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名字。(君之名。)

解说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一卷 解说


解说
川村元气
【拜托由您来写解说】
Comix·Wave·Film(日本动画制作公司,新海诚前几作均由此公司制作,译者注)的会议室里新海诚这么说道。
突然的请愿让我有些狼狈,【解说】这种东西应该是由第三者视点来客观进行的,我是这么回答的。
我是【君之名。】的制作人,已经没有这种视点。
但新海诚仍然没有退让,十分坚决让我来写。
那之后过了几个月,读完了小说。非常棒的作品。
而此时也大概明白新海诚拜托我的理由。
他不是希望有人【解说】。而是希望借由熟识的人将这篇小说诞生的经纬【暴露】出来。
两年前,和新海诚决定要做长篇电影。
那天晚上,我和新海诚在有乐町的高架桥下的廉价居酒屋里喝酒。
我拿着鸡尾酒,他是扎啤就在聊天。
【星之声】【云之彼端,约定的地方】【秒速五厘米】。
美丽而壮大的世界中,少年少女相逢的物语在新海诚笔下成形。而最新作希望能入选【新海诚的精选辑】,我传达了这个愿望。
还不知道新海诚的人能够通过接触这部作品感到震撼(就如我在十四年前看到【星之声】马上为之倾倒一样)。而一路看下来新海诚的作品的人能够再次亲眼确认新海诚的才能的跃进。
另外,我还说了希望新作能够无限接近一部乐曲(新海诚过往的作品都是伴随着优秀的音乐)。有喜欢的音乐人吗?我这么问道。然后他举出了一个乐队的名字。所以我借着酒势,就给那个以前熟识的乐团代表发了邮件。
【从你的前前前世开始,我就开始找寻你】
半年后,从RADWIMPS的野田洋次郎收到了主题歌【前前前世】的样片。对RADWIMPS也有崭新意味的,非常棒的乐曲。
【太过于兴奋,在磅礴的大雨中,一边被雨浇一边听】
新海诚传来的LINE,莫名有让人流泪的冲动。
相遇不计取数的世界里,和命运的那人相逢是困难的。而即使相逢了,又如何证明这就是命运的那人呢。
两人相逢的物语,在无限壮大的世界中描述。新海诚与野田洋次郎。
两人被命运引导而相逢,奇迹的合作就此诞生(虽然契机是高架桥下的居酒屋)。
新海诚所描述的物语和分镜,野田洋次郎在理解之上用音乐扩展开来,再一体化之后便成就这篇小说。而借助小说的完成,就要完成的电影也更增厚度。如此幸福的电影制作经历平生无二。
【这次,不会写小说】
这么宣言的新海诚,因为野田洋次郎的音乐完成了故事。
小说中没有声音,但RADWIMPS的歌曲在此处可以听到。
命运的相逢所带来的,稀有的小说。
2012年,我写了名为【假如猫从世界上消失】的小说。
书中描述了余命被告知的邮便配达员。
本来应该是写死亡的,不觉间就变成了记忆的故事。
对人来说最残酷的事情是什么?当然是死了。一直都这么认为。
但,有比死还要残酷的事情。
那就是生于此世的同时忘却所爱之人。
人的记忆,是寄宿在哪里呢。
是存在于脑部突触的组合方式吗。眼球和指尖上也有记忆吗。或者说,雾霭一样不定形不可视的存在于某处的精神的聚合体之上?心,精神,或是被称之为魂之类的东西。如拥有操作系统的记忆卡,是可以插拔的吗。
本作中瀧的自问。
人是不可思议的生物。忘记重要的事情,净记得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就像记忆卡一样,无法只是留存下必要的东西,把不必要的东西全部消除。这是为什么,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但读过这本小说,似乎稍微有些明白了。
人会忘记重要的事情。
但借由与其的抗争中获得了生之证明。
残酷的世界中描绘【绝美,挣扎】少年少女的爱情故事的电影即将完成。这毫无疑问能入选【新海诚的精选辑】,不,【新海诚的最高杰作】就此诞生。
现在的我,以和读过这本小说的读者一样心情,无比期待着和这部电影的相遇。
(电影制作人·小说家)


1.0001930000193;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