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十一卷 秋霜烈日的狮子 6弹 与那女孩的粉红水晶的约定和香苗女士变成了单单两个人共处的状态的我,心惊胆战的换上了衣服,香苗女士也是不知为何,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

就在这时,神转折出现了。(译:原文是神のファインプレー,可直译为神的妙技。)

香苗女士突然接到了电话,说是在女子大学时代的友人们,听说她出狱了,要给他开个庆祝会。

另一边的我,收到了理子的短信。充满了图文字、颜文字、女孩子文字的,像是用暗号写成的短信。在经过解读后,得到了“请来台场哟”的信息。

也就是说,很快,预定就一个接一个的出来了……之后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发展出现,两人自然的出门,然后自然的在女生宿舍的门口告别,并说了拜拜。呼……

但是,这种,对这样的偶然,产生的某种不自然的感觉,一直都有存在。“莫非会是”的程度的想法,会有也是正常的。说起来,在纽约试穿光学迷彩服,并不小心看到了女生们换衣服的时候,曾被洛嘉(译:关于这个角色,大家不知有没有印象,在18卷出现过。这里有关于她的简介:原为受俄罗斯联邦保安厅(原KGB,又叫克格勃,全程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命令,去刺杀金三的超能力暗杀者。拥有看穿别人的想法的能力。摘自日文维基。)施了咒术。是叫命运去势术,来着?效果是夺取一次我与女性亲热的机会的诅咒。可能是在这会发动了把。(译:我擦我擦,赤松开始收伏笔了!绯弹要完结了!神秘之声:你是逗逼么?)

说老实话,这对于我来说这是相当幸运的事,真想被罗嘉多诅咒一些啊。(译:你确定?比如说,和你亚里亚在……的时候,哦吼吼吼。神秘之声:噫!污!)

理子的短信里,总是有很多意义不明的废话;在读这种短信时的诀窍,就是要把废话全部忽视掉。但这次的短信,无论怎么看,都是只是“请来台场哟”而已。

正好出于个人原因,要去台场的我,在离开女生宿舍后,就乘上单轨电车……在台场站下后,我沿着道路,朝着AQUA CiTY(译:全称AQUA CiTY ODAIBA(アクアシティお台場,这句我没找到中文翻译示例,而且我英语捉急,然而度娘给的水游城什么的……)2000年4月开业的,与台场海滨公园接临的,大型的综合商业设施。来自日文维基)内的,圣摩珂咖啡(译:圣摩珂咖啡起源于东京银座,在日本是以时尚甜点CHOCO-CRO巧酷乐,瑞士进口顶级咖啡机(FRANKE-SINFONIA)制作优质咖啡,和采用红外线烘焙新鲜面包而闻名的咖啡连锁店,来自网络,貌似是个旅游网)走去。

这条路,在巴士劫案的时候,我乘坐的直升机曾经从这上空经过;在解决了那件事之后,我也常常在普通的行走在这条路上。

在这行进的途中,我在富士电视台前——

“啊,远山前辈”

遇到了,后辈的火野莱夏。

作为女生里,身高很高的火野,是一名有着金发碧眼的日美混血儿。虽然本人没有声张,但是他的父亲火野·伯特是一名在美的有名武侦——她本身也是在强袭科的一年级学生里,被评为有才能的女生,兰豹相当喜欢她。

“哦,火野。我,前段时间的在纽约时,遇到你父亲,火野·伯特了”

我取出了武侦手册,翻开了签名的那页给她看,她惊讶得瞪大了眼,

“爸爸他还精神吗?”

“你最近没见到过他吗?”

“……”

“因为他把脸给遮起来了,所以看不清他的脸色如何,从声音听来还挺精神的。”

“是这样呀”

在经过这么短的对话后,我们双方都沉默了下来。

就像我讨厌女生一样,火野讨厌男生的事,在武侦高也是很有名的。

……不过话说回来,火野和他老爸,貌似不常见面。

我的发言,像是在打听与火野·伯特有关的私人问题一样;有点触及到了对方不想谈的地方也说不定。

还是打住吧。

“……那,下次见。”

火野也是有着相当标准的模特身材的人,而且也有胸。所以,我并非故意冷淡的对她,而是因为hss的原因,所以尽量不想靠近她。

所以,我准备先行告退——

“啊,前辈”

“什么事吗?”

“刚才,我和峰前辈在自由女神像前擦肩而过。(译:日本有一个复制于法国女神像的复制品,位于台场海滨公园内。以下来自于度娘百科:为了纪念“日本的法国年”,法国巴黎的自由女神像于1998年4月运到御台场海滨公园约1年时间,而目前位在台场的这座像,便是以此自由女神像做模型制造出来的复制品。从底座算起,高度约有12.25米,重约9吨。内设有停车场[1] 关于此项事业,曾在1998年4月28日举行点火仪式,法国的希拉克(时任法国总统),桥本龙太郎(时任日本首相)都曾参加过该仪式。这个事业在当时博得大众好评。此外这件复制品也有被称作「台场的女神」的别名)貌似是为了见远山前辈,打扮得很俏丽哦。”

“哦,这样啊”

“啊,是这样什么的……难道不是要去约会么?”

“我只是被她叫出来了而已。再说了,我和理子又不是那样的关系。别误会啊!(译:这句话在我亚里亚党看来有相当的意义呢。理子党的各位,你们怎么看?)”

“是这样嘛。但是,请打电话给我呢。”

“啊啊”

电话?谁会打啊!打扮得俏丽的理子,不就是一个行走的hss炸弹么?

那么可爱的一个女孩子,谁会喜欢主动去靠近啊!(译:你不要给我)而且,说起来我该把电话关机。

但是火野,你这个情报我正需要呢!理子现在在自由女神那边。也就是说,我从海滨公园的侧面离开的话,遭遇“蜂”的可能性就会减少了。(译:这里的蜂是蜜蜂的蜂,原文是ハチ,没有引号,代指理子。我加了引号)

我来台场只是正好有事而已;但同时也是,为了能在,给我发了短信的理子,那之后又发来了“为什么没来呀~砰砰~嘎哦~!”的短信的时候,可以用一句“我已经到台场了”的事实,来回敬给她。(译:额,我看了好半天,而且还想了半天,一个字一个字的看了半天,对你没看错,他无聊到这样的地步了……我……不过砰砰~嘎哦~!什么的,理子好可爱啊!小恶魔角色好喜欢啊!最近推的好多的男主角是伪娘的galgame里,都有这样的小恶魔,角色,啊……啊!不行!我可不是M啊!不可以中这种毒!)

于是,我现在人在台场的一个岔路口——

从这个面前就是Mac(译:麦当劳)和松本清(译:松本清药妆店,松本清药妆店是日本第一家以连锁药店为经营业态的上市公司(1999年8月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自1932年,现任社长松本南海雄的父亲松本清在日本千叶县松户市创办“松本药铺”, 松本清药妆店已走过了整整70年的经营历程。不过,其真正走向辉煌的历史应从上世纪90年代初算起。来自度娘百科)的一角,像是绕后一样,进入了Mediage商场。

商场内正在做入学季贩卖中,所以到处都是樱色(译:关于樱色,或者说薄红色,,有着可以让人幸福,被治愈,以及安眠的效果。这是某个研究成果。以上来自日文维基)这里那里都是一副在庆祝新生活到来的装饰,不是说没有这样的感觉(译:幸福的新生活的感觉),只是对于我来说,多少都有点事不关己。

来到这里的客人,大多是春休之后的就要进入新学校的,浮躁的学生以及他们带来的家人。

他们为何这么开心,我不知道,总之摆出一副高兴的表情就好了(译:原文为和他们一起吵吵嚷嚷的就成功了)。

“……”

把手插在口袋里,在这些人之间的缝隙里穿行着我,来到了,位于Mediage商场的某个犄角的……不像有太多人光顾的(译:原文是,看上去不怎么赚钱)印章店。

恩,不错。我这也算是进行5%的大售卖活动了。

但是看店的店员,是一个带着眼睛的可爱大姐姐。啊,真讨厌呀(译:他现在还是一副配合着别人的,笑着的心态。)。一直以来的老爷爷就行了啦。

“那个……我想订做一枚个人印章……”

实际上,我的印章在一年前就已丢失,所以因此没钱。因为我本身就没什么钱,所以,我把我的银行用印章兼用做个人印章时,曾问过银行方面;然后那边的回答是,因为没多少存款的原因,所以把银行印章兼用做个人用印章也可以。所以,我后来就没有顾忌太多,一直都这样用;但是,没在这的白雪给我说,缺少个人的印鉴(译:就是印章,因为是巫女角色,所以应该称呼方式也带点古风)的话,可是会因此丧失财运的。(译:所以你就把你没能领到钱的原因怪到这上面?不过星伽的巫女很灵就是了,书中如此说道)

因为店员是女性的关系,我不自觉的就变得小声了……

即使是已经亲眼见过妖怪、鬼神、UFO的我,也不相信那种超自然的说法。但是,我确实有感觉到自己的财运很不好。这很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印章的错。所以,我就乘着这股大售卖的劲头,想着订做一个新印章。

听到我的声音,回过头来的大姐姐,

“嗨!欢迎光临!”

呜哇,仔细看的话。不好也不坏,很可爱。离近了之后,身体感觉到了,我不擅长应对这种。

“最近店里新进了几种用作印章的材料——其中木材的有黄杨、白檀、黑檀、以及枫木。然后动物的角与牙的,则有水牛角、象牙、而且!店内也有猛犸象的牙。(译:额……感觉好可疑的样子……)不同的材料的话,价格也是各有着不同的……客人,在决定用那种材料之前,能问一下您的预算吗?”

噢。一开始就敞开了来啊。

这样的直截了当,对我来说,能让我安心还是不安心的话,当然是安心了;而且,前面说的那种材料,也便宜得让我安心啊。

那种高级材料的价格,可不是我这种井底的蛤蟆知道的事(译:原文是天井知らずだ。

就是指坐井观天,不知天高地阔。所以,嘿嘿。)所以,

“那个……要说是比较少,还是比较多的话……还有,请您别告诉别人……我貌似有女难之相,如果可能的话,还请想想有没有能解决这方面的材料……还有,我也不怎么有财运……”

我也没有隐藏什么,把我想要的效果,一个接一个的说了出来。

听到这些的大姐姐,眼睛像放光一般,

“我明白您的需求了。这里的话,我的推荐是矿物类的。耐久性的话,首推钛;但是青金石、琥珀等天然石类,说是有着提升运气的作用。深受年轻客人喜欢的,是这边的这种——”

滔滔不绝的说着。

这个人,很喜欢这份工作呢。

而且,还有点,像是占卜师一样的感觉。嘴上挂着运气什么的,是会妨碍客人下订单的。

“像材料一样,雕刻的字体种类也很多。印相(译:意思是印章上刻的字的样貌(可能),我没有查到关于印章的相这一说法的印相,只有为佛教用语的这一印相。我对于佛是无缘,所以不懂百度百科上面的解释。有兴趣的可以,自行去百科看一看。至于这个印相,那很可能就是赤松自己擅自创造的。但是在这里为了能够语句看上去更好一些,所以直接用原写法)所显示的凶吉,各种流派也有各自的说法——”

大姐姐她,相当兴奋的说明着字体、印相等问题,但是对于非科学性的说法没有兴趣的我;你再怎么投入的说这些事请,也是做无用功而已。(我也不会涌出想要买东西的想法。)

所以,我摆出了一副像在听的表情,然后任由时间流逝……啊,这样一来好无聊啊……

探出身子去取印章样本的,激动的心情满溢的大姐姐的,白色罩衫……

貌似,很薄的样子。有点太无聊的我在意起这种事来了。

因为还身处自己的世界里,所以大姐姐的全身都是破绽,那件彩粉色的胖次也——

“您喜欢粉红色的吗?”

“诶、啊诶?”

一不小心就遵从本能的去盯着看了的,以为被发现了的我,慌张之下,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如果不讨厌的话,那我推荐,对解决女难很管用的,粉红水晶做材料。虽然评价是很脆的材料,但是近年来出现的一种油,可以改善这方面的问题。而且,那种油所有的芳香……”

“啊啊,那就那个了……麻烦你了。”

因为发生了香苗女士的问题,所以对年上的女性,微妙的很在意,在意让我咬牙切齿——

我就这样,连样本都没有看,就直接下了订单,然后呆站在那里。

我在Aqua food court(译:这个除了一个翻译出来的英语,其他的什么都没查到,总之有一个food就是吃东西的地方)吃了点炒面之后,便回到了印章店,闪闪发亮的粉红水晶制的刻有“远山”二字的印章已经完成了。

什么啊这个……女子力,也太高了把……而且将印章的上下分开的握把也是心状的。

但是,大姐姐提到说,这个印章是没有丝毫扼制,结亲和异性关联的厄运的能力的结缘物。虽然说结缘的效果我挺需要的,但要是能够破坏女难之相的话,就更好了。价格也和与预想的只稍微贵了一点点,试印出来的“远山”的字体我也很喜欢。恩,不错,那今后就把这个兼用作个人印章和银行用印章吧。

粉红水晶本来就是面向女性的材料,新的印章已经女子力相当高了,然而还用一个粉红色的小包给包裹起来。

我随手就把这个放入了口袋中,然后离开了印章店。

(接下来……还是休息日,所以我也想稍微闲逛一下)

虽是这么说,可是这Mediage商场,还是整个AQUA CiTY,那些笑容满载的人都多到爆啊,我感觉没法继续在这待下去啊。

想着独自去看电影吧,但是正在上映的电影的标题,没有一个吸引我的。

而且,外面是春风徐徐的晴天啊。

这种天气里,待在建筑物内什么的,实在是太浪费了。

但是从这里出去,就有遇到理子的可能性,但我——

通过印章想到了可以对付理子的某样东西,然后在AQUA CiTY里买了下来了。

这就是和印章差不多粗细程度的,像试验管一样的小瓶子:里面装有彩色玻璃片、星砂、砂金。

这件商品的真式名称我并不知道,但是给他取个名吧,就叫做闪闪发亮棒吧。(译:我想象到了一个大叔,拿着这玩意看来看去,然后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然后想了半天,最后绞尽脑汁就取了这么一个名的场景)

这是很久以前我就确定的一件事,理子对于贵金属、宝石这些发光物很喜欢。虽然就和喜欢闪闪发光的卡片的小学生,一样的程度的喜欢,但一般人看到发光的东西,也会有想着这是玻璃片还是青花鱼呢?从而会在一瞬间的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的习性。

总之,要是理子出现了,我就找准机会,把这个闪闪发光棒给她吧。

正好明天……3月31日,就是理子的生日了,说这是生日礼物的话,她也会不由分说的接受的吧。为了别在遇到她的时候,立马就被看到,我也把这个放进那个粉色的小口袋吧(译:flag太明显了,差评!)。

这之后,把这个给理子的话,就可以乘着她“哦!—”的注意力在那上面时,趁机溜走。

(就我来说,还真是完美的计划啊……对你,我已经准备万全了……)

就像9mm弹药的弹药箱上所写得训诫一样,对理子已经准备万全的我——

DECKS商场(译:英文名全称DECKS Tokyo Beach,也是在台场内的一个大型购物中心,来自日文维基)里的SUNKUS便利店(译:英文名全称Circle K Sunkus Co.Ltd.,属于日本公司UNYgroup Holdings Co. Ltd.旗下的子公司。主要经营便利店业务。来自日文维基)里,买了一罐产自高千穂牧场(译:这应该是AA那边的后辈的家族企业)的咖啡牛奶。然后挺胸抬头的,走到了外面。

在这春风中,我在这海上巴士(译:是一种在东京地区经营的观光旅游船服务,日文维基)的候车室的旁边……立着的一个锚的雕塑的旁边,的长椅上坐了下来。然后一边眺望着彩虹桥(译:连接东京的港区,芝浦地区、台场地区、还有江东区的一座跨海吊桥。于1987年开始修建,1993年竣工,同年8月26日通车。彩虹桥这一名称是向公众募集名字之后,所得,正式名称为“东京港区连接桥”。来自日文维基。),一边就着新鲜的空气,喝着有点冷掉的咖啡牛奶。

正在品尝着这一切时——

“哇啊”

在我的视线里,突然出现了,理子!而且还摆出一副坑爹的鬼脸(译:额……我没找到有其他翻译,只是在度娘上找到了一个“坑爹”的翻译。)

噗!我一下子把还没咽下去的咖啡牛奶给喷了出来。理子则是,华丽的避开了这些飞扑过来的液体。从这舞动着改造制服,像金鱼一样的挥着手的姿势来看,是表理子模式没错了——闪闪放光呢。

“呀吼!金君!”

像这样,眼睛一眨一眨的。

“你搞什么呀!理子!这很贵的好吧!”

居然有整整30元的量被喷出来了,我因此破口大骂……

但理子只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

“嗨~,那作为补偿把这个给你。这可是理子亲手做的哦!”

递给我的,是个用周围全是褶皱花边的手帕包起来的,很小的便当盒。

打开来看的话,里面排列着,奶油夹心的巧克力棒,装饰着彩色巧克力片的迷你烤饼。如果是女孩子的话,这些点心会让她发出“好可爱!!!!”的欢呼声吧!拿给男孩子的话,会出现“真的能吃么”的疑问的吧!相当有少女品味的甜品。所以我,

“……你啊。嘛,我是会吃得就是了。你还做过这种给其他男生么?”

我像投诉一般说到,对理子——那边则是,被惊到了的样子。

长着长长睫毛的眼睛,现在睁得更圆了,也显得更水灵了。

为啥会是那个反应啊。

“恩,恩。了解!我不会做给金君以外的男生吃的。实际上我从没想过你会这么说,结果吓了一条呢。”

“怎么呢?”

“金君意外的,独占欲还挺强的呢。”

“哈?”

还是一样,搞不懂理子的想法啊。

但是嘛,这种迷你松软蛋糕和咖啡牛奶的组合,也不错。

不管看上去如何,但是从这鸡蛋大小的尺寸,我就觉得不错。

“你是从多久开始跟在我后面的?”

“从SUNKUS那。我想你一定会去便利店的,就先去那迎接你了。”

“跟踪的手段挺不错嘛。我根本没察觉到呢”

我现在是坐在长椅上的……

旁边的理子,不用说,当然也会和我一样坐下来;嘛,不管她。

“好吃吗?”

“啊。”

这并不是客套话,理子做的这个迷你松软蛋糕,看起来像是对外表太过于重视,然而味道一点都不输外表。

我还想着理子和亚里亚同样都是,那种大小姐似的人物(译:写作大小姐,读作生活废人(笑)。)。但意外的,对于家务也挺拿手的(译:原文是,意外的也有顾家的一面,这……反正我觉得怪怪的就改了一个说法)。

(是香草味的呢,这饼干……)

吃完之后,我再次看向理子;和刚才火野莱夏说的一样……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感觉相当的俏丽。

不指是美少女级别的理子,这下看起来,变得更加闪闪发亮了。我感觉好尴尬。

女孩子的化妆,就和变戏法一样;男生无论怎么看,都发现不了什么破绽。

她的嘴唇不知道是涂了唇膏,还是唇彩,看上去水嫩嫩的。但总感觉,这有点“不适合”的感觉。(译:是觉得理子没必要涂唇膏,啊,结合上下文看了好半天啊……)

总之,理子希望我能注意她的嘴唇的样子,这是为啥呢?理解不能。

“说起来,刚才……我遇到了,你去年的战妹的战姐……强袭科的,火野来着。她好像有点误会我和你之间的关系似的。我和她解释了,但不知道她到底明白还是没明白。总之,给你添麻烦了,抱歉。”

听到大口大口吃掉蛋糕的我说的话,理子变得扭扭捏捏。

双马尾不断的随着脑袋的摇动频率晃动。然后,库哧的笑了,

“好啦好啦。添麻烦什么的,理子可一点都没这么想哦。不如说,想要把这件事给像填护城河一样,填得踏踏实实的,让这事成为大家都公认的事实才好。”

说着,摆出了像是展示手臂肌肉一样的姿势。又说这种意义不明的话。

……但是嘛,貌似没什么大问题,所以就这样了。

要跟上自由自在的理子的思考,可是会吃力不讨好的。

“多谢款待。”

我把篮子还了回去,理子顺手就将它收进了自己的小挎包里——

然后笑着,向我伸出了一只手。是“请付钱”的意思么?(译:我这里好像翻成请付香火钱。啊,灵梦!prprprpr)

“我可没钱。”(译:你个吃霸王餐的!你个吃软饭的!)

“不是那个啦!把手给我。”

小狗游戏?真是唐突呢。

但是,这些被我吃掉的松软蛋糕……的材料费,比我喷出来的那一点牛奶,还要贵得多。要是欠理子的账的话(译:这里原文是欠钱,但是从我的理解来说,这里翻译成欠账也可),可是很危险的;所以我蜷起了右手的指端……

“给你”

嘭,搭上了理子的手。

明明是个常常用枪的人,但是理子的手是那么的小,那么的柔软,还那么的温暖……

虽然即刻回过了神来,但在那一瞬间,还是露出了破绽。

这导致了。

理子,一下子把我的手给握了起来。

然后,做出、做出了、那样的——手指和手指交叉的,像恋人一般的牵手动作。

“那,金君!去约会吧!”

精神的理子一下子站了起来,裙子也跟着她的动作跳动起来;还有一个跟着站起来的人——那便是我。

“约、约会?”

头发随风飘动的理子,拉着一脸不知所措的我,开始散起步来……

“以约会的定义来说,男女两个人一起散步什么的,就已经算是约会了。所以,约会已经开始了哦。”

说出了,像是少女漫画一样的说法。(译:我推测,说这种话出来,别人会觉得你在开玩笑)

但是,理子是真的打心底里在高兴着。也许会有什么的麻烦的事情出现;但到那个时候,我就把准备好的,驱散理子用商品·闪闪发亮棒,交给她好了。

正好我也刚刚吃饱,正想要散散步,就稍微陪陪她吧。

于是,我也顺着她的意思,开始动了起来——

理子把这看做是同意约会的讯号,更加抓紧了我。

同时还擅做主张,把我的手臂给抱在胸前。像恋人一般,挽起了我的手。

她的手臂和手臂,手和手,像绳子一样捆住了我的手。

(……)

这下,要是想挣脱的话,只会越来越紧吧。

那就不做挣扎了。就这样子走吧。

“诶嘿嘿,诶嘿嘿。金君、金君。好开心啊。”

“……你、还真是安静不下来啊”

“安静什么的才不要。那样的做不到的啦。”

和我一起开始在台场海滨公园散步的理子。像是在月面跳跃一样,轻松欢快的,呯呯的跳着。

不知是多久开始,她的两只抱着我的右手手臂的手臂,开始把自己的Bra往下蹭。

然后胸部。哦,胸部啊。

不用说,我的手臂现在中彩了(译:各种意义上的中彩)。

那像橡胶球一样的有弹力的(译:你这什么形容啊……),娇嫩的理子的胸部。

我在把手臂放由理子摆布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某种程度的觉悟;现在风向……是南风啊。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在上风向,那样的话,理子的香草般的香甜气息,就有被我闻到的可能性。比起对hss刺激性极大的女孩的体香,还是被腕着手臂安全些。

虽然我现在只能勉强保持着自己的平衡,但我仍旧拉着理子——

往细长的海滨公园的西边走去。

避开在制定跑步路线时,会选取到的宽阔的步行道,我们朝着狭窄曲折的小道前进……茂密的花丛,铺满矮草的广场,春天的海面,眼睛可视的,景色不断的在变化着。

这条路线,很符合,讨厌单调的理子的选择呢。

我对,就只是和我一起散步,却显得相当开心的理子问道,

“理子,你今天为什么这么高兴啊?”

然而,她只是很享受似的抱着我的手臂。看来她自己也不清楚是为什么。

今天天气晴朗,公园里也涌入了很多人,会和许多人擦肩而过就是了,但——

我现在是和理子一起的状态,所以和我们擦过的人,无论男女都会,像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般,回头来确认一下,这是没的说的。

和女生一起散步……类似的经历,以前也和白雪一起经历过;那时候,一个劲回头的只有男生。

(怎么说呢?看的人,都像是被某种特殊的魅力给俘虏了……那种魅力,理子的身上好像就存在着)

理子是个美少女的事情,我也是明白的。

但这种魅力和亚里亚、白雪她们所具有的,是不同种类的。理子的魅力,会无差别的使男女,都变成她的粉丝。就宛如——偶像,和女演员这类的人,所持有的魅力一般。

说起来,曾听亚里亚提起过,理子的母亲,是一个能让,男生和女生都会憧憬的她的,绝世大美人。这血统还真是让人无可挑剔啊。

但是,这位得分无限高的,理子小姐……

一直在说着、说着。就像个在放DJ的收音机一样,“呐,金君”“金君,那个呢”“然后呢,金君”的,吵得要死。而且,这么狂热的说着的,全是关于动画、游戏的事情;我除了听她说以外,完全插不上嘴。

就在这时候,我们走到了公园的运动区。

这里的树木很茂盛,是一个挺隐蔽的地方,是要常来的人才知道的地方……没有其他人在。(译:这里原文是知道的人才知道的地方……可这句表达……然后结合金次说他常来这边,所以就这么翻了)

到了这里,理子突然就离开了我,

“哇哈!金君也快跟上来呀!”

穿着红色吊带鞋的脚,开始攀登起了木质的楼梯。

(……呃……)

那双脚,攀登的速度相当快,所以飘荡荡的短裙的内侧的屁股,若隐若现的……还有,金蜜色的那个……也……

我慌慌张张的向下看去,然后绕到这梯子的后面。

这样的提供给小孩玩的东西,理子真的好像玩得挺高兴的,

“你呀……又不是小孩子了,所以啊……”

吃惊于她行为的我,站在了这个滑梯下面,表示我不参加。然后,

“咻!”

一边从口中发出效果音,一边愉快的从滑梯上滑了下来——理子为了利用摩擦力减慢速度,便抱着双膝滑了下来。然而正好走到滑梯口的我,从正面——又看到了金蜜色的那个!……

(……!)

从滑梯上顺利滑下的理子,满脸笑容的,向我比出一副V字形的手势。

在一直慌张着的我看来;爬上梯子去,然后又滑下来的她,貌似真的很开心。

可有点奇怪,我好像单方面的对理子保持着某种愧疚感?

真是个笨蛋啊,我……没这样反应迟钝的人吧。

最近的我,对于hss模式方面的防御,有点太轻视了。

那这下,我必须要为了自己的生命着想了。

——就这么决定的我……

“喂,理子。说起来,明天就是你生日了对吧。”

抛出了话题。同时,把手揣进兜里,握紧了准备好的闪闪发光棒。

坐在滑梯口的,像小孩子一样把脚随意的放着的理子她——

“——诶。恩,嗯。”

边说着,边往我这看来。直到刚才为止还很精神的,一下子,就变得口气生硬起来。

整个人像呆住了一样,脸颊也变得通红。

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突然就变得这样紧张?

不过,多亏这样话少了许多,还是挺不错的。

“金君,你记住了么?不仅仅是亚里亚和小雪的,也记得理子的生日……”

“在香港时,你说有过嘛。我记住了的啦。你的生日可是最好记的。3月31日,可是年度末”(译:3月31日的年度末,日本,以围绕着年度结算,业务总结等目的的,被诸多政府机关,业界团体等所使用的并确定的下来的日期。具体的例子有,3月31日的“年度总结算”,以及“学年结束日”。这种和外界区别的日期,从明治时代就延续至今。摘自日文维基。)

“啊,恩,嗯。谢谢……那,那你,会,会给我庆祝吗?什么的。就像你对亚里亚,白雪做的那样。”

理子到底是怎么了?“啊哈啊哈”的极不自然的笑着,而且眼也是游离状态……像是对什么,举棋不定呀。

虽是这样,但理子平常就是一副,不敢确定什么的样子。这就是理子的普通状态才对。

所以我就,

“嘛,正式的话,是在明天;所以正式的感想,明天再说给我听就可以了。”

掏出了一直握着的,用粉红小口袋的装着的,闪闪发光棒,递给了理子(译:你是不是,还忘记了什么。)。

保持坐在滑梯口的姿势,用双手包着,这个从我这获得的东西,的理子……

脸上写满了紧张,几乎可以听得到她那,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这是什么情况。

刚才还准备按照之前计划的那样逃走的我……根本狠不下心。那么这里,就应该不要犹豫,叫上她一起走才对。

于是,在理子把那个粉红小口袋打开的同时……

“理子。这之后,什么都别说,跟紧我就是了。”(译:苍天啊!这下终于能把那个流传许久的谣传给辟谣了啊!)

我把自己的抱怨,隐藏在这种像是我不知道的动画和游戏之类的作品里,会出现的台词一样的话,说了出来。

与此同时向小袋里看去的她,呯的呆住了!啊,这个反应,和预想的稍稍有些不同呢——总之,貌似有阻止她接下来的行动的作用就是了——所以所以,这时候就应该向右转身,快点逃走吧。

但……

“真厉害啊!金君!”

看到一像亚里亚一样脸红着的理子,一脸笑容的面对着我……啊,我明白了,这计划失败了。

啊。闪闪发光棒啊,你的效果持续时间居然这么短啊。

“送给亚里亚的是戒指,赠与小雪的是玫瑰花。我不禁想,剩下还有什么可以送的呢?呀,你的这主意都可以上榜了啊。我眼睛都看直了呢。”

“……不好意思。不是什么高价的东西。”

啊,搞不好,准备逃跑的计划暴露了。我立刻说出了一句,送礼物时常用的寒暄语。

“这就可以了啦。要高价的东西的话,理子我会去偷的。”

“你呀。”

“啊哈,啊哈哈。那,这个,我就好好收下了哦!”

理子取出了袋中的东西,像是珍惜后半身的命运一般,紧紧的用手握着。

“明天,我会好好的感谢你的。理子会好好准备的,你要等着我哦。”

“……准备?为了什么。”

我向理子询问道,

“当然是,一同逃走的准备啊。”

不断眨着眼的我,哑口无言。

……?要从亚里亚和白雪的身边逃走吗?为啥,会出现这种话题?

“但是理子我,也能理解呢。比起亚里亚和小雪来说,和理子更擅长逃跑和藏身。理子的藏身处,遍布各处。我们就暂时先躲在那些地方,培养培养感情吧。”

声音非常小声,简直就像是,我们现在在被人监视似的……

对于亚里亚和白雪,有必要这么防备么。

“……那接下来的时间,要做点什么呢。”

“理子就此告退了。要是平常的理子,还要和金君一起玩的;但是现在理子的心跳实在太不稳定了。继续下去的话,可能会被金君看到什么奇怪的方面,理子讨厌那样。所以,不管怎么说还是算了。好不容易,被选择了,还得到了……那,今天就拜拜了呢。”

虽然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了。但也就是说,今天的缠人刑罚,要移交到明天去了呢。

嘛,不管了,既然都这么说了,就这样吧。

反正就算我不配合,也会被理子强制要求着配合,所以就顺着她意思去做吧。

“我记住了”

“那,明天晚上7点钟……请到理子的房间来。绝对要来哦。啊,但是金君的想法,要是……要是,改变了的话……不用来也可以。不来就不来啦,理子也知道的,那种事情什么的——和其他的女生一起逃跑也型的。那样的话,我就放弃。”(译:理子不要说这种快要哭出来一般的话啊。呜呜!理子!)

你是要我怎么做啊。(译:赤松你个智障!有必要弄这种要让女孩子哭出来的误会么!呜呜,理子……)

说回来,不管是要我去,还是不要我去。句尾加上一句“噗噗”才对吧?

“明天晚上7点对吧?我会去的。”

听到我这么说之后,理子,

“恩”

一副紧张到,心脏都要跳出来的表情。

“那个呢,理子认为,亚里亚和白雪都觉得继续保持当前就行。但金君要是平等的在看待我们的话——我就会尽力而为,把它偷到手的。”

“要偷什么啊”

“金君的心哦。理子,最喜欢偷别人的东西了。特别是,亚里亚的东西。”

还是老样子,说出来的话让我一头雾水……

“反正是一场没有回报的恋爱,要是想要什么回报的话,只有‘偷’才行。接下来的逃跑里,理子,无论是天涯海角都陪着你去。不管什么都丢掉,一心陪着你。这样的觉悟——一定只有,理子才有。”(译:理子啊……)

说着,理子突然站了起来,从她的身上……飘来了一阵香草的香气。

理子像是要把那阵香气留在我身上似的,在我身边转了一圈,

“请多加小心。隔墙可有耳目哦。明天的计划,请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哟。”

然后留下了这句话——

便向着,她在打到亚里亚时的,曾用过的一个藏身处,日航酒店走去。(译:日航酒店,全称东京日航酒店,原名希尔顿东京台场酒店,是位于东京港区台场的城市酒店。2015年10月1日改名为东京日航酒店。)

和理子分别之后,我乘坐东京临海的单轨电车回到了学院岛……在对强袭科大楼前的《收入支出统计板》和流动采购车,一番奚落之后,日已渐渐倾斜。

(回寝室去吧……)

这样想着,我便朝着男生宿舍的方向步行起来。为了省下车费。

途中经过了第二运动场。那里的,盛开了一半的叶樱,在夕阳中摇曳着。

是因为今天和理子待在一起吧,我想起了过去的一些事——

这棵樱花树,在一年前的自行车劫持事件里,担当了重要的角色。在那时,被炸弹的气浪吹飞的我和亚里亚,曾掠过它的枝叶。多亏这些枝叶起到的缓冲作用,降下飞行速度的我们,才不至于在飞进体育仓库时死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救命恩人……还是说恩树比较好?

我不禁停下来,眺望着这副场景。

“……金次”

从身后,传来了动画音。

回头一看,果然,是身着私服的亚里亚。

手里拿着一个咬了一口的桃馒,站在那里。

“女生聚会完了么?”

“恩。在对面的便利店买了个桃馒,出来时就看见一个,像是金次的背影。”

去年今日,连便利店这个词,都不知道的亚里亚大小姐,现在也能自己去买东西了。恩,真是成长了呢。

走过来,和我并排站着的亚里亚,也微笑着,望着那棵树……

“这里,是我与你相遇的地方呢”

“你还记得啊。嘛,虽然严格来说,是对面的公路呢。”

“从那以后,已经过了一年了。也已经,度过一个高二了呢。”

“要升级……不,是大概要升级了吧。毕竟那个结果,明天才能知晓,在武侦高的生活,还真是什么都勉勉强强的。”

武侦高,会将分班情况和留级名单同时发表。在每年的3月31日发表全年级的分班情况时,没有升级的学生的名字,会出现在低年级的分班名单上。

“你要是留级了的话,可就和明里、风魔她们成同级生了哦。”

说出这个笑话的亚里亚,自己笑了起来。

“别说出来啊!别笑了啊!”

一直以来,都被我当做下属(译:这里我查到的原文意思是,下巴。我想,翻译成下属没问题吧)使唤的风魔,和我成了同级生什么的。单是想想那副场景,我就想找个地缝钻。

“但是,今年的事件,一个接一个的;你貌似,一直什么没时间学习呢。”

用得着你说吗?

“……学习的话,最近我也算是抓住诀窍了。期末考试时也做出了不少题。不需要这样担心。”

我对萌给我个人进行辅导的事情,只字未提。但是实际上,最近我的心里,也产生了点自信,在学习上的自信……

“……金次,谢谢你呢”

亚里亚又向我道起谢来。

大概,是向这一年内所发生过的全部。

“你,最近变了许多呢。无论是在航天飞机上还是在这里,都会和我说‘谢谢你’了”

“即使是我,一句‘谢谢你’而已,也有说过的吧。”

“你可没说过”

“我有说过的!……虽然可能真的没有说出来过,但是我一直,都在心里对你说着感谢。那请让我好好的,再说给你听。金次,谢谢你一直对我这么温柔。明明我一直,都在对你发火……”

既然有这种自觉,就别对我发火啊?你口中的“发火”可是会出现子弹的啊!

虽然我很想这么说,但我想听听,这个难得的见到的,温柔亚里亚,会说出些什么。所以我什么也没说,只是站着。

也许我这样的行为在亚里亚看来,就是温柔的表现也说不定——但是温柔什么的,只是因为我在你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出啊。也许在hss下,我的确对女性,很温柔也说不定。但是,温柔什么的,实在是太抬举我了。

所以我什么也没说,只是站着——

“……金次”

亚里亚,直直的盯着我。

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

“我想,即使是你,也早就明白了也说不定,我……对你,有想好好传达的事情。虽然这件事,可能因为妈妈的事,所以一直都在推迟着。”

“……?”

“我的心意,又没能好好传达到呢。不过,这是我自己决定不说的。”

和傍晚一同,渐渐脸红起来的亚里亚……

似乎要向我坦白什么重要的事情。

但是,她貌似不准备今天就告诉我……

“但是……你也有,也当然有选择的自由。所以,时间就定在……对了,明天晚上7点钟,发表分班情况时——就在七点时,到我房间来。”

怎么会这样,我居然从亚里亚的话里,听到了很强的借口的意味,尤其是对于时间的那块。

“正好,明天晚上,妈妈说要去找住的地方……我们两个,就在校内网上看看分班情况吧。如果我们还分到一个班,一定会很高兴的。那时候,我们就两个人,那个,迷你派对,但是……但是……”

我因为不知道她要说些什么,所以没说话。看到我不作应答,亚里亚变得小心翼翼的。

“但是,你有……那个,体质问题……如果对我要说的话,讨厌的话,不来也可以。那样的话,就是会是那样啦,对于那样的事——我会毫不犹豫的放弃的。”

这指示名词也有点太多了,我根本不知道她想说什么。但,我感觉,这是亚里亚鼓起勇气,反复考虑之后,挤出来的话。这样的话,不像是我能够去问个详细的。

但是,

(明天晚上七点钟……)

这个时间点,和理子的邀请冲突了。

但是理子她说了,那件事,和谁都别说。

要是和亚里亚——说“那个时间点,我有别的事要做”的话,亚里亚是绝对会继续问下去。然后,把要去理子那的事情全部坦白的话;这之后,我面对理子时,会很尴尬的吧。

所以,我得稍微考虑下对策……

亚里亚好像有说,要开个小型的派对来着,

“那个派对,可以叫其他人来参加吗?要炒热气氛的话,叫理子来不错哦”

那样的话,我就可以同时见她们两人了;我很自然的提案到。

但是,这一提案根本不受待见。

亚里亚她,

“为啥要把理子给叫来啊!”

哇哇哇哇!长着粉红头发的头,生气得要喷出火来了!

糟糕。生气生到这种地步。莫非她们两个吵了架,还没和好?

“笨蛋!你给我!笨蛋!一个人!笨蛋!滚过来!”(译:太太太太太太带感了!你这是rap吗?!我都唱出来了!)

每说一个短语,就加一句“笨蛋”,而且不停地原地跺脚,她真的非常生气!但不知原因的我,问道,

“为啥会突然跺起脚来了!别生气了,好吗?”

“我——没——生——气!”

咬牙切齿到这种程度!这可是亚里亚对我相当生气的表现!虽然像个小孩似的。

不行、这样的亚里亚——可不能放着不管,不然,周围的东西全都要变得破破烂烂的了。前次,可是直接把自动贩卖机给拆下来,举到了头顶啊!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去就是了!”

为了防止亚里亚,对于这块场地的无差别破坏,我赶紧说道。然后亚里亚她……

“会,会来的吧?明天的,晚上七点钟”

虽然还是一脸皱眉,但是却不知道为啥,露出有点高兴的表情。啊,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颜艺啊。

“要,要是迟到了的话,我可不会轻饶的哦!”

“好,好”

“‘好’只用说一回就够了!那,那么金次。这个约定,和谁都别说哟。搞不好会被阻扰的。还有还有,绝对不准告诉理子!绝对!”

露出犬齿的,用手狠狠的指着我的亚里亚,给我交代了这样的话——

这样一来,和理子商量,请她错开时间的计划,也泡汤了。理子的话,我要是说“我稍微有点其他事要去办”的话,她也绝对会去调查为什么的。

……这下……

只有实行当日违约的计划了。在要去她们俩之间的任意一边的时候,就在约定的时间的五分钟前,突然联络对方,说我去不了好了。这样的话,即使要做什么调查,也会因为时间问题,而没法展开吧。

维持着半皱眉状态,蹦蹦跳跳的走掉的亚里亚,时不时还回过头来,使劲的挥着手说拜拜……对于这样不可思议的亚里亚,我也苦笑着,挥着手向她告别。

太阳突然就落下来了。东京的街灯,比我被拉长的影子还先出现。1.0015661001566;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