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九卷 七千年的祈祷 第十二章第九卷 七千年的祈祷 第十二章 在接下来的六月二十二日周六,下午二点三十分。

春雪他,一个人在梅乡中学的后院走着。

因为是周六,当然授课也在上午就结束了。虽然从上世纪末开始的一段时间,几乎所有的中小学校都实行着双休制——也就是周六日都休息的如梦如幻的制度,然而从2010年代以来,自主重新在周六恢复上课的学校急剧增多,在47年的现在,文科省已经摆出一副双休制从来没有存在过似的姿态。

不过,对于春雪来说,就算周六是休息日,也不能一天都在家里悠闲度过。要说为什么的话,每周六的傍晚5点左右,Brain.Burst的领土战争就将拉开帷幕。这个以至少三对三团体战来决定战域支配权的活动,可以说是军团存在的意义也不为过。

至今为止以黑之军团《Nega.Nebulus》将杉并区全土守护了下来的五人从今天开始将变为六人,这当然是因为旧《四元素》之一的Ardor.Maiden——四野宫谣的回归。今后不仅可以将成员分为两个三人小队同时守卫两块领土,而且因为备受期待的《赤之远隔型》的加入,至今为止被攻击队伍以前方坚盾配合后方大炮战法蹂躏的杯具也将成为历史。在编成的时候不管怎样拜托也一定跟遥分在一队,‘小梅,我去击毁后面的炮台,援护射击就拜托了!’这样帅气的台词好想说一次啊……

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呆站在后院里,嘿嘿嘿地在傻笑,于是急忙再度迈开脚步。此行的目的地,当然就是在梅乡中学所属地西北角的,鲜为人知的木制小屋。

去年秋天,Nega.Nebulus以仅仅三人展开领土战争之后,周六的下午对于春雪来说就是闲得发慌的时间。第四节课的LHR结束以后从教室得到解放是十二点五十分。之后不管在食堂吃得怎么悠闲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个半小时,到领土战开始的五点实在还有很长时间。

黑雪姬有学生会的工作,拓武和千百合则有社团的练习,都没法陪自己消磨时间。其实由于战斗本身不管在杉并区的那个地方都可以参加,就算回家去也没什么问题,但是不能与从学校登录的黑雪姬他们分享胜利的喜悦(亦或是败北的不甘)是在太过孤寂了。因此至今为止,都是在图书馆里翻翻纸制的书啊,或是在局域网里挑战一下令人怀念的壁球游戏的最高纪录什么的——但是,这种寂寞的过法,也在这周戛然而止。

春雪也终于在周六的放学后被赋予了需要完成的任务,那就是——梅乡中学饲育委员会的委员长。

来到饲育小屋前的春雪,准备如同往常一样打招呼而向铁丝网的里面窥去。虽说是小屋,内部倒是相当的宽敞,其中放着两颗栖木。在其左侧,最高的树枝的固定位置上,是一只一边单足抓着树枝一边好像很困似的闭着眼的大鸟的身姿。体长大概有20厘米,白羽之中杂着灰色,将锐利的尖嘴埋在胸口的绵毛里的猛禽——非洲大红角鸮的《鹏》。

虽然相识才不过五天,并没有敞开心扉的意思,但是感应到气息的鹏仍然睁开右边的眼睑,漂亮的赤金色的眼瞳直直地盯着春雪。

“哟,ホウ鹏,今天稍微有点热呢”

一边说着一边操作者假想桌面,连接上的鹏栖木上的体重、体温传感器。两者的数值都在正常范围以内,刚搬家时候的衰减掉体重也基本恢复了的样子。

对于春雪的招呼,红角鸮只是不耐烦地扇了扇翅膀,又再次回到了打盹模式。苦笑着,想先还是将小屋下面垫的纸换掉而正要将门的电子锁无线解锁的,那个时候。

背后传来了踩到满是青苔地面的小小的足音。是鹏本来的饲主,松乃木学园初等部四年生的四野宫谣已经来了吗,这样想着转过身来的春雪所看到的,是不曾预想,不,应该说从未见过的人物。

白色的半袖衬衫,以及稍微有些带绿色的褐色裙子是梅乡中的制服。胸前的蝴蝶结领带是青色——二年级生。蓬松而烫卷的长发以及精细打理过的柳叶眉,勉强不会被教师追究的浓度的眼线,都说明她是属于与春雪以及遥他们遥不可及的阶层的学生。领口露出的量子通讯终端也是在亮粉的外壳上贴满了无数莱茵石。

目光停留在女学生那虽然漂亮,却让人不免产生压迫感的脸蛋上停留0.2秒以后,春雪将视线移向地面,结结巴巴地说道。

“那、那个,是……掉了什么东西吗?那样的话是,要是找到,我会写在局域网的失物招领版上的……”

除了这种原因,这样类型的学生是不可能来到学校后庭的吧——这是基于这样的推测所作的发言,然而数秒后听到的是,更加出乎预料的话语。

“啊——居然忘记了。明明还是委员长”

“诶……”

放射性地抬起吃惊的脸,再一次端详起对方的脸来,这次持续了0.5秒钟。于是果然好像在哪儿见过的样子。是因为同所学校同年级所以在走廊里错身而过吗?好像不是这样的……不不等一下,委员长?是指的饲育委员长吗?

“啊……是、是吗,我记得是那个……B班的……井,井国……”

将拼命从记忆深处挖掘出来的名字说出嘴边的瞬间,

“井关!井关玲那”

就被用可怕的声音纠正了。连对方的脸都不敢看,春雪只能连连点头。

虽然连存在都被干净地忘掉,这位井关同学,总的来说是春雪的同事——都是饲育委员,也就是,这周初以从系列的松乃木学园将饲育动物(也就是鹏)为契机,从二年级学生中新选出来的三人中的一人。通过竞选成为了委员长的春雪,却连委员的脸和名字都记不住这怎么也说不过去。

糟糕搞砸了搞砸大了——春雪稍微有些陷入混乱。不过好在井关同学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只是快步来到小屋前。

“哦,好厉害。真的有猫头鹰啊。棒呆了,看上去超软的吧?”

且不管语气,声音中的确充满了惊奇,而且很明显为了不吵到正在睡觉的鹏而放低了音量。春雪也从略微慌乱的状态中恢复过来,点了点头。

“嗯,没错,猫头鹰。……叫做非洲大红角鸮”

战战兢兢地加以解释后,井关略微转过头来,卷发微微摇动。

“猫头鹰和红角鸮有什么区别啊?”

“啊,那个……红角鸮也是猫头鹰的一种……准确地说,猫头鹰目猫头鹰科红角鸮属”

“嘿——这样啊。这孩子,叫什么名字?”

“鹏”

“……好烂大街的名字!?谁取的?”

“据说是投票决定的”

尽管只是尽量在回答各种疑问,勉强也算是说上了话。“这样啊”井关点了点头,再度将视线投向小屋。将手围在口边,小声地喊道。

“鹏,鹏~”

……不过那个极端不爱理人的红角鸮先生,在这大白天的时候,是不可能搭理首次见面的人的——春雪如此想着。然而一听到井关的声音,鹏就刷地睁开了双眼。将脑袋骨碌一转,似乎是对铁丝网钱站着的人进行识别,接着让人吃惊的是,它竟然展开双翼,从栖息的木头上飞了起来。

看到小屋中鹏优雅飞翔的身姿,井关不禁发出了欢呼。

“哇,厉害,飞起来了!真的在飞!棒呆了超漂亮的!”

……我去的时候明明都只睁开一只眼睛的,这是什么杀必死啊。春雪不禁在内心抱怨道。不过鹏只是一脸谁管你啊的表情飞足整整五圈才回到了栖木上。而对于抬起单脚收起羽毛回到休息模式的鹏,井关的目光则更加热烈。看着她兴奋的侧脸,春雪战战兢兢地问道。

“……那个,井关同学……今天为什么突然过来……?”

“我也是饲育委员啊。来没什么好奇怪的吧?”

“那倒是没错……不过,在刚当上委员的那天,感觉好像不是……不是那么的开心……”

“那个时候,真的觉得很烦嘛,委员长说可以所以我就回去了啦!不过,当我发现有好好的在上传活动日志的时候,该说是有点后悔呢……总之是觉得让委员长一个人做小屋的清扫是不行的啦!不行吗!?”

到底是在道歉还是在训人已经分不清楚了,春雪只得连连摇头。

“不不不,当然可以了”

“本来想早点道歉的,结果委员长你完全不给我们分配工作!一个人就把委员会开了,把日志上传了,所以不是只有我过来了吗!不行吗!?”

“不不,完全没有不行”

一边拼命地摇着头,春雪一边将错综复合的情报努力地加以整理,然后得出了一个结论。一边偷偷抬眼瞟向井关,胆战心惊地加以确认。

“那个……也,也就是说,井关同学,是来参加委员会的活动……来照顾鹏的……啰?”

“我不是一开始就这么说了吗!”

……有吗?本想歪头但是还是打住,春雪呼地吐了一口长气。

要是这样的话,就算对方是属于平时完全没有关联的阶层,而且还是个女生也没有关系,自己是大大欢迎的。小屋很宽敞因此打扫起来十分费力,而且一个人的话开关门得相当小心。向空空如也的肺里吸满六月充满绿色气息的空气,春雪豁出去了似的说道。

“那么……那个,小屋前面又积了不少叶子,先把那个打扫了吧。用扫帚堆起来就可以”

“Okay”

还好,这次既没有抱怨好累也没有说好烦,井关接过了春雪手里的竹扫帚。看到她不熟练地开始清扫潮湿的落叶的样子,春雪心理悄悄松了一口气,也开始干活。

对于在铁丝网前劳作的两人,鹏已经毫不在意,只是在栖木上呼呼地打着盹儿。看着乔迁新居5天之后已经完全安稳下来的红角鸮,一边干着手里的活春雪一边在心里说道。

……鹏。我必须要向你道谢呢。

……虽然是第一次照顾生物,总是觉得是自己学到了很多东西。生存……飞翔……以及其中的意义。虽然不能很好地用语言表达,但是正因为与你相遇,我在那个时候,才能比四神朱雀飞得更快更高。

……在现实世界也好,加速世界也罢,虽然我还是一个废柴……但是还是有一点一点地在向前进……最近,我也能这样来看待世界了……

一边吟味着自己的思考,一边在现实世界中想要迈出一步——

就在这个瞬间。

衬衣背后的部分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

“嗯……!?”

咕噜地转过身来,出现在春雪眼前的,又是一个意料之外的人物。虽然是学校制服,但从象牙色的对襟薄毛衣以及格子条纹的裙子来看并不是梅乡中的学生。软软的翘着呆毛的短发,量子通讯终端是明亮的绿色。右手指紧紧地抓住春雪的衬衣,不知为什么双瞳有些湿润。

虽然在这里出现属于意料之外,但并不是不认识的人。春雪张起右腮,发出尖锐的声音。

“日,日,日下部同学……为,为什么会在这里?”

而且,为什么一上来就梨花带雨。

不管是否化为言语的疑问都被完美的无视,所属绿之军团的LV.5的脑加速者、《Ash.Roller》在真实世界对应的少女——日下部纶,轻轻地问道。

“您是……哪位?”

当然并不是朝向春雪的询问。纶的视线,落在了不远处,拿着竹扫帚睁大眼睛愕然无语的饲育委员,井关身上。还搞不清楚状况的春雪愣住的时候,不知为何井关快步走了过来,用稍微带着刺的声音答道。

“那是我的台词吧?那身制服,是涩谷的笹冢女中的吧?大小姐来这儿有何贵干?……莫非,诶?什么?是那样的吗?”

虽然完全搞不清楚井关到底得出了怎样的结论,只是从她交互看向自己和纶的眼神中感到些许不安的春雪,为了解释清楚状况,连连摇着左手。

“井井关同学,稍稍微等一下!”

在衬衣被抓着的情况下将纶拽到第二校舍的墙边,轻声而急迫地问道。

“那那那那个日下部同学……”

“哥哥也姓日下部,所以叫我《纶》好了、的说”

“纶纶纶同学,那那那那个……为什么会在这里?今天待会还有领土战……啊,难道,从这里参加吗?也就是说,难道说……”

——难道是,昨日之敌今日之友,跳槽过来了吗?脱离Great.Wall来到Nega.Nebulus了?也就是说,从今天起,那个老子无敌幸运的世纪末骑手要成为伙伴了……吗?

虽然春雪脑子里面如此想着,纶只是将头微微偏了一个角度,说道。

“是要参加。不过……今天也是进攻方。跳槽什么的,那是哥哥决定的事情……”

“啊,是,是这样啊……”

品味这有些松了一口气又有些遗憾的感觉点了一下头,随之而来的是猛烈的动摇。

“……诶,进攻方!?但但但是,领土战最少要有三个人……还有两人呢,在哪里……”

“让他们在涉谷和杉并的区域边界上待机了……成员是,Wutan和……”

所谓Wutan,指的是熟识的那个有着《咱的拉》口音的Bush.Wutan。曾经一度被ISS套件的魔力所吞噬的他,据说在经历了同伴背叛狩猎的体验之后取回了自我。就算套件还残存在假想体里面,今天领土战之后去找Ardor.Maiden净化也是可能的吧。

“……还有一位,是Iron.Pound先生”

“唔,是吗。Wutan能够复原,就算是敌方我也很开心…………诶、诶诶诶诶!?”

对于纶随口说出的第三人的名字,春雪不禁发出了惨叫。如果没有听错的话,纶的攻击方队伍里面,有长城之《六层装甲》第三席、拥有《铁拳》之异名的那个可怕的拳击手型假想体…………

“喂——委员长!你准备在那儿亲亲我我到什么时候啊!明明活都完全没有干完!”

井关不耐烦的声音,再度将春雪逼到了不得不解释的地步。看了在领土战之前,不先把委员会的活动结束是不行的了。虽然不知道井关怎样解释纶的存在,总感觉要是不好好解释清楚的话,下周就会有要命的传言在梅乡中的校舍二层蔓延。

保持被纶抓住衬衣的姿态回到小屋前面的春雪,将绞尽脑汁扭出来的说明,用更加尖锐的声音进行宣讲道。

“那,那个,井关同学,这位是日下部同学,那个,饲育委员,在松乃木学园不是有特别成员嘛?就是那个人的,朋友的朋友。今天是过来帮忙的……”

并不是完全的谎话。因为特别成员四野宫谣的朋友的仓崎枫子,正是纶的师父。虽然来帮忙和部分是春雪的创作,但是可以之后让其成为可能。这样的话,纶也只能来帮忙扫除了。

“哦————”

不知有没有接受这个说辞,井关在扔下这句句尾拖得老长的声音之后,就将实现从纶的身上移向了春雪。

“……委员长也很能干嘛?莫不是,我打搅你们了?”

“什,什么也没做啦!而且完全没有打搅,帮了超~大的忙哦,超大的!”

已经可以说是悲鸣的回答姑且赢得了原谅吧,井关摇着卷发点了点头。

“那么,总之就继续扫除吧。落叶已经全部积起来了,接下来要怎么办?烧了吗?”

“做那种事的话,警车和消防车都超会来的,超会!”

“开玩笑的啦”

上气不接下气地追赶上扑哧一笑回到小屋这边的同僚的春雪,将右手提着的竹扫帚递给终于放开了自己衬衫的纶,然后自己来到饲育小屋旁边的储物柜取出垃圾袋……

刹那间,眉间的附近闪过噼啪的雷光。

——杀气……!?正待向后退去,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宣告新的危机到来的声音已经响遍了后院。

“啊——!小春,这什么状况啊!”

全身都不禁僵直,是该转向声音来源的东侧,还是向西南的中庭方面战略性转移呢,春雪认真的权衡着。要是这里井关不在的话大概会选择后者吧,但是扔下作业中的委员委员长自己逃亡这算怎么回事。

没有办法,像是安了齿轮似的一点一点的改变身体朝向的春雪所看到的是——。

穿着田径部的运动服,右手提着大概装着慰问品的购买袋的千百合。

而在她的左边,是背着红色背包,提着装有鹏晚饭套餐包的四野宫谣。

在她们身后,是一边嘻嘻微笑,浑身散发出看穿一切气场的仓崎枫子。

而在千百合右边走着的,是身着漆黑改造制服,拥有让人感到凄厉的美貌,却露出让人联想到出鞘的名刀的表情的,梅乡中副学生会长,黑雪姬——。

在四人的身后,依稀能看到拓武的身影稍微让人心安,但是他的脸上却露出写着“春雪加油哦”似的笑容。虽然春雪一边颤抖着摇头,极力做出‘小拓救我’的表情——

“好像来了好多人啊。她们也都是来帮忙的?”

转向声音发出的方向,单手拿着扫帚的井关,这次真的露出又惊又无奈的表情。

“……委员长,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什,什么都不是啦!”

小声答道——。

终于放弃了对逃走选项的留恋的春雪,挺直腰杆面向黑雪姬等人,再次在心中重复道。

——没错,我自己一个人的话什么都算不上。不管在何处,都只不过是一个一无是处,软弱,的游戏宅而已。

——但是,只有在跟重要的伙伴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才能变成什么人。比一个人的时候能够更加努力,能够站得更直。也能够,稍微自信一些。

饲育小屋中,不知是不是感到了谣的到来,鹏用力地拍了拍翅膀。如同是被这扇羽推了一把似的,春雪迈出一步,向五人用力挥了挥右手。

(完)1.0009729000973;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