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速世界

第十一章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九卷 七千年的祈祷 第十一章第九卷 七千年的祈祷 第十一章 第二天,六月二十一日星期五,下午七点。

Nega.Nebulus的现成员六人和昨天一样齐聚有田家的客厅。很遗憾,不知应不应该这么说,其中没有Ash.Roller日下部纶的身影。她昨天打破了晚上八点的门限,结果被父亲下达了今天一天不准出门的最高命令。

“说起来,我之前还在想,那个人明明是那样的性格却很少晚上对战呢……”

千百合恍然大悟的话语,让纶的《家长》枫子呵呵地笑了起来。

“因为那孩子在交通工具方面别说是电动摩托了,连无动力自行车都骑不好呢。加速世界中《完全一致》的战斗假想体虽然少但还是有的,不过说到《完全不一致》的,大概就只有纶一个了”

“啊哈哈,确实!不过说到不相符,小春也走了条不错的路线呢!”

突然被矛头指向,春雪一下子弄掉了筷子夹着的挂面。

连着两天都让千百合妈妈做大盘料理终归不好,因此今天的晚餐是大家自己做的。话虽如此,其实也不过是两位男生下面条,女生们准备汤头和佐料而已。虽然这顿饭的准备只用了二十分钟,但在六月下旬的酷暑中,用冰块冰得凉凉的面条格外美味。被心心相连的同伴们围着的时候更是如此。

春雪一边重新从大玻璃碗里舀起面条,和姜末一起哧溜溜地吸着,一边抗议。

“我、我和Silver.crow还是有共通点的啊。我想想……抗打击能力弱啦、能量消耗大啦、最讨厌静电啦……”

【UI>这些全都是弱点啊】

看到四野宫谣非常规矩地把筷子放回筷子架上之后才打出来的字,大家一齐大笑起来。

十五分钟后,吃完饭收拾妥当,一起移动到组合沙发上的时候,大家的脸上多少都露出了一些紧张感。

坐在上座的黑雪姬环视众人,用冷静的声音说:

“——和之前说的一样,经过昨夜春雪君的努力,《灾祸之铠》释放了负的残留心意,这可以说是维持它存在的能量。现在,那副铠甲已经变回了没有意志的普通强化外装……应该是这样”

看到黑雪姬略微瞥过来的眼神,春雪用力点头回应。

昨天大家解散之后发生的事情的概要,已经通过今天午休时绞尽脑汁写出的文字邮件传达给拓武等四人了。——话虽如此,被召待到黑雪姬自宅的事情还是不得不排除在那之外。

“但是,在系统上,铠现在依然作为寄生属性物体残留在春雪君假象体的深处。如果不将它用谣持有的《净化能力》完全分离的话,死脑筋的六王们不会承认铠的毁灭。——谣?”

视线前端,在场的人中最年幼的少女带着毅然的表情敲击全息键盘。

【UI>交给我吧。我就是为了这个才来到这里的。……但是,对象是《七神器》级别的超高等级外装,可以预想到净化要花费相当的时间。恐怕,最少也要一个小时】

“嗯。也就是说,除了春雪君和谣以外的四人的任务是:在净化期间,保护他们两个免受Enemy,和可能性较小的其他脑加速者的攻击。当然,我们会选择大型Enemy的巡回路线以外的地点,不过就像大家知道的那样,它们会被《心意的气味》吸引而来……”

黑雪姬闭上嘴,这回换拓武带着可靠的微笑发言。

“那样的话,就能赚回大家进入无限制领域的点数了,我王”

“呵呵,说的没错。要是情况不对,就把Enemy引到新宿,交给青之军团一类的Enemy狩猎部队就好了”

《本质可怕的Raker老师》笑容满面地说过之后,大家都露出僵硬的笑容,会议到此结束。和昨天一样,作为安全装置,全员的量子接续通信终端都通过有田家的家庭服务器有线连接。

这已经是春雪在这一周里第四次到访无限中立战场了。但是,在大家齐声唱出《UnlimitedBust》的指令的时候,心中既没有不安也没有恐惧,只有相信同伴的感情徐徐扩散开来。

第一期Nega.Nebulus《四元素》之一,《净化的巫女》Ardor.Maiden——四野宫谣的惊人力量,春雪早就十二分清楚了。无伤打倒着装了ISS插件的Olive.Glove,将同样装备的Bush.Wutan连同场地一起烧光,连守护《帝城》本殿的巨大骑士Enemy都落入岩浆之池融化殆尽。春雪确信Maiden的火焰拥有加速世界中最大级别的攻击力。

但是,谣的力量的本质不是《破坏》。而春雪即将亲身体验这一点。

净化的舞台选在了高円寺——不是指地名,而是作为地名由来的,距离春雪家公寓很近的大型寺庙——的境内。大家都觉得ArdorMaiden是巫女,和神社更相称一些,但她本人说寺庙也完全没关系,而且附近根本就没有神社,只得作罢。

话虽如此,《月光》舞台上,清冽的月色倾泻而下,寺院内飘荡着无以复加的神圣感,没有一个要素和白衣红裙的巫女相抵触。谣让春雪站在宽阔空间的中央,和他隔着三米左右的距离正对,唰,的一声举起右手。

纤细的指尖上涌出小小的火苗,然后立刻变为纯白的扇子。啪,扇子伴着清脆的声音打开,开始在巫女的手中从左向右缓缓舞动。

于是,春雪的右前、左前、左后、右后顺次喷涌出赤红的篝火。在站在一旁的黑雪姬、枫子、千百合、拓武的屏息守望中,谣的扇子回到正面,足袋状地脚尖猛地踏向地面——

“《樱飞舞……盛樱唯惜早飘零、闲愁满……》”

伴着朗朗的《歌》,无限制舞台的清冷空气开始震动,环绕春雪的四簇篝火中隆隆的卷起火焰。视野完全被染成红色,物理上的压力将Silver.Crow的身体托起一米以上浮在空中。

但是春雪没有一丝恐惧,将全身都托付给这种力量。既没有感到热也没有感到痛苦,视野左上方的体力槽也维持着全满状态没有一丝变化。然而,他却强烈地感觉到这压倒性的火力确实在焚烧着——不、《祓除》着什么。借用黑雪姬的话,火焰焚烧着的是系统上的《物体的寄生状态》。春雪被烈火洗濯着五体,脑内浮现出了《因缘》和《执着》等词语。

对——最开始确实是铠寄生在Silver.Crow背部。那之后,寄宿在铠中的疑似思考体《兽》便常常对春雪低语,加深融合程度,终于让他作为第六代的Chrom.Disaster完全觉醒了。但是,如果说在这个过程中,春雪自己的心中没有生出渴望力量——渴望铠带来的压倒性的破坏力的《执着》的话,那一定是骗人的。反过来说,如果没有这种执着心的话,也不会与铠融合至如此深的程度了。

春雪在四野宫谣的心意诞生出的刚强而清凉的火焰中,感到残留在自己心中的执拗正在平静地燃烧殆尽。他闭上眼睛,缓缓展开四肢,面向曾经共同战斗之人,在深深的心底小声说。

——喂,《兽》。

——我,不讨厌你哦。和你,两个人一起合力战斗的时候……相当快乐。

——以后再有机会……以别的形式相遇的话,那时我们一起《对战》吧。可以一对一,也可以组队……进行真正的《对战》。

没有回答。但是春雪仿佛听到了在很远很远的地方,那环绕着暗色的火焰,勇猛而美丽的《兽》在对月长啸。

Ardor.Maiden华丽的舞蹈持续了一小时三十分钟。

事前担心的Enemy或脑加速者的妨碍没有出现。在巫女的动作缓缓减速,最终停止的时候,火柱也变为无数的火粉四散,消融在了夜风里。

双脚落回地面的春雪,发现自己的手中出现了两个小小的物体。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着通透的银色光辉的,四方形的卡片。

其中一张的表面上刻着【STARCASTER】的文字,而另一张上则闪耀着【THEDESTINY】的名字。剑和——铠。这正是在加速世界的黎明期出现,改变了众多脑加速者命运的,《连星》的最开始的形态。这两个外装变回封印卡片的形态,也就意味着灾祸之铠【THEDISASTER】已经不再存在在这世上了——。

紧紧握着两张卡片,春雪向前走出几步,面向看上去已经精疲力尽的四野宫谣,深深地低下头。

“……谢谢你,小梅。结束了啊……全部都……”

“……这不是我一个人做到的。是因为小鸦你,好好地跟《铠》道别了”

说着,她的小手温柔地抚摸春雪的头盔。春雪抬起头,看到谣的背后,黑雪姬、枫子、千百合和拓武都露出了同样的微笑。

Ardor.Maiden退下几步,Sky.Raker扶住了她。同时Black.Lotus用无声地悬浮移动上前几步,用力地点头说。

“Crow,你努力得很好。这样一来,在这周日的《七王会议》上,你就不会受到任何非议了。会议的主题恐怕会是ISS套件和加速研究会的对应方针,你挺起胸膛发言吧。——另外,这两个强化外装要如何处置,也都交给你决定。你好好思考,下一个决断吧”

听到军团首领充满无条件信赖的话语,春雪十分高兴,但他轻轻摇头。

“不,那个……实际上,我已经决定了。”

“哦?”

春雪的视线从歪过头的黑雪姬身上移开,环视着全体伙伴继续说。

“大家,特别是小梅,都辛苦了,这时候再麻烦大家实在抱歉,不过……能再稍微,帮我一把吗?”

春雪首先点了一下自己的体力槽,叫出《系统菜单》,将两张卡片暂时收纳在空空如也的道具栏中。

接着,适当地破坏一些寺院外面的地形物体,将必杀技槽充满。右手抱起谣,左手抱起千百合浮到空中,再让拓武吊在两腿上。黑雪姬则坐在装备了助推器型强化外装《GaleThruster》的枫子背上。

六人以这样的形式沿环状七号线笔直南下,通过世田谷区域后改沿目黑大道向东。就这样避开都心部前往面向东京湾的《芝浦码头》。

春雪在首都高速台场线的芝浦停车区南面降落,等着枫子和黑雪姬用推进器进行长距离跳跃追上来,同时拼命地将周围的地形和朦胧的记忆对照。

在《月光》舞台上变成了壮丽的神殿风格建筑的码头仓库群。贯穿其间的宽阔卡车道和东西走向的道路相交的某个交叉点——。

“…………是这里”

春雪小声嘀咕,转向完全不明所以的五人说道。

“那个,在这个交叉点的某处应该掉落了一个道具”

“道具……?不是卡片而是物品吗?”

拓武问,春雪用力点头。

“但是啊,我记得掉落在无限制舞台地面上的东西会随着《变迁》被清除,消失不见,对吧?”

千百合问,而春雪先是点头,接着又摇头。

“啊啊,一般会是那样……但是,我好像听说特别特别重要的东西即使经过变迁,不管过了多少天……过了多少年都不会消失。——是这样吧,学姐?”

将实现转向黑雪姬,在场中资格最老的脑加速者轻轻点头。

“嗯,确实是这样……但是耐久力无限的道具非常有限。只有《军团首领任务》的达成证啦……四大迷宫的通行证……”

“还有,家门钥匙也是”

听到枫子的无心之语,春雪使劲点头,喊道。

“就是那个!要找的就是《钥匙》”

《月光》舞台的地面上薄薄地覆盖着一层清爽干燥的极细的白沙,因此不太适合找东西。不过比起到处化为毒沼的《腐蚀林》舞台或是恶心的虫子爬来爬去的《炼狱》舞台已经好很多了。春雪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拼命地用双手拨开铺满宽广的交叉点的白沙。

实际上,《钥匙》埋在这里的这件事没有任何保证。但另一方面,他也确信自己是被某种东西……被某个人引导着,来到今天这个地方。在帝城中看到的长长的梦——那个悲伤故事的最终章如果是事实的话,钥匙就一定能在这里找到。在春雪很小的时候,曾经和父母一起去爬奥多摩山,在那里捡到了一枚很小的黑曜石的箭头。那把钥匙一定和那个石器一样,一直安静等待着某一天,被某个人发现之时。

第几百次抚过细砂的时候,右手的指尖叮铃一声,碰到了一个东西。

春雪顿时停下手,接着慎重地探向砂子底部,捡起了那个东西。那是经过了悠久的——推定将近七千年的岁月依然没有半点阴霾,依然闪亮的小小的银色钥匙。

“…………找到了…………”

春雪小声说,站起身来。注意到他的动作,伙伴们纷纷停下手聚集过来。春雪为了让大家都能看到,将这个在月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的小物体举起来,再次说道。

“找到了。这就是我要找的东西”

“Crow……这是哪里的钥匙啊?”

千百合问。春雪轻轻点头回答。

“我这就带大家去。这当然不是我家的……不过我想主人们应该会同意的”

将找到的钥匙小心地放进道具栏,春雪出发前往下一个目的地。不过这次不用飞那么长的距离了。从芝浦码头出发渡过彩虹大桥,进入御台场南下。在紧挨着现实世界中叫做《晓码头公园》的地方北侧的地点着陆。

小路边,坐落着一栋和其他地形物体配色稍微不同的房子。如果春雪没有拿着刚才捡的的钥匙的话,根本看不见也摸不着这栋房子。因为这是只有从散布在无限制中立舞台上的《商店》里买了极其昂贵的钥匙的脑加速者才能进入的地方,也就是所谓的《玩家住宅》。

纯白的石质墙壁映照在朦胧的月光下,这座房子的感觉和昨夜到访的黑雪姬家有些相似。春雪上前几步走进小小的前院,转过身,对伙伴们说。

“这里是《Chrom.Falcon》和《Saffron.Blossom》的家”

听到这里,五个人一起睁大了眼睛。关于《灾祸之铠》的各种纠葛与故事,只对大家说了个大概,但所有人都立刻明白了。明白了春雪为什么要费尽苦心寻找钥匙,来到这个地方。

“……那么,刚才的芝浦码头的交叉点是……”

谣小声说,春雪点头。

“对。那是Blossom点数全损,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地方……。而且在那之后,也是成为了初代Chrome.Disaster的Falcon最后被讨伐的地方。不管钥匙是他们两人中谁的所有物,我想它都绝对会留在那个地方”

“原来如此啊……。——确实,让这两个强化外装沉眠,没有比这里更适合的地方了……”

黑雪姬喃喃的说,她正忙看向春雪,以“这样就好”的意思深深点头。

春雪点头回应,打开道具栏,将三个道具顺次实体化。他左手拿着两张道具卡片,右手拿着小钥匙,缓缓走向房子。

甚至不用将钥匙插入锁孔,春雪一走近,可爱的房门就无声地打开了。

“……打扰了”

小声说着,穿过房门。

家中精心布置了许多家具,即便在苍白的月光下,也让人感到心情舒畅。不过,长久静止的房间中,果然还是飘荡着浓浓的寂寞气氛。这是当然的。因为曾经在这个家中生活的两人,已经不存在在这世界的任何角落了——。

略微回头,看到黑雪姬他们似乎决意等在门外,都无声地守望着春雪。那么,不能让他们等太久。特别是谣,经过长时间的《净化》本来就很疲劳了,现在已经又让她陪了自己将近两小时。

再次转向房间深处,春雪小声说。

“……Blossom。因为有你的帮助,我才能再次回到重要的人们身边。……Falcon,你渴望的东西、想要破坏的东西是什么,从今往后我会继续思考。…………谢谢你们”

靠着春雪贫乏的语言能力,竭尽全力也只能将充满心中的众多思念转化为这样的话语。即便如此,春雪依然相信要传达给两人的东西已经传达到了。他向前迈出一步,将两枚道具卡片并排放在相爱的两人曾经一起吃饭、一起聊天、相互凝望的桌子上。在它们的旁边,放上银色的钥匙。

“…………再见”

后退一步,转过身,春雪走向伙伴们等待着的门口。

在即将走出房间的时候,他感到有人叫住了他。

再次转过的春雪看到的是——。

站在桌子旁边,颜色是较深的银色,身形和Silver.Crow非常相似的细身的金属色假象体。在他旁边,坐在白色椅子上的,金色的少女型假象体。

还有一只蜷缩在少女的膝头,幸福地闭着眼睛的小黑猫。

三个身影在月光下半透明,朦胧地闪烁。但春雪确信他们不是幻觉。少年和少女,还有从两人的思念中生出的小猫,终于回到了他们应该回到的地方。

————再见。下次,总有一天。

拼命忍着即将溢出的眼泪,春雪再次在心中念出道别的话语,向着等在门外的伙伴们,大步迈出右脚。1.0009124000912;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