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疏密的杂草,陈旧的石垣,辽阔的青空,其他的地方,晒衣台,
用途不明生锈的鼓,路边,还有筋疲力尽靠在石垣旁的平民而已

(妈妈的自行车以外,没有改变啊~)

在走廊,蝉的叫声与风铃的凉爽一般音色的BGM,

脚ぷらぷら一边让壶哎~和的是,这家的长女——畑山爱子


那一天,从异世界的归来的爱子们,随后警察和媒体炒作是当然的事,

学校相关人员和行政部官员,连日做情况调查。
总之,集体失踪中唯一的大人。以及学生们幻想的经验谈,
同情的比率较高,社会人士对爱子,只有投向更严厉的视线而已


虽然这样说,事前协商过,异世界的事情,不说谎,直接把实话说出去
另外,爱子,自己周围也接受,让自己的“真相的话”等编造了再说,
结果,学生们讲述的内容和不变的说明也没有,作为一个社会人,相当丢脸的想法


当然,一部分学生被带回去了,学生们沉迷于“妄想”一事,

实际上是那样的事不可能的(译:指魔法),但爱子被追究责任,
开始变成了那个流言是强大的,或者,失踪了爱子本身也有责任吗?
这傻瓜的意见之前就开始出现了


神秘的失踪事件。犯人的行踪不明。没有回来的学生(译:指一些被杀的学生)。
归国的学生们的妄想。对这些事情,谁负责任的话,无法平息了已故的所谓的替罪羔羊,
应该说爱子选中了吧(译:指替罪羔羊)


对连日的种种感觉厌倦了的爱子,周囲被冲走的那样,成了集体失踪事件的责任者,
遭受的污名爱子不回应周囲的要求,打算回应了。就遭强烈的抨击,
教师这个职业——不,社会人生命的终结,接受了。
这是,被连日报道的女儿的样子无法忍耐的爱子的父母,
说服了爱子回到老家来这样的事情也是原因之一吧


下了离开学生们身边的决心了,正好那个时候,惊人地,不自然的那样子,但是,
谁也不觉得有不可思议的异样,话题走向结束了


犯人当然是阿一。


网络和媒体,利用超大型认识办公室ファクト(译:不知这啥...)操作,强力,
不分青红皂白,强行把全世界的人们的意识干涉。


知道了那个的爱子,表情惊讶,阿一“之类的事……”透露。
不管怎么说,阿一做的事,是世界规模的洗脑。故事里出现的邪恶组织才做的坏事。
但是,对在各种意义上憔悴爱子,阿一耸肩,说



“冤枉,随意地接受了流言的世间不好。反击吞噬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也就是说,向爱子出手的是世间的流言,是阿一的敌人。杀不了,所以接受的洗脑吧,
是这样的。好奇心又不负责任的发言啦,自己的亲人伤害了,所以当然的惩罚吧


被那样说了,爱子,已经什么都不能说。世间不负责任的流言什么的,
不要离开我,我不能容忍的。迷上了对方,这么说的。为此,全世界的意识在手中了。


魔王大人,霸道达到极点。已经,不管说什么了,阿一是不会停止的吧。


爱子,无力地垂肩膀的同时,即使如此内心痒痒的,轻飘飘似的,而且内心像针灸呜呜。
这样的感觉,感觉苦闷的。结果就这样,爱子在阿一们的学校复职。
而且,学生们一捆,行政方面的斡旋也有,阿一们的特殊班级中的班主任职位还收到了。
被召唤前,担任班级的不只是当过老师的话,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说是成功的。


那么,就这样顺利,在异世界比生命重要的学生们和分离时的事情,
也不是原来的爱子能接受的,在这里,一个困境诞生了


那就是——我,是老师。阿一你是学生……虽然事到如今。
是的,我和阿一的关系明确想起了。当然,神话决战之后,多次阿一在热情的夜晚中度过了。
所以现在真~更奇怪的话。但是,就这样,日本是在地球,实际上教职复归了的话,
站在台上,台下那里入席学生是阿一的身姿的话……


——我呀,什么事啊啊啊啊啊啊。对学生出手什么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个人,翻滚了。天生一本正经,対教职不寻常的诚意,日常生活回到平静的话,
爱子的精神,在五寸钉毫不留情的明,在さぐっ大头针点~口~梳子来的。(译:看不明白...)
阿一自然,同时避免,但是,月们卿卿我我的情景是痛苦和不满的,
但是果然还是有罪恶感之类的啊,避免干扰阿一了……完成这种非常麻烦人的。
这几个月,和阿一一起的时间,就连正面对话也没有。阿一,
这个世界的行政官们的战斗和异世界的大门Tortoise和更容易而开的办公室ファクト制作、
月们用自己的手来养活的生意关系而奔走着,忙碌的日子,所以来跟爱子见面也没有。


——寂寞


老老实实的爱子的真心。


——但是,老师和学生,之类的……果然……


与此同时,烦人的真心。
果然,我和阿——你是……呜,年纪的差距……立场也有……
非常烦人的真心。
那种苦闷的想法一边抱头,阿一的周围已经有十分有魅力的女孩子们的事情,
像我这样的半老靠边也许……这样的结论,一边接近利用暑假回家探亲的爱子


“喂,爱子。真是愚蠢的脸色。灵魂脱落了吧?”
“脱落,复原的没关系哟,妈妈”


确实,如果没有问题,那么神代魔法。母亲相信吗就另当别论了。


女儿的,对~。回答惊讶的表情一边,爱子的母亲——昭子,“西瓜,吃吗?”
爱子,ゴロン和寝転がり骨碌滚到桌子,直接去了。无言的回答“吃”。


一边沐浴电风扇的风,等待片刻。昭子切成漂亮的三角形的西瓜就被送来了。
金鑫变冷了,水润,看起来好像很好吃的样子。爱子,
附属的牙签西瓜的种子ほじほじ后,ぱくっ和尖端口咬住了。(译:这不明白...)


口中蔓延的温柔甜美的感觉,爱子的表情真啊~绽。外观完全就是小学生……
童颜在此达到极点。非常,26岁的大人的女人是看不见的。
魔力这东西觉醒之后,不知为什么,皮肤的情形在良好的颇る付き,爱子年幼外表的原因吧。


“……这么做的话,稍微到前,电视上的球迷很多悲壮的决心,决定着孩子看不见啊。”
“媒体可怕。官员先生可怕。教育委员会可怕……神的使徒战斗的人,还强。”
“魔法比世间大人的流言的方式,看不见的流言,也许的确可怕啊。但是,不好吗。
你跟最棒的王子相遇走运吧?”
“……王子啊,妈妈。说是恶魔。倒不如,魔王大人...。”
“什么都好,不过,马马虎虎,女儿的恩人先生见不了面。爸爸,爷爷,我们也非常担心的啊?”
“吧,嗯……暂且,考虑一下”
爱子摇摆不定的态度,对昭子是炫耀,吐出了叹息。


爱子的家庭构成是父母、外祖父母。家是水果农家,父亲是农家的养老女婿。


现在,暑假回来的女儿,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帮你~一边说,精神的做农业去。


那样的田地山家,现在,不如说是最近,有非常在意的事。


那是,和爱子的“恋人”有关。
那一天,与学生一起失踪的女儿跑回来的日子。
当然,情况说明的田地山家的每个人,最初是不相信,
但爱子的魔法,田地山家的农田被改善了,商品也最高等级的东西了,
细小的事,不错吧!相信了爱子去异世界的经过。
这个故事中,明确表示有恋人了的女儿。
亏回了日本的那个“他”什么的的福,刚才的爱子暂时陷入某种情况。
把骚动静静的镇压了的那个“他”。是女儿的恩人,下定决心的人的话,
希望一定要介绍,但不知为什么,爱子那犹豫不决啦,我不答应。


或者,厉害的人物呢,不过,总是从脖子项链上挂着戒指笑嘻嘻的,
笑着看手机,和谁打电话一边脚巴塔巴塔,脸的懒散,就像想起什么开心事一样痴情(的脸)。
遗憾的女儿的身影,从心底想了解对方的事。
不知为什么,初中完全成长停止,女儿的将来没有浮起的话...
如此担心的爱子的家人,也有被介绍女儿选的人的期待。


但是,果然,爱子多久也摇摆不定的态度……


“真是的,那样的话,是在逃避“他”啊?”


“呜!?”


现在,正在烦恼和他的关系中,母亲放出的可怕的忠告,爱子不禁胸压提高了呻吟声。


“好不容易回来了,也不帮忙做家务整天呆呆的。反正,因为对“他”的苦闷,
当作返乡的借口逃出来了吧?啊,还是“他”逃跑了,所以伤心回家了……”
“哪有的说,妈妈。我,这,这个,恋人之类的,没有……”


视线游移,声音很小、西瓜种子高速咻咻的吐出爱子。


爱子,一家人想要理解“他”——想要被介绍。但是,果然,
老师和学生的关系,指的是家人也好,不,正因为是家人所以非常辛苦的……


在内心,“恋人,而是已经是新娘了,所以不说谎……”辩解似的,这样的嘟哝。


“……恩,好啊。你也有各种各样的吧,你也已经不是小孩了。
然而,“他”是什么人,我们随时都欢迎哦。”


“……嗯。”


昭子放弃了,爱子抓着西瓜的手有点松弛。
渗出松了一口气的气氛的女儿,昭子一边苦笑改变话题。


“这么说来,今年也要祭祀啊。很难得,换浴衣来看?
已经多少年没去了吧?你最喜欢在山城的老爷爷做的棉花糖了不是吗?”


“啊,话说回来,到这样的时期了啊……是说,山城的爷爷,还活着吗……”


“你很失礼啊。”


“因为,我高中生的时候,已经超过九十岁了吧?”


“嗯,今年,一百零二岁。”


“那,因此,庙会的摊位还在吗?没事吧?不会制作棉花糖中升天吧?”


“你真是失礼了。现在很健壮啊。本人也说了还能活三十年。”


“挑战金氏世界纪录的打算吗?”(译:我差一些翻成挑战吉尼斯...)


说这些话的同时,爱子,为了心中的疙瘩去散散心,参加了当地怀念的庙会。




傍晚,美丽的夕阳在河边的对面的山间消失的时候,
爱子身穿樱花色的浴衣在门口。手上有一个可爱的钱袋,
脚下是凉爽的草鞋。穿着浴衣,
比平时年幼的容貌变更加光泽,有些成熟。(这句脑补)


(译:普段の幼い容貌に多少なりとも艶が宿るのは、日本人故だろうか。 不会...)




“真是一个人去吗?”


昭子一边感到疑问一边问。


“嗯。适当地闲逛。爸爸们也去帮忙了,去适当地露出脸来”


“是……虽说是乡下,但是并不是没有笨蛋所以要小心。
特别是,祭祀的日子欢闹的人。”


“我知道啊。真的,事到如今,就算遇到痞子也不会怎样。”


“別傲慢。这样的话,打电话要太一君一起去?”


“嗯,真的不要紧。大体上,太一君这样被传唤,会生气吧?”


 古川太一,是爱子的青梅竹马的青年。
从以前开始,古川家和畑山家很近,农场相邻所以家族也相识。
从幼儿园到高中,一直在同一所学校,知心的伙伴。


青春期特有的种种,有个时期相互保持距离过,随着成长保持的距离也慢慢消失,
长期休假彼此回老家见面,说笑的关系。


太一,在外县的大学毕业之后,就在公司工作了,但是父亲曾经一度住院后退休,
这一年半前就回家继任农业。因此,驱使着当地的青年团的人帮忙这次的庙会……


“是吗?太一君的话尽情地撒娇啦。嘛,太残酷的啊。”(译:爱子妈妈想凑和爱子和太一...)


“是啊。太一君是性格好,但是一直撒娇的话果然生气。”


“不是这个意思……嘛,父母会出场吧”


“??”


对母亲的意味深长的言行歪头的爱子。但是,昭子似乎不打算说更多了,
所以就那样往庙会走去。


习惯乡下的道路,悠闲地走。走在夜晚的街上经常能看到满天星在闪着,
水田里放松的青蛙和在树木上的燃烧生命的蝉在合唱给夜晚增添色彩。


(是说,就连空气清澈的情况,也不如Tortoise……)


自言自语,但是在脑海里循环的是异世界的日子。
像戏剧一般鲜明地想起的是……那个再会,以及不期望的结果,
并且救助了自己生命的吻。


(呜…………)


被神之使徒幽闭在高塔的顶部,真像故事里的公主一样。
并且,消除了自己的不安和焦躁的他来救我,海拔八千米的战斗。


看到自己所引起的结果后难看地呕吐,自己被看到那样难看的身姿,
反而被照顾了。
此后,再慰灵碑的旁边被赠送了语言这件事,爱子一生都不会忘记的吧。
刚才的救出剧,是肉体的救济的话,那黄昏的慰灵碑前的事情,无疑是心的救济。
回想起来,已经从那个时候开始,陷入爱情之中吧。


(啊……)


然后,魔王城的神话决战的经过……被赠送的东西。
那样攻击的结果,投降了似的,或者困惑似的微笑,(译:指爱子要阿一叫名子)
他开始,爱子自己——成为魔王的妻子的证明所送的戒指。
爱子,手伸进入浴衣的胸部打开了戒指的连锁,手指透过浴衣抓住。


然后想起矮小的自己,也许是一生没有缘分也说不定了,晚上的种种。
只要想起就像猴子脸一般红了。那,那是……太厉害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夜晚的道路,一个人变得满脸通红的同时倒在地面的爱子。从旁人来看就像个可疑的人。


这样,即使突然满脑阿一的事,本人还是在想这种关系持续下去真的好吗,
抱着这样的内心纠葛(笑)的缘故,新娘听到肯定吃惊吧。(译:笑不是我加的...)


在异世界中,被人们称为女神,漂亮地煽动,为了学生和国王对抗最大宗教
的教皇(神)的女教师,其实是超恋爱的麻烦系。(译:总之就是喜欢又很纠葛(笑))


“爱醬?做什么啊?”(译:原文只有爱,估计是昵称,不过我感觉翻爱醬比较可爱)


“哦嘿!?”


突然打招呼的声音,爱子咻地飞回现实。回以奇怪的声音。
这次是不同意义的脸红的同时,视线転向声音的方向,
那里是短袖T恤再卷起袖子到肩膀的一个个子高高的,健壮体格的青年。


“这是,太一君……别吓唬人。”


“不,在夜路上一个人,各种表情的爱醬,比较令人惊讶,不过……”


一边搔脸颊,一边和爱子用“爱醬”这个昵称称呼的那个青年,
这样称呼爱子的只有古川太一这样的人了。


“那是忘记……比起那个,太一君,在这种地方怎么了?不是在帮庙会了啊?”


“呃~,不是那样,不过……爱醬来庙会。你看,这样的日子,愚蠢的家伙也会出现,”


“难道说,特意来接我的?”


“嗯,是啊”


“是这样啊,呵呵,谢谢”


以前开始就知道太一常常若无其事的做“好人”了,(译:被发好人卡)
爱子的心暖烘烘的同时,微笑着感谢。然后,不知为什么,
把脸用手覆盖的太一青年。(译:被萌杀...)


“哎?怎么了吗?”


不知原因爱子,被着急了似的太一带着往庙会的方向走去。


“那,这样说的话,浴衣。穿了啊。”


突然转变话题了,不过爱子回应特定的对话,所以无需担心。
(译:简而言之就是不用担心被爱子发现太一在害羞)


“嗯。这样的气氛很重要。好不容易隔了好久的节日。”


“是啊,是啊。…………那个,怎么说呢,很适合的”


“是吗?谢谢”


太一的称赞,爱子坦率的说,有点太直接普通的谢了。
这样一喜一忧的话一年没有了吧。……但也取决於对方。


太一,有点突然无力的同时,尽管如此也继续关于回忆对话。
那样的二人,不久进入庙会的热闹与人群中了。


那里,邻居叔叔知道以前的两个人,还被大妈笑,
而且即使说不是那种关系也没用,一边平静对应的爱子,
那样太一看着爱子的脸颊,遗憾那个的样子,青年团的伙伴用同情的眼神望向太一……
(这边不是很会,总之就是被叔叔和大妈挪揄,结果爱子平静对应)


山城的爷爷,用棉花糖的艺术露一手,或遇见爱子同龄的女性,
那个女性带著孩子,爱子多么复杂的心情,或者一半调侃一半开玩笑说〜如果你结婚就有,
头脑中浮现出阿一的事了,但有点羞愧却又没有否定的爱子,
太一が无駄に気合いを入れたり……(译:不会,就是说太一浪费用心...应该吧)


就这样那样,和爱子隔了好久的参加当地的祭祀充分的享受了。


还很热闹的气氛的祭祀的背景,爱子休息时,顺便坐在境内的阳台上。
一旁,是青年团的一员,明明爱子在祭祀巡回的时候,一直跟过来了,
而且现在也会帮忙去看太一。(译:不会...就是去找太一...应该吧)


无言的空间,听着节日的喧嚣,爱子脚一边摇摆一边朝夜天仰望。
盛夏来临,但境内通风很好,夜晚的风滋润肌肤上的汗的感觉很好。


自然的感觉,心情舒畅的爱子眯着眼睛,太一看呆了……
一拍后,突然回到自我的样子,自己拍打自己的脸颊。
パンッという干いた良い音に、ギョッとして爱子が视线を向ける。
(译:抱歉,又不会...应该是和爱子对上视线)


对那样的爱子,太一,紧张的开了口。


“啊,爱醬。最近,已经不要了紧吗?你看,到之前为止,还有谣言吧?”


“嗯,没事。已经结束了。现在,一般教师。”


“是吗?。不过,爱醬担任班主任的是那个班吧?这样的话,
爱醬又会成为众矢之的,不做不也可以吗?”


“……你想说什么啊?”


觉得奇怪的爱子,太一的视线彷徨,但紧接之后,好好地看着爱子的眼睛说了


“真是的,充分的吗?已经充分为学生们而努力了吧?”


“所以,和阿姨们说的一样……回到这边来吧”


“……”
没有回答,这个话题不想回答,爱子继续举步向前,太一着急的说。


“另外,教师的话在那边不做也行吧?在这边找不也是挺好的吗?”


“那样是不行的唷。我也有责任,而且更重要的是,我自己希望跟孩子们在一起”


“那么,孩子们毕业之后呢?”


“那个是……但是,即使如此我也想继续,因为我感激那所学校”


“那样的事...只是把归还者收容在一处而已吧?不如说,孩子们毕业后,
还会被需要吗?那样的话,被拋弃之前,在这边求职比较好吧。
如果是爱醬,在这边的话熟人也比较多,某种程度也比较方便吧。”


“可能就像你说的一样……还有,之前的事情。”


爱子的微妙的态度,太一终于焦急的站了起来。


“……爱醬你在意的是,对学校的人情啦,还有学生们的责任,难道不是吗?”


“诶?”


“爱醬你在意的其实是……恋人的事吧?”


“喂,说什么……我才没有恋人什么的……”


“別想掩饰,只是爱醬你自己认为有隐藏好。但是阿姨们跟我早就知道了。
失踪期间,相爱的人会自然的恋爱。而且,那个恋人……是你的学生。”


“!!!!?”


爱子:“为什么,那!?”,真是易懂的反应。爱子太坦率了,


太一一脸无法形容的表情,一边继续说。


“爱醬从以前就不擅长隐瞒。一看就明白了。而且,在失踪期间相恋了,
而且还是无法介绍给父母关系,爱子被这样关系产生的罪恶感和伦理观刺激……
符合这样的条件的,只有可能是学生吧。”


“……太一君。从什么时候开始当名侦探了?”爱子一副愕然的样子


太一“不只是我,阿姨们也知道了”


连母亲也知道了,听到这的爱子终于开始抱头了。


看到那样的爱子,太一充满决意的说




“学生和教师之类的……你明白的吧,爱醬”


“哎!”


“爱醬明明那么痛苦不是吗。失踪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
但是这是不正常的吧?所以,只是一时的迷惑。我不会在意”


“太一君?”


接近爱子,太一依然用认真的眼神凝视著爱子。爱子被吓退一步,
如果爱子剩余价值减少,那个份儿,太一隔装了。
(译:爱子が下がれば、その分、太一が间合いを诘めた 这句不会...)


“爱醬,把那么不纯洁的关系结束了吧。我为此回来了,让我们从头开始。
最初也许会感觉寂寞……不过今后我就在你的身边”


“太一君,你在说什么……”


“我一开始是因为父亲的病而回来的,但是现在不同。父亲的病一周就治好了……
其实,爱醬失踪后,也没心情工作,因此,正式为了搜索而把工作辞掉了。”


“是,是这样的吗?”


听到不知道的事实,爱子眼睛瞪大。然后,注意到这里太一所说的一连串的话,
是用什么样的心情说出来的东西,在怎么迟钝的爱子也察觉到了。实际上,到现在,
这种可能性一点也没有考虑过的爱子感到惊愕了。


“我听说爱醬失踪了之后,我钝时还以为是心脏粉碎了。就在那个时候,
我意识到了,爱醬对我来说是多么重要的存在。”


“这是,太一君,总之,先冷静下来吧?”


“我会冷静下来啊。爱醬快回来。和我结婚吧。珍惜彼此一直在一起吧!”


“不,稍等一下!太过突然了!我对太一君的事,这样的事——”


“和恋人好好地说吧?”


“!”


“不可能在一起。对方还只是孩子。只有爱情是没有办法幸福的。
如果是我的话,也可以继承家业。我们绝对会顺利的。”


爱子的背已经靠到院内的柱子上了。紧接着是逼近的太一,忽然抓住爱子的肩膀。
太一的瞳孔是爱子至今为止从没看过般认真,诚实溢出,也包括了让人烧伤般的热情。


是的,这就是爱子,异世界召唤前没有情人,即使现在还像兄妹一样,
根据不同的情况,心被夺走了也说不定。知道我的青梅竹马是“男人”。
台词和包含着疼痛一样的心情也没有了……
或者说,非常的冷静,感觉有点危险的劝说非常的……


但是,就算是这样的思念相撞,爱子的脑海中闪过了,他的事……


“阿一君……”


“爱醬”


不由得轻声细语般泄漏的名字,太一皱眉在想的瞬间,爱子一口气拉开距离。
稍微用些强硬的手段,但是心爱的女人被不纯洁的关系所困,怎样恢复到正常呢?
……或者说是嫉妒……


连续的惊愕,对他的思念导致意识飞出了的爱子反应晚了,虽然立刻就拧身……
不过,后面是柱子,双肩被压着,没有办法避开太一!


因此,对抗对普通人来说有点危险的力气的同时,也不由得,内心再一次,像是求救般大叫了。
(译:只爱子被压着 没法反抗)


(阿一君!)


“哦,爱子”


“诶?”


“诶?”


太一和爱子,露出同样的声音。然后,在太一接近爱子前的一瞬间,
太一突然被停止了。不,阻止了。颈部从背后被抓起。


讨厌这样的声音。(译:メリッという嫌な音がなる 不会...)


“是,是,是谁。在做什么啊!?”


“喂喂,那是我的台词吧?对我的女人做什么啊?”


之后,太一的身姿消失了。不,是像错觉一般的气势,往后面飞了。
绝妙的火候,脖子似乎往奇怪的方向弯曲等等。在地上剧烈咳嗽。


那样的太一斜楞著眼睛,以及爱子一边目瞪口呆注视著眼前的人物。


“哈,阿一同学?”


“啊啊,是我。”


“那,为什么在这里呢?”


“因为这里有爱子在?”


“不,为什么是疑问的形式,像哪里的登山家一样的说……”


看着困惑的爱子,阿一露出了苦笑。


“最近考虑过多啊。也没说话的时间,而且这个时候回家探亲。
在父母的劝说下困难的决定,也被认为就打算拜访了。
(译:不会翻...意思是爱子还不敢跟父母说阿一的事 阿一就直接跑来了)
所以,为了转移使用了罗盘,难道说,一个人寂寞的参加庙会,
我以为有事所以飞过来…… 结果没事就好了呢”


阿一的眼睛细眯,被丢到后面的太一站了起来,而且一边摸着喉咙一边瞪阿一。
因此,阿一担心自己而油然而生的喜悦涌上的同时,
刚才被看到了的猛烈的羞耻和焦躁的记忆也涌上来了。


“啊,那,那是不同的哦!太一君的事,不是这样的!我,我完全没有那样的想法!”


“啊~,嗯,是这样啊……”


太一带着一脸无法形容的表情走了过来。爱的女人全力否定——不由自主地压著胸口。


“但是最近和我的事有各种各样烦恼吧?学生和教师,
令人担忧不休的关系 ……时至今日现在的关系也不想改变”


“是你!?”


爱子把手放在胸前。青梅竹马行为很相似。这个事实让阿一苦笑加深,(译:指2人把手放在胸前)
阿一突然从爱子的后面出现。听见“哈,阿一君!?”接者“你说”。


阿一从后面抱住爱子,用稍稍感到惊讶的声音说。


“爱子在意的关系之类的,还不到一年吧。尽管如此,如果在意的话,
那到时直接会谈就行了吧?爱子希望的话,那么我是无所谓的”
(译:指交往没有一年 直接去拜访父母也无所谓)


“啊,是吧,那是……,但是我的年龄相当年长……”


“……爱子,这就別说了。尤其这句话绝对不要月面前说啊。
在一万米的高空旅行,不想做的吧?”


“啊……”


仔细想想,年龄差等……。绝对不可以说出口。


“本来。人类就是往往朝各种各样方向的思考的傻瓜,不过,爱子在其中更是典型。
这样的人常常在很容易解决的问题上犹豫不决……那么拘泥“自己是老师”的话,
就像以前一样劝谏我”


“呜,真没面子……”


“这是真的啊……你以为我是谁呢?得到爱子的时候,宣言了吧?”


爱子回忆当时发生的事。神话决战之后一个月,自己向阿一告白了。
那时候接受了——魔王大人的条件。


——一旦决定之后就再也跑不了了。


魔王的女人,是没有“分手”这个概念的。即使爱子讨厌,也无法逃离阿一。
即使有什么情况吧,也没有分手的可能性,一边接受最爱以外的女人是可能的。
那是没有常识的阿一养著复数女人的最低限度的界限。


对彼此献出一生。


因此,爱子的伦理啦,常识啦那样的东西,这样烦恼的是没有意义的。
爱子已经把身和心都献给了魔王。


因此,一生都无法离开魔王大人。


“知道了?”


“……是的”


被阿一问唯一一句话,爱子堕落了。一边满脸通红一边猛烈的点头。


在那里的太一用严厉的视线一边看着那样的爱子一边向阿一开口。


“……你。离开爱醬。你是爱的学生吧?你现在还是学生,所以不清楚,
你的存在对爱醬是折磨。虽然心情明白,不过世间是不会接受的——”


“谢谢您的忠告。只是以有良知的大人自居,程序弄错太多了。
对我的女人出手的时候完全没有说服力。是爱子的青梅竹马的话,
犬神家的地方……嘛,这次就原谅你。放弃爱子的事,随便找个老婆吧。”
(译:犬神家にしてるところだが 不会...)


被年岁比自己小的,而且还是学生的男人,阿一说的话一针见血,太一张大嘴巴。
然后,脸色变绿,或者变成红色接着怒吼


“喂!”


“啊!?”


爱子眼前的景象说不出话来。阿一把手伸向爱子的浴衣的胸口!多么没有道理!简直是恶魔!


阿一从胸口轻巧地把爱子的项链上的戒指取出了。而且还是在像家人一般的青梅竹马面前,
看着害羞爱子,太一满脸眼泪+怒目而视,不过就这种程度对阿一根本没影响。


“已经为时已晚了。我和爱子是恋人,不如说,
已经是我的老婆了。包括身体和心”


“你啊,你啊”


完全就是反派角色的台词。无论怎么看都像是诚实青年的青梅竹马被坏男人抢走一般的构图,
爱子心中的台词一定是“不要再为我而争炒了!”吧?。
说那样的事的瞬间一定会受到阿一的爱的铁爪吧。


在太一的感情快要爆发的时候,,阿一用冷冰冰的表情说了。


“自作自受吧”


“什!?”


“你有著我所没有的强力的武器。就是从幼儿时期和爱子度过的时间和生活环境,
以为成人之后也会一直在一起的吧?有的是和爱子交流感情的机会。但是,
你把一切都放跑了。不要找借口。你没有朝向爱子的心,(译:指没资格跟爱子告白)
“回去的理由”变成了爱子。结果就只是那种程度的东西。”


无法反驳。被夺走的是——意想不到的分别。比谁都接近爱子的位置,
但是因为以为会一直在一起而没进行斗争。因此在不知不觉间,
爱子到了手够不到远处去了。


在阿一的说教之后。毫不留情的毁灭敌人,即使是讨厌的对手,对方说的话也没有无视,
粉碎时仍然不能忽视。那是阿一的爱子出手的对象,这么语言叩きつける很少。
仔细一看,太一刚才那么华丽的被丢出去却没有受伤。


(因为是我的青梅竹马所以……)


应该是那样的吧。(译:指被阿一丢出去却没受伤)


爱子用羞答答的表情把紧缩的头抬起来。接着用自己的手臂悄悄的抱紧了阿一。
阿一没有反抗。踏出一步的爱子,静静的开口。


“太一君,还有担心的大家,谢谢。”


“爱醬……”


“但是,我无法回应太一君的思念。因为我眼中没有太一君”




“……所以说,那家伙——”


“嗯。我想着阿一君。有著各种各样烦恼…… 不过现在。想起来自己该怎么做了。”


“那是不行的……世间不会承认。”


“嗯,我知道。但是没办法啊。我喜欢的人是无可救药程度的恶魔,世间,
就连世界也神也敌不过。我也是恶女啊。”


“……恶女。是最不适合爱醬的词啊”


“但是,你想错了”


“啊,是吗。从最初就像那家伙说的那样,“为时已晚”了?”


爱子露出苦笑。即使在街头。太一与阿一也互相瞪视。


一脸凉爽的接受阿一。看着自己的程度,好像并不是不明白,


然后,就再刚才被言语抨击,而且,腕力无论如何也比不了的事也被亲身灌输了,


太一瞪了阿一一会儿后,突然把肩膀放松了。然后无言的走出去了。


“和青梅竹马的关系不好,也许会……”


“不,没问题的。有点花费时间,总有一日会回到兄妹般的关系。”


“是吗……,再一次对爱子出手的话,犬神家をしない自信はないな”


“……为什么,犬神家に拘るんですか?”
(译:不会... 犬神家是啥啊?!)


因为阿一的话而苦笑的爱子,一拍之后,转过身来向阿一低头。


“对奇怪的烦恼犹豫不决的事,因此被担心了真的对不起。今天来见我,谢谢你”


“啊,你的道歉确实收到了。之前也说过,我喜欢爱子那样的地方,所以不要太在意”


“哎?那、那样的地方?


突然被说“喜欢”的话,爱子脸又红了。那么爱子和阿一曾经在ハイリヒ王国的慰灵碑前,
烦恼的爱子被问了。那是,刚刚才在爱子回忆中。清晰地烙上的一定是对阿一的思念,
明确的珍贵回忆。


“拼命猛跑的地方也好,失败啦自己的矛盾,脑筋也注意到的地方,
但忍受自己的结论找到前进的地方,是我觉得爱子耀眼的地方,
我觉得很可爱感觉的地方。所以爱子这样就好”


“……话这样的话,犯规。”


把头低下来不让阿一看见的爱子。不过即使看不见,很容易想象那张羞耻又欢喜的脸。


就是因为清楚这一点,微妙地忍住笑的阿一,还是真是个坏男人。


“那么,去爱子的家里吗?。跟你父母打招呼。”


“哎?”


就像去那儿的便利店吧一般然的话,爱子回头。


“烦恼解决了,已经没有理由不介绍的吧?总有一天要打招呼的,
把你送到家里去,顺便也见个面吧。今天已经很晚了,正式的问候明天做也行”


“啊,还是老样子,这什么行动力……不,不,怎么说呢,下次再打招呼……
我也要有心理准备的说……”


“嗯,爱子的家有点远……恩?爸爸有来庙会?就在附近。好,顺便问候和给钱吧?”


“啊,有点什么,用指南针之类的吗?!啊,请不要去!你要跟爸爸说什么?!”


“当然就是“岳父先生,女儿给我。不允许反驳”。经典吧?”


“哪里!?”


“或者说,爱子。很在意的,不过,为什么对我用敬语?轻松说话啊”


“诶?那,那个,总觉得气氛……啊,下次再谈!这里有很多从以前就认识熟人哦!
在这样的地方对爸爸说那样的话……明天就在邻居间传遍了!”


“我会好好地考虑再说。……嘛,一分钟也没有的。
噢,那老头啊。第一印象很重要的。总之,把店里的商品买爆吧”


“请等一下!稍等……明白了!明白了!没有好好用敬语的话就別去!”


爱子ギャースギャース吵嚷说,阿一恰如其分的接待的同时用无畏的微笑往家人方向突进。
自然,爱子紧紧抱住阿一的手臂,那样的爱子就像是被阿一抱在怀里一边前进,
所以嘈杂度和关注度MAX!


邻居的太太们,疼爱爱子的老婆婆们,“哎呀嘛!”一边说一边看着两人。


然后,终于,对着发现自己的阿一抱着女儿过来的爱子的父亲,睁大眼睛表情惊愕后,
接受了什么似的露出苦笑。之后,在庙会的正中央,阿一大声宣言自己是爱子的男人,


受到热烈的掌声和喝采,羞耻到打算逃出的爱子被阿一用公主抱拘束了,果然涌起了欢呼声。


在爱子的父亲和祖父的面前露面,就那样到田地山家打扰的阿一,


和昭子以及祖母一起会面,自己说了有爱子以外的妻子。


在白崎家和八重樫家的种种,阿一以为一定会被拒绝与愤怒吧,不过,意外地都从父母,


祖父母到田地山家的每个人都接受阿一。当然,皱起眉头也不是没有,


尊重已经长大的女儿的思念,比什么都重要,多次从危机中拯救了女儿的事一直被感谢,


和阿一的信赖联系在一起了。


承蒙田地山家的厚意,阿一直接过夜了,第二天用门把南云家的人带来田地山家访问,
与月们说的“爱子一起”这个词相结合,信赖更提高了。


此后,田地山家和南云家之间的家族交往……


在爱子住的当地,土地和季节都没有关系,所有的作物都开花结果


“奇迹的土地”被称为传遍了,


一定是因为“豊穣女神”一家和“异世界的魔王”一家混合了的缘故吧……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