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web第八卷「积极的骑士候补生与没有名字的公主篇」 第124话 「正义的骑士与『姬骑士的缎带』相配」1234567890

web第八卷「积极的骑士候补生与没有名字的公主篇」 第124话 「正义的骑士与『姬骑士的缎带』相配」


yle="color:#999;text-align:center;">

1页/共6页



任务时限为今天中午为止。


过了这个时间的话,卡特拉丝就不得不和商队一起离开城镇了。


在那之前教会她「身为女孩子的快乐」是这次任务的目的。


「另一个卡特拉丝」所提议的为以下3点。


(1)一起散步。


(2)戴上可爱的东西。


(3)去吃美味的食物。


就按这个顺序尝试吧,多少也混有些开挂的成分在里面。



「久等了!」


「不,我也刚刚才到」


在旅馆前等待着,卡特拉丝准时出现了。


今天没有穿着铠甲,裤子配上薄薄的上衣。短剑挂在腰间。


「十分抱歉,整理行李花上了一段时间。毕竟回去后就不得不立刻出发了呢」


「确认一点可以吧」


「好的」


「希望你今天能什么都不要说的跟着我」


「那是当然!」


「毫不犹豫啊!」


「主人阁下是我的恩人,既然叫我跟上去的话不管是哪里都会去的。这就是作为骑士的忠诚」


虽说现在是「主从游戏」而感到很遗憾——卡特拉丝这样追加道。


忠诚吗。


如果能利用这点来命令她「要有身为女孩子的自觉」就很轻松了。


但是使用这个方法的话,「另一个卡特拉丝」就会出现。


这次的任务是不让她出现,并且让卡特拉丝认识到自己的真实身份才行。


虽然难度很高……但毕竟这是那位没有名字的公主所拜托的。


没有任何认识的人,谁也不知道她存在的少女。能够拜托的只有我。


所以只是一次的话,听取她的愿望也是可以的呐。


「说起来主人阁下」


「什么?」


「塞西露阁下和丽塔阁下为什么会在小巷注视着这边?」


「……嗯……是呢。很在意呢……」


……虽然昨天说明过了。


今天因卡特拉丝个人的问题而陪同她。


还没有说出她的真实身份,姑且这是委托人的个人情报呢。


只不过,两人都——特别是塞西露的理解能力很强,或许察觉到了什么。


「感觉到了视线,好热啊。主人阁下,她们两人到底是?」


「……作为护卫吧」


「原来如此,指的是在身后保护着主人吗。真是不错的人啊。虽然骑士与奴隶的立场不同,但侍奉着主人这点是同样的!」


不会将骑士和奴隶加以区分吗。


卡特拉丝真是个好人啊。


要是没有复杂的缘由的话,想让她作为队伍里贵重的前卫同伴程度。


「那么今天去哪里?」


「去看『天龙之翼』、购买东西、然后是吃饭呐」


「原来如此,感觉和约会一样!」


「没这回事吧,毕竟是两个大男人」


「是呢」


「「哈——哈哈——」」


就这样,我们并排着迈出了脚步。



「……我是这么想的,丽塔」


「凪的话,肯定是存在着什么理由的」


小巷那边,塞西露和丽塔悄悄地交谈着。


「我明白的,毕竟凪大人将『天龙的手环』寄放在丽塔那里然后走掉了」


「来到这个城镇的目的之一,就是让白见一见天龙之翼呢」


「因此丽塔……不对,交给对于白来说的『丽塔妈妈』,其中的含义明白了吗?」


「妈、妈妈!? 唔、唔唔。不明白」


「首先,能够装备这个手环并且在场的只有身为『妈妈』的丽塔。凪大人作为『爸爸』,丽塔作为『妈妈』……真羡慕,就像家族那样。真好啊……丽塔妈妈」


「哇、哇哇……」


「……然、然后让天龙之翼与白相遇的话,或许会产生什么变化。以及卡特拉丝有着或许是王家的人的可能性。凪大人害怕白的情报流露给王家。所以将手环托付给了『丽塔妈妈』。明白了吧『丽塔妈妈』」


「……哇、哇、哇哇哇哇哇嗯!」


「虽然卡特拉丝不像是坏人,但并不清楚情报会不会外漏。所以希望作为家族的『丽塔妈妈』让白去见天龙之翼。也就像爸爸将孩子托付给妈妈一样呢」


「…………我吗!?和凪是……夫妻!?」


「凪大人他们朝着『天龙之翼』前进的样子。我们也追上去吧『丽塔妈妈』。读取『爸爸』内心的想法采取行动,是身为『妈妈』的工作哦。丽塔妈妈……诶?丽塔,为什么满脸通红颤抖着!?要走了哦,振作点丽塔妈妈!」



「……这就是『天龙之翼』吗」


呆呆的张开口,卡特拉丝眺望着巨大的翼。


如同够到天空那样的翼,虽然和顺路过来时一样。


总感觉没什么光泽啊,而且有些地方都长有苔藓了……?


「请不要太靠近了」


翼周围的卫兵大声说道。


「最近『天龙之翼』变得不安定了,请绝对不要碰!也不要靠近过去!」


「不要靠近过了呢,卡特拉丝」


「我明白的,只是有点感动」


卡特拉丝捂着胸口颤抖着。


手十分纤细啊,脸蛋也很光滑。


虽然让人想到是个女孩子,但看上去只可能是个女孩子。




yle="display:none;">

「请听我说。『天龙之翼』──我以正义的骑士为目标。赌上这个身体——和这个身体里流淌着的血液」


卡特拉丝如同展示着自己的存在那样,朝着将雪白的手举了起来。


「『天龙之翼』……如果能听见这个声音的话,希望能够回答我──」


卡特拉丝说道。




 




咚!



「呀啊!」


抱住。


碎掉的翼之碎片在她眼前落下。


──好危险。


差点就打中了。


虽然将卡特拉丝拉了过来,但也很险啊。


──『白衣人』已经不在了吗?


之前来到夏路卡城镇时,出现了『天龙的残留思念』那样的人……说起来没有出现啊。是因为新『天龙(白)』的觉醒而消失了吗……?


「卡特拉丝,不要紧吧?」


「哇、哇哇哇。主、主人阁下……」


啊,不妙。


不知不觉间抱住了卡特拉丝。


「主人阁下抱住了我,好奇怪。为什么我会这么的心跳不止?为什么我在笑……好奇怪……」


「卡特拉丝?」


通红着脸的卡特拉丝四处张望。


一段时间里卡特拉丝露出一副恍惚的表情看着我——闭上眼睛,失去意识——然后,


「……主人阁下,是否搞错了顺序呢?」


——冷冷的声音说道。


「我出现了的话就变成无用功了吧?」


少女眼神些许的看着这边。


这是女孩子的卡特拉丝。


好像是因为抱住,所以她出现了。


「这是没办法的吧,毕竟是非常时期」


「嘛,嘛。作为手段来说也不坏呢!」


「你那边害羞起来要怎么办啊……」


「才没有害羞你是笨蛋吗?我、我是为了保护卡特拉丝而存在的呢。只是因为卡特拉丝突然被抱住所以才出现的。还请不要误会呢!」


第2人格是个傲娇要怎么办啊。


「总之,要稍微更柔和些。要是我出现了的话就没有意义了呢」


少女红着脸从我手中离开。


「卡特拉丝在心底中对你产生了意识,让她本人察觉到这点吧。知道了吗……啊!」


啊,变回来了。


卡特拉丝眨了眨青色的瞳孔,左右看了看——


「呀,不愧是天龙的遗产,坏掉的时候也很豪爽啊!」


「……一般来说这时应该生气或是吃惊吧?」


「不不!这是很好的预兆。一定是天龙在祝福我骑士考试不会有错!」


让人心痛程度的积极向上啊。


──那个啊,『白衣人』……如果你还在的话,希望能听我说下。


我抬头看向『天龙之翼』。


——或许先代天龙讨厌卡特拉丝的血统,而故意将翼之碎片掉下来……的?


──但是卡特拉丝对自己的血统没有自觉——


──而且是个很好的人……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能够放过她呐。


卡特拉丝听不见那样,口中私语道。


然后——


兹兹兹……兹。


上方坏掉的『天龙之翼』的一部分停下来了。


虽然还有小碎片掉下来,但也仅此而已。



『对不起,妈妈』


「真是、真是、真是的!」


「要是让凪大人受伤了怎么办才好!」


「就算是男孩子,被凪抱住也是不行的!」


『这是之前天龙的「残留思念」所做的。劝说过了。那边已经快要消失了……对不起』


丽塔戴着的『天龙的手环』传来了声音。


口齿不清,很困的声音。


照白的话来说就是『白衣人』──寄宿在『天龙之翼』中的残留思念,在卡特拉丝接近的时候,突然火大将碎片掉了下去。理由不明白,残留思念的碎片并没有说话力气的样子。


『但是「残留思念」给白力量了哦』


「力量……吗,白?


那个……丽塔也好好听白说话。白醒来的情况是很少见的」


「因为……因为凪和别人黏在一起了。就算是男孩子,不行的事情就是不行……」


「丽塔。我们是凪的奴隶哦?」


塞西露将手放在丽塔的肩膀上说道。


「对凪大人的温柔撒娇,同时也不能忘记自己的立场」


「……塞西露」


「今天说了采取分别行动。除非是凪大人呼唤我们,或者是危机迫近凪大人的时候,我们都只能够守望着。这是作为奴隶的分寸哦,丽塔」


「……是呢」


丽塔呼的叹了口气说道。


「抱歉呢,明明我这边是身为姐姐的。却不明白自己的立场」


「──当然,因此导致我想要侍奉凪大人也是没有办法的呢」


「……诶」


「侍奉对于奴隶来说是工作。我从离开旅馆后就一直在做『侍奉计数』呢。现在『侍奉计数』已经超过28960了。理性也差不多快到极限了,快要犯下不得了的过错了。啊,说起来我从合音那里得到的『超高级浴衣』放进了伊莉斯的行李里了。啊,但是想为凪大人搓背也是没有办法的。没有办法的呢?不可抗力的呢?一不小心乱入进了凪大人的澡堂里也」


「塞西露塞西露!眼睛里的光泽消失了!不如说,这是有计划性的罪行吧!?」


「大家都很有魅力,不可以放过这个机会。啊,凪大人在卡特拉丝的身旁散步。『侍奉计数』快要突破100000了──」


「没关系的,我会将浴衣借给你的!」


主人不在身边的时候,奴隶少女们十分动摇着——


在注意到『天龙的手环(白)』拼命述说刚获得的技能,已经是稍微之后的事情了──。



『浮游』


这是白在接触『天龙之翼(残留思念的碎片)』所获得的技能。


能让手环装备者在一段时间内浮向空中。


只不过现在只限上升和下降,无法水平移动。


另外,使用需要白的魔力。比起『障壁』的消耗还要剧烈这点需要注意。



「……卡特拉丝会发生人格变化的规则基本上是清楚了」


卡特拉丝快要意识到自己是女孩子的时候,另一个人格就会出现。


刚才抱住的时候稍微混乱了下,然后变成了女孩子的人格。


所以不得不让卡特拉丝不会混乱的情况之下,教给她「身为女孩子的快乐」才行。


为此所需的作战——咦?


或许——意外的简单也说不定。


「为此所需的道具——还有就是卡特拉丝会产生怎样的反应──」


「再说什么事情?主人阁下」


「……恩,现在去逛逛市场吧」


「这个主意不错!或许有在骑士考试上能够使用到的东西」


果然卡特拉丝只想着骑士考试的事情啊。


就算是注意到自己的真实身份,果然也会选择那个道路啊……


「卡特拉丝有想过成为骑士以外的进路吗?」


「再说什么啊?骑士的孩子就要成为骑士哦?」


理所当然般的表情说道。


「嘛,但我的情况是身为骑士的孩子却不能表明身份,稍微有点困难」


「不能表明身份?」


「这是母亲的命令。以实力成为骑士,直到在国内拥有名声之前都不能使用父亲的名字」


这大概是为了不暴露真实身份。


使用了(义理)父亲的名字的话,卡特拉丝继承王家血统这件事就会一口气暴露。


卡特拉丝的母亲下了卡特拉丝在成为骑士之前,不能暴露真实身份这样的诅咒吗……。


「但是卡特拉丝的目的是『保护人民吧』」


「是的?」


「那样的话,并不需要拘泥成为骑士吧?」


「但是我不知道其他就业的方向」


走在身旁的卡特拉丝露出一副寂寞的表情。


「从我出生不久后,母亲就一直在告诉我骑士考试的事情、以及对策。正确地回答面试、笔试的攻略法——装备也是和母亲在做副业的时候努力获得的。现在再说——其它的进路,有点困扰呢」


「抱歉」


「没关系的哦,主人阁下的话」


「是这样吗?」


「前来救我的主人阁下,正如我理想中的骑士那样」


「……那时候只是用力抓住马而已」


「即便如此。我也想成为主人阁下那样的骑士。要是没能成为骑士的话……是呢」


卡特拉丝害羞的指着我说道。


「到主人阁下的队伍里也不错呢」


「我们队伍里有着许多秘密和规矩,很麻烦的哦」


「我是个遵守规则的男人。要是说让我保密的话,就不会泄漏秘密的。已经有将用整个身心侍奉的觉悟了」


的确,卡特拉丝重情重义,或许会保守开挂技能的秘密。


要是为了保守秘密而提出『契约』的话,会坦率地说出「我明白了」的样子。


「如果为了保守秘密而需要的话,现在就『契约』吧!」


「太快了吧,至少先听说这边的雇佣条件啊!」


「骑士的信赖不需要那样的东西!」


卡特拉丝挺起平原般的胸部。


……这边真的很担心卡特拉丝的将来……。



——说着这些的时候,我们来到了市场。


毕竟时间还很早,有许多贩卖蔬菜和水果的商店。


旅途的食物在昨天就购买了所以没必要,水袋——还有拉菲莉娅她们留下来的份,没有问题。武器和防具现在也都不需要。


去给塞西露和丽塔买土特产回去吧。


毕竟没有向她们两人说明详细情况,或许会担心也说不定。放着不管的话,那2人很快就会暴走的。


「尽可能可爱的东西……这个吗」


「缎带吗,真好啊……好可爱……啊…………」




 




停在的露天店前,贩卖着碎布制作的缎带和发夹。


「…………呆」


「卡特拉丝?」


「…………可爱……小小的呐…………」


卡特拉丝一副呆呆的表情,看着摆放在店前的缎带。


「……想要吗?」


「不,不不不是的!!」


「作为骑士不需要多余的装饰!」


「这是个人兴趣,并没有关系的吧」


「小时候经常惹母亲生气,作为骑士应该朴实刚健才对。红色的粉色的可爱的让人心动的装饰是十分荒唐的……」


原来如此啊。


卡特拉丝的母亲是这样实施的骑士英才教育啊。


那样的话就反其道而行吧。


「卡特拉丝的目的是成为保护人民的骑士对吧?」


「……是的」


「其他的骑士不是这样的吗?」


「哈。有以贵族为优先的骑士存在,也有欺凌人民的骑士存在」


「不想被他们混为一谈对吧?」


「那是当然的!」


「那样的话,『保护人民的骑士』需要有个明显的标记对吧?」


我在店铺面前买下3个缎带——也包括塞西露和丽塔的份。


卡特拉丝的是粉色缎带,上面有着马和骑士的刺绣。


「诶?诶?诶诶诶诶诶?」


「『保护人民的骑士』标识那样的东西。人民看到这个缎带的话,就会知道这是『自己的友方』」


我将粉色缎带缠绕在卡特拉丝的手上。


恩,很相配。


「不,不行的。因为这个标记是——姬骑士的」


我知道。


店铺前面有标识出「姬骑士的缎带」这一商品名。


这好像是以前这个国家的王女骑士为主题。


2个为一组。粉色与黄色。难得有机会就两个都——。


缠上。


「不、不行……不行的……」


卡特拉丝的眼睛失去了焦点。


瞳孔开始忽明忽暗,这是人格替换的前兆。


「……不对……我……」


「卡特拉丝,来这边」


我牵着卡特拉丝的手来到小巷。


在没人看见的狭小的道路上,我与卡特拉丝面对面。


「好奇怪,我对这种东西感到开心是不可以的」


「并没有问题吧,毕竟是兴趣」


「不是的!这本是——不存在的我——软弱的我——由母亲大人——不行的──」


「卡特拉丝?」


「呜…………啊……」


卡特拉丝的身体左右摇晃。


抱着头混乱着。


瞳孔颜色在慢慢改变,这是人格更换的瞬间。


这个时机的话应该能行的吧?


使用开挂技能让卡特拉丝的人格变化变慢,从而让她察觉到自己的『女孩子之处』。


自己喜欢可爱的东西,想要『可爱』『小巧』的东西。那并非是需要感到罪恶感的——



咚!


我将胸口抵着卡特拉丝的脑袋,手撑在墙上。



「发动!『救心拥抱LV1』!!」


「──哈呜!!」



壁咚状态下发动技能的瞬间,卡特拉丝睁开了眼睛。



『救心拥抱LV1』


用『身体』将『内心』『动摇』技能



『救心拥抱』是在港湾城镇伊路卡法为了通过海龙的试练而使用的技能。


将丽塔使用的『歌唱』技能与大蛇的『缠绕』技能的概念所组合制作出来的。


和字面上的意思一样,我用身体压住对象的就能发挥效果。虽然抱住更省事,但因为这是解体大蛇的技能,不使用手脚只是身体贴在一起的话会发挥出4倍的效果。作为状态异常回复技能来说,是开挂中的开挂。


能够使这个技能对象的『睡眠』『魅惑』『气绝』『混乱』状态无效化。


卡特拉丝是在注意到「自己体内女孩子那样的地方」就会陷入混乱状态,在那之后进行人格替换。


那样的话就让混乱无效化就可以了。


这么一来就只会留下注意到自己真实身份的状态——


「我——。诶?诶?诶诶诶?」


卡特拉丝睁大了青色的瞳孔看着我,然后看了看自己。


敞开衣领,偷偷看了看自己那雪白的胸部。


然后——看了看双方紧贴着的身体。


摸了摸我的胸,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胸部。


将手指放在自己的大腿根部。然后——在密集状态下能够明白,注意到我与她稍微不同的地方,——喂,在摸哪里啊!?等等!


「主人阁下是男孩子。我也——应该是男孩子——才对吧?」


「嗯」


「但、但是不一样!我和主人阁下——有一样的地方……?」


「没有错」


「为什么至今为止都没有注意到?为什么我会!?」


「实际上卡特拉丝被施加了诅咒」


「……诅咒吗?」


「不能分辨自己性别的诅咒」


「不、不要。我是作为『出色的男性』养育长大哦?不可能是女孩子的」


「缎带很适合你呢」


「哈呜!」


卡特拉丝捂着胸口身体往后仰。


「这、这个感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被主人阁下夸缎带很适合感到非常高兴!」


「还有,实际上这是戴在头发上的」


我将缎带缠在卡特拉丝的头发上。


「不、不行的。做、做这种事情的话,我会!」


「很适合你呢」


「哈呜哈呜!」


卡特拉丝满脸通红的捂着头。


将手指伸过去——以为会松开缎带——但是停下了。


非常珍视那样开始用手指抚摸着。


「怎么会……我明明身为骑士。明明被母亲说过不可以期望着这种东西的——从附近的老奶奶——要是有喜欢的孩子的话就送给她——那里获得的缎带戴上之后——就被打——全烧掉了──」


「听说这种事情的话会很害羞的啊」


「是、是的」


「卡特拉丝有让除自己以外的『男孩子』看到过自己的裸体吗?」


「没,没有。因、因为母亲大人『成为骑士的你,不能和底层的人玩耍』这样被禁止和附近的小孩玩耍了。我……我……没能和大家……玩耍!没办法和大家玩耍!母亲为了让我成为骑士——将我出色的养育长大──诶?」


卡特拉丝的眼睛里溢出了泪水。


「诶?诶诶?为什么我会哭?明明应该感谢母亲才对。虽然很严厉,但这全都是为了我——诶,诶诶?好奇怪,好奇怪啊!」


「恩恩」


「为什么要摸我的头,主人阁下?」


「恩,这是为什么呢」


「快、快停下。我是个……坚强的孩子!成为骑士……表明真实身份……对将自己驱赶出去的国王大人复仇……诶?诶诶?为什么……为什么……母亲大人会做这种事情……诶?诶诶诶诶………………」



────之后,一段时间里卡特拉丝哭泣着。


────在我抚摸她的头的期间里睡着了。


在那之后——



「十分感谢您,主人阁下」


变成另一个卡特拉丝醒了过来。


「抱歉啊,治疗手段或许稍微有些粗暴了」


「没关系。我和卡特拉丝之间的墙壁,如果不是这种程度的力量的话是不会崩塌的。因为那孩子和我是被混有母亲魔力的诅咒而分割开那样的存在……」


如同自己将自己封印住那样——


实际上被施加了这样的『诅咒』,没有名字的公主说道。


「……这么一来顺利进行了吗」


「并非完全,不过稍微注意到了」


没有名字的少女安慰着另一个自己那样捂住胸口。


「但是卡特拉丝注意到了自己并非是男孩子的事情——以及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现在这样就足够了,墙壁上开了个洞。在这之后,卡特拉丝能够知晓自己了。


对对,想知道我是怎样保护卡特拉丝的马?这是稍微有点H的有趣故事哦,想听吗?」


「……算了」


实际上太过深入了。


或许牵连着卡特拉丝的母亲,是我不想听的事情。


「那么今后你打算怎么做?」


「渐渐和卡特拉丝融为一体」


「是这样吗?」


「我是卡特拉丝小时候残留思念那样的存在。要是卡特拉丝『自己要成为出色的男性』这一想法消失了的话,我的记忆和人格都会溶化在卡特拉丝的体内」


「这是件好事吗」


「是好事哦。大概比起现在什么都不知道的踏入王家与贵族的毒沼泽比起来的话」


这样说着,卡特拉丝样子的少女闭上了眼睛。


「主人阁下」


「什么啊」


「报酬呢?」


「有约定什么吗?」


「命名权。说过希望获得给我附予名字的权力吧?」


「合体后就叫卡特拉丝不行吗?」


「那是母亲取的名字,男孩子的名字哦」


「今后合体成为女孩子后吗?」


「没错。希望主人阁下能为我取个与之相符的名字」


「你的母亲是怎么称呼你的」


「『空壳』」


没有名字的女孩子寂寞的轻语道。


「没错。这是不可以存在的,当做没有看见。所以才是空壳的『空空如也』」


「那样的话……」


我指着头上。


顺着上方看过去的她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然后忽然注意到——



「『青空(芬)』?」


「我的错吗——不对,在我故乡『空壳』和『空』使用着同样的文字」


我说道。


天龙呈湛蓝色,天气不错。


整理好行李,正好适合出发呢。


「突然改变名字的话会平静不下来的。所以就选择了相似并且积极文字,于是就是这个了」


这边的语言的话『青空』是『芬』的读音。虽然『空』也可以,但对于这边的人来说不太习惯呢。


「……是呢。天空什么都没有……但是宽广而美丽……是吗,也有这种『空』的意思存在呢……」


抬头笔直看着天空的她,将视线移向了我。


「真好呢,从今天开始我就叫『芬』了呢」


卡特拉丝样子的少女——芬「嗯」的舒适地伸了下背。


「总感觉清爽了不少呢。以往在注意到后慌慌张张如同骗人的一样」


「那么今后打算怎么做?」


「这要看卡特拉丝呢。要是那孩子说『即便如此也以骑士为目标』的话,就这么去做吧。如果不是的话——就无事可做了呢」


「真好啊,无事可做」


「毕竟是空壳呢」


芬凑到我耳边说道。


「但是呢,我——拥有着卡特拉丝无意识中拥有着的——梦想」


「梦想」



「嗯。让世界上最喜欢的人看到自己最灿烂的笑容之后,然后害羞的『呜快杀掉我せ!』这么说着将一切都委托于他。屈服在爱与快乐之中,为最喜欢的人挥动着剑」


「那还真是绕远路啊」


「没办法的吧,毕竟是被那个母亲养育长大的」


这样说着,『芬』露出了笑容。


「说起来主人阁下知道吗?」


「恩?」


「『芬』除了『青空』以外,还有『包裹住』的意思哦?」


「……恩,我知道」


「那个呢,主人阁下。『芬』有着『包裹住』的意思。我、我将主人阁下『包裹住』那样……」


「为什么说了3遍?」


「没什么。要是不知道的话就算了哦,并没有什么」


芬一副灿烂的笑脸呼哼哼的哼着。总感觉有点害羞了,再次看向作为名字之源的天空。


卡特拉丝出发预定的时间还有不到2小时。


在这之前,等待着卡特拉丝恢复意识。


「那么」


我看向大道那边。


偷偷看向这边的两人惊讶的缩了回去。


一段时间后小心翼翼地走了出来,我朝着那2人招手。


「塞西露和丽塔也来这边」


「…………对不起,凪大人」「…………真、真是偶然。我们只是前来买东西」


「是是」


因为2人都感到不安,差不多该对她们说明下情况了。


之后就等卡特拉丝醒来过后,对「女孩子」进行正确的说明。


「哎呀?由主人阁下现场说明『正确的男性』不是更好吗?」


芬轻轻一笑说道。


……这对双方来说难度太高了所以还请让我回绝。


12345678901.0012832001283;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