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在下午之前的一点时间。某沿河的住宅街,阿一面无表情的走着。

并不是不高兴不是这样的,不过,因为接着打扰的目的地,心情变得有点忧郁了,而且是如何应对的东西种种思考了许多,所以自然固定了表情。

不过,多少烦恼的地方,阿一不打算弯曲自己的现状和意思,解决是极难深造无变化,一下子解决是不可能的。这个难题相比,大迷宫攻略什么简单的事情吗?。

“嘛,当然这里没有陷阱”

吐叹息的同时,在道路的前方看见了目的地眺望。

由细围墙所环绕的大型房屋,在围墙中是日本房屋,不如说是房子。从它的外观能感受到历史。

侧身看了一眼围墙和房屋,不久阿一到达了门口。正门又厚又重。由门口的木和铁就能传达给我们。一般的人第一次访问的话,会无意识整理自己既仪容。

正门的旁边有家名——“八重樫”。

是的,这里是八重樫流的道场同时也是雫的家。

阿一,没有在意旁边“八重樫”的木雕的名牌,门一边配备现代的对讲按钮,阿一在这里按下了内线电话的按钮。

“是的,您是哪位?”

马上回应的是女性的声音。年轻而且平静,听到有大人感觉的声音。那声音的主人——根据以前见面时的记忆,是雫的母亲--雾乃在回应阿一。

“我是来应邀出席,南云阿一的说。”
《很準时啊,阿一先生。欢迎光临。门口没有锁,所以就这样进来吧》
“打扰了”

阿一把手放上正门。然后,把它推开,在篱笆对面的路上走的时候就感觉到了“TA”,吐了口气。

之后,有切开风的声音!

“果然吗……”(ヒュッという风切り音)[迷之声:自己脑补吧]

阿一若无其事地额前举起了手。在手指的间隙中,夹着几个球。而在门打开的瞬间,飞来了,阿一手指之间隔着接球。如果稍微用力,球中就流出五颜六色的粉出来。

鼻子凑上去的话,就会闻出胡椒和辣椒含有多种香料的香气,会强烈刺激鼻腔深处。如果额头中弹的话,一般人的话一定会大流眼泪而且止不住打喷嚏,令身体苦闷吧。

“到底是什么时代才会有这样的地方啊……这房子啊。而且,这也是自作自受没办法啦”

阿一一边苦笑,一边跨越八重樫家的门槛。

由玄关到正房,相当广阔的庭院首先映入眼帘。那里有取悅眼睛的日本庭园,这庭院由普通的杂草到被舖的砂石都有被保养。庭园的正门到门口有石阶引导著,在此期间不远的地方有小池。还有些不规则地灯笼和成大木等生长。

在稍微远离了的地方是一个独立的平房,那里是八重樫流的道场。但是,这一天是休息日,平时很多门生们努力的练习听到声音应该从那里发出,但今天那里没有声音就令人毛骨悚然。

体察到道场寂静的理由的阿一不由得叹了口气向石阶前进,在走到有郁郁葱葱树叶和树枝的石板上的地方时,

有不经意的杀气!!

阿一的视线仰望,那里有木刀在面前,一个老人从树上跳出来一边动着道袍的身影!缠绕的剑气很不寻常,在眼睛中寄宿著一撃必倒的意志!从天空飞舞,以大威力的一击挥下的那个身姿,就像某浪客剑士的技术一样!(迷之声:剑心wwwwwwww)

但是,对于这样的突然袭击,

“好久不见,鹫三先生”

以岩石来说这样已经一击粉碎,但用手接着的阿一,就像没事发生般低头寒暄了。看到眼前的对手长相有白发皱纹就如八十岁的老人,是八重樫流的师范了雫的祖父,所以必须表示礼貌。

“嗯,好久不见,你来了。当自己家一样慢慢走吧”
“谢谢”

老人面无表情,把木刀用力压下,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普通地欢迎阿一的鹫三开口道。相反,对阿一也习惯了,而且还给了他一个问候。

一时无言相互凝视的鹫三和阿一,果然还是若无其事地鹫三迅速收起木刀。

“雫在房间里吧。但是,还是学生的你们两个人在房间闭门不出,始终不是`太好。到起居室里来吧,有美味的点心啊。”
“啊~,是的,多谢”

阿一,看着背向道场返回的鹫三。在对刚刚会话内容感到为难的时候,新的杀气向阿一袭击!

虽然立刻,马上弯著腰。在阿一的头上,粗暴而且尖锐的暴风吹过。并且,弯著腰的阿一的视野边缘有著道袍裤脚的影子。这是一开始以阿一头为目标攻击,再用下段踢来攻击了。

避免被横向击飞,一边单手倒立的要领反向着陆阿一。那视线的前方,有著袭击者的姿态。

“啊~,阿一。你来了。慢慢的走”
“……谢谢,虎一先生。打扰了。”

八重樫虎一。雫的父亲,八重樫流师范代。到底在哪里做成的,脸颊有著刀伤标志的帅哥中年。就像他父亲鹫三一样的台词,还是一样的表情,一边像什么事也没有把木刀收起了。

那一瞬间,从旁边木刀正被高速投掷!快速摇摇头避开的阿一,在附近的灯笼的后面有咂嘴声的回响,这也被好好地听到了。

进而,紧接之后在阿一的背后,响起了[Zapa〜]的声音,在庭园的池中潜伏著的门生的一人,以暴乱一样的姿势投掷了无数手掌大小般的铁棒!

之后,他迅速地游走并提防著阿一,紧接之后,注意到有什么,在空中的有什么在停留着。这样的话,接下来的瞬间,院子里的从土里跑出来的木刀,是面上涂上泥土的年轻门生。小声地说 “切,还想应该能杀死他”。

听到这句话并半笑着一边落地的阿一, “唰”一声手臂高举把飞来的东西抓住。那手,把箭抓住了。那是由主屋的屋顶上射出,有一个门生模样的人在拿着弓

“我每次都这样想……八重樫流派绝对应该是剑术道场吧?但倒不如说是忍术道场吗。”
“说什么呢,阿一的你。忍术什么的,怎会可能有。你是不是读了太多漫画吗?雫的伴侣是这样的东西,这样真令人困扰啊~”

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的弟子们很快返回道场,鹫三就一边嘟哝著,以不论如何也为难阿一的声音说了那样的话。

池塘里潜伏著的湿透的门生,唰唰地脱下的道服下黑色装扮了……面上说“那又怎么样?”的样子。一定是这样,被投掷的铁棒,跟以前在博物馆看的手里剑相似,而从正房屋顶上下来的门生,在绳索的尖端有著跟耙子一样的固定器和使用了附有用作下降的特殊道具,他们任何一人都没有发出脚步声,这一定是阿一的误解吧。

现在,阿一的眼前,用前倾姿势跑过的门生——所谓忍者跑,这也一定会误解的!(迷之声:YO! 火影)


“阿一,欢迎光临!”

那个时候,八重樫道场的每个人的背影,没什么说表情目送了阿一。稍微有点在木板上走路的声音。仔细看看,从正房走廊穿着华丽的水滴和服,小挥着手的身影。

阿一一边举起一只手打招呼一边走近,雫はますます表情をほころばせる。靠近来看,只不过是一点点也不过化妆。好歹,因为是把阿一邀来家来,所以稍微化妆了。(迷之声:这就应该是说雫的脸红红的,求大神赐教)

依旧是一些小地方惹人怜爱,由穿过八重樫家的门之后积累的种种不快感觉都烟消云散。

“果然,雫适合穿和服的。这是貌似不是纯粹的浴衣啊……”
“嗯,嗯。拿到了缇奥设计试制的东西试用品。是由竜人族的服装跟和服的组合啊”
“原来如此,虽然是变态但有好的时装触角啊。就像给雫订定做的一样。而且,樱花色的也很像很合适”
“啊……谢谢了”

雫轻轻碰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就像掩饰自己害臊般的。而这可能是意识到,得到表扬而感到喜悅但这不能帮她掩饰。在那里的是雫,平时威气凜凜的骑士,但是现在那边怎么看都只是普通的恋爱中的女孩子。

剎那,阿一将手伸进怀里召唤附著消音器的迷你ドンナー。手也没有抽出,枪口从腋下向右侧面申去!一瞬间,空中裂开的无数的火花和金属声! 

雫以[哈]的样子把视线转向枪口方向,不仔细看的话,就不会知道那小小隆起的地面,从那里有类似几个窥视用的小竹筒……

显然,地面下依然有弟子们隐藏了。恐怕像这个只能容纳一个人的地面下空洞,只要地面的伪装的盖子稍微抬起,就能从缝隙中用吹箭狙击吧。

“这……餵,你们!还在做这样的事,给我出去!”

雫涨红了脸,提高怒声。他们没有回应雫,而是仅仅地下静静地移动,就那样在某处消失了。

雫愤怒地颤抖。阿一用稍微有点同情的眼神,一边问在意的事。

“啊,雫。你的家果然忍者的后裔什么呢?这样的吧?”
“……怎么可能,我不认为的。在被召唤前,没有这样的事情。八重樫流有那样的技术,我也不知道。实际上我被教的,也只有刀术和体术和投掷术”
“这不是“只有”的水平吧……我的意思是,只是你不知道吗?“我啊,不知不觉间接受女忍者的训练吗?”之类的”
“我有追问了哦。八重樫流派是什么来的啊?”
“答案是什么?”
“平凡的剑术和稍微的杂技,听说的。”
“连女儿也保密吧……”
那看着遥远的眼睛,“我的家族是什么来的……”嘟哝的雫,阿一以越来越同情的视线望向雫,八重樫家的谜——动作明显跟忍者一样,但外貌完全没有忍者影子,以及有没有想隐匿的打算?一想起这事就自然地苦笑起来了。

之后,知道祖父和父亲的袭击同时,雫也泪目谢罪了。总之到雫的房间去了,不过,这期间,墙壁的缝隙中有枪申出来,或在走廊突然出现陷阱,或在途中的墙壁突然转出面无表情的虎一并挥舞起小太刀,“唔,手滑了”以生硬的方式说出来,或在走廊拐角处柱子支点罢了,以离心力飞来轨道弯曲的锁鎌……

“雫……承认吧。你的家,是忍者宅邸。是忍者家族。”
“在一年之前,我不知道自己的家有那样的装置之类的……啊,爷爷!锁鎌是不行的吧!那个还插在墙壁上,明明真正吧!不是吗!?这样的还有什么解释!”

转过和服的下摆,愤怒地向走廊的雫,但前方已经谁也没有。雫四肢著地晕倒了。从异世界回归了而且第一次知道了家人的背面的脸。看来雫之后在家里也要辛苦地承担她的命运。


“啊,雫。果然都是不去你的房间,去起居室好吗?鹫三先生也曾经说去起居室。如果这样的话,在进入你房间的瞬间,一定会有什么被发动。我是没问题的,但你的重要的布娃娃收藏会被严重破坏的可能。”
“……呜。在我的房间里,有那种奇妙的装置,我想应该没有吧。起居室里反而绝对会有什么吧……啊,阿一被袭击的时候,我真的非常生气!阿,在吃饭时间之前,都在我的房间里度过吧!如果被打扰的话,我是不会原谅他们的!”

家人们一定在天花板或屋簷下或墙对面潜藏着吧,雫大声喊了。

然后来到了雫的房间。狭窄房间内有许多布娃娃坐镇。可爱的小东西和猫日历,淡桃色的窗帘,毛茸茸的靠垫。整个房间有著柔和的气氛,隐约的飘香。这真是一个女孩的房间。

雫的玻璃制的小丸桌子前放着浣熊的坐垫。阿一[ぷきゅ]一声坐了上去。异世界的魔王大人,坐下附著松弛角色的叫声坐垫上的身姿,在同学和异世界的人(特別是皇帝啦)看到的话,一定爆笑的吧。

“等着。现在準备茶和点心。”
“不,无所谓了。或者说,我不想自己一个被人服侍……”
“谢谢。啊,没关系。我的房间安全地带所以……”

雫语言堵塞的同时,在自己的房间是没问题的!但不能保证紧接之后,

“阿一先生,欢迎。老字号的羊羹。请慢用的”

这么说,雫的母亲——雾乃带着茶和点心出现了。

从天花板上了跳下来!

“妈妈!?你从哪里下来了!?啊,从天花板的洞跳出尺!?那样的……我家是机关屋是知道的,但自己的房间应该好好调查了……”

斜望着愕然地仰望天花板的雫,还是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嘻嘻地微笑的雾乃。就像大和抚子般柔软温和,但是让人感到意志坚定气氛那个样子,原来如此,确实雫的母亲。让人觉得当雫到了她这样的年纪,就一定会成为这样美丽的女性呢,或者让我们期待的女性。

但是,在预先穿着和服著的同时,而且一手拿着有装了茶水和小吃的托盘,但不要说是搞乱衣服,连一滴茶也没碰到衣服就从天花板上跳下来,已经是完全不普通。

“餵,餵,妈妈。这个时候,我的房间的天花板上推迟的话,妈妈应该是女忍者什么的?啊,是吗?”

在今天这个瞬间,跟父亲和祖父完全没有回事的样子不同,母亲显示 “那样”的表情,一半“妈妈,这是说谎?”,一半“妈妈,你也吗”,以什么也说不出的心情,雫询问。

雫,雾乃也是那样,

“嗯,雫的话。阿一先生。喧闹的开心……。对不起,阿一先生。这个孩子的话,一定为了阿一先生的爱好而竭尽全力的开玩笑了吧,不过……正因为是天生认真,所以太没意思吧?向母亲问『女忍者?』是什么呢?虽然是这样的孩子,但请不要放弃她。 ”
“……请放心。完全没有这样意思。不如说,现在是同情心满满。雫,没问题吧?”
“不行,阿一。我已经想成为阿一家的孩子……”

疲惫的老人一样的表情垂眉毛的雫,阿一竭尽全力好好做。那样的关系和睦的女儿和阿一的身影,雾乃“哎呀,父母面前雫的话。是的是的,妈妈要快逃啊。”从房间出去了。

当然,[ヒュパッ!]向天花板上跳起来了。

行动迅速的连声音也没有发出恢复原样的天花板,看到这的雫以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看了阿一。

“嗯,嘛,什么啊……就这样一点点,把雫也家的秘密告诉我了吧。从异世界回来了,能知道我的恋人都不知道的秘密……真是太好了”
“在这个世界上,不知道的事还有很多吧……。就当慢慢升级的感觉……”

阿一地抚摸着被安慰雫。

阿一看着那样的她。在高中之前,都不知道自己的家人和家方面的机关,一般很难想像到。但是,雫也并不是在说谎,如果是那样的话,鹫三们真的认真向雫隐藏着。

而且被召唤之前,向高中生传达了这样的事,或者,雫一辈子的可能性都没法实现而且要舍弃。

那么这就是原因把自己的家的事向独生女或者孙子隐藏了。

雫在异世界的大迷宫暴露出真心。后来听了雫本人的话,阿一知道雫一直以来的事。严格的祖父,在雫显示剑术的才能的时候多么高兴啊!周围的人们,对有多少雫期待。

所以,那个的结果,雫的真心或多或少被压抑了。

阿一,在第一次跟鹫三和虎一和见面的时候,想起了两个人说的话。

——啊,雫,已经没事了吗。
——对于你救了雫,真的很感谢

相比从异世界带回来的事,雫自己真心喜欢上阿一的事实,使其成长,两人从心底感谢的。连同安心一起渗出。

那时候阿一没听得太多,但能够估计出来。

或许,鹫三们,对雫学了八重樫流的事情感到后悔了吧。充分地拿着流派的才能的孙女,感到不高兴的人怎会可能有,父母给孩子期望这是自然的事。

所以,他们就注入热情去训练她,然后注意到的时候是家人也不气馁,形成了到哪里都把自我握杀雫。

那样的雫,看到鹫三们,一定感到开心,雫不再握杀自己,把剑术以外的事就不教。使其彻底隐匿了。

尽管它只是个猜测,但阿一确信那个是答案。

抚摸着雫的头,阿一一边用温柔的声音说。

“这可能是困扰的家庭,但不是一直在照顾你吗?”
“……不否定”。

好歹,雫总觉得也体谅。被隐藏起来,那个秘密在正常的情况也是很为难的东西,所以脸不由得绷着。

“那么,母亲是女忍者的事就暂且放在一边”
“不,不可放置在一边的啦”

阿一的话越来越抹脸雫了,周囲一点点展开着许多人的气息,注意到脸颊让拉痛苦的。

“当然了,家里的事情告诉雫说的也有吧……有一半以上,是对我的考验。只是,一个后宫男对重要的女儿先生做的事吧。即使是笑容满面,雾乃小姐也应该唔会容许吧。”
“妈妈?据我所知,妈妈什么的,我不认为……”
“不,现在应该先处理一点事情。……这茶或羊羹,放了点东西啊。是对我没有效果的毒物,这个感觉是想用麻痺药来杀掉我。令我有地方无法动弹,接着打算袭击吧”
“来呀妈————妈!!!对女儿的恋人给我做这样的事!!!给我适可而止,看我把你们都斩了了了了了~”

白天的八重樫家,怒发冲冠的雫的怒声响遍了全屋。拿着黑刀在手,跑出了房间去。

房间里留下了阿一,把最后一片的羊羹好好地品嚐到嘟哝著的。

“嗯,相比香织家的父亲,在力度方面,真的得救了” (迷之声:到底前一个番外发生了什么事)

从院子里传来“爷爷和爸爸,妈妈,给我在那里正座吧!”啊,有什么声音都消失了,什么“小姐,您发疯了!求增援!”,什么“大半,雫啊,技巧变好了!”或者,“现在只是制止雫!组阵!用四方千诛阵”,“大小姐离开了那小子!白虎队,趁着现在的家伙杀掉!”啊,那样种种声音的传来了。

阿一,感觉到自己逼近的复数的气息的同时,“地球也好异世界也好,也没大分別”吐出空洞的语言了。

此后,雫对自己的家的秘密也全部知道了呢,并且还阿雫的家人认可了……

总之,八重樫流(里流派)的弟子们,跟异世界的兔耳们,非常合得来的说。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