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web版第21 37章“这就是那个时候在这个城镇发生的事情。大概明白了吗?”
“……真的、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吗?如果是8年前的话,也到了我懂事的年龄了吧。但为何,我完全没有记忆?明明那样的大惨剧,不可能忘记的吧。”
卡妲莉娜的脸上浮现出了疑惑的表情,询问结束了昔日故事的养母。
她知道义母她们被称赞为勇者、英雄,虽然自己也调查过了,但果然最快的方式还是向本人询问。继母表现的相当的苦涩,但是还是败给了卡妲莉娜的缠人,最终告诉了她。
“嗯,那是你生病卧床不起的时候对吧。记忆会有些‘暧昧’也是没办法的。就算有那大群魔物冲过来的记忆也不是什么好事,忘了也挺好的。”
养母优雅地微笑了起来,感觉到害羞的卡妲莉娜不禁移开了视线。在她视线的尽头挂着一幅画饰。即使是外行人来看,也知道那副画画的相当的精致。
穿着华丽的铠甲持着剑的养母、以及另外两个似曾相识的女性。三人肩并肩平和地笑着。
“这就是,那时候的画?”
“是啊。画出这幅画的画家,现在似乎已经变成了大人物了呢。他那份只要不是喜欢的工作就绝对不会接受的顽固也很出名。”
“啊、我说不定也听说过,那个人。想要他画的话就要付出惊人的价格呢。如果生活困难的话,卖掉那副画不也很好吗?”
“不行,那是我的宝物。就是为了不变成那样,所以我才在教剑术的。”
养母站在了卡妲莉娜的身旁,她露出了一副非常怀念,而又相当痛苦的表情望着那副画。
“如果、要是三人像这样并肩而立的日子能再次来到就好了。像那个时候一样,大家都一起笑着——”
养母擦拭着自己的眼角,卡妲莉娜扶了扶自己的眼睛,当做没有看到。
人生经验尚浅的卡妲莉娜并不知道,在这种时候应该说什么话才好。即使想要安慰养母,脑海中也没有浮现合适的语言。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性进入了起居室之中。
这是自养母创设这个孤儿院时就在一旁帮忙的西露卡。她有着非常沉稳的性格,很少会有事情让她生气,笑的时候也很少,但其实并不是特别冷淡。很会照顾人,很得孩子们的喜欢。
相反地,与她距离一步之遥的卡妲莉娜,沉默寡言,眼睛也不好。脑中出现的更多的是贬低的话语而非称赞的话语,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何会变成这样,只能当做是原本的性格而放弃了。
“……两个人,在一起看画吗?”
“啊、西露卡。是啊,说了些往事。是那个时候的话题。”
“呵呵、看着那副画的话,我也能很清晰地想起来哦、那个时候的事情。科隆他们、还有亚图姆的事情。想着他们是不是什么时候会来迎接我呢?早上起来之后,会不会变成那时候一样,大家快快乐乐地一起玩呢。……虽然从来没有实现过。”
“西露卡,如果觉得痛苦的话,我现在就放到到别的房间里。没有注意到你在意的事情,对不起。”
“不,我并不觉得难受。因为是重要的回忆,还请就这样一直挂在这里吧。而且,那是院长老师的最重要的伙伴们的画不是吗。”
《是这样吧?》西露卡露出了这样带些恶作剧的笑容,使得养母苦笑了起来。
“真是的,请不要这样。你不是知道我不是当‘院长老师’的那块料吗。我能教给孩子们的,也尽是些剑术基础、体术基础这样的东西。要动脑的全都由你来承担了。”
“总有一天卡妲莉娜也会成为老师的,不用担心哟。这个孩子真的很聪明,对吧,卡妲莉娜。”
“哎?啊、额、嗯。嘛、虽然我还没有考虑过。”
突然接到了话题的卡妲莉娜并不知道该如何反映,只能给出暧昧的回答。
“可以了,卡妲莉娜。我并没有强制要求你们留在这里,你就自己考虑,自己选择的话。这样的话就绝对不会后悔了。……虽然这也是从其他人那里学到的。”
养母露出了白色牙齿爽朗的微笑了起来,取下了围裙大大伸了个懒腰。本来就比常人要大的身躯,现在显得更大了……那与常人相比要丰满的多的胸部也是。
“好了,带着大家一起去散步吧。西露卡就是为此来叫我们的吧。拉开了话题真是抱歉呢。”
“并不是特别着急,所以没关系。大家也就等在外面。那么,我先去了。”
西露卡这么说着离开了起居室。宽阔的房间里只留下了卡妲莉娜和养母两人。
在这起居室广阔到即使孤儿院的所有孩子都进来也仍然有余裕,养母将小时候住着的房子改造后做出来的就是这个孤儿院。过去因星教会内乱而失去了父母的孩子们聚集在这里,茁壮成长着。
虽然由身为孤儿的自己这么说不太妥当,但养母真的是个老好人。她似乎将冒险者时代赚到的钱全都投入到了这个孤儿院之中。她现在靠参加亚特的自卫队,教授剑术获得薪水。有好几次其他国家邀请她来当官,都被她拒绝了。
“呐、妈妈。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有点在意。”
“是什么呢?”
“英雄到底是如何回来的呢?地下百层不是充满着魔素吗?教会内乱记里也记载着,不可能活着回来的。”
“……究竟是怎么办到的呢。真是不可思议呢。一定是、发生了‘奇迹’吧。嘛、这里姑且也算是星教会的圣地来的。”

因为星玉的暴走,地下迷宫的下层完全崩溃了。现在的地下迷宫因为浓密的魔素污染的关系,禁止出入。入口被严密地封锁着,依靠英雄中的一人艾德尔·怀斯再次构筑的结界防止魔素的扩散。说不定现在也有非常多的魔物在其中昂首阔步。
因为迷宫被封锁了,原本在这个街道上那些干练的冒险者们也为了寻求新的工作而消失了。
冒险者公会,变成了收费后教授技术和知识的地方。罗布、伯根、克劳等原公会会长作为老师就那样留了下来。
卡妲莉娜有时也会通过养母的渠道参加那些课程,但令人遗憾的是她并没有成为剑士或者游侠的资质。他们也亲自给了保证,所以大概不会有错吧。相反的,关于魔术方面的学习却简单到令人惊讶,大脑能很轻松地接受。卡妲莉娜将要前进的道路基本上已经定型为魔法师了。
虽然相当多的冒险者离开了,但街道却仍然相当的热闹;不过按照养母的话来说,以前要更加热闹。
通过教皇尼卡拉格的手腕,亚特街道顺利地进行着复兴。成为了星教会圣地的这个城镇,有许多星教徒前来参拜。为了护卫教徒而雇佣护卫,而商人也将他们作为客人在这个城镇往来。
因为从各地来参拜的教徒进行着交易的缘故,这里汇集着许许多多来自大陆各处的物资。而以此为目标,更多的人聚集了起来。
从商人那里听到的,这个亚特街道是做生意最安全的地方。在全大陆发生的自然灾害,给各国的主要城市都带来了非常的损伤。战争的气息也开始蔓延,由中立的星教会庇护的这个街道,对于商人来说是最安全的地方。
“等等、请不要糊弄,告诉我吧!只要对那个结界内部的浓密的魔素想想办法的话,还能够进入地下迷宫的吧?那可能会成为解决那一点的契机的。虽然是见习,但我也是魔法师哟。”
“进入那之中,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在魔素含量不同的地方,魔法训练的进展也是不同的。总有一天我要学会那个失落的魔法。使用那个魔法将其中的魔物们给全部消灭。那样的话,我也会成为英雄的吧?”
卡妲莉娜梦想着成为英雄。想要成为不论是谁都不得不称赞的人物。想要让所有人都承认自己的存在。尤其是在自己周围就有这样辉煌成就的人在,所以她的愿望更加执着了。
“……那样的事情,去问本人吧。”
养母用无奈地表情告知了卡妲莉娜这样一句话之后,就立刻离开了。

养母的名字是玛塔莉·亚特。讨伐了使大结界消失的兄长、夺回记载着结界术的魔导书的大英雄。
将卡妲莉娜托付给玛塔莉的,就是第二位英雄、魔法师艾德尔·怀斯。到现在她们都没有告诉卡妲莉娜事情的具体经过和原因。卡妲莉娜的亲生双亲的事情也是如此。但是她们之间有着约定,总有一天会全部告诉卡妲莉娜的。那一天不知道是会在什么时候到来。
然后第三位英雄,讨伐了不准备悔过的异端伊尔卡切夫的悲剧的英雄。确确实实从死亡降临着的圣域归来的,应该死去的无名之人。玛塔莉称其为勇者的、没有意识的黑发女性。现在她也在孤儿院的一间房间内,持续地沉睡着。
卡妲莉娜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听过她的声音。她完全没有一丝一毫会醒来的迹象。这样状况下的人类真的还能称为活着吗?那只不过是,“没有死”罢了吧?只是持续呼吸、吸收营养、沉睡而已。她什么都无法做到,没有自己的意志。
与那一边的植物一样。——不,比起她来植物要好得多。因为它们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活下去。要用词汇来形容她的话,最合适的是“人偶”吧。过家家的玩具。
卡妲莉娜曾经对着每天都拼命照顾着人偶的玛塔莉说过,赶紧把她杀了还要更加轻松吧。其中也包含着再也看不下去的心情。出于好心才说出的这句话,却被回以愤怒的冰冷视线。
虽然并没有被玛塔莉打,但那是她第一次因恐惧而全身颤抖。自己感受到了要被杀掉的愤怒——来自玛塔莉的杀意。
玛塔莉用冷淡的视线瞪着她,然后用力地叮嘱道,再也不要说出那样的话来了。
自那以后,玛塔莉就再也没有询问过无名英雄的事情了。经验尚浅的卡妲莉娜也理解了人的感情的微妙之处。不论是谁都有不想触摸的伤口。
玛塔莉将没有意识的勇者搬到了轮椅上,慢慢地推动起来。等不及的孩子们热闹的跟随在自己的后方。
那是距今五年前,从勇者孤身一人突入迷宫,成为不归之人已经过去三年的时候。
将大结界再次构筑之后,伴随着黑色的带篷马车,不知行踪的艾德尔再次出现了。
久后重逢的艾德尔非常的憔悴,在她的身上完全看不到作为她象征的粉红色。她全身穿着黑色的斗篷,脸色完全失去了精气和生气。
那是和艾德尔吵架离别之后的第一次对话。
那个时候,听到了艾德尔对勇者做的事情的玛塔莉狂怒起来,激动地质问着艾德尔。她那以——从痛苦之中解放——为名目的行为,实际上与标本术师宾斯所做的事情是一样的。即使是以治疗为目的,那也是不可能被原谅的。
而其结果,勇者死了,亚特街道恢复了和平。留下来的只有并不期望的名声。她本想着就那样追随着勇者去往那个世界吧,但却无法将西露卡独自一人留下。如果自己死了的话,她也活不下去的吧。那个时候亚特的人类,实在没有养育孤儿的余裕。
所以玛塔莉利用了失去了主人的亚特家的住宅,投入了全部的财产开设了孤儿院。
像是为了忘记痛苦一般进行着复兴的作业,收留了所有失去了家人的孩子们。像是要舔舐彼此的伤口一般互相倚靠,想要哭泣的时候就尽情哭泣、想要发怒的时候就尽情发怒、想要欢笑的时候就放声欢笑。
随着时间的流逝,她拥有了很多的家人。西露卡的悲伤也愈合了一点吗,她再次展露出感情来。

虽然只是一点点、但玛塔莉也稍微理解了、为什么艾德尔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想要拯救勇者的心情,应该是真实的。但是她的行为造成了与她想要的目的完全相反的结果,被绝望的战斗追逼着,最后被感到了死地里。
那是五年前,身穿黑色斗篷的艾德尔访问时的情况。
玛塔莉想要为以前的事情谢罪,但是艾德尔打断了她。她回到了马车里之后,带来了一个少女。
那个少女的名字是卡妲莉娜·努贝斯。拉斯尝试着复活、最后失败的可悲的少女。遗体应该在那个时候被埋葬了。但是,疯狂的死灵术士并没有放弃吧,掌握了完全复活术的艾德尔将卡妲莉娜给复活了。
玛塔莉瞪着艾德尔,好不掩饰自己的敌对心理询问她想要干嘛。
《我想要把这个孩子托付给你。钱我也已经准备好了。但是我没办法养育这个孩子。所以,拜托了。》
《——今后请多多关照,养母大人。》
被植入了虚伪的记忆卡妲莉娜没有任何怀疑的朝着这边跑了过来。她将玛塔莉称呼为养母,露出了纯粹的笑容。
玛塔莉用满是杀意的眼神瞪着艾德尔,看来并不仅仅是让卡妲莉娜复活,还在此基础上进行了记忆的操作。
玛塔莉无法理解艾德尔的行为。这个女人和那个时候没有任何变化。为了达成目的,不管是怎样的手段都会使用。即使那个结果会伤害自己或是周围的人。
虽然玛塔莉的心中产生了激烈的纠葛,但最后还是选择了接受卡妲莉娜。因为她明白一点——这个孩子没有任何的罪孽。
见到玛塔莉无言地点了点头后,艾德尔露出了些许放心的表情。
《……实际上,还有一个想要托付给你的孩子。希望你无论如何也要接受她。如果你不解气的话,即使在这里砍了我也没关系。》
艾德尔这么说着,将玛塔莉带到了乘坐的带棚马车之中。


——在那中央有一个少女。
就那样保持着五年前的姿态,玛塔莉震惊地望着那个黑发的少女。在欢喜的同时,心中也浮现了无数的疑问。
还活着吗?那样的话为什么不立刻联系自己呢?至今为止都在哪里呢?身体没事吗?——而且,而且、为什么还是那个时候的模样呢。
像是为了抛开所有的疑问一般,玛塔莉用力地抱紧了少女的身体。但是、并没有反应。不管玛塔莉怎样晃动她,她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在我新制造出来的肉体之上,灵魂确确实实已经固定了下来。但是、并没有醒来。不管怎样也没有醒来。虽然尝试了各种各样的方式,但都没有成功。不管怎样也醒不过来!这样下去的话、总有一天我会亲手将她杀掉的吧、所以想要托付你——》
玛塔莉回头用尽全力殴打了艾德尔的脸庞,对着她倒下的那个身体,一次又一次地踢了上去。
这个女人又犯下了罪孽。不仅仅是卡妲莉娜、连勇者也。创造肉体、将灵魂寄宿其中。过去被她们讨伐的拉斯·努贝斯和宾斯的疯狂的野心被这个女人实现了。不管目的是什么,那都是无法允许的行为。
果然这个女人只会将人类当做魔术的材料啊。玛塔莉呜咽着跨坐在她的身上,握紧了拳头,愤怒地俯视着她。就在现在、就在此处、把这个女人给杀掉吧。
——在玛塔莉下定决心的时候,卡妲莉娜用力地抱了上来。
《养母,请住手!》她哭泣着呼喊道。
玛塔莉的脑海中一瞬间浮现了——这也是艾德尔的企图吧——这样卑鄙的想法。
艾德尔的脸上是已经做好觉悟的表情。她的嘴里漏出了《要杀的话,现在就杀了我吧》这样虚弱的声音。
《如果能把我杀了的话,我也真的会很高兴。但是,这些孩子就拜托你了。那个孩子也、总有一天、会醒过来的吧。因为灵魂、灵魂确实地寄宿其中。剩下的就只是等着那一天的到来了。求求你了,玛塔莉。我是不行的。我会无法忍耐、变得疯狂而杀了她的吧。呐、求求你了!》
如果玛塔莉拒绝的话,艾德尔会选择杀死勇者的吧。
而正是明白这一点,玛塔莉就那样沉默地抱着毫无意识的勇者,回到了孤儿院里。艾德尔之后会怎么办,她并不知道。是自杀吗?还是投入新的实验之中?这次会以什么为目的呢?完全无法理解、也不想理解。
总之、会给予那个女人惩罚的、并不是她。一边哭泣一边紧紧抱着自己的是卡妲莉娜呢,还是恢复了意识的勇者呢?依靠勇者的牺牲而得以幸存、获得名声的自己、是没有惩罚她的资格的吧。这个为勇者回来了,而感到些许的高兴的自己,是没有那个资格的。
再一次回头之时,艾德尔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乘上了那个马车中。艾德尔现在完全是一副疲惫不堪的老女人的模样,完全没有了之前骄傲而又自信满满的死灵术士的神色。穿着破布的车夫满满地驾驶着马车走了起来。
恐怕、再也不会相见了吧。玛塔莉抱着各式各样的感情,目送着她离开。

◆◆◆◆◆

玛塔莉和孤儿院的一行人来到了能够俯视亚特街道全景的山丘之上。
因为亚特的周围有教团兵定期的巡逻,因此治安还是很不错的。商人们也停下马车进行着休息。
但是,如果踏出星教会的支配圈的话就会变成地狱般的情况。强到们昂首阔步,寻求工作的佣兵们也成群结队的出没,贫穷至极的农民们要么卖掉自己的孩子,用么亲手杀掉自己的孩子。
各国并没有拿出有效的对策,不如说开始抓住这个好机会开始扩张领土。
在中央国境地带的王国之中,也传闻说有自称为解放军之人揭竿而起。和平的世界还远远没有到来。
“……勇者小姐。这个世界还是这幅模样哟。你、一定会嘲笑的吧,‘这个世道就是这样’。”

玛塔莉对着勇者如此倾诉。孩子们在高兴的欢闹着。为了不出现走散的孩子,西露卡静静地守望着他们。
非常无聊的卡妲莉娜靠上前来。
“呐、妈妈,真的不知道、这个人的名字吗?”
“虽然很遗憾,但的确如此。只要能够辨别的话,名字什么的怎样都好。虽然我也想过总有一天会告诉我的吧。”
“那么、随便起一个不就好了。总是称为勇者小姐什么的,太见外了吧。”
卡妲莉娜恶作剧一般摸了摸眼镜。确实,不管什么时候称其为勇者小姐什么的总会觉得有违和感,但也不能因此就给人起个名字。
在这五年间,玛塔莉在希望和恐惧的夹缝中拼命地战斗着——不知何时会醒来的希望,以及不知何时又会停止呼吸而死去的恐惧。
说不定起名字的方向,会向坏的方向推进。光是考虑一下就觉得恐惧,即使是开玩笑她也不想想象那个画面。
她稍微理解了,艾德尔说的无法忍耐的理由。在这希望和恐怖之中,还加入罪恶感的话,实在是不可能成为正常人的吧。
并非是认真的卡妲莉娜也小声的说着,什么样的名字才好呢。
“喂、不要用别人的名字来胡闹。勇者小姐生气的话可是真的很恐怖的。之后会被骂的可是我哟。”
“是起了名字的一方的胜利哟!如果不想那样的话就立刻睁开眼睛,我也不会那样做了。那样的话就是万万岁了!”
“真是的,你还真是孩子气啊。不止魔法,也去学习一下一般常识吧。把你送到教会去一次,好好纠正你的性格也不错。”
平时是认真照顾着别人的小丫头,但偶尔能从缝隙之中看见她的残虐性格。玛塔莉为了纠正她而努力着,但是丝毫没有改正的感觉。而最近开始朝着“那也是卡妲莉娜吧”这样接收的流向发展了。
“星神那种模糊不清的东西根本靠不住,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而且、我很快就要变成大人了。到那个时候就要告诉我各种各样的东西哦,绝对要遵守约定哦。”
卡妲莉娜的脸上露出认真的表情。玛塔莉至今还在迷惑着,是否有一天要告诉她真相呢。
但是,玛塔莉觉得,应该让卡妲莉娜知道的吧。如果是自己处在她的立场上的话,一定会立刻想要知道而逼问玛塔莉的吧。卡妲莉娜和她不同,真的是很能忍耐的丫头。
“……我明白了。必须要遵守约定呢。因为可怕的圣鸟正看着呢。”
在她们上方的一成不变的白鸦,像是展现自己存在一般大大张开了自己的翅膀回旋起来。
“那是圣鸟?明明来到这个街道的人都觉得很毛骨悚然,说是宣告凶兆的白鸦。”
“如果那是事实的话,我们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吧。真是的。”
“的确如此,就如同义母大人所说。果然,迷信之类的真不可靠啊。”
她并不知道头上的白鸦是不是那个时候的圣鸟。因为回过神来的时候它就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但是、如果玛塔莉她们带着勇者出来散步的话,那个白鸦就必定会出现。像是从天空之中守护勇者一般。
那只鸟从这里离去的时间,就是玛塔莉她们回家的时间。明明是只鸟,却比人类的时间还要准确。孩子们也理解了这一点,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时钟了。
“呐、差不多到时间了吧?虽然那只鸟还非常精神地飞着。”
“……这是怎么了呢?”
白鸦不知为何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离开,不知为何今天仍然在不停地旋转着。在短暂地摇了几下身姿之后,突然之间就落到了勇者坐着的轮椅上。
因为这罕见的景象,在附近玩闹的孩子们也聚集了起来。西露卡也兴趣满满地看着这边。
白鸟满足地坐在了勇者的膝头,露出了一副满足的表情,高兴地鸣叫了起来。
玛塔莉看了一眼白鸦之后,视线回到了勇者的身上。
“——哎?”
“那么,总之,要取名字了哦。称呼为勇者小姐什么的也总觉的很害羞,叫那个人的话也会觉得很见外吧。所以呢,我考虑了很多名字哦。就交给我吧。”
从刚才开始,卡妲莉娜就在说着什么,但完全无法进入玛塔莉的耳中。
她怀疑着那是幻觉,而为了确认出声喊道。
“勇、勇者、小姐?”
“——名、名字是。”
玛塔莉从白鸦的上方紧紧地抱住了消瘦了许多的勇者的身体。能从她的身下听到像是被压扁了的青蛙一样的悲鸣。
勇者坐着的轮椅就那样翻到,“咕噜”、“咕噜”地从山丘之上滚落了下来。
孩子们慌张了起来,西露卡发出了小小的尖叫。卡妲莉娜则是“发生了什么事”地瞪大了眼睛。
“一直、一直在等着哟。真的是、真的是”
“你、你、你这、可、可恶的、猪”
“很、很多。真的是、发生了很多很多。有痛苦的事情、有悲伤的事情。”
玛塔莉将脸埋进了勇者的胸前,为了忍住眼泪而拼命地咬紧了牙关。这是现实吗?如果这是梦的话,那是何等的残酷啊。
玛塔莉的头发,有被人温柔地抚摸着的触感。她慢慢地抬起头来,是嘴角略略上扬的勇者的脸庞。
“我、我的、真正的、名字、是——”

“名、名字是?真、真正的名字是?”
玛塔莉一边播撒着眼泪一边询问着;而勇者也,虽然很微弱、但一次又一次地张合着干涸的嘴唇。
而靠近她听到了内容的玛塔莉,点了好几次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
【作者:】
变成了玛塔莉END,这样的感觉了。
虽然其实是有别的结局的,但回味之后感觉非常糟糕,所以采用了这个模式。用负能量来写作的关系,最后明亮的一方胜利了。
亚图姆是负面能量全开之后写下来的,就变成那样了。
关于艾德尔、在吃掉死神的少女的外传里稍微登场了一下。
与死神书籍版中某个人物的称呼的差异是故意的。
经过复杂的故事之后就写成了这样。
虽然还有其他很多想写的和想告知的事情。
因为这是后记,所以就在活动报告之中写了。
对于提问的回答也一并登载着。
您能看到最后,真的非常的感谢。
能顺利地结束,是多亏了等待了四个月的各位读者的福。

1.0009985000999;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