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速世界

第二章 边境的潮骚(2)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十卷 元素 第二章 边境的潮骚(2)bsp;最后,前端尖尖的脚朝下正下方,出现在那里的已经不是人形的战斗假想体——而是一根鲜红色的螺钉。

恐怕他的两名弟子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技。在呆呆仰视的少女们的视线前方,螺钉开始顺时针高速旋转。在到达螺纹侧面剩下的双目已经无法看清的速度后,垂直落下。一下子扎入废铁之山,没入到一半,然后又发出‘叽叽叽叽!!’的高亢金属声、溅出无数火花,慢慢钻进内部——消失了。

在向着山脚下不停冲刺的黑雪姬背后,Sulfur.Pot大喊。

“杂鱼时至今日再做什么也是没用的!和黑之王一起烧干净吧!!”

同时,追着黑雪姬的火焰势头增大了。巨龙尼德霍格一边喷火一边开始前进。这样下去,站在十字路口的琉花和真鱼也会被火焰吞没的。但是黑雪姬并没有向两人下达逃走命令。因为她相信。相信曾经被称为《拥有史上最强名字的男人》Lv7脑加速者Crimson.Kingbolt的真正力量。

废铁山全体发出了红光。

仿佛只有那一带重力消失了一样,无数的钢筋和铁板浮了起来。它们互相靠近、组合起来,仿佛从一开始就是为此而生的零件一样,构成了一个巨大的物体。

一开始,是两条粗大的腿。接着是将它们连在一起的腰部零件。圆筒形的腹部零件和方形的胸部零件。左右肩上连接着长长的强壮的手臂。

然后最后,构成了一个和库里奇原来的头非常相似的头部零件——现象结束。

屹立在大地上的鲜红色《巨大机器人》头顶高度达到了八米。然后又举起手,发出‘咔嚓吟!’的谜样声音摆了个造型,那迫力简直要把世界变成别的游戏了。

“超……超……超大个儿!”

“师父原来是巨人啊——!”

背对着琉花和真鱼的喊声,巨大机器人的双眼‘哔!’地放出光来,把大地踏得轰响,跳了起来。它在空中和黑雪姬擦肩而过,落到尼德霍格正面。但那里正是龙喷出的火焰的正中央。

火焰的奔流和机器人巨大的身体发生剧烈冲击,产生仿佛要把天空也烧焦的巨大火柱。确认到热伤害已经被阻断,黑雪姬在地面上划出圆形转过一百八十度停了下来。

放眼望去,机器人地影子在劫火中摇曳,而更远处尼德霍格定下来脚步却依然不停喷火。龙已经连续进行了将近三十秒的喷火攻击,它的必杀技槽竟然如此庞大。不过长时间暴露在火焰中的牙齿也已经热得通红,也许是心理作用但龙自己似乎也很痛苦。

但是,它背后的骑手完全没有停止喷火攻击的意思。他连续抽响缰绳,开展以来第一次掩饰不住焦躁地大喊。

“这种纸糊的玩意……!看我把你烧得连灰都不剩!尼德,再来!再提升火力!!”

接受了命令的尼德霍格超越极限地张大嘴,吐出更加剧烈的火焰。好几颗牙齿似乎无法承受高热而破碎,嘴角也变成了黑炭。这些都不只是看上去的伤害,作为证据,龙的体力槽缓缓减少了。

数秒后,尼德霍格那让人感觉几乎无限的必杀技槽终于耗尽了。喷火慢慢减弱、停止,过了一小会儿,旋转的火柱也消融在了大气里。

出现在火焰中的是双臂交差蹲在地上的铁骨机器人。虽然没有被烧光,但全身都变得焦黑一片,还有一部分被溶解、像冰柱一样垂下来。

“姐姐,天人死掉了!”

身后传来真鱼悲伤的声音,黑雪姬斩钉截铁地说。

“没关系,库里奇怎么会被那种程度的攻击干掉”

突然,仿佛听到了她的这句话一样——。

机器人地双眼‘哔!’的发出黄色的光。接着,烧焦了的巨大身体吱吱嘎嘎的响着动起来了。双臂在身体左右展开,伸出五根手指,直指向尼德霍格。

紧接着,手指前端迸发出合计十根火线。从手腕附近接连排出弹壳,落到地上。巨龙的脸和双肩上弹出无数火花,Enemy呻吟着后退。

“什、什么……!”

Sulfur.Pot发出惊讶的声音蹲坐在了龙的背上。这个姿势似乎无法操纵Enemy,龙一步一步地不停后退。对面,巨大机器人一边用手指机关枪射击一边展开两肩的装甲,将里面出现的三连装导弹一齐发射。接着又打开胸部的装甲,从中出现了大口径加农炮,也轰然喷出火舌。

尼德霍格顿时被无数的火球吞没,体力槽眼见着不停减少。能够给重装甲型的神兽级Enemy造成这么多伤害,机器人地攻击力真是惊人,不过这也是应该的——。在赤之王《不动要塞》Scarlet.Rain出现之前,他可是被评为加速世界最强的远距离火力持有者的脑加速者。当然,附加了极其严苛的条件。

他参加的集团战基本必定会发展为《能否收集大量的金属物体,或是能否阻止对方这样做》的对抗。换句话说就是,一旦库里奇变成了巨大机器人,从那时起敌方队伍就基本被将死了。这场战斗即将开始的时候,他说的‘这对我的能力来说可以说是个机会’就是指把敌人引入周围存在大量金属的这个城镇里。

巨大机器人地全火力齐射持续了十五秒,竟然把尼德霍格的体力槽减少了一半。

如果那只龙是野生状态的话,估计无法给予这么多的伤害吧。它会通过高速移动来回避并反击,而不会一个劲地挨打。但是,由于被道具调教、变成了没有主人的命令就无法行动的状态,龙受到了重伤。

这个讽刺的事实,Sulfur.Pot在猛烈的攻击中应该也认识到了。

从龙背上缓缓站起来的时候,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至今为止的从容之色。他护目镜形状的眼睛里翻滚着憎恶的光,低声念叨。

“…………竟敢,竟敢竟敢……把尼德打成这样……”

就像他说得那样,巨龙的鳞片到处都是焦痕和破损,滴出紫色的血液。再遭受一次同样的全火力齐射的话恐怕体力槽就会被削减到最后了。话虽如此,把机器人的枪炮全部重新装填也要花费不少时间。为了争取这些时间,至少要担当扰乱敌人的任务——。

黑雪姬这样想着,向前走去,而就在这时。

“尼德,再来一次!!”

Sulfur.Pot大喊,用力拉缰绳。龙晃晃悠悠地抬起头,张开在刚才的连续火焰发射中受伤的嘴巴。

看来是准备再次展开喷火攻击,不过上次已经证实了炎属性攻击对巨大机器人没有效果。而在抵住火焰期间还能重新装填枪炮,这样反而更好。库里奇大概也想到了同样的事情,再次把机器人的重心降低、两手交叉在前面采取防御姿势。

面对那里,巨龙再次吐出灼热的火焰——

的前一刻,Sulfur.Pot将自己的双手向前伸出,喊出了和刚才不同的技名。

“《Charcoal.Smoke》!!”(译注:木炭烟雾)

掌心上的大洞中呼呼地喷出纯黑色的烟,一下子就包裹住了巨大机器人。紧接着烟雾接近黑雪姬站的地方,视野被染得一片昏暗。

黑雪姬反射性地向后跳,但她的体力槽没有丝毫改变,装甲上也既没有感觉也没有变化。也就是说这股黑烟是和技能的名字一样只是烟雾、烟幕而已吗?这样的话现在应该反过来利用它进行扰乱攻击……。

——不。

“这个……气味……”

黑雪姬小声说,将意识集中到平时在加速世界中不太注重的嗅觉上。这个微微刺激鼻腔的硫磺味是——。

“…………!!不好,快逃库里奇!这个烟是——”

黑雪姬的喊声和Sulfur.Pot的第二个技名发声重叠了。

“《Scorching.Inferno》!!”

“————火药!!”

龙的嘴里喷出火焰,其前端接触到黑烟的瞬间。

闪光。轰鸣。世界在颤动。

黑雪姬受到一股好似被巨人之手打到的冲击,毫无抵抗之力地被吹飞,但她依然拼命睁大眼睛,要看清这个场景:巨大机器人的内侧喷出好几条火柱,紧接着,钢铁的五体被撕得粉碎、四散开来。

而这些也立刻被红莲之火覆盖,看不到了。从某处传来了琉花和真鱼的悲鸣。

黑雪姬在空中被冲得来回翻腾,连上下都搞不清楚,最后背后狠狠地摔倒了地上。体力槽在一开始的爆炸和坠地中总共损失了三成以上,变成了黄色。

第二次的火焰喷射只持续了两三秒就结束了。但这已经足够了。在爆炸的火焰渐渐减弱、灰色的烟也被舞台的风吹散之后,出现在那里的是一片只能用《爆炸中心》来形容的凄惨景象。焦黑的地面中央散落着机器人地残骸,周围的瓦砾也全都被吹跑了。Lagoon.Dolphin和Coral.Merrow靠在一起倒在稍远处的十字路口上,而黑雪姬也沉浸在巨大冲击的余韵中无法站起来。

“…………库里奇…………”

黑雪姬从喉咙里挤出颤抖的声音,这时上空突然掉下了一个发出咕噜噜的声音的东西。那东西掉在左边离她几米远的地方,咕噜咕噜地在地上滚着,是一根大螺钉——不,是从机器人地中心部排出的库里奇。他的双眼不规则的闪动着,估计也动弹不得了。

这种荒谬之极的大破坏让刚才巨大机器人地全火力齐射都像是小孩子的恶作剧一样。

把黑火药变成烟喷射出来的Sulfur.Pot的必杀技和放出大范围火焰的尼德霍格的必杀技。他们两个恐怖的组合攻击使得战况完完全全地逆转了。

“哼……哼、哼、哼哼哼”

在断断续续的笑声中,黑雪姬抬起吱吱作响假想体转过视线,看到在依然残留的道道黑烟的对面逐渐向她靠近的巨大黑影。

“真没想到竟然在这种地方使用了《这个》。用这招的话这边也免不了受伤,说实话不太想用的……”

就像他说的一样,穿过烟雾出现在眼前的巨龙和骑手的全身上下都受了新的伤。这里是无限制中立舞台,无法看见Sulfur.Pot的体力槽,不过尼德霍格体力槽的第二根则几乎耗尽了。

“……但是,这样一来你就明白了吧。我被选为尼德的主人,是必然的。我们两者即为一体……是一心同体的,最棒的搭档”

“…………哼,这个嘛……谁知道呢”

低声回应着,黑雪姬忍着全身的疼痛站起来。无限制中立舞台上痛觉提高到了一般对战舞台的两倍,而且大概是由于同时受到了热和冲击的伤害,感觉到的疼痛又翻了一倍。但是,她总算毫无摇晃地站直身体,面向Sulfur.Pot继续说道。

“那只龙似乎有话要对你说哦。既然自称是主人……就驾驭得更好一点啊”

“…………哼、哼哼。不愧是王,连不服输都是一流的。我很期待啊……你哭着求饶的样子。事先声明,尼德的必杀技槽还剩下一点点呢……”

他拉动缰绳,龙发出咕的低吟声,张开了嘴巴。

如果再一次受到喷火攻击的话,即使没有和黑火药的组合也撑不过十秒。如果全速冲刺逃脱的话也许能逃进酒店的大厅里,但这种舍弃倒下的库里奇、Dolphin、Merrow的做法不在考虑范围之内。现在只能想办法在这里坚持下去,利用高速移动进行打带跑来寻找活路了……。

就在黑雪姬做好了这个胜算微薄的觉悟的那个刹那。

感到了无法言表的某种东西,黑雪姬猛地抬头看向上空。

风化舞台略带红色的天空没有任何变化。但是,确实感觉到了。感觉到高密度的情报在聚集,世界即将被改写。敌人的攻击?还是说援军……?

从背后传来了小小的声音。

“没关系哦,姐姐大人”

“…………?!”

黑雪姬转过身,看到不知何时坐起来的Coral.Merrow——真鱼正笔直地盯着天空。但是,她的样子很奇怪,眼睛的颜色似乎也和之前有少许不同。对,就像即将潜行时,向黑雪姬索要第四根XSB线的那时一样。

“…………要来了哦”

真鱼再次小声地说,右手轻飘飘地伸向天空。

10

将时间向前回溯加速世界时间的约六十分钟——或者说是现实世界的几秒钟前。

在黑雪姬、琉花和真鱼走向度假酒店二层的潜行空间时,那个从电梯间旁柱子的阴影里看着她们的人,在三人进入隔间后立刻跟了上去。

这里的接待处是联网自动化处理的,使用者可以从显示在视野中的隔间配置图中自己挑选、租借空着的地方。但是追踪者在确认了唯一被占用的四人用隔间后立刻毫不犹豫地走向那里。

在靠里的地方有一个隔间的门关着,自然上了锁。听不到里面的对话。三名使用者应该已经完全潜入了。追踪者碰了碰门,视野中立刻出现了要求输入电子密钥的对话窗。

从薄薄的帽衫袖子里伸出的雪白手指,按下了电子锁的OPEN按钮。本来不可能打开的门在此时却伴随着一声轻响解锁了。那手指直接拉开了拉门。纤细的身体侧身闪进隔间里,门再次关上、锁上了。

这个潜行空间的电子锁和酒店各房间使用的锁是共通的。因此,严格的说,除了黑雪姬以外只有一人拿着相同的钥匙。只有和她同住一屋的梅乡中学学生会书记、若宫惠——。

进入隔间的惠看见三名少女坐在相向放置的沙发躺椅上,闭着眼睛,全身放松。

一个人坐在左边的,当然是黑雪姬。而坐在右边的,则是看起来稍小一点的两个女孩子。她们晒得黝黑的脸完全没有见过,而且还穿着不熟悉的水手服,应该不是梅乡中学的学生,而是在边野古的学校上学的孩子吧。

意识到这一点的瞬间,惠的脸顿时扭曲起来,紧紧咬住下唇。惠所知的黑雪姬看上去善于交际,但实际上心中的防壁很高、很厚。对初次见面的人基本上都很警觉,很少有人知道她那隐藏在惊人美貌深处的讽刺家和孩子气的素颜。

这样的她,虽然是经过路由器,但竟然会和恐怕是刚刚认识的当地孩子有线直结着完全潜入。原因只能想到一个。

《另一个世界》。

栖息着黑雪姬的半身,隐藏在现实里侧的异国。这两名少女是那个世界的居民,而现在她们恐怕正和黑雪姬一起到访那个国家。那个惠别说是踏入了,连窥视、得知名字都不被允许的世界。而且还是在本该被惠挑选礼物的时间里。

她的左手颤抖着,自己抬了起来,伸向黑雪姬的量子接续通信终端。

指尖碰到从钢琴黑外壳上延伸出的XSB线,使劲握住。

……拔下这个的话,就能回来了。虽然,这恐怕会永远的损坏某些重要的东西,但这样她就能回到这里,回到我的手可以碰到的地方——……。

‘不行哦’

突然,好像有谁的声音在脑子里响起。

惠猛地眨眼,看向三人的脸,但她们都还在完全潜入中,眼睛紧紧闭着,嘴唇也没有一点移动。嵌在茶几里的路由器上,指示灯显示着三条线路全都连接着广域网……。

这时,惠终于注意到了。连线不只有三根。还有第四根XSB线从路由器中伸出,但另一侧的接头只是放在桌子上而已。

‘这是……门。仅限一次,再次将你邀请进入另一个国家的门。来…………’

被幼小却带着不可思议的威严的声音引导着,惠松开黑雪姬的连线,向茶几伸出右手。她拿起第四根XSB线,将接头靠近自己的脖子。

和不知底细的线路进行有限直结,是在安全性上有很大问题的行为。惠非常清楚这种事,但现在她却没有感到一丝迷茫。接头插上了粉色碎花的量子接续通信终端,视野中出现了有线连接的警告,然后。

在惠的眼中,眼前的桌子上无声地出现了一本书的幻视。那即不是实物,也不是3D物体,但确确实实存在在那里。

“啊…………”

嘴唇里露出一声惊叹。这是……这正是,很久很久以前非常喜欢的那本书。明明反反复复度过许多许多次,却完全想不起故事内容的那本书。不知何时消失不见、再也找不到了的,那本重要的书……。

惠在黑雪姬身边坐下来,轻轻地向那本大开本的硬皮书伸出手。封面上没有书名,只有无数的色彩组合出阿拉伯风格的图案。

她战战兢兢地翻开封面。

第一页上,横向写着只有一行的英文。用乌黑的墨水记载在那里的,是咒语。让人进入书的世界里的魔法词语。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像是吟唱似的、像是祈祷似的,说出了那个由两个单词组成的短语。

“Unlimited.Burst”

11

听到真鱼“要来了哦”的这句话,黑雪姬再次入神地盯着《风化》舞台的天空。

天空上只有无数的浮云顺次流动,依然没有任何人的身影。不可能有。在现在这个瞬间,存在于边野古的脑加速者只有黑雪姬、琉花、真鱼和库里奇四人。侵略者Sulfur.Pot使用了某些手段从东京远距离潜入而来,但其他的脑加速者应该无法自由地使用那个机关。也就是说,即便出现了什么人,那也是Sulfur.Pot的同伴,而让情况更加恶化…………。

“————!!”

突然,看见了光。

从空中的一点,出现了樱色的小小光辉,咕噜咕噜地旋转着,仿若在春天的卷毛风中玩耍的花瓣。淡粉色的漩涡逐渐扩大了规模,黑雪姬的视野全部都被飞舞的花瓣覆盖了。

在花瓣的中央,无声地落下了两只脚。像玻璃一样透明的高跟鞋闪着光芒,连接着大面积展开的淡粉色裙型装甲。

腰部收得紧紧的,背后装饰着大大的蝴蝶结。礼服的两肩呈球状捧起,细细的双臂中抱着一个华丽的笏杖。

面甲十分优美,透明的白金色长发部件在微风的吹拂下发出唦啦、唦啦的清脆响声——。

那是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战斗假想体。但是同时,黑雪姬有了一个极其强烈的确信:我认识她。

淡樱色的女性假想体从数十米的高度上以感觉不到重力的速度缓缓飘落,玻璃的高跟鞋在黑雪姬眼前落地了。柔美的面甲上露出微笑——然后,用【那个声音】说出了【那句话】。

“姬。我……来了哦”

“…………!!难、难道…………。是……惠、吗……?”

在加速世界中说出真是姓名是最大的禁忌,但这个冲击足以让黑雪姬忘记这个禁忌。眼前优美的对战假想体是第一次见到,但那个声音,还有更重要的是她全身散发出来的安稳气氛不会错。这位——这位脑加速者,正是黑雪姬的挚友,若宫惠。

但是,这在理论上是不可能的事情。惠没有安装Brain.Burst程序这件事,从她没有出现在梅乡中学的局域网的对战名单上这件事中就可以证明了。另外,也不能认为她是在这个休学旅行途中成为脑加速者。因为,要潜入无限制中立舞台,必须达到Lv4,这在一两天中绝对不可能实现。

考虑到这里,黑雪姬注意到了一件事。

像是惠的对战假想体全身都是半透明的。裙角和长发部件的末端有时还会像阳炎一样摇晃。认识到这些的瞬间,一个想法仿若天启般降临了。

————过去?

惠曾经,在遥远的过去是脑加速者?在黑雪姬结成军团之前,还在港区区划修行的时候离开了加速世界,失去了Brian.Burst……但是现在,她又是基于什么原理,被再次邀请到这个异世界里来的……?

黑雪姬没能说出这个推测。

从后方传来了带着巨大的愤怒和焦躁、像破掉的钟一样的声音。

“什么啊……!你们算什么啊!不会再让……奇怪的家伙阻挠了…………!”

黑雪姬猛地转身,看见Sulfur.Pot叉脚站在巨龙尼德霍格背上。他的圆眼睛中翻滚着憎恶的神色,斜眼瞪着聚集在十字路口上的五人——黑雪姬、库里奇、琉花、真鱼、还有惠。

“这回一定要让你们彻底消失。把你们一个个全都烧成灰烬”

咬牙切齿地吐出这句话后,Sulfur.Pot伸直了拉着缰绳的双手,手掌上的两个空洞——不光如此,还有肩膀、胸前、腰部地洞中都开始漏出轻薄的烟。

“——《Charcoal.Smoke》”

喊出技名之后,从黄色的假想体全身喷出比上次多了好几倍的黑烟。烟雾没有指向性,打着旋浓浓地覆盖了周围一带。看来他这次打算把整条街都炸飞。

“不、不好……!”

黑雪姬摇晃着向前走去。然而,一只纤细的手按住了她的肩膀。

“没关系。我会……保护姬的”

惠温柔而毅然地说,高高举起左手握着的笏杖。

镶嵌在笏杖前端的大颗宝石发出了耀眼的霓虹色光芒。那光辉立刻包裹了假想体地全身,甚至冲上了天空。

惠带着轻柔的抑扬顿挫,向唱歌一样说。

“《Paradigm.Revolution》”(译注:范式革命)

突然,产生了惊人规模的光,高高耸立起来。

摇曳着七彩谱色的光柱扎入遥远的空中,然后飘然扩散成环状,像一张帷幕一样摇晃着,流向四周。

黑雪姬第一次看到这个技——但是,她曾经无数次在无限制中立舞台上看到酷似于此的现象。那是舞台的属性更替,不,世界重生时必然会出现的七色光芒。也就是说……也就是说,这个技是——

“强……制……变……迁…………!!”

黑雪姬用颤抖的声音大喊。

《变迁》。将加速世界的模样全部改写的神之业。实在无法相信这能有一位脑加速者经由自己的意志引发,但是,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眼前发生的现象。

因为,不停扩张的光环内侧,连天空的颜色都改变了。《风化》舞台昏暗的多云天空,变成了一尘不染的青空。充满尘埃的阵风,变成了干燥的南国微风——。

“发……发生了什么……?!”

骑在尼德霍格背上的Sulfur.Pot说着,停止喷出火药,重新握好缰绳。

“尼德,点火!把他们炸飞!!《Scorching……》”

但是,他的命令没有完成。

突然,地面消失了。

正确的说,有少许不同。原本被沙子覆盖的荒野在一瞬间变成了湛蓝的水面。黑雪姬也好、琉花和真鱼也好、倒在地上的库里奇也好、还有巨龙尼德霍格和它的骑手也好,全都不由分说地被水吞没了。

黑雪姬慌忙张开双手阻止沉降,把头伸出水面环视周围。四周已经看不见陆地了,三百六十度的地平线,不,水平线全都被水覆盖着,只有在远处零星散落着几个小岛和礁石。这是自然系·水属性舞台的究极——《大海》舞台。

“……姬”

黑雪姬听到声音立刻转过脸,顿时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东西。

惠——应该是惠的对战假想体完全没有沉入水里。只有玻璃的高跟鞋微微接触水面,荡起小小的波浪。

直立在海上的惠平静地微笑着,继续说。

“魔法的时间要结束了,我得回去了……。——姬,你要沿着你的道路笔直的前进哦。我也,不会再看向背后了……”

这句话中隐藏的意义,在现在这个瞬间大概无法完全理解。但是黑雪姬使劲点头,回答说。

“啊啊。谢谢你,惠”

对此惠轻轻点头,开始上升。一直盯着那回到天上的樱色假想体,黑雪姬再次小声说着“谢谢”,一口气全身潜入水里。

翡翠蓝的海水异样的透明,能够轻易看清周围的情况。

在稍微离开一点的地方,巨龙尼德霍格正扑腾着它的短手短腿。骑在背上的Sulfur.Pot也拼命地拉着缰绳,似乎想要让龙浮上去。不过这只Enemy的形状明显不是能够适应水中的类型,它的嘴里咕嘟咕嘟地吐出无数气泡,看来也没有喷火的余力了。刚才Sulfur散布的黑火药的厌恶当然也消失得一干二净了。

在黑雪姬身旁,琉花和真鱼娴熟地踩着水四处张望,似乎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然后,在她的脚边附近,库里奇也在扑腾四肢。耳边传来空洞的效果声,或是说惨叫。

“救救救、救救我~!我不能下水啊~!!”

就像他说的,比重高的螺钉假想体确实正在慢慢下沉。但是,在这个《大海》舞台上,能让库里奇使用的金属物体非常少。海底应该有非常稀少的沉船,但现在没空去找那些。

“抱歉,你就沉一会儿吧,库里奇。刚才干得漂亮”

黑雪姬冷静的说,而琉花和真鱼也一边说着“师父,再见~~”一边挥手。

“好……Dolphin、Merrow。现在是决定胜负的关键时刻。要在那家伙逃到某个岛上之前一决胜负!”

“是!!”

“首先我冲过去想办法吸引龙的注意力,你们从侧面攻击,注意不要成为目标……”

黑雪姬做出这些指示后,琉花和真鱼对视了一眼——同时咧嘴一笑。

“没关系啦,姐姐!这可是大海啊——!”

“在水里的话,就交给我们吧!”

说出这些话后,两人一刻不停地游了起来。她们不愧是顶着海豚和人鱼之名,动作十分灵活,但要和Enemy战斗只靠这些是不够的……。

就在黑雪姬想到这里的瞬间。

Dolphin和Merrow在水中咕噜地转了一个身,异口同声地喊。

“一、二!《Shape.Change(形状变换)》!!《Marine.Mode(水下模式)》!!”

两人的身体分别被蓝色和珊瑚色的光芒包裹了起来。

Lagoon.Dolphin的手肘和腰部伸出的小小鳍状部件一口气变得巨大。双腿也变成顺滑的流线型,脚尖着装上了大大的鳍。

Coral.Merrow身上的变换则更加剧烈。她的两条腿合为一体,变成了鱼尾。她摇摆着锐利形状的尾鳍在水中摆动身体的样子宛如人鱼。

变身成为完全适应水中形状的两人再次对视点头,直线游起来。

真是惊人的速度,明显比在地上跑得时候要快得多。她们轻松贯穿高密度的海水,像鱼雷一样迫近巨龙尼德霍格。

Sulfur.Pot似乎也终于注意到了这两人的接近。

“————杂鱼!!”

狠狠地说完,使劲拉紧缰绳。尽管巨龙似乎很痛苦,但依然转过脸,将长着凶恶牙齿的大嘴朝向琉花和真鱼。

两人就要被嘎地张大的嘴巴吸进去——之前的瞬间,她们突然转了一个弯。在龙的正上方,像是要把Sulfur.Pot缠起来似的在他周围高速旋转。海水中顿时出现了漩涡,然后立刻变成了巨大的龙卷。

“呜哇……你、你们……做什么…………!!”

Sulfur.Pot在漩涡的中心大叫着,他的身体从龙背上轻轻浮起。到了这时,黑雪姬总算明白了琉花和真鱼的意图。她们想利用龙卷的回转力和吸引力将骑手从Enemy身上拉开。

“呜……呜哦哦…………!”

Sulfur拼命攥住缰绳,但这种水流不是基础臂力较低的黄色系假想体能够抵抗的。拽了五秒钟左右之后,他的双手终于离开了缰绳——Sulfur.Pot在龙卷中打着转冲向了水面。

“呜哇啊啊啊!!”

Dolphin和Merrow停止高速回旋,紧追尖叫着的假想体。她们大概是想给Sulfur最后一击吧,但Enemy那边要怎么办……黑雪姬想到这里的时候,真鱼一瞬间转过头大喊。

“姐姐!砍掉龙的辔头!!”

“…………知道了,交给我吧!!”

下命令和接受命令的人完全翻了过来,不过黑雪姬立刻答应了。毕竟这是在海里,是生长在冲绳海边的她们的世界。

虽然速度到底不及那两人,但黑雪姬也能用双脚的剑代替脚蹼在水中突进,不一会儿便逼近了无力地挣扎着的神兽级Enemy,巨龙尼德霍格。

失去了骑手的龙已经完全无法自由活动了。现在攻击它的喉咙和眼睛等弱点的话,也许可以将它击毙。但黑雪姬完全不去考虑那些可能性,只盯着包裹住龙鼻的皮革带。

距离十米……八米……接近到六米时抬起身体,使劲拉紧右臂。

“哦哦哦哦哦哦……——《Death.By.Piercing》————!!”

带着猛烈的气势放出的青紫色刀刃把海水照得透亮,不断伸长,准确地将龙的辔头一刀两断。

带子向左右解开,接着整个缰绳从龙的嘴里脱落。从支配自己的强化外装中解放之后,Enemy在一段时间内依然一动不动——突然,它的两眼里闪出凶恶的红色光芒。

黑雪姬一瞬间摆好了架势,但立刻注意到了。龙的目标不是Black.Lotus。它的尖鼻子猛地动了,转向正上方。它剧烈摆动又长又大的尾巴,四肢强有力地划水,迅速在海中上升,完全想象不出它刚才的笨拙模样。

Sulfur见尼德霍格游了过来,尖声叫道。

“尼、尼德,对,就是这边!!把这两个讨厌的杂鱼咬碎!!”

但琉花和真鱼见到突进而来的Enemy也没有逃走。仿佛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确定无疑似的。

从驯服中得到解放的巨龙带着堪比潜水艇的迫力直线想着几十秒前地主人浮上。Sulfur.Pot像是在迎接它似的大大张开双臂,发出夸耀胜利的声音。

“怎么样,杂鱼们!即使没有那个缰绳,尼德知道我是……只有我是它的主人!看着吧,马上就把你们全都撕碎,变成鱼饵…………”

但是,这句话说到一半就突然减速了。

他把张开的手臂转而伸向前方,轻轻摇头。

“怎么会……骗人,不可能,为什么……尼德,为什么对我…………”

紧接着,巨龙看都没看Dolphin和Merrow一眼,直接穿过两人中间。它咔嚓一声张开嘴,将凶恶尖锐的牙齿朝向Sulfur。

“骗人,骗人!尼德,我是你的主人啊!骗人,住手,住手————!!”

尖声的惨叫在这里戛然而止。巨大的下颚将Sulfur.Pot的脑袋整个吞了进去,无数的牙齿咬紧了他黄色的酮体部。在压力面前装甲只维持了一瞬间。假想体的全身顿时产生了细碎的裂缝,接着,化为几千碎片四处飞散了。这实在是太过干脆、又太过残酷的死法。

黑雪姬和琉花·真鱼继续无言地看着神兽级Enemy。龙动作恍惚地回过头,盯着身旁的两名少女和稍远处浮游着的Black.Lotus看了一会儿——。

突然,再次转过头,在海面附近向东游去了。它的速度好似原本便是海龙一样,不一会儿便远去了。巨大的航迹向两边扩散、变薄、终于消失之后,已经再也看不见Enemy的身影了。

黑雪姬轻轻移动双腿,上升到两人身边说道。

“——你们很努力呢,Dolphin,Merrow。战斗得漂亮”

对此,两人突然伸出双手,一下子抓住黑雪姬。她们矮小的假想体轻轻颤抖这。恐怕这还是琉花和真鱼第一次不是以Enemy,而是以脑加速者为对手认真战斗。激斗的紧张正开始徐徐溶解。

黑雪姬用双手轻轻抱住两人的身体,浮向更上方。

从海面上伸出头来,看到湛蓝的天空上从远方接近而来的霓虹色帷幕。大概是惠的假想体给舞台带来的强制变迁的效果世界结束,世界正在恢复原样吧。

“……姐姐”

听到琉花在耳边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黑雪姬转过头去。

“嗯?怎么了?”

“……那个。俺,要变强。进行更多更多的练习、学习,变强。然后……然后总有一天…………”

年轻的脑加速者在这里突然闭上了嘴,黑雪姬用剑腹轻轻抚摸她的头。

“啊啊,变强吧。我等着……在这个世界里,再次遇见你的时候”

“啊,好狡猾。姐姐,我也要——!”

真鱼大叫着,黑雪姬便用另一只手的剑也摸摸她的头。光晕终于接近了,湛蓝色的《大海》舞台变回了红褐色的《风化》舞台。

“话说回来……好像忘了点什么啊…………”

黑雪姬轻轻歪过头,但立刻想着“算了”耸耸肩,等着大海消失的时刻。

她想起忘记了什么,是在降落在风化舞台的地面上,看到倒在身旁的螺钉型假想体之后的事情了。

不只是黑雪姬,连两名心爱的弟子都将他遗忘的库里奇回到原来的酒馆里,向Dron点了古酒,说着“没事没事,反正我不过是个螺钉嘛——”大喝特喝。

黑雪姬忍着苦笑道歉,把嘴巴靠近库里奇的头部小声说。

“抱歉,能把Dolphin和Merrow先从大厅那里带回去吗?我不想让她们看见这个世界丑陋的部分”

只说了这些,库里奇就明白了黑雪姬的意图。他点点头,把杯子喝干站起来。

“喂,徒弟们,回去了。……啊对了,在那之前,Lotus,这个”

乒,用剑尖结果他弹过来的东西,发现那是一枚卡片。

“刚才沉到海底才捡到的。这东西我留着没用,就当做是这次的谢礼,送给你吧”

“哦……?”

他看向闪着银光的卡片表面,上面刻着【ENHANCEDARMAMENT:MYSTICALREINS】的小型的文字。

“强化外装,《幻想的缰绳》……?”

低声念着,黑雪姬终于明白了这是什么。这无疑就是支配神兽级Enemy,巨龙尼德霍格的缰绳。在黑雪姬将其切断之后,强化外装变成了《战场放置状态》,之后由于使用者Sulfur.Pot死亡,变回了所有权自由的封印卡片。

“嗯……就算得到了这种东西,又有什么用处……”

“嘛,别这么说啊。冲绳地区的北部,好像有飞马之类有趣的Enemy哦”

“嗯。……算了,既然给我,那我就高高兴兴地收下吧”

黑雪姬打开道具栏,将道具卡片收了起来,于是库里奇满意地笑了。

“好!喂,快起来,小琉小真!在这里睡的话晚上又要睡不着了哦!”

他拽起不知何时在酒馆的一角打起盹来的琉花和真鱼,向店外走去。黑雪姬轻轻举起右手的剑目送两名少女睡眼惺忪地挥着手离开之后,喃喃道。

“接下来……”

战斗虽然结束了,但还有要做的事情。她站起身,也走出商店,确认库里奇三人走向了酒店之后,向西移动了一百米左右。

在那里的地面上摇曳着一簇小小的黄色火焰。那自然是被尼德霍格吃掉的Sulfur.Pot的《死亡标记》。

黑雪姬面向应当待在这个标记附近、以幽灵状态看着她的Sulfur,平静地说。

“Sulfur.Pot。下次复活的时候,如果你把你知道的,关于从东京远距离潜入时使用的作弊工具全都说出来的话,我今天就放过你一次。但是如果你不说的话……”

她微微压低声音——。

“……就一直杀到你想说为止。不管多少个小时,不管多少天”

12

“姐姐——!要再来我们这里哦————!!”

“姐姐大人—,保重~~~~~~~!!”

两名穿水手服的少女在度假酒店正门前使劲挥手,“一、二”地起了个头,一起喊道、

“再见——————!!”

黑雪姬从巴士的窗户里挥手回应,直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圆叶刺桐的另一边才坐回到位子上,“呼——”的长出了一口气。她觉得那个在两人不远处的长椅上喝着罐装香檬汁(好像是)的高中生模样的少年说不定就是现实中的库里奇,但决定不再深究。

“在旅行中也能得到那么可爱的粉丝,不愧是姬”

坐在旁边的惠笑着说,黑雪姬连忙干咳了两声辩解道。

“才、才不是粉丝呢……怎么说呢,学校间交流性质的……”

“是是,那么就这么写到学生会的日志上吧”

“唔,不,这个有点儿……”

四月十八日,星期四,上午十点。

梅乡中学三年级的六十一名学生分乘两辆大型EV巴士从边野古去往与论岛。他们预定于星期六傍晚返回东京,因此休学旅行也终于进入后半了。其他的学生们面对旅行的高潮都格外兴奋,但黑雪姬今天已经筋疲力尽想要好好休息了。因为她在边野古之地,体验了和神兽级Enemy战斗这个意想不到的自选项目。

在这方面,坐在左边的若宫惠应该也一样,但她却带着和平时完全一样的笑咪咪的表情翻着与论岛的虚拟指南。看来惠不光是在无限制中立舞台中发生的事情,连自己进入了黑雪姬、琉花和真鱼使用的潜行隔间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昨天傍晚,完成目的Burst.Out的黑雪姬发现琉花和真鱼不见了,而取而代之的惠闭着眼睛坐在旁边的沙发上。黑雪姬推了推她,结果她马上睁开了眼睛,一脸茫然地、疑惑地说:“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之后,回到房间里,换好衣服吃过晚饭,直到洗澡睡觉的时候,惠一句都没提起过加速世界的事情,但黑雪姬依然感到她身上发生了小小的变化。从前一天晚上起,一直在她眼睛深处摇晃的阴影消失了。

晚餐后,回到房间里的时候,黑雪姬以‘同步学生会关联的重要文件’为由和惠的量子接续通信终端直结,仔仔细细地检查了她本地存储器。但那里没有BB程序。到最后,她是否真的曾经是脑加速者,如果是的话到底是基于什么原理再次打开了加速世界的大门,现在依然不清楚。

但是黑雪姬觉得这样也好。那次邂逅,一定是冲绳这个不可思议的岛屿赐予的一瞬间的奇迹……。

突然,视野上方出现了闪烁着的收到文字邮件的图标,打断了她的思考。打开一看,发件人是库里奇,内容是他根据黑雪姬的情报在城外一个冷清的潜行咖啡馆里发现了那个东西。

违法改装成能在非着装状态下启动以及连接到全球网络的量子接续通信终端。Sulfur.Pot交代说,他在一月的休学旅行中到访冲绳的时候将《组织》上层交给他的那个东西藏在了潜行咖啡馆的沙发里。那个量子接续通信终端中恐怕设置了那个《木马程序》。那个程序本应由于BB中央服务器打了升级补丁而无法使用了,但如果那个补丁是检查量子接续通信终端中是否有BB程序的话,就存在唯一一个迂回的方法。

那个量子接续通信终端中,不光是木马,还安装了真正的Brian.Burst。

这真是极其大胆、恐怖得让人背脊发凉的手段。因为,为了准备装有BB程序的量子接续通信终端,方法只能是用现实袭击抢夺……或是不加任何说明地创造《孩子》然后立即取下量子接续通信终端这样的方法而已。

说出了远隔潜入的方法的Sulfur.Pot关于所属的《组织》却完全闭口不答。有一瞬间曾经考虑要继续杀下去,但黑雪姬也设定了自动切断保险,让他逃过了一劫。

库里奇的邮件中还说,无人量子接续通信终端在被发现时已经关闭了电源,存储器在物理性地自毁了。那个《组织》真是即大胆又小心谨慎。总有一天会和他们正面战斗吧。

——嗯,到那时一定要毫不留情地击溃他们。

黑雪姬在内心自言自语,关上邮箱,这时旁边递来了一个冒着热气的杯子。是香甜的橘子味红茶。她感激地接过来,道谢说。

“谢谢你,惠”

“不用谢”

挚友轻轻一笑,然后稍微改变了表情,小声地继续说。

“呐,姬”

“嗯?”

“我回到东京以后,想写一个以冲绳为舞台的故事。是关于大海、龙、人鱼……还有穿黑衣的剑士的故事。昨天啊,我做了这样的一个梦”

“…………是吗”

黑雪姬微笑着,把自己的左手轻轻放在惠的右手上。

“你当然会让我当第一个读者吧?”

“呵呵,那你可以做好觉悟哦。大概会有点长呢”

“啊啊,我会好好期待的。而且,我也很期待惠给我买的礼物。你会选什么呢……嗯,根据我的宇宙级直觉……”

“啊,不行哦姬!要是真的猜中了可怎么办啊!”

“哼哼哼……看到了!这是……!”

“真是的,都说不行啦!再说下去我可要袭胸了!”

在快乐交谈的两名少女头顶上的行李架上,并排放着两个手提袋。

黑雪姬的袋子里放着的是将樱贝做成樱花形状的项链。

而惠的袋子里,则是将黑碟贝加工成黑扬羽蝶的项链。

两人在学生会室里互相赠送礼物,为这惊人的一致性大为惊讶,然后露出满脸笑容,则是好几天以后的事情了1.0022742002274;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