不到。在拉昂迪雅西方的圣女也就是女皇殿下,摇著集结人类国家一起联合的这一个旗帜。东边则是年轻的国王重建了旧腐的王国,摇身一变成为一大强国坐镇东方。而现在的东方国家联合又做到了什么?在这个时代的舞台上什么都做不到,光是生活在这个国家的这件事就足以让人诟病了。」


「............」


「正因为如此,要有谁站出来真正意义上的统一这个国家才行。」






夫卡站在杜尔迦身上张开双臂的说著。




「这个东方国家联合,必须要有一次性的毁灭掉全部的觉悟。就像刚才说的那些,那些杂七杂八的姻亲关系还有同盟关系都要哗啦哗啦的解决掉。如果想要统一,一定要一鼓作气的扫除这些不安因子,把它全部切碎,捣烂,最好要变得像是一片空地一样,不论什么样的手段都好,不论手上沾满多少鲜血都好也要完成他的觉悟。」


「那,你打算怎么做?夫卡。」


「哦!!现在这个时代,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能做到!?实际上我就是完成了草原的统一。父亲那代总是以合作来作为总结方式,只有谋杀父亲那样的治国方式才能统一国家,并且用我的武力来统一。对于这样的时代,『强者』就像那位圣女所提倡的『理想』这份旗帜一样,会在人们心中并列双雄的重要。」




然后把手指收束起来的夫卡在看了一眼底下。


「现在的东方国家联合国民内很多都是从北方逃出来的难民。待遇在各国皆有所不同,对现状不满的人很多。只要能解放魔王领,就算是一部份也好,这些人们会看到可以夺回故乡的这份希望而急驰而来我这里的。然后难民们的愿望只有解放魔王领的元领土,就好比士兵与农家只想要拥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土地,商人与工匠只想要商品,而各地诸侯只想着要增加领土这样,欲望的流动其实非常的单纯,我是这么认为的。」




夫卡心中所描绘的未来展图太过青涩,就好像画著一张不可能的大饼。不过,总有个奇怪的预感觉得夫卡这个人好像真的做得出来,如果这个预感就像夫卡所说的那样,那些人们应该也会按照夫卡所想的...........因为人要活得踏实,需要『希望』这件事。




「但是,这件事没这么简单吧?在鼎盛时期不也是有进攻过,但是根本没办法达到魔王领地内不是?」


「那件事我是知道的。但是,我确信我做得到。」


「你说确信?」




我这么反问,而夫卡点了点头后回答我。


「帝国主导的那场战争,联合军消灭的只有魔物,而不是魔族。接着则是『魔族只在魔王领的深处而已』。」


「你说什么!?」






魔族........只有在魔王领的深处?


「...........你的根据是?」


「那是我带着兴趣而进入魔王领后得知的,魔物对于魔族可是非常频繁的袭击著。虽然已经深入到很深的位置。而我也得知了魔族并不是散布在整个魔王领各地这件事。」


「.............」






夫卡所说的这件事有些部分我早就得知了,夫卡虽然不知情,但是与帝国已经共享了『魔物与魔族,就好比人类与动物的关系』的这个推论。魔族对于与魔物的沟通其实是做不到的,对于魔族来说也有被魔物侵害的可能性。魔族警戒魔物的话,为了堤防孩子们不被伤害,所以不会分散战力来扩大殖民地。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帝国所主导的那场联合军最初顺利的进攻到深处的记述这件事让我豁然开窍。也就是说,联合军深入魔王领的深处,而进军到魔族的殖民地了。然后对于魔族与魔物没有区别的进行无差别战争................




「呜............」


『相马,怎么了?』


想到这,头就开始痛起来了。我沉重的按住额头后,娜妲担心之下小声的问著,虽然我回答『..........没关系的』,但是内心想着根本就不是没关系。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要马上跟玛莉亚殿下协商才行。对于我这副模样,完全不在意的夫卡继续说著。




「所以,综上所叙,夺回魔王领这件事是可行的。然后在东方国家联合内找认同我的语论伙伴,等到统一的时机来临,这些阻碍我的旧时代,我会像破坏栅栏一样的捣毁他,这个国家将会是第一个。」


「这样阿........你真的认为做得到吗?」


「除了我之外谁都做不到!也不会有谁想的到!」




自信满满谈论的夫卡。那份构思与觉悟.........果然这个男人跟其他人在思考的立场上根本就不同。然后这个男人所创造出的构图与时机点,肯定是在这个国家的走投无路的这一刻,让有这个想法的人们眼前一亮,能够实现这份愿望的唯一者就是这个男人。






「..........就我所知,这可是一条修罗之路。」


「无所谓!人的生命是短暂的。如果能成就流方万世的大事业,那才是男子汉的夙愿!」


「...................」






........阿,我这下已经确定了。这个男人就是我跟玛莉亚殿下曾经想过但是最后否定的东西。这个世界风向会开始流向这个男人,并且这男人会毫不迟疑的动身起来。将会超越人类的这个身分............成为『时代的英雄』。






在时代胶着状态时,为了回应人们的愿望,英雄们将会在这时登场。秦始皇、织田信长、拿破仑........还有在世界上被称为的独裁者的那些人也是。为了打破无可奈何的现状这一愿望,起身回应的英雄,用暴力来打破到目前为止的价值观与保守的栅栏,引领地方前进来构筑崭新的世界。后世将会被称为伟业或者被歌颂赞美,但是在这个时代的人看来,只有无数的杀戮罪业而已。




我看见了夫卡有着那样英雄般的资质,没错,夫卡一定会成为今后这个世界的关键之一。


(.............回国之后得跟玛莉亚殿下传达『要小心东方国家联合里的夫卡.哈恩』这个人)




而我自己,也把夫卡.哈恩这个名子视为最值得警惕的人物,并且铭记在心中深处。



 


12345678901.0008381000838;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