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第二章 混沌迷宫第二卷 第二章 混沌迷宫 ——自己有多少天没有出门了。

圣斯蒂芬.克洛泽心里这样想。

他是《支撑天空神姬》的下属,《空之誓约团》的年轻探索士。

是武家名门克洛泽家的小儿子,十五岁年纪就被认定为第一级探索士,也是得到承认,可以持有这世上仅有的十二只龙牙神器之中一只的年轻俊杰。

上个月发生的事件——迷宫深层的虚兽被大量转移到迷宫的上层区域,因为这件惨案的发生,他失去了团队的全部伙伴。

圣斯蒂芬虽然身受重伤,仍然一个人生还了,因为誓约团的数名精英丧生,他身为队长不得不担负相应的责任。

不过,在被责难的同时,也有人同情他。

迷宫是一个超越了人类认知的地方。只要被卷入灾祸,不管是多么熟练的探索士,也无法保证不受任何伤害全身而退,而且,前段时间的那次事件,甚至有人说出现了虚龙。圣斯蒂芬还很年轻,严厉的责问对他来说太残酷了吧——有人这么认为。

不过圣斯蒂芬本人,却对这些好意或恶意的声音一概没有反应,他只对誓约团的上层讲述了自己所知的情报,之后便一直在闭门思过。即使身上的伤都痊愈了之后也是如此。

实际上,圣斯蒂芬自己也并没有什么切实的想法,或者有什么对未来的计划。他只不过失去了进行任何活动的意愿和理由。

也就是说,一切对他来说都已经无所谓了。

同伴们都已经不在了。

自己一味的追求强大,进入誓约团之后也不断积累成绩的目的已经消失了。因为杀死自己师傅的那个男人已经死了。

这样的话,再潜入迷宫也没有任何意义,向从没见过面的神姬继续献上神遗物对他来讲也没有意义了。

而且,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必要继续留在誓约团里。

如果退团的话,大概会因为《有损家名》而被家里狠狠骂一顿吧,关自己什么事呢。

——他每天都在想着这些。不过,状况却改变了。

就在刚刚。

“喂,圣斯蒂芬,你想潜入迷宫吗?”

卡斯滕每次来的时候都会这么说。

他是一名头发剔得很短的壮年男性。样子很像在市场里卖菜的人,不过他可是《空之誓约团》的团长。

据说是他提出要不论出身、人脉,只凭实力来录用探索士,有着成功让《空之誓约团》的规模和影响力不断扩大的功劳。

言谈举止虽然都有些轻率,可却很有人望。

“……我还在反省中。”

“我知道呀。不过,迷宫中似乎又发生什么事了,需要调查人员。你的伤已经没事了吧?”

“我也没有团队了。”

“没问题。我给你两个新人。”

圣斯蒂芬轻轻叹了口气。

“……对不起。我还是不想去。”

他继续平淡的说道。

“我一直都在思考。我接下来要怎么做,该怎么做。可是,却怎么也找不到答案。——我这种状态,应该帮不上什么忙。”

“啊……”

卡斯滕轻哼了一声,然后挠了挠头。

“是啊,现在说这些可能有些卑鄙,不过早晚也得告诉你。嗯……”

他的态度一点也不像他平时磊落的样子,圣斯蒂芬微微皱起了眉头。

“出了什么事?”

“——那个,综合一下现在得到的情报,似乎迷宫的构造突然发生了变化。规模和规律还不清楚。有不少团队运气不好,在变化发生时刚好在迷宫里,现在仍然下落不明。如果他们只是迷路了还好,最坏的可能性是,他们可能被困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了。”

真可怜,圣斯蒂芬觉得这事与自己无关,突然,他意识到一点。

团长这么难以开口,难道说——

“啊,是啊。”

卡斯滕看到圣斯蒂芬的表情之后点了点头。

“你同母异父的妹妹——第三级神术士是叫芙兰卡吧——她的名字也在失踪者名簿中。”

圣斯蒂芬向城外,向团长指示的迷宫入口走去。

数个迷宫入口,似乎都被教会骑士规定禁止入内。不属于誓约团的自由探索士,都被暂时拒之门外。他们大概认为现在的迷宫对不成熟的人来说太危险了吧。

因为他们都认识圣斯蒂芬,所以他没有任何问题的通过了迷宫入口。

圣斯蒂芬环顾四周。

似乎聚集了不少人。各誓约团的精英团队也已经开始了调查。能看到一名名探索士们正在进入迷宫。

同时,一声声,喂看那边,还活着呀,等声音传入了圣斯蒂芬的耳朵。

将近一个月没有出现的曾经的“天才”成了众人复杂视线的焦点。那些故意大声讲出来的话语中,有的含有明显侮辱的言辞,可圣斯蒂芬全都无视了,他正往指定的目标前进。

“啊,那边的哥哥。”

在他来到目的地,迷宫出入口前的一个角落时,听到这样一个声音。

一名少女正很有气势的呼呼地挥着手。她身旁站着另一名年轻的女性。

“喂,喂,你就是圣斯蒂芬.克洛泽吧?”

少女用非常清澈悦耳的声音说道。

她大概十五六岁的年纪,身材略小。浅茶色头发,很欢快的表情。

“……你们是新团员吗?”

“哦,好厉害,跟传闻一样冷淡。”

少女咯咯笑了起来。圣斯蒂芬皱起了眉头。

“莱雅,太失礼了……”

另一个人用干巴巴的语气责备道。

这个人大概二十岁左右,身穿长袍,黑色的长发在脑后束了起来。对女性来说身材算是高挑,不过却很纤细仿佛快要折断一般。简直就是虚幻的美人。

“啊,对不起对不起。因为你跟传闻中太像了,结果没忍住。——是的,我们是《空之誓约团》的新人。我叫莱雅。第三级支援士。这位看起来很虚弱的叫塞拉菲娜。第三级神术士。请多关照,前辈。”

“……请多关照。”

“我叫圣斯蒂芬.克洛泽。”

说完这句话,莱雅又开朗的笑了起来。

“嗯,我知道我知道。你可是名人。史上取得第一级探索士资格的最年轻的人,是使枪的好手。”

“…………”

评价太高了。自己现在正考虑辞掉探索士的工作——虽然想告诉她们,不过圣斯蒂芬意识到这个行为非常孩子气,最后还是放弃了。

“呀,这下就不怕了,跟你组成一个团队真好。一起加油吧。”

莱雅强行拉起圣斯蒂芬的手,用力的上下挥动。

虽然她的言行举止有些厚颜无耻,给人很没教养的感觉……不过她似乎没有恶意。她就是这种性格吧。

而且,自己是让团队的同伴全灭的队长。根本没有选择组队成员的权利。

少女也不管圣斯蒂芬有什么反应,继续说。

“我最喜欢写写画画了,所以跟塞拉组成一队,靠制作迷宫地图维生,不过只有两个人一起活动总觉得有所局限。”

于是,她们便参加了《空之誓约团》的入团试验,结果通过了。

一般城镇里能够买到的迷宫地图,每层的情报书,据说大部分都是这两个人写的。圣斯蒂芬基本上都是利用誓约团的资料,所以没看过她们写的东西,但是其中几本书的书名还是听说过的。

“对了对了,丑话说在前面,可不要对我们的战斗能力有任何期待。我基本上属于到处逃跑的扰乱系。啊,塞拉的神术倒是挺管用的。”

“不过……那个,我的神术,也不太擅长,战斗……”

塞拉菲娜低着头用快要听不见的声音说道。

“这次的目的不是战斗。要优先查清异常事态。”

听了圣斯蒂芬的话,莱雅点了点头。

“我听说了。据说迷宫的构造全变了。首先要尽可能多的投入人数少的团队,然后将这些团队散布到尽可能广的范围内进行探索,制作地图。所以,就用到我们了吧。——啊,对了对了,我听说现在的探索状况了。团长让我转达圣斯蒂芬你的。那我就给你说明一下吧?”

将莱雅的话总结起来,便是如下所示。

现在,大迷宫《伟大之门》内的台阶,相互联系着的道路已经变得乱七八糟了。根据推测,不知是原因,导致了空间被重组,迷宫内的构造发生了变化。

在变化发生的瞬间,有报告说神术士中有人感觉到有异样感。有很大可能性发生了极大的神力变动。

发生变化的最上层是第二层。最下层则尚不明确。

根据报告,虚兽的出现分布也发生了变化,不过这一点还尚未得到确认。

现在还不知道这是暂时的现象还是永久性的现象。随着时间的推移,预测还会发生变化。

莱雅一直说个不停,而圣斯蒂芬则听得有些呆掉了,至少她很清楚怎么给别人说明状况,讲得清晰易懂。

“嗯……事情很麻烦呀。”

重新绘制地图也很花时间,而且在迷宫中的时候如果再次发生变化的话,最坏的可能性,也许永远无法再回到地面上了。考虑到再次遇难的危险性,不少探索士开始害怕不敢前进。

(所以才必须要去。)

为了那些,现在还在寻找回到地面上的道路的探索士们。

“……你们没关系吗?这个任务相当危险。”

“没有不危险的迷宫探索吧。没关系的。就因为危险,所以不调查不行呀,身为地图制作者的本能开始燃烧了。”

听了莱雅的话,塞拉菲娜也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而对于圣斯蒂芬来说,本来就没有退缩这个选择。

“……好,那么,接下来就要进入迷宫了。你们制作地图。我来对付虚兽。——走吧。”

***

“所、所所、所以说,太恐怖了。”

艾德卡颤抖着说道。

“第、第四层对吧?这么浅层区域的虚兽,应该还很弱,不用担心的呀。”

“可是,刚刚的青虫,个头很大。”

塞利姆无力的回答道。

“如果,比那个更强的虚兽,冒出来很多的话……”

“阿尔弗列德先生会帮我们干掉的。勇纪老师,暂时还没排上什么用场呢,哈、哈哈……”

艾德卡想开朗的笑一笑,可是失败了。

“……好想快点回去。”

塞利姆的声音已经带了哭腔。

虚兽被击退之后,一行人再次开始移动。不过,这两个人受到的刺激非常大。

走在这两人之后的卡雅,也一样想哭。

不过,理由却和他们不一样。

(怎么办,怎么办,已经开始了……)

在她脑海中只剩下焦急和恐怖。

虽然不知道方法和意图,不过迷宫会变得这么奇怪都是贾赫尔干的吧。杀死缇娜和勇纪的计划,已经开始了。

不想参加这种事情。好想逃跑。可是又不能那么做,所以,卡雅不知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脑海中又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情况怎么样?”

“呀——”

卡雅差点叫了出来,她慌忙用两只手捂住了嘴。

“还,还没有什么行动……我就在勇纪老师和缇娜身旁。”

“现在团队在哪?”

“在第四层。正在寻找通往上一层的台阶……”

“不过还没找到对吧。嗯,应该是已经完全把他们封闭在里面了。”

卡雅感觉贾赫尔好像笑了起来。

“发,发生,什么了?接下来,你想做什么?”

“这只不过是事前的准备。那么,就继续拜托你负责监视了,神姬大人。特别是如果移动到了别的阶层,一定要跟我报告。——啊,对了。”

贾赫尔又继续补充说。

“我觉得你应该已经明白了,小卡雅。注意不要让他们发现你的身份。如果他们意识到你是敌人的话,你的下场会很惨呦。——想要杀人的人,会被杀死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啊……”

然后,意识的接续被单方面切断了。

卡雅心底,涌上了数倍于先前的恐惧。

卡雅和缇娜属于不同的阵营,是需要互相残杀的关系。无论卡雅心里怎么想,这个事实都不会改变。从缇娜眼里看来,自己应该只是一名敌人吧。

而且,现在自己这边想要用偷袭的方式,取得战果。

如果这件事被知道了,勇纪和缇娜自然不必说,芙兰卡和阿尔弗列德,艾德卡和塞利姆也会讨厌,侮辱自己吧。

然后,自己恐怕——会被杀死。这也是想杀人的人应得的报应。

连《誓约团》都没有的弱小神姬,做事还畏首畏尾,总想选择方式,肯定无法在竞争中取胜——这是贾赫尔说的。只有有能力的人,才有资格《选择》。

所以,卡雅明知关系不是对等的,还是和《撒星神姬》结成了同盟。卡雅很努力的卖人情给对方,帮助对方,以此得到报酬。这是现在需要最优先去做的。虽然自己很不擅长和艾尔芙莉蒂相处,可现在必须为她拼尽全力。

大概,贾赫尔所说的是正确的。为了胜利这么做是必须的。

可是,卡雅却很害怕。不管是杀人也好,被杀也罢。

不管自己做的是对是错,卡雅自问没有拼个你死我活的勇气。

“——怎么了?卡雅。”

突然耳边响起一个声音。缇娜不知何时走到了自己身边。

“脸色不太好呢?害怕吗?”

“…………”

卡雅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嗯,这也没办法。不过,没什么可怕的。我们一定会让你们回到地面上的。虽然主人在地面上做生意的本事很差,可是在迷宫中可是很靠得住的呢。”

缇娜有些骄傲,又有些得意的说完这些,便望向少年们所在的地方。

“艾德卡和塞利姆也是!别那么无精打采的了。如果无法笑着面对一切的话,人生是无法向好的方向转变的。”

缇娜自己似乎也很累了。可是,她仍然想鼓励大家,让大家打起精神来。

卡雅内心涌出一股无法忍耐的罪恶感。

“——稍微停一下。”

这时,走在前面的阿尔弗列德举起了手。

全员立刻停了下来。

发生了突发事态,特别是遭遇虚兽袭击的时候,第一步行动的快慢与否关系到生死。这件事艾德卡和塞利姆也切身理解到了吧。

值得庆幸的是,这次他们并没有遇到虚兽。

勇纪快步走到前方,然后很不高兴的说。

“……真不妙。是往下的台阶。”

谁都明白他脸色阴郁的原因。

能走的地方已经全部都走过一遍了,第四层的探索基本上都结束了。剩下的只有这一个角落了。

然后大家发现的不是通往上层的台阶,而是通往下层的台阶。

“封闭起来”——这是卡雅想起贾赫尔曾说的那句话。

“唉,这个迷宫不想让我们回家吧。而且,也没听说有人找到通往上一层的台阶。”

“现、现在还不知道呢。你看啊,说不定有什么隐藏房间、隐藏道路后面,有通往上层的台阶呢。”

“就算如此,也找不到呀。而且,我们不是已经将这个可能性考虑在内,非常仔细的找过了吗?”

“唔……”

勇纪这么说完之后,芙兰卡也变得垂头丧气了。

“那该怎么办,勇纪。下去看看?这种状况,不管在哪危险度应该都差不多了。”

关于虚兽在哪一层出现,之前的法则已经行不通了。不论是留在这里,或者再下一层,遇到麻烦的可能性不会有太大差别。

“嗯,是啊……不过往下走的话,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仿佛按照什么人的安排一样行动。”

卡雅知道这个推测刚好说中了,不过她当然不会说出来。

勇纪稍微想了一会便得出了结论。

“好,下去吧。”

“可以吗?”

“一直呆在这里也不会有什么改变。——卡雅,你还能动吗。”

“嗯,没关系的。”

“正好。趁着还有余力,要尽快行动找到摆脱困境的方法。”

勇纪微微笑了一下,然后冲着后方叫了一声,喂,走啦。

缇娜和艾德卡两人似乎聊得很融洽。少年们脸上的表情也开朗起来。他们大概受到了鼓励,鼓起了勇气,恢复了精力吧。

啊,她才是真正的神姬呀,卡雅心想。

保护、救赎人们,是这个世界的守护者。

——同时,卡雅感到深深的寂寞和羡慕。

团队来到台阶所通往的第五层。

卡雅把这件事报告给贾赫尔——然后便切断了意念通话。

接下来自己会怎样呢?不——贾赫尔会把这个团队怎样呢?

第五层的景色和上一层没什么变化。

也就是说,地形和其他阶层的混和在一起,呈现出一种乱七八糟的样子。

“总觉得,有些心灰意冷呢……”

芙兰卡一边慢慢走着,一边叹了口气。

“说不定会有什么新发现呢。首先和上一层一样,一边制作地图一边进行探索——”

勇纪很积极的鼓励着一行人。

突然,卡雅的视线扭曲了,然后头痛再次袭来。

——“那个”又发生了。

***

“——”

这次能够应付了。

在迷宫全体开始震动的瞬间,即将摔倒的缇娜和卡雅互相用双手抱住了对方,成功的稳住了身体。

“……对不起,芙兰卡,没有手了。”

“啊,不,没关系的,我没什么事。”

芙兰卡虽然踉跄了几步,不过还是自己站住了。

“嗯……缇娜也没事,主人。”

“别逞强。——卡雅呢?”

没事的,卡雅回答道。

大概因为是第二次了吧,大家的症状都比刚刚要轻。

勇纪将怀里抱着的两个人放在地上。

“啊,勇纪老师,后面……”

这时艾德卡叫了起来。

全员回头往刚刚走过的地方望去。

道路的尽头,刚刚走下来的台阶已经消失了,只剩下一面石壁。

“……又重新排列了。”

勇纪咂了一下嘴。

虽然已经考虑到这种可能性了,可是仍然无法抑制内心的焦躁。

如果再发生几次这种事情的话,那再画多少地图也没用呀。

不过,如果只是站在原地的话不会有任何收获,这倒是事实。一行人决定开始调查第五层。

跟第四层比起来,这次的探索可谓是波澜起伏。

大家差不多已经习惯了奇怪的地形,也顺利的击退了虚兽——不过在前进中,迷宫又数次重组,让勇纪等人很是吃不消。

不过,之后的数次改变都没有第一回那样明显,不至于让整个视界完全改变。

每次都是小规模小范围的变化,像是道路的拐角多了一个,或者前面变成了死路。

虽然一行人在保证不失去水源的情况下来回探索——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不知为何变得极少和其他团队相遇了。

最近两个小时,一行人完全没有遇到任何其他人了。

(——什么人想要把我们孤立起来?)

勇纪在心中嘀咕着。

改变迷宫的结构也是为了这个目的,这么想的话就说得通了。

这不是刚刚才想到的,从这次异常事态发生的那一刻起,勇纪便在脑海中想过了全部的可能性——看起来,这个解释是正确答案的可能性越来越高了。

不过老实说,这个解释比“偶然间迷宫的某些装置启动了”要好得多。如果有人藏在背后的话,只要把那个人揪出来痛扁一顿便能有可能解决了。问题是用什么方法——

“有虚兽!左前方!”

芙兰卡的声音打断了勇纪的思考。已经经历了数次虚兽的袭击。

冲过去迎击的是阿尔弗列德和芙兰卡。

孩子们则退到后方,呆在勇纪身后。因为之前已经经历过数次,所以艾德卡几个人的反应速度很快,动作也很敏捷。

两个人将狼形——不过却能喷火——的虚兽逼入了绝境。

勇纪想尽量避免使出全力,防止暴露自己和缇娜的本来面目。可也不能因此让芙兰卡他们身陷险境——现在他们还不需要帮助吧。

不过两个人感到疲劳的时候自己便不能再犹豫了吧。虽然从两人的行动开看,现在这种程度的对手还是游刃有余的,不过阿尔弗列德的体力和芙兰卡的神珠都是有限的。不能一直这样战斗下去。

在那之前一定要想办法找出幕后黑手,做个了结——

“主人!这边!”

是缇娜的声音。

勇纪咂了一下舌头回头看去。因为过于专注于前方的战斗,导致后方出现了小小的疏忽。

一个正准备向孩子们袭去的仿佛云一般的黑影出现了。这是在第四层第五层经常能见到的生长于迷宫内部特大的蜂群。

“快退下!”

缇娜拽倒了艾德卡往前冲去。这种程度的虚兽攻击是无法伤到神姬的所以不用担心。

“呀——”

一只毒蜂来到铁青着脸接连后退的塞利姆脖颈边。不过卡雅却表现出出乎意料的胆量,把毒蜂打开了。

不过——这时响起了尖锐的惨叫声.

“啊……勇、勇纪老师,塞利姆他……!”

向他飞过来的不是一只毒蜂。另一只毒蜂从死角方向飞了出来刺伤了他的手臂。

“冷静下来,卡雅。——缇娜给塞利姆治疗一下。把蜂针拔出来!”

这个种类的毒蜂会将毒针和整个毒囊留在猎物身上不断释放毒液。

勇纪向缇娜下达了指示之后飞身向蜂群中冲去。他拔出了腰间的短剑,内心充满对自己失误的愤怒他以飞快的速度将一只只毒蜂一切两半。

没过多久,勇纪便将蜂群全部消灭了,他回过头。

“没事吧?被刺到了吗?”

“只有塞利姆被刺刀了。毒针也取出来了。——他没哭出来,很坚强的忍住了。”

缇娜摸了摸坐在一边,眼里还含着眼泪的少年的头。

勇纪轻轻叹了口气。

“……抱歉,我大意了。”

栖息领域的变化也意味着本来不会同时出现的虚兽会同时袭来。将警惕的焦点集中于前方的大型虚兽,这一点太过疏忽了。

“怎么样?有谁受伤了吗?”

芙兰卡消灭掉狼形虚兽之后跑了过来。

“塞利姆的手臂。是毒蜂。非常抱歉你才刚战斗完不过还是拜托你给他治疗一下吧。”

“好!交给我吧。”

芙兰卡开始检查塞利姆的伤势。

“毒针……拔掉了呢。这个伤是,拔毒针的时候留下的?”

“嗯,因为毒针埋在皮肤之下,所以不得不用短刀……”

“处理得非常得当。如果是毒液的话会流遍全身不过如果是小的刀伤的话很快就能治好。——好,我要施治愈术了,全身放松,塞利姆君。这种伤,稍微休息一下,很快就能恢复如初了。”

芙兰卡取出神珠,集中精神。转瞬之间皮肤便消了肿成功再生。攻击神术和治愈神术的水准都非常高这边是她的特性.

缇娜也松了一口气勇纪低声问她。

“……你取出塞利姆身上毒针的时候是怎么切开皮肤的?”

“这个用的是主人你在迷宫里给我的小刀。”

“不,我问的不是这个。你不是应该无法伤害他人吗?”

“嗯?”

缇娜迷惑不解的歪了下头。

“我心里光想着要做些什么所以没意识到这么说来还真是的。到底是为什么呢,主人?”

“……因为你切下去是为了帮他吧。如果你没有意识到自己在伤害他,便有可能伤害他吗。”

“无法攻击他人”这是不过是一种心理枷锁,可以解释为在自己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攻击的时候,这种枷锁便不起作用。这么说来,勇纪想起来,自己叫她起床的时候也曾经被她的头重重的撞过。

虽然塞利姆的伤势痊愈了,不过一行人还是决定暂时留在原地休息片刻。

如果毒液已经扩散了,运动会加速血液流动使症状恶化。所以为了预防万一,大家决定观察一下情况。

塞利姆交给芙兰卡照顾,勇纪负责放哨。

——这时,阿尔弗列德来到勇纪身边。

“……喂,怎么样,大叔。”

“还游刃有余呢。”

“真是场灾难呀。本以为是一个挺好的工作呢,结果变成这样。”

“把这种单件的工作当成一种娱乐来做就好了。从长远来看,持续性和安定性是重要的。”

“……是啊。”

勇纪叹了一口气。

“大叔一直在做探索士的新人指导吧。挣钱吗?”

“我也不是单靠这一个工作吃饭的。除了训练学校,也有长期的雇主。如果你真心打算以探索士为生的话,我就介绍给你?”

“还是算了。”

说完,勇纪望向了孩子们的方向。

“孩子们看起来也没什么问题。本来以为他们会更不安呢,不过芙兰卡和缇娜跟他们相处得不错。”

塞利姆躺在中间,其他人都聚集在周围。

“离现在不远的时代,《戴月神姬》和高洁强大的剑使徒《雪刃之王》很有名呢。这个故事是——”

现在芙兰卡似乎在给大家讲剑使徒们的故事。塞利姆也很有兴趣的听着。从他的样子看来他已经没事了吧。

“你看起来没什么精神呢?”

“…………”

勇纪什么都没说只是哼了一声。

“你觉得塞利姆受伤是你的责任吗?不过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我能做得更多,我本来能做到的,你不要这样责备自己。如果只是反省的话还好,不过自虐和后悔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好处。”

“我知道的。”

自己也不是全能的。勇纪反而觉得自己非常无力,能够做到的非常少。不,不是觉得而是已经醒悟了。

不过——正因为如此,所以不想再经历那种事情了。

芙兰卡所讲的故事,自然而然的流入耳中。

“不过,从此之后《戴月神姬》和《雪刃之王》便反目成仇。之后出现的便是《暗黑鬼》。他和《雪刃之王》开始决斗结果打倒了对方。”

“诶,输掉了吗!《雪刃之王》!”

艾德卡大声说道。

“这段故事并没有写到图画书中,所以不太为人所知吧。”

芙兰卡苦笑着。

“实际上有很多说法。有人说是《雪刃之王》厌烦了这个世界故意输掉的有人说他在迷宫中受了伤。不过,唯一能确认的一点是《暗黑鬼》代替了《雪刃之王》成了新的《月》之神姬的剑使徒。”

“那个,《雪刃之王》最后怎么样了?”

躺在那里的塞利姆问道。

“有人说他死了,有人说他失踪了。我个人支持第二个说法。因为我不喜欢太过悲伤的故事。”

“缇娜也是!主——《雪刃之王》一定还活着。”

勇纪知道自己已经皱起了眉头。他真想立刻冲过去,猛敲那个差点说漏嘴的神姬的脑袋。

“那么接下来,《暗黑鬼》成为了新的剑使徒,他和《雪刃之王》在很多地方都刚好相反。他用的不是白色的,而是黑色的刀。他不会帮助探索士,相反只要有探索士妨碍到自己,就毫不犹豫的杀死对方。所以,他一直被人们所恐惧、厌恶。”

“那个,那个时候的《月》之神姬大人,什么都没说吗?”

卡雅问道。

“嗯,果然还是应该生气了吧?虽然她说过什么话并没有流传下来,不过她某一天突然就解散了誓约团,停止了活动。因为她中止了全部的迷宫活动。所以现在也只有《月之誓约团》是休止状态。同时,《暗黑鬼》的名字也渐渐消失了。这大概是五年前的事情吧。”

“…………”

五年吗。已经过了那么久了吗。

“芙兰卡的故事也告一段落了吧。勇纪,我们出发吧。”

“……啊。”

勇纪站了起来,然后微微笑了笑。

“——那么,你们恢复精力了吗?差不多该出发了。”

***

“那个,你没关系吗?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卡雅一边走一边问塞利姆。

“啊,嗯,没事的。对不起卡雅,给你添麻烦了。”

“真是的,塞利姆你太弱了。”

虽然艾德卡现在说着一些让人讨厌的话,不过他在塞利姆被刺到的时候也吓得脸色发白呢。

“你要是走不动了就提前说。为了不让你变得碍手碍脚的,我会背你的。”

“所以说,我已经没事了。”

卡雅听着这两个人的对话,呼的叹了口气。

她看到塞利姆平安无事才真的觉得放心了。

同时——她也意识到了自己的极限。

——自己果然还是无法伤害眼前的人。

这时,她想起了芙兰卡所讲的《戴月神姬》的故事。

卡雅不知道过去那名神姬的事情。虽然两人称号相同,可却是完全独立的存在,并不会继承对方的记忆。

所以,她不知道上一任神姬和剑使徒之间发生了什么。

不过,上一任神姬确实表达出了不想伤害别人的意思。

——自己也该这么做吗。

***

“……哎呀”

贾赫尔小声说道。

“小卡雅的‘回线’接不通了。似乎她单方面拒绝了我。”

“有没有可能暴露了真实身份,被杀掉了?”

艾尔芙莉蒂问道。

“发生那种事情的话,我会知道的。她确实还活着。也能够确认到她的位置,似乎正在缓慢的移动,应该是单纯的无视了我。”

“预料之中。”

《星》之神姬不带任何感情的点了点头。

是的,卡雅的选择在自己的预料之中,所以自己也有相应的对策。

“那么,就跟事先说好的一样,我来掌握状况。不过,相应的会扣除掉你们的报酬,这一点还是提前告诉你一声。”

贾赫尔沉默的耸了耸肩。这也是为了胜利,无可奈何的事情吧。

“……如果你想配合我的话,其实有更安稳的手段呢。”

艾尔芙莉蒂低头看着迷宫的入口处,小声说道。

“这都是因为你太胆小了,如果要恨的话就恨你自己吧,《戴月神姬》。”1.0019708001971;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