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一卷 全一卷(3)老姐和父母抛开了当事人开始单独交流,我和良子拿着面包和果酱瓶回到了我的房间。两个人毫无食欲地吃着面包。这期间,楼下传来了老姐的辩护,“他们不是犯了过错的人,而是成功地洗心革面的人啊!你们真是他的亲生父母吗!”,我在心中合掌鸣谢。
不知道要跟良子说什么才好。
于是我们两个开始玩任天堂Wii的射击游戏。沉默地。
“洗手间。”
上完厕所回来后,良子堂堂正正地搜索了我的创伤的封印之地——壁橱。
“呀哈——!”
我从背后环过她的腰,以摔跤的姿势将她举了起来。良子立刻如往常一样,一阵手抓脚踢。
“好痛、好痛,痛死我了……好痛!”
我又中了她的招,痛苦昏厥。
“一郎,这种东西。”
“嗯……啊啊……那个啊……”
良子手中,放着一本轻小说。
“你讨厌这个?”
“与其说是讨厌……应该说原来很喜欢的。但是当我醒悟过来时,已经完全读不下去了。根本不能正视啊。虽然那么喜欢,不过觉得很恐怖。所以毕业假期的最后一天就尽情地处分了一大部分。”
那天,我看着空空如也的书架,感觉自己的心也像被丢出去了一样。
“你拿的那本就是剩下的。留下的是我比较有好感的。”
“都是一系列的。”
“嗯。”
“……一郎。为什么不扔掉这些?”
“诶?啊,我自己也不太清楚啦,不过……”
“不过?”
良子很认真地询问道。我想了一下。一边啪啦啪啦地翻着书,一边组织语言。
“……我本以为自己一定会成为强大的人类。虽然现在有很多不能正视的创伤,不过变强了的话那些该就不算什么了吧。以前我净做些蠢事,却用畅快的表情笑着。因此我才一口气把一系列的轻小说都买下来。这样就应该能成为一名好大人了吧。那时的我就是这么想的。所以那时的我才能对别人的目光满不在乎,一个人看着轻小说。”
不知什么时候,良子坐在了我的身边。她的两眼中似乎放出了光线,我的脸刷的一下热了起来。
“肯定不能怪这些东西。只是因为我太弱了。以前总想着耍帅,现在却想努力变得普通。大家都很努力,都很普通。身为异世界的战士的确很自豪,但是那样一点也不帅。我,大概是讨厌自己了吧。”
我大胆地盯着良子的眼睛,告诉她。
“我想变得强大。脚踏实地的。”
良子会不会反击我?会不会讨厌无?但是哪个都没有。
“……所以呢?”
“嗯,所以……要与现实战斗吧?”

“那种话……”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已经听腻了。”
“还有其他什么想问的?”
“……一郎的那身剑士服。”
“那个啊。是参考萨菲罗斯,啊,一个古老的游戏角色设计的啦。”
而且和良子的COS装相比,那个细节也太过粗糙了。根本不值得夸奖。
顺便一提,那个叫什么复响双刀的家伙,他的捏他来源应该也是一样的吧。这点我很清楚。捏他重复是很难为情的一件事,所以今后我一定要更积极地无视他。
“那套剑士服。”
“嗯。”
“每天都要穿。”
“我会死的哦。”
“魔龙院光牙~新的敌人~”
“不对。是魔龙院光牙最后的战斗。最后的战斗不是副标题,而是主标题的一部分。要把这个读完哦。”
“魔龙院光牙最后的战斗~新的战斗~”
“这样很像最终幻想系列啊。X-2什么的。”
“同时也很在意的出谋划策的清水这个存在。”
“你居然偷听!?”
“……无趣。”
良子失去了兴趣,把注意力放回游戏机上。
“啊,喂,又是这种态度……看着我。听好了,咱们继续说这件……”
我的手搭在她的肩上。和预想中不一样,这家伙的上半身很容易就被我扳了回来。就像最初我打算的那样,脸对着脸,能够感觉到对方呼吸的距离。啊啊,这是——
在接触之前,我好像听到了这样一句话。
“剑士,很帅。”
瞎说什么,我想这样回应她,却失败了。因为嘴唇被堵住了所以没办法嘛。那是很舒服很甜美的体验——才怪,疼死了。我的牙齿。
给良子的处分是停学。无期停学。这个处分很重。
就算是阿鸳老师,也觉得无法再多做辩解了。我也有同感。
“没办法啊。”
“嗯,了解。”
嘴角贴着创可贴(我也是)的良子,若无其事地接受了停学处罚。
在停学期间,我去找了久米店长,把龙之钉还给了他。很多龙之钉都积压在良子那里变成了滞销产品。另外,我也带着良子去向久米店长道歉。
“这个女生,是佐藤君的女朋友?好厉害啊!干得好!超赞!”
久米店长热情地款待了我们。他对良子的打扮丝毫没有惊叹,真是个厉害的人。虽说他把饰品拿到眼前十厘米的地方观察的这个举动非常奇怪吧。
久米店长听完整件事情之后,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事情就是这样啊。很好很好。很光荣。”就原谅了我们。然后,我惊讶地问道:
“光荣?为什么?”
“因为这个巫术道具。最开始制作它的人是我啊。”
我的眼睛变成了小点。
“可是……你不是说那是你偶然从网上看到的吗?”
“抱歉。我骗了你。我啊,一直都在想。为什么世界上灭有妖怪或者恶魔呢?一直都搞不懂啊。所以就想自己来制造。看到佐川宅急便卡车上的红色图案时,我一下就想起了那本从孩提时代就一直画着的秘密笔记。”
“难、难道那本笔记是?”
“嗯。就是旧书店的那本……”
“呜哇,那是久米店长画的啊?”
“是啊。想像中的咒文,以前住在地球上的魔族,拥有魔力的植物什么的。而且我画画也不赖。所以大概花了十年吧。而最后我也把其中的一个变成了现实。”
“呜哇啊啊啊”因此才出现那么多一样的东西。
“随后又在网上为它们加上了限定在这一点的说明,把这个捏造成一个传说。于是……”
“便成了现在的样子了吗?”
“是啊。我真的很高兴。”
“原来都是些一文不值的东西啊。”
“是啊。不过我得到收获了呢。因为这个世界是可以靠自己的手创造出不可思议的。虽然只限定在这个市区之内。不过那个巫术道具就是我的作品。就像是大地的艺术一样。”
“巫术创造者?”
“不错呢这个名词。我收了。不过不能写在名片上。佐藤君,既然你有了那么赞的女朋友,就应该能明白吧。这个世界‘即使有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也不错’嘛。”
“我明白的。”
“真的吗?”
我们两个男人彼此凝视着对方。
“以前并没有想到这点,不过现在我明白了。因为,我是剑士嘛。”
“哈哈,剑士啊。话说,她是魔法使……那根法杖,感觉不错哦……那我呢?”

“艺人怎么样?”
“道具师。”
“商人。”
“……我可不要被人家指出有什么商人因素哦。”
嬉笑了一阵过后,久米店长向我伸出了手。
“总觉得很开心啊。下次,我们一起去看看废墟或者巨大工厂吧。开个PARTY。”
我果然是招怪人喜欢的类型啊。
就算审判之日度过,人生还是要继续。
抱着必死的觉悟面临最后战斗的魔龙院光牙——佐藤一郎,如今站在一成不变的教室这个空间里,正在与倦怠的身心作斗争。
不由得向左边望去。良子的桌子今天也是空的。停学的期限应该到昨天就截止了,但她仍然没有来上学。突然觉得很泄气。
今天早晨,我仍然被不认识的人指点。嘲笑。
虽说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不过果然很难受啊。
历史上应该也有这种人。像我这样的,不能再次面对世间的超级玩家。应该发生过几万,不,几亿的暴走活动。他们在那之后,是如何生活的呢?
应该是有先驱者的。我想知道。想要别人告诉我。比起学校的课程更想了解这件事。
“你好像在烦恼啊,Men’s。看你的AURA就知道了。”
不知是不是在上课中走神的缘故,我根本没注意阿鸳老师是什么时候面对着我。于是我无法正面回答他,只能像个干物一样萎缩着。
“Men’s的烦恼,老师是很能理解的哦。”
那么我也希望你能理解我不想在能被全班同学听到情况下进行这种沉重的对话。
“年少的时候往往会有很多挫折。但是无论多么沉重的苦痛,最终也会变成美好的回忆。”
“……要真能这样就好了。”
“真的可以。因为……”阿鸳老师的眼睛啪的一下睁大了。
“因为我也怀抱着这种使命之炎。”
“…………哈?”
“我阿鸳老师很感动啊。真是败给佐藤你秘密的过去和情热的叫喊声中了。战士应该做些什么呢?我那封印的灵魂终于苏醒了。蛰伏了十年。从事着教师这种临时职业,看来等待是有用的。”
“哈?哈?”
阿鸳老师的样子有些奇怪。班里的同学也注意到这一异状,全都回过头来。
“大家也都好好听着。我要开始坦白了。实际上我阿鸳老师是……《光辉战士》!”
教室静得连掉根针都能听见。
隔了一会儿,“诶,什么?”“怎么回事?”“这是搞笑吗?”响起了这些耳语。
“我在挑选这个班级成员的时候,从别的班上把战士症候群的学生全都抢了过来!今年还真是多啊!这样既得到了学生又卖给别的老师人情,真是一石二鸟。”
班里又开始安静一片。然后一个人凄惨地叫出了声。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没错,出声的人就是我。
“全都是你唆使的吗!?”
“没错!”
“为什么啊!”
“我要把我们战士完美地引导成和其他学生一样的人……不过,或许里面也有真正的光辉同伴。”
“呀啊啊啊啊!”
噩梦,再临!
“你也是战士症候群吗!?”
“我是货真价实的战士。”
“无药可救!老师的病无药可救!”
“虽然不是光辉的同伴,不过能看到像Men’s这样的真正的伙伴,我觉得非常高兴。”
“饶了我吧!”
“我也是哦。另一个《光辉战士》!”
一身白衣的保健室老师突然打开门乱叫道。
“小绿老师!不……艾丝美拉达!”
“小琉璃男!不……萨菲尔!”
阿鸳老师与保健室老师拥抱在一起,禽……不,亲了起来。现在已经不是吐槽鸳鸯夫妇的时候了。
“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已经结婚了。”“没错,《LOVEXLOVE》。”
“不是这个!刚才那个光什么什么,是怎么回事!”
“向你们隐瞒了,我们夫妇是中学时在网络的转世论坛上认识的……原来我们前世是战友!同在光辉的阵营与黑暗势力之主扎拉姆的势力战斗——”
“咿————!”
噩梦依旧。
“权威丧失!”我逃向墙壁。
“教师的堕落!话说你们说的是什么啊,专业用语一点也不统一!艾丝美拉达是祖母绿的西班牙语读音,可是萨菲尔是蓝宝石的法语读音,而且扎拉姆不是阿拉伯里黑暗的意思吗!你们的设定太天真了!要做的话也得有个统一的背景啊!”

“……不愧是一流战士,连这种偏门知识都知道,太了不起了,Men’s。我的眼光果然没错。”
“小Men’s肯定能领导大家的,是吧,小琉璃男!”
“开什么玩笑,我才不要照顾你们这些大人呢!”
“呵呵呵,Men’s领导的可不仅仅是我们。还有他们哦。”
阿鸳老师摊开手臂。就像是为了迎合他一样,大半个班的学生都齐刷刷地站了起来。是这些家伙啊。被教师这样优秀的大人的妄想煽动的家伙,已经达到了快要爆发的极限。
“是啊佐藤!不,光牙!”“唬,魔龙院光牙不愧是天才剑士。”“只要喝了龙之一族的鲜血……我的渴望就会得到抑制。”“汝明白了吧飞灵,不,还是叫光牙比较好。汝在异界获得了转生,变为了魔龙剑士。”“宇宙之念震动?难道你还在胆怯龙之力吗?”“即使用《织田流第六天魔剑》也不能斩断魔龙之技,鄙人终于看到了。”“解开了!从《阿迦奢断章》中丢失的命运崩坏的关键!那就是佐藤,不,光牙!是你!”
那些家伙化为了汹涌的妄想骇浪,乘着怒涛之势向我扑打过来。那是我至今都未体验过的最大级暴风雨。瞬时就被淹没了。心灵和身体即将遇溺。
“别说了!让我安静一会儿!我是佐藤一郎,不是光牙!”
但他们丝毫没有理会。我在人浪中游起自由泳,分开僵尸群,从拥挤的集团中逃出。不小心摔倒,下巴磕到了地板上。
“好痛……可恶……是谁!”
我向班里剩下的一半同学求助。只要能救我,就算是大岛也无所谓。
马上有人站在了我面前。
是女生。头顶的裙子中,放射出温暖的体热和不可思议的轻飘飘的香气。在这种近距离的位置上,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内裤。是谁。神秘活泼清新纤细的双腿,不知为什么威风凛凛地分开。看到这种场景当然会萌生色心。
我抬起头。瞻仰着短裙之下,淡蓝色的布料掠夺了我的视线,再往上望去。子鸠同学的尊容向我压来。
“一郎君。”
子鸠同学很兴奋。呼呼地喘着气。看上去已经快要忍不住了。我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工口的子鸠同学。
“什、什么事?”
“我、我也是!我是不是也有伟大的前世啊!”
“呀!”我尖叫着。
“已经被传染了吗!?”
“要是有就好了。”
事实上,班里有多半的同学都是妄想界的居民。那种压力,给予了现实界的居民过大的影响。妄想横行。
“疫苗!”我此刻很想向神祈祷。
“谁来给她打个疫苗!不用管我了!战胜妄想的美妙真实的疫苗,快来给她打一针!”
“一郎君!”伊藤来解救我了。
“我可以叫你光牙君吗?”
“不都说了不行了吗!”
其他同学们也都站了起来。哑然的表情渐渐变得认真。一个人抱着觉悟的表情向我走来。
我身体僵硬地大叫了一声。这、这种熟悉的气场是?
“佐藤……其实我……”他认真地向我吐出隐情。
“有灵感。在这个房间中,有一位超级美少女的灵魂……”
“哈?”
“佐藤,无视了你真是抱歉……其实我也是超感应少年。”
接着……
“我,能到到别人的寿命……”
你们能不能别这么正经……
“我,虽然是涩谷系的女高中生,不过从小就一直锻炼使用隐藏钢丝的战斗术……我想已经到了完全可以实战的级别……”
不可能吧……
“一直都没说,我们家是卑弥呼的子孙。”
连家长都算进去了吗……
突然,班里的同学一个接一个地跟我吐露心声。于是,向我吐露心声的行为马上在周围形成了一种演讲趋势。
“什么啊这是?”
大家都在。所有人都在叫喊。飞来飞去的技能名和秘密组织,特殊体质和极秘作战,悲伤的过去和流转的命运,未来和过去和现世和前世,被秘密力量所拘束的诅咒……
教室早已化作了异世界。如今,谁是认真的,谁是妄想战士,已经没什么区别了。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大家都病了。子鸠同学如此,伊藤如此,铃木他们如此,川合他们如此,高桥和山本也如此。所有人都兴奋地吐露着封印于心底的过去记忆。
冷静的人除了我之外就只有大岛。这位大岛同学此刻正浮现出痉挛的笑容,冷漠地看着事态发展。无力的蜂后。我想我可以原谅她了。
“哈哈。”

她笑了。什么啊。什么啊。你看到他们这样不觉得难受吗?
想像不出来。这种痛感——虽说只是一时的迷茫——但自己仍很快乐。直到十分钟之前还在上课的教室,此刻就像是松了弦一样嘈杂着。不能相信。相信的力量在简单的妄想之下根本无法实现。但是很多人都想相信,所以价值观就会无限的变化吧?对于这个被诅咒的集团来说,妄想便是他们最精彩的文化机能。总有一天大家都会找到适合自己前进的方法吧。到那个时候,我们才会变为真正的战士。一定会的。
盛宴终于结束了。
听见骚动的老师也许会从隔壁的教室出来。那样这里的活动才会有价值,一瞬的光辉才会更强地印在视网膜上。但是良子不在这里。那家伙明明是最应该在场的人。
“这种时候……真白痴。要是来了就好了。”
我掏出手机。至少也要用声音将这里的气氛传达给她。信仰心编织了历史。信仰力是神秘的力量。她就不能在早饭前,生出了足够来上学的勇气吗?
呼叫声响了很久,对方终于接了。
“……良子?听得见吗?你现在在哪儿?”
‘这里是探寻者。十秒后预定传送到你那里。’
良子一成不变的声音,诉说着一成不变的台词。
不可思议的是,我并没有生气。只是笑着骂道:
“傻瓜。”
嗯,十秒后传送?这种模式我记得之前也出现过。
比想像的更快,门刷的一下被拉开了。
难道?
难道在这个节骨眼上?不是吧?
我看向门。如果良子真的站在那里——我就会相信命运吧。如果那样的话,我就能心甘情愿地被折腾,受尽屈辱吧。
来吧,命运先生啊,你要选哪个?
“一郎?”一张熟悉的脸冒了出来。
“…………啊,老姐?”
那个出乎意料的来访者,是老姐。
“……啊啊,你在啊。这场骚动是怎么回事?不过算了。”
“怎、怎么了?你怎么在学校?工作呢?”
“……我就是在工作啊。我来送东西。”
老姐从身后刷的拉出行李,向我一推。
咚,那东西落到了我的胸口。我马上抱住。比起人来来讲,这个东西更小,没什么重感,所以一开始我还以为是个穿着制服的人体模型。在我的怀中,小小的脑袋抬了起来。
世上最美的人就在这里。
“诶?你……咦?”
“……一、一郎……”
“你是,良子吧?”
像小动物一样胆怯着,毫无疑问那是良子。虽然穿着制服令我吃惊,但她连脸上的表情和以往都不一样。
“你的头发?好像整理了一番呢?”
“……那家伙……”老姐指着良子。
“说想好好打理一下自己,所以我就帮她了。”
“老姐?”
“……我给她从头到脚收拾了一下。我不太清楚你们的校规,所以没用粉底。不过,年轻的孩子都是肌肤超人,所以不用也可以。”
肌肤超人是什么啊?是只有女孩子才知道的价值基准吗?
啊啊,但是,很耀眼啊。
明明无法直视光源,但我还是眯起眼睛和良子相互交换着视线。很想看她,但刺眼得无法直视。很想看她,但实在太耀眼了。是精神方面的耀眼。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完全无法抵抗。
“这样啊……你,变回了……普通的样子啊……”
“……嗯。”
呜哇,太老实了!
延髓的电击暴走。不行。不行不行。但是太赞了——良子太赞了——
我注意到,近在咫尺的脸庞,比至今为止还要美丽。
“难道你化妆了?”
“……嗯。”
微微翘起的睫毛,整齐的眉毛,淡淡光泽的嘴唇。
就算说瞳孔中嵌入了玛瑙也不为过,过大的眼睛生出一种异样的美。眼角的细节也得到了补充,显得更加自然。
“……制服的问题,就算是商店里的最小号的她穿着也大,所以便订做了一身。今天一大早才做好的。迟到的理由也是因为这个,所有的经过我都告诉你了,之后就交给你了。那个可是我浸入全部心力的杰作,你可要多加爱护。”
“诶?我?”
“还能有谁?话说你要抱到什么时候啊。你们还不是那种关系吧?”
“哇啊!”我像欢呼一样伸开两臂。但是良子仍紧紧地贴着我不离开。
“总之我穿了普通的衣服……不过……怎样?”

“啊,啊啊。太适合你了。会被搭讪的哦。”
“没必要……”良子不安地扭动着身子。
“这样啊,你的妄想差不多也要毕业了啊。”
“怎么办,一郎,怎么办?”
“很好。一点都不奇怪。我保证。我们一起加油吧!”
不是的,她摇着头。
“那你为什么不安?”
良子的眼睛湿润了,她诉说道:
“这幅打扮的防御力是0,而且也不能发动隐蔽式咒术……”
“完全没治好啊你!”
只有外表OK。
“老姐,你把她的内心也装扮一下吧!化浓状!”
“……说什么傻话。那应该是你的职责……”
“好险!本以为你已经洗心革面正想要尊敬你一下呢!”
“并不讨厌被尊敬。”
“不。我只尊敬正常人。”
不知什么时候,骚动停止了,我集所有注目于一身。所有人的眼中都浮现出困惑惊愕和羡慕。良子的变身就是有如此大的威力。
“光牙君。”
作为班级的代表,子鸠同学向前迈出一步。咦,她刚才叫我什么?
“这位美丽的小姐就是佐藤良子吧?”
“是、是的。”
“好棒……良子好像个人偶一样啊!我们是你的朋友。”
子鸠同学在一瞬间被良子的灵魂吸引了。
“不错嘛Lady’s。”“那家伙是怪物啊。”“这是什么初次登场吗?”“Men’s好好吃。”“谁啊,居然无视。”“呵呵,魔女变回一个少女吗。什么?之后就交给我吧。”“新一轮的战斗迫在眉睫,不要松懈,光牙。”“必须要想《冥狱界》报告。”“这不是很好吗,魔龙院。现在沉醉在这胜利中吧。”“现在为止都像预言所说那样。但是光牙的价值即将开始。”
在这些白痴般的解说中,混入了大岛那颤抖的声音。
“……卑鄙的家伙。”
那绝对是被攻陷的声音。
然后——
“喂——!什么啊这么吵!明知道我这个学生指导猪俣在此还敢这么嚣张!”
宴会结束。想要回到自己座位的人们被桌子和椅子绊倒,大家到处乱撞,稳定的秩序在最后混乱炸裂。
在这种大爆发中,我和良子紧紧握住手。
“一郎。”
“嗯?”
趁着混乱,那家伙悄悄地跟我耳语。
“告诉我,变‘普通’的方法。”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